去慈溪

上周六去了慈溪的几个地方。早6点从宁波出发,到慈溪境域七点左右,经过一热闹的小街市,我们停车吃了早餐,问人,知道这地方叫沈师桥,离我们的目的地鸣鹤场已不远。沈师桥的街狭小,人车拥挤。吃完走人,很快把小街甩在了后面,公路两边出现了开阔的农地。毕竟是早晨,橙色的阳光初照大地,很远的村子被一片雾气笼罩,小路纵横的田上,零星的农人已在劳动。深秋早晨的田野,是深沉和洗练的。

上次去慈溪一年多前,随团参加了一次在浒山的活动:坐在大厅听人介绍杭州湾大桥的建设情况,又去方太厨具及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参观,最后到上林湖。湖水很少。那天下着雨,碰到了俞强等一些朋友。再往上溯,十多年前第一次去浒山,也是一个笔会。初见上林湖印象深刻,那样迷惘的湖水一直是我印象中的上林湖。同样惊讶的是半掩在水里的重重迭迭的瓷片。在湖边,与骆进之手棒瓷片的合影。骆进之清瘦,讲话和气,脸上有孩子般的笑脸,我还保存着他作为副刊编辑写给我的短信。总是会想起他。

经过杜湖。湖边山上,成群的坟墓显眼。初初看去,杜湖既乏幽深,又太近人烟,更像一条大河了。

鸣鹤古镇,唐代时已繁荣。唐代书法家虞世南,是鸣鹤虞家的骄傲,然而时间毕竟过去了太久,虞的踪影如果有遗留,也在文瑞脑消金兽革时毁坏。倒是“鸣鹤”的地名,堪称活文物,因唐代时,为纪念虞世南重孙虞九皋(字鸣鹤)而命名的。可惜,自2001年鸣鹤镇划归观海卫镇以后,地图上再也找不到“鸣鹤”两字,而代之以“鸣兴”、“湖东”的村名。
鸣鹤老屋群保存的完整性,出乎我们意料。资料上说,这些大屋,多是清初叶天霖以经营国药业成为鸣鹤首富后而建。

在鸣鹤玩上一上午,又去了另一个镇子横河。横河,一个扩建很快的集镇,有点杂乱,散漫,给外人无所适从之感。在街上转了好几圈,总算找到一家饭店,却被告知客满,只好又找了一家。一个上午的劳累,在饭桌上顿时化成了笑语。四个人在这一刻总是很开心。当我年老,走不动了,会很怀念我们的游走,我们在饭桌上无拘束的开怀。
横河也是个历史久远的古镇,其幸存的七星桥名闻慈溪县。横河最近一次在全宁波出名,是因为一件极为错综复杂的“白骨案”,而说到头,终是为情所致。
在横河逗留的时间短暂,它其实已是一个名义上的古镇了。

接着去庵东看杭州湾大桥。半路经过上林湖的一段,湖边停着许多车子。湖水依然缩在远远的地方。

杭州湾大桥俨然成景点了,游人许多,中国式的小摊小贩应运而生,很热闹的样子。大桥造得很快,雄赳赳地向白蒙蒙的海里延伸,是否已架到上海了?巨无霸的水泥桥脚夸张地排列着,而放在更加宏大的满目沧桑的海滩上,大桥似乎气馁了许多。
天渐渐晚了。站在海堤上,看着太阳终于一点点沉下地平线。

About 可以观

60后,男,居宁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去慈溪

  1. 读了老师的这篇文章,很惆怅,原来这一天,几位老师来过慧儿的家乡了,五磊讲寺、金仙禅寺、杜湖、白洋湖、鸣鹤古镇曾留下我多少的足迹啊,从杜湖中间一条长堤进去,一直可以通到上林湖,然后再延伸到横河,不知老师是否是从那条路上走的?唉,可惜我们都互不熟悉,又没有其他联系方式,这次错失了,慧儿没有尽地主之谊啊。
    俞强老师今天早上打电话给我,下周六在上林湖有一个笔会,不知老师是否来呢?

  2. 博客主人 says:

    谢谢张老师!
    我许久没碰到俞强兄,见到了,请代为问候。
    此次我们去慈溪,行程安排得紧,五磊寺等景点都没去。那下次若有机会,就说好来做我们的向导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