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6

许久没看到像今天这样的蓝天白云了。看了好一会。 晚上6点多,太阳从西门口坠下去,云彩依然漂亮。 现在的天空几乎每天都是灰色的,即使在晴天。太阳要透过那么多的尘埃照下来,其光线已打了很大折扣。 西沉的太阳照例很能引人眼球,但我看到的几次,夕阳都像一只变质的蛋黄恹恹地呆在灰蒙蒙的云层里。 前几年,与袁枫一起去海南。到了海口,袁枫说,你看看云。海口的天空非常澄澈,白云一片一片地拉在蓝天上,间或有一小片雨点飞过。空气里仿佛有薰衣草的味道,也像是被褥日晒后的清香。这样的气味若有若有弥漫,心里忽然就有了甜蜜的感觉。一些好的记忆,也像头顶飞过的洁白云朵,缥缈而柔和地在我眼前出现。 追溯到地平线一样的远方,就是我少年的村子。从我家楼窗望出去,山色青青。在一些雨天,云从山谷中飘出来,有时候那云浓浓的,有时候却淡如一条丝巾。山坡上年轻的松树们被雨水洗得发绿,那浓浓或淡淡的白云,就挂在它们的枝节上。 少年的云并非有意观察到,只在不经意中。 其实,从前我关心天空的时候不多。从前空气质量好,天总是发蓝。 从前什么都奢侈,包括巨大的蓝天。 云常常很轻。卷曲的云,舒展的云,俳句一般写在苍穹的云。 而曾经看云的日子,像棉纱线一般,被今天的云轻轻地勾出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1/000101,2006060101949.jpg[/img] 今天黄昏时分的中山路

Posted in 作文 | 1 Comment

30mm镜头下的中营巷老屋

新买适马30MM1.4镜头,去中营巷试拍了几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542.jpg[/img] 1、夏天来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821.jpg[/img] 2、大杂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916.jpg[/img] 3、两把扫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103.jpg[/img] 4、弄堂风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游走宁波(之五)

17:30 的城市印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6/000101,20060530101313.jpg[/img] 1、星巴克露天咖啡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9/12/000101,20060529233348.jpg[/img] 2、在银泰百货边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9/12/000101,2006052923352.jpg[/img] 3、东门口电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9/12/000101,20060529233716.jpg[/img] 4、天一广场通道

Posted in 扫街 | 6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四)

南郊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93938.jpg[/img] 昨天下午与林中行去了南郊路,听说过这个地方有老房子。南郊路靠南塘河,旧时在明州城的长春门外,居民沿河而居,除人家院落,还有关圣殿,私人诊所,私塾,凉亭。现在,南郊路沿河约一公里长的传统街巷被基本完好地保留了下来,宋代学者袁燮后裔居住的宅第群为最庞大。电影导演袁牧之的旧居在南郊路185号。 南郊路离宁波市中心不远,但一个发达城市所拥有的商业、政治、浮躁,却难以在此寻觅。南郊路简直是天高皇帝远。人们自由自在,过着像民瑞脑消金兽国时候小镇居民那样的市井生活。 传统民居最接近自然,也最能与人合而为一。我无法想像城市的人如何在冰冷的水泥高楼里捱到老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4330.jpg[/img] 1、近一公里长的街巷,是一幅展示民俗的长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4648.jpg[/img] 2、戴草帽男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4956.jpg[/img] 3、这对夫妻来自连云港,男人告诉我他们做的食物叫“烤派”,5角一个。我买了一个,好吃,反正比大饼好吃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4854.jpg[/img] 4、通往河边的弄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6/000101,20060528102141.jpg[/img] 5、南郊路口讨生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536.jpg[/img] 6、迂回到近处拍它们。主人在屋内打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5559.jpg[/img] 7、南塘河水肯定不如从前干净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5714.jpg[/img] 8、有人搓麻,有人聊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85839.jpg[/img] 9、一闪而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6/000101,20060601113227.jpg[/img] 10、值得回忆的童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5/000101,200605289119.jpg[/img] 11、后门口的埠头,沿河的老屋大都保存着前店后铺的格局。远处古桥名“甬水桥”,始建于北宋,清光绪25年重修。

Posted in 扫街 | 5 Comments

这两天

这两天快被口水淹死,一不小心,就成大家的娱乐工具了。 谢谢朋友们来捧场! 浏览一下留言,似乎天下人都来凑热闹,其实,这些留言的大部份都来自这两个小地方:IP地址218.74.238.120以及IP地址:220.189.220.121。(我把这些留言复制在后面) 我知道,这些留言的,应该都是一个圈子里的朋友,平时玩笑也开惯了。能给大家带来点快乐,是我的荣幸。 但今天早上8:26及10:46留的两条,却过分。我也不想删它,留着大家看。 还有两篇有关“一束花的故事”的评论,我也转在这里,一并凑闹热吧。 Z老师《勃上06年大事一桩》 http://www.blogcn.com/u/52/32/dnsbzcc/blog/34358450.html G老师《一束野花引出的血案》 http://www.blogcn.com/u/80/18/gjh1965/blog/34355803.html 昨天跟今天留言精华复制: ***以下7条留言的IP地址都来自:220.189.220.121 2006-5-25 9:12:47 作者:访客608246 IP地址:220.189.220.121   编辑此文 回复此文 删除此文    文章编号:{27695774} 呵呵,与西风姐姐借花对歌,唱的都是慢板,哀愁忧伤,回肠百转,一个怜香惜玉,一个倾慕才情,明眼人一看便知唱的是什么调.只是梦瑶台先生听着,心里一定像有一条小虫在咬……呵呵……,博上也生出情事,好戏开始喽! 2006-5-25 11:49:02 作者:访客271074 IP地址:220.189.220.121   编辑此文 回复此文 删除此文    文章编号:{27699200} 有绯闻才好出名呀,呵呵……多少人想有也有不了呢,呵呵…… 2006-5-25 11:50:55 作者:访客944441 IP地址:220.189.220.121   编辑此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作文 | 5 Comments

一束花的故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4/11/000101,20060524212950.jpg[/img] 蒙西风君细心,我一时兴起的一次路边采花,尽入她老人家法眼,并引发她一番严肃的思考。 西风笔下,我气宇非凡,又如徐志摩般的哀怨多情。 唉!真是何苦来着。 西风想引出更深的话题,即女子如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尤其是对已有归属的女子,所以她说,有时,爱是一种错。 这是西风作为一个过来女人的看法,当然有她的道理。 其实花有花的种种想法。有些花大义凛然,宁可枯掉烂掉,也绝不许他人染指;有的花却从一大片花中探出期望的脑袋来,她希望有缘的人摘了她去,在她美丽的或者逐渐苍老的季节。 进一步想到唐代无名氏的《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采与被采,说到底是一段心情,一种缘分。 或者像冯小刚说的,一声叹息。 附西风写在自己博客上的 《有时,爱是一种错 》 有时,爱是一种错 时隔几天了,还是会想起那一束耷拉着脑袋的小花,也想起青衫客面对蔫了的花儿那份无可奈何的哀伤…… 回放天宫庄园观光时的一幕情景: 一行人去桑果园途经一条绿色长廊,在郁郁葱葱遮光蔽日的凉棚下,众人不由放慢脚步逗留。 廊右边的地上,长满了星星点点紫色的小花,煞是好看。只见走在前面的青衫客,蹲下身去采撷。不是那种散漫的采,也不是那种孟浪的采,而是一株,一株,细致地采,由衷爱惜地采。他采了一小束,然后,伸手在顶棚摘了一段藤蔓,把花儿给细细地扎了起来…… 这番举止,令后面走着的我有点儿惊讶,惊讶青衫客的细腻,以及他那份怜香惜玉的情怀……诧异中我也曾歪想:这份小小的浪漫想必是带回去逗那位玩吧,不然似这般年龄的男人如此这般举动简直不可思议。惟有热恋中,一切不正常皆属正常。 青衫客的气质,是容易恋的那种。他那清瘦颀长的身材适合于长衫,白净的脸,架副黑边眼镜,有着旧时文人经典的儒雅味。这形象使我想起志摩,及志摩那首“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浅唱,真是同样的细腻,同样的多情。 有位MM对我说:看了他的文章大为感慨,天下竟有如此细致的男人。我想,不用读全部,一花一春秋,一个细节就能感受了。 话说那天归途的车上,他坐在我旁边。我一眼发现了他手中花儿的惨状,垂头丧气,生命的血色正一滴一滴地流失。 花儿芳容蔫了,青衫客的神情也蔫了。他说:我准备拿到办公室去养的,没想到枯萎得这么快。花儿太小了。 原来,不是别有用心,他动机很纯粹,爱花。 我说,任何到手的花儿都不及原生态美。 潜台词一:如果真爱花,就不要摘。摘是一种占有,说到底出于私心,满足自己的色欲。即便你竭尽温柔,呵护备至,失去根的花儿也不会绽放从前的灿烂。 潜台词二:花事如同情事,致命诱惑在于新鲜。到手了,透里透外的熟,就再也没有探究的兴致。所以,赏花最美境界在云里雾里,面对花影作遐想。 一路上,花儿蔫蔫,青衫客哀哀。他说,我拿回去用水养养,或许能还转。 前天,在他的博客上,我看到了他拍摄的那束花,养在一次性的纸杯上,分明已红消香断

Posted in 作文 | 27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三)

* 初识莲桥街 在宁波住了十来年,我今天第一次知道莲桥街原来是个历史悠久的老街区,保存着明清以来的格局与四明望族的宅第与街巷。惭愧!今天傍晚与一朋友通电话时,她提到了莲桥街,我这才隐约想起不久前宁波日报上刊过的新闻,说是年底莲桥街地块部分要拆佳节又重阳迁。不由得猛然惊醒!放下话筒,我再也坐不住,就约了同事兼 ** 李兄,带上相机,去探莲桥街。 天下着雨。天封塔下就是莲桥街了。我俩打着伞,一走进莲桥街区,就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车水马龙、红尘滚滚与这里无关。石板地,阊门,格子的木窗,斑驳砖墙上的衰草。我还看到了掠地而过的燕子,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王谢堂前燕。 有的院子已空着,小小花坛上的月季黯然开放,花瓣在雨中零落。 长长的五台巷,隔了许久才会有人打着雨伞寂寥地走过。 碰到了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住户,老人都说自出生就住在莲桥街了。他们依稀记得旧时附近延庆寺与观宗寺的香火辉煌。    其实他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 漫长的生活,使他们对这方故地有着难言的依恋。特别是那些老人,雨中别样的沧桑。 先前的人物一代一代故去,而他们住过的屋子,走过的小巷,甚至他们倚身看雨的窗子,都还是老样子。 世居莲桥街家族的后代们满世界奔走。 孕育他们的百年老屋,在最宁静的远方,积满灰尘。 宋末元初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寓居莲桥街袁桷老宅三十年,注释《资治通鉴》。 老先生一定曾在这样一个雨天,揉着昏花的眼睛,从飘散着栀子花香的幽深宅子走出来,抬头看看天色。 我呀注定来去匆匆。我拿着相机只怕是搅乱了莲桥街的梦。在千百年历史积淀的莲桥街,我只是一滴雨水,那么轻地飘来,又飘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180.jpg[/img] 1、小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196.jpg[/img] 2、墙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1941.jpg[/img] 3、再走过去一点,有一口古井,水只能洗刷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212.jpg[/img] 4、家居的日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2141.jpg[/img] 5、锯木男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2214.jpg[/img] 6、准备晚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2/000101,20060522232328.jpg[/img] 7、白发婆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3/4/000101,2006052375120.jpg[/img] 8、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一条小街会在城市的中心。

Posted in 扫街 | 6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1/12/000101,20060521235345.jpg[/img] 21日与诸 ** 去了奉化岩头村及石门村。 这两个村相隔不远,相对闭塞,由此保存了大量的古房子。先到岩头,岩头是蒋经国先生的外婆家。村里老人告诉我,经国先生七、八岁时候,是先在岩头村上的私塾,他的先生就是毛思诚。还说,经国先生属狗。 很庆幸村子还没开发,边远村子好客的民风在这里依然像陈酒那样淳厚。 岩头给我突出的感觉是安静,我清楚地听到了小虫子翅膀划动的声音。光阴在这里发怵了。当我穿过一个个的墙门,阳光梦一般投射下来。在若暗还明的穿堂里,在阊门口,或者有上年纪的老人坐着,喝茶,抽烟,长时间默然地坐着。这是庄稼人的闲坐,一辈子就这样一个姿势。 这里的安静并非缺少生气。岩头的安静浑然天成,它是让人泰然的。没有张扬,没有架子,微笑的,随和的,只要你愿意溶入它,就会感受到它的温情。这是故园的宁静。 安静也常被这些声音打破:鸡鸣狗吠;忽然被风传过来的溪水流动的哗哗声;孩子从高墙外小巷奔过的咚咚的脚步声……这就像碧水依依的涟漪。 我在农村老家生活到19岁。20多年后,在我老家几乎已经丢弃的一些生活方式,一些传统习俗,看来在岩头完好地继续着。 我在岩头捡拾失落的梦。一份亲切,一份会意,一份忧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1/12/000101,20060521235933.jpg[/img] 1、一带清溪从岩头村中间流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057.jpg[/img] 2、旧街。可惜的是石板路成了水泥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1/000101,20060522205729.jpg[/img] 3、母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525.jpg[/img] 4、黄泥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633.jpg[/img] 5、扇车,很有一把年纪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92.jpg[/img] 6、孩子的背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1045.jpg[/img] 7、岩头村“廿四间”的住户在自家后园掏洋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1228.jpg[/img] 8、“廿四间”的一位可爱女孩,看她的手指紧贴裤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1641.jpg[/img] 9、两位闲坐的老人。关于蒋经国的事,就是他们告诉我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1821.jpg[/img] 10、老理发店。店主说,蒋经国小时在这里剃过头的。谁知道呢,不过也很难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1955.jpg[/img] 11、汤锅的水开了。摄自石门村,村里的许多家庭都用传统的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227.jpg[/img] 12、父子。看来在面授机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2/1/000101,2006052202410.jpg[/img] 13、岩头村的小菜场。这张摄自中午,买主寥寥,摊贩寂寞地抽起烟来。

Posted in 扫街 | 7 Comments

办公室的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0/7/000101,20060520132618.jpg[/img]

Posted in 图志 | 5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一)

晚五点多,斜阳颇让人心动,遂游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1246.jpg[/img] 1、夕照陋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25845.jpg[/img] 2、黄衣女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07.jpg[/img] 3、旧式居民区里的生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113.jpg[/img] 4、中年忧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151.jpg[/img] 5、看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230.jpg[/img] 6、影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340.jpg[/img] 7、夫妻烧饼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9/12/000101,20060519232327.jpg[/img] 8、最后的夕阳

Posted in 扫街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