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郑学溥先生



B
        郑学溥先生手迹,去年我求郑先生写字,他就写了这幅含着我名字的楹联给我。




        郑学溥先生走了!昨天,《宁波日报》的讣告:“……郑学溥先生(玉浦老人、宁波大学文学院原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8月30日下午1:00仙逝,享年91岁。”

        郑先生是我外公外婆的同窗,少年时一同就读于鄞县名儒杨霁园门下。我小时,听外婆提起郑先生,郑先生才学了得,更兼外表俊雅,为人和善。我与外婆相处的时间多,她常会提到小时的诸位同窗,在我印象里的郑先生,搭着围巾,一身旧式知识分子气派。大概1985年,我第一次见到了郑先生。那次是外公带我去郑先生家,郑家当时住宁波江东演武巷的一处老式院子里。外公介绍我说,他是小东,纪芬的儿子。郑先生说哦,都大人了。 正眼看郑先生,个子高大,脸孔方正,皮肤白晰,虽六十多年纪,却精神癯烁。他比我想的的更儒雅而且有活力。记得那次郑夫人不在家,郑先生亲自下厨,搞了一桌子酒菜。他与我外公亲切而随意,俩老都好酒,吃到兴致上,相谈甚洽。他们谈他们的,我插不上嘴,倒是很有些羡慕:他们自少年及到白发苍苍的友谊,历经岁月沧桑,仍是那样新鲜与生动。

         后来,我喜欢上书法,又住到了宁波,与郑先生接触的机会多了些。我是晚辈,又不是特别能聊天,真的见着了,却也不知道能与郑先生说些什么。反而是郑先生问我外公外婆的近况,问我妈妈及舅舅们的近况,以及我的近况。当我向郑先生求字(为自己或别人)时,他总是没几日就写好给我。我曾对郑先生悬挂案头的一幅沙孟海真迹揣摩良久,这是沙大师写给郑先生的行书条幅,郑先生视为珍藏,他当时见我一付痴迷的样子,在一边呵呵而笑。
        曾就自己的书法请教过郑先生,他说,学书要正,要从源头学,别去跟时风。这是对我提出的婉转批评,因为,我在某个时期学乖故意把字写得歪歪斜斜。


         前年,书友张忠良、杜能敢等把郑先生及桑文磁先生接到瞻岐,与我外公外婆会面,他们四位同学的平均年纪已超过九十岁(郑先生最小),年事已高,经年未见,最难风雨故人来,乍见之下,四位老人唏嘘不已。十数位专程赶到瞻岐的书友,共同见证了这感人的一刻。岁月无情岁月磨难,而在这无情与磨难之中,人间的真情总是会闪耀出它的耀眼光芒。


         今年上半年,忽然闻知郑先生患恶疾住院。后出院,复又住院。7月9日,与杜能敢、史晓卿到宁波第二医院探望了郑先生。郑先生气色不佳,很瘦削,讲话无力。不禁暗暗吃惊。回想上一次见到郑先生是去年夏在杜能敢家,他的丰采依旧,在酒席上谈笑风生。谁知现在病魔几乎让他变成了另一个人。91岁的年纪,应当是长寿,但想到他一贯的健康,心里便隐隐痛惜起来。我们在他的病榻边待了许久,听他断断绝绝讲了一些话,他谈到了老家东钱湖殷家湾,谈到了让他担忧的社会现状,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他朦胧着双眼说:“人生如梦……”。

         前天晚上,郑公子打来电话,告知他父亲去世了!并商量往报上刊登讣告事宜。
         一代贞儒,从此远去。

         三年前,郑先生送我一本他编的《前尘影事》,内中收集了杨霁园先生及其门人的诗文。我引用书中郑先生作的“《前尘影事》编成有感”一诗作为结尾:

         奇文虽少费张罗,往事烟云转眼过。
         欲报故人欣共赏,故人零落在山阿!



郑学溥艺术简历   http://www.namoc.cn/msg/artists_details.jsp?channelid=75069&primarykeyvalue=METADATAID%3D51766&primaryrec
ord=1





About 可以观

60后,男,居宁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文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6 Responses to 忆郑学溥先生

  1. 中博网友 says:

    :em219:

  2. 500万 says:

    郑先生一路走好。

  3. 三三 says:

    原来你叫小东~~文章有些淡淡的伤感~

  4. 阿迪 says:

    据说张忠良宁大读书时曾受玉浦老人的亲炙。
    想不到小东还有这段经历。
    如今斯人已逝,可惜可叹。
    老人的“人生如梦”,当是肺腑之言。

  5. JASMINEXZ says:

    到八,九十岁仍然有老友老同学,,很难得.

  6. breeze says:

    郑先生是宁大文学院的老师,那也是我师祖级的老师。老一代人治学严谨,我入宁大的时候,文学院老人很多都已退休了,但偶尔能从老师和学长那里听说一二。
    原郑先生老人一路走好,宁大学子怀念他。

  7. 四明过客 says:

    郑老是宁波的大儒。见过的他写的一些骈文,功底如海。

  8. 跳蚤昕昕 says:

    呜呜,又一位老爷爷去逝了。。。
    我总是特别喜欢和那种博学的老爷爷老奶奶呆在一起,觉得和他们聊天,听他们讲话,比看多少书,都受用。

  9. 中博网友 says:

    对于现世甬上闻人,我们的媒体一向漠然、寡情,不予珍惜的。我们唯在老兄的博文中凭吊叹息。——远去

  10. 中博网友 says:
  11. 中博网友 says:

    惊闻郑老先生仙逝,深表哀悼!
    青衫此文情真意切,给人以一种莫名的感慨!泉

  12. 静言 says:

    病榻上的“人生如梦”,好让人感怀和杂味。

  13. 中博网友 says:

    谢谢你纪念我外公的文字,原来你是卢老先生的外孙,我曾见到过你外公多次。希望今后能认识你。我不太会写作,试着写了一篇小文怀念我的外公,请指正:
    http://spajasmines.blog2.cnool.net/Article/2009/09/13/363358.html

  14. 中博网友 says:

    我当时常住碧梧轩,紧邻鄮峰草堂。我没见过你母亲,但见过你外婆,外公盛赞她老人家的诗做得好。有一次育王雅集时,好几位老先生的夫人都去了,包括你我的外婆。

  15. 蓝莲花 says:

    文学·~学无止境·~

  16. 小周 says:

    《前尘影事》,这个书哪里有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