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马灯

正月初二去老家,刚走进村子,就听到一阵欢快的锣鼓声,望过去,原来是跑马灯,一大群小孩子跟在后面看热闹。有好几年没看到跑马灯了,我想到以往在老家度过的春节了。女儿问我,这是什么?我说,这是马灯,一种跟舞龙,舞狮一样的民间艺术,流传在宁波至少有几百年了。今年正月的这班马灯,自邻村李家而来。跟着马灯的乐队除了锣鼓,还有两支二胡,一支笛子,还有两个唱马灯调的,煞是热闹好听。我二舅舅说,这个鼓敲得特别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8/000101,2006013114218.jpg[/img] 马灯迎面而来,凭添了节日的气氛。我弟弟小时候脸美如玉,就给村里的人叫去跑马灯。那时刚好“四人帮”倒台,百废俱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8/000101,20060131142237.jpg[/img] 走进人家院落,跑起了马灯,讨个新年的吉祥喜欢。而院落的主人都要给马灯的领班分些辛苦铜钿,也有给年糕,点心,水果等,作为报酬。戴面具的小丑俗称为“大大和尚”,开路断后,讨钱等都是大大和尚的差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8/000101,2006013114338.jpg[/img] 马灯班子走街串巷。从前马灯是在节日挣钱的行当,现在,马灯调有得听到,而作为纯粹民间样式出现的马灯,则是很难得一见了。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Leave a comment

新鞋子

正月初一上午,阳光普照。俺到天一广场溜了一圈。 许多游人。音乐。喷泉。 我就在广场见到这双新鞋子了。白鞋子,白袜子,新年呀都是崭新的。 这鞋子美滋滋地立在喷泉边,在一片灰黑色的鞋子中尤其显眼。 真是一双幸福的新鞋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6/000101,20060131114732.jpg[/img]

Posted in 图志 | 4 Comments

除夕

到今天下午,感到渐渐地有种气氛逼近。同事们一个个先回家了,手里都拎着大包小包。到三点多,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留守。我们办公室的每一扇窗子都擦得发亮,地板很干净,平时乱糟糟的桌上,也都整理得平顺。我泡了一杯绿茶,就这样坐着吧。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这样坐着。沿街的店铺放着响亮的鞭炮,都能嗅到一股硝烟味。茶几上的水仙花还没开。窗外的风吹进来,翻开桌上的报纸了。 史波来了。又有陈良儿伉俪来坐了一会。 在渐渐平静的心情里,我依然无所事事地坐着。街上的鞭炮声依旧。本来就淡的阳光越发暗淡了。我就这样等着回家吧。也等着鸡年最后一夜的来临并逝去。 于乙酉大年三十下午 五时

Posted in 作文 | 1 Comment

买年货

今晚去家乐福买年货。我女儿最高兴了,趁机大买她喜欢吃的东西。人非常多,收款处排起了长队. 记得我小时的一次过年,我最希望爸买点冻米糠回家,而他终于也去供销社排队买来了一斤,包装的袋子是用旧报纸糊成的。 忘记当时冻米糠的味道了,我妈妈很喜欢吃的。 爸现在河南,我已有快十年没在春节见到他。在今天,我想念我爸爸。 、

Posted in 作文 | Leave a comment

给来访者的迎春祝福

老师们,同学们,辛苦了!谢谢你们的来访。 眼看就要春回大地。 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象花朵那样生机盎然,美丽芬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6/4/000101,2006012675121.jpg[/img] 这幅牡丹图,是我外公石臣先生特为迎春而作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年夜饭

这几天晚上走进饭店,都是一片闹哄哄,大多是单位在办年夜饭。在一片哄哄里,自有喜悦漾溢。大厅里满坐,包厢里满坐。都红光满面,脸上都挂着笑脸。上菜迟了点,主人换作平时可能会呵斥服务生,现在只是说,这几天人多,催了也是白催,慢慢吃慢慢吃。服务生象走马灯那样团团转。餐桌上歌舞升平,其乐融融。有怨的,有恨的,至少此刻作云烟散。说俏皮话,说好听话,敬酒,适度的玩笑,还不都是为了讨个新年吉利。做老板辛苦,做职员更苦。一年到头,苦乐全在心中。因而在年末的聚会里,不妨乘兴多喝几杯。最好别吐。若真的想醉,就醉吧,不是说难得几回醉。 刚才听到有人在外面放花火了,很响。心被深深地触了一下。年,真的就这样要来了。

Posted in 作文 | Leave a comment

金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昨夜看电影《金刚》了)

金刚被弄到城市,挣脱锁链,怒气冲天;终于在大街遇到女主角。女人柔情似水,泪水涟涟。金刚所有的努力和屈辱,都在这时候得到了回报和伸张。我想,如果这时候电影结束,我也不会有意见的。 我为金刚盲目的多情感到悲哀。它当自己是什么了?即使它是人,女人又是那么好追的?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轻则头破血流,重则生不如死——这样的事,在人跟人之间,也不要太多,何况它一只猩猩。 其次,它还要去追美女,这尤其让我感到不堪。象金刚这样的家伙,除了一身蛮肉,啥都没有。如果邂逅一位姿色平平之村妇(诸如《金刚》中食人族的女人)可能会有好一些的结果。美女太复杂,美女不仅仅为美女。金刚这样的低能儿根本不是和人家在一个档次。乍遇之下的衣香鬓影,宁可把其当作幻影或记忆。只能怪金刚涉世不深。 初涉感情的金刚,把世界想得太简单。它为美女出生入死,物我两忘,这可以理解。它带着美女坐在悬崖上观沧海日落,体会到生活的美好,这也可以理解。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它竟然把这些都当作是真的!是理所当然的!而且竟然都刻在心里!这就是我感到愤怒的地方了:放着威风凛凛的森林之王不做,放着那么多的肉食或草食不去吃,却偏要轻着骨头爱上人间的美女,偏要爱得那么死心。 金刚想干啥?它不就在找死吗。

Posted in 娱乐 | Tagged | 3 Comments

老宅的空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3/5/000101,200601238152.jpg[/img] 走进海曙“屠氏别业”老宅大门的过道,就见到摆着这几把椅子。 竹椅子已经发出暗红。石板地被踩得快没了纹理。天气暖和时,老宅的住户会来坐坐吧。特别是老人,坐着聊聊家常,聊聊以往的日子。 也想有一只猫咪蜷缩在这椅子里。 而在寒冷的天气里,椅子就闲着了。在欲暗还明的光线里,只有光阴在宁静地安息。 这几把椅子让我想到老家茶亭里放着的石凳,一年四季,石凳总是摆在那里。有时候凳子上坐满了快活的人,有时候,就那样空着。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天晴了

连续十多天的雨天,至今日终于放晴!该洗的洗,该晒的,都拿出来晒吧。只可惜今天太阳不够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8/000101,20060122151842.jpg[/img] 海曙区拗花巷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见到高挑的女人和一个眼镜男人走到话筒跟前,以《新闻联播》的语调庄严地宣读:“清晨,我从天一广场走过”!从这一刻起,我自己就被自己搞酸了,这就是我写的所谓诗呀。怪不得徐恩夫妇朝我猛翻白眼,马经理酸得乱敲桌子。满堂嘉宾,估计有几个因为受不了当场吐掉。那俩人继续宣读:“很喜欢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在这个清晨,信步朝东门口走去……”(详文见本BLOG/05-12-13)。 很佩服自己的勇气呀,组织上培养俺这么多年,终于斩露头角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