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6

南岙

27日下午与秋刀去看南岙村。天是阴的。沿江东南路经姜山,白杜,到莼湖。南岙属莼湖镇。秋刀去过南岙,他说,南岙山清水秀,是个长寿村,报纸上介绍过。恕我寡闻,不知天下有南岙。南岙藏在山里面,进去的路,却平坦。那是一条长长的土路,与一条宽阔的溪水并行(后来知道,溪名曰“降渚”,好雅),路两边多是一畦一畦的田地,种植许多梅花,正是梅开时节,雪白的花,一片一片;也有松竹之属,凭添许多秀丽。如此迤逦而行,让人赏心悦目。好一个南岙村,它是让人渐入佳境。这种感觉,就跟去天童寺,先要走上十里松林一样。 十来分钟后,到达南岙村。山坡下的一个小村子。整洁,清新,新式的别墅和古老的泥土屋并存。梅花现在是村里的亮点。这里的梅花不像税务场村那样苍老和野性,它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观赏的植物,被修剪得整齐,树下的杂草也被整理过。它们开在人家院落的前后左右。如果天气好,梅的清香,会吸引许多蜂蝶吧。居民看上去上年纪的多。住在老屋的居民见到我们,都热情地招呼,要我们坐坐。莼湖话极硬邦邦,乍听之下,疑心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有一股“台州式的硬气”。走过一幢漂亮的小洋房前,南山村的外籍居民摩根大叔也和我们“HI”,不料他养的狗对我们狂吠不已,而且不听摩根的吆喝,从院子猛窜出来,好吓人!摩根用生硬的中国话连说“没关系,没关系”。狗跑到我们身边,嘎然而止,分别闻了闻我俩的衣服,然后扭头走开。果然没关系。 那天下午天气很冷。我们穿衣不多,特别是秋刀,冻得直哆嗦。哆嗦着看梅,在村子逛荡一圈,夸奖一番,撒腿就跑回宁波了。秋刀说,等五月份梅子熟时,再来走一次,那时,天气也热了。

Posted in 作文 | Leave a comment

远方的麦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6/6/000101,20060226103646.jpg[/img] 这幅画使我想到皖东的荒草圩农场了,那是我当兵时的一个部队农场。 也是那样的云朵,那样的房子,弯来弯去的泥土路,老乡赶着牲口。 也有那样起伏的山坡,手挽着篮子的姑娘。只是荒草圩女孩没那样灿烂。她们篮子里装的是猪草, 虽然路边也开满了野花。 荒草圩农场还有着一望无际的麦浪 收割机 及一群无知的年轻人 在那里挥霍着片刻的青春

Posted in 图志 | Leave a comment

雨天的江厦公园

细雨纷纷的江厦公园 如此空寂 一片轻轻的落叶 盖住人来车往的嘈杂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6/6/000101,2006022610243.jpg[/img]

Posted in 扫街 | Leave a comment

关于诲淫

前几年流行说黄段子,可看作是民间讲黄色笑话的延续。现时与酒馆贴着“莫谈国事”的年代不可同日而语了,讲的段子当然具有相当的先进性。只是万变不离其宗,总离不开一个色字。特别是前几年,那段子也真多,南方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