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6

宁波海景

8月26日下午,摄于象山县定塘台宁码头,及宁海县明港三门湾海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10/000101,2006083018441.jpg[/img] 一、海滩A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4456.jpg[/img] 二、海滩B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4531.jpg[/img] 三、海滩C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4614.jpg[/img] 四、一个人的滩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4735.jpg[/img] 五、捕捉上来的章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1/5/000101,20060831929.jpg[/img] 六、从象山渡过白礁水道至宁海以后,去明港的路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5219.jpg[/img] 七、还在忙碌的渔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5433.jpg[/img] 八、晚霞下的狗尾巴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9/000101,20060830175618.jpg[/img] 九、黄昏三门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30/10/000101,2006083018535.jpg[/img] 十、我的 ** 们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4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十三——黄埠村/石浦老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25250.jpg[/img] 2005年由政府部门评出的宁波十大文化历史古村,象山占二,一个是我们上次去过的儒雅洋,另一个就是黄埠。8月26日,我们经横山码头渡海到象山,在穿越了大半个象山半岛以后,黄埠的面目越来越近了,而这时的景色忽然也变得好看起来:两边青山如屏,中间阡陌交错,屋舍俨然,一派田园风光,这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好风水。600多年前,黄埠村的潘姓先祖独具慧眼,选择此间的双峰山南麓垦荒落户,自此种族繁衍,文化萌芽。明嘉靖14年,潘良爵中举,此为黄埠一代文风之滥觞,勤俭好学之道,自此绵延。至清末,黄埠出进士2名,举人15人,秀才24人,国学生31人。更有传奇名医潘秉权及潘其沣。一个偏静小村,其寒窗苦读风气如此之盛,恐在整个象山也罕有其匹。 黄埠留下了不少明清古建筑,如矜式堂,三戒堂,上下道地,三三堂等。雕刻的异常精美为黄埠古屋群的一大特色,雕刻的形制各不相同,或龙或风,构思巧妙,手法娴熟,栩栩如生,这些原味的艺术品历尽劫难而后生,实令我辈惊喜。同时,在这些古宅的的板壁上,还能清楚看到过去年代遗留的痕迹:朝廷发榜的喜报、历次政治运动的标语及告示、对联,层层叠加,烟灰飞舞,老而不灭,中国的一段历史,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浓缩了。 现住老屋里的人毕竟不是很多。这些寂寞的老屋,经年受风雨侵蚀,破败堪忧。其盛衰之变迁,令人黯然。 A 黄埠即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25537.jpg[/img] 1、三三堂,约建于乾隆晚期。三三的意思:第一个三,是戒僧戒尼戒道,第二个三,是立德立功立言。注意其门角的雕饰。外门上方的“荣阳氏”,传说此族为妇人当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171.jpg[/img] 2、84岁的徐翠凤老人,独居于三戒堂厢房。三戒堂建于乾隆21年,主人把“戒僧戒尼戒道”作为座右铭。三三堂为此屋主次子所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2116.jpg[/img] 3、高柴门下道地住户,此为清乾隆间名医潘秉权旧宅。本日志题头的方形木柱,就摄于此宅。据介绍,方形木柱,可作为明代建筑的重要依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2718.jpg[/img] 4、潘氏后裔,等吃午餐呢,一桌家常菜,平实的生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3119.jpg[/img] 5、村子里的宁静。许多人外出做建筑生意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3234.jpg[/img] 6、一户人家的花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3335.jpg[/img] 7、古村角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3441.jpg[/img] 8、坐在庙门口的老人 B 石浦老街即景 我第一次去石浦,约在1987年春季,当时在咸祥中学做语文教师的四明过客偕一批同事去石浦春游,也叫上了我。在石浦时间很短,只在街上吃了一餐饭,去一学校转了圈,就回了。记得那天下着细雨,石浦的街上人声嘈杂,晃动,街边的码头渔船云集,空气中飘过一阵阵鱼腥和煤渣的味道。至于老街,唯一记得的是一条很长的石板路,我仅仅走了一小段。 三年前,与百竹,学军等又去了一次,走完了整条老街。我想寻找第一次去石浦时的记忆,却怎么都对不上号来。也许隔了太久了,也许我第一次去时,正犯着迷糊……那时的石浦,没有这样的现实,1987年春季的石浦,是用水墨画出来的。 这次去,是为摄影而去,目的性一明确,也就少了许多诗意。早知道老街的开发,到了老街,仍为其日益浓厚起来的商业味而扼腕。唯一触动我的,是看到街上摆的木莲冻,当地人简称“冻”,一种草本植物汁做成的饮料,或许可视作石浦的特产。我第一次到石浦,记得是卖过一杯薄荷味的冻。后来也听石浦的朋友谈起过冻。今天,我精灵般在老街游荡,累了,渴了,就掏一元碎银卖了杯冻,黑黑的,凉凉的,依然是薄荷的微香。 我同行的 ** 们呢?且不管他们吧,我只是坐在老街的台阶上,拿着一杯冻,慢慢地喝,慢慢地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4056.jpg[/img] 1、每次去古旧的地方,孩子总是我们眼里的亮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4341.jpg[/img] 2、在老街一个弄堂口织渔网。这个场景反映出石浦作为一个渔港的特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4642.jpg[/img] 3、这家小店兼售木莲冻,老板娘正在调制中。招牌上写着“仙草冻”,既为仙草,当然能“止咳化痰”之类。如此喙头,难免有画蛇添足之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5138.jpg[/img] 4、喝冻的女孩儿,嘴里灌得满满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5323.jpg[/img] 5、生活细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9/12/000101,2006082923556.jpg[/img] 6、街边一位老箍匠在工作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5 Comments

横山码头

昨天,我们去象山古村黄埠,及石浦老街,途经鄞州咸祥的横山码头。在等待渡江的时间,拍了一会。 横山码头简称横码,宁波东乡居民去象山,大多在此摆渡过象山港。 我看到近年宁波有几家小饭店,都冠以“横码饭店”的名字,以示海货的新鲜和正宗。 我在咸祥工作过6年,不知有多少次去横码游玩。那时年轻,曾一个人起了个大早,兴冲冲地骑车去横码看日出,当时长长的海堤上,长满了茂密的芦苇。也曾与朋友们在横码的海边度过了几个难忘的中秋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7/9/000101,20060827165048.jpg[/img] 1、我曾走过的海滩,依然给人以茫然之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7/9/000101,20060827165522.jpg[/img] 2、咸祥的渔民。当春季,捕鳗苗的季节,横码的海边更是渔船云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7/9/000101,20060827171028.jpg[/img] 3、休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7/9/000101,2006082717110.jpg[/img] 4、这条船刚刚卸完一些日杂用品,现在准备开走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7/9/000101,20060827171346.jpg[/img] 5、遥望象山港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1 Comment

城市拍拍(之五)

又沉潜到我们的城市了,拿起照相机,觉得看别人的眼睛亮亮的。眼睛像网,过滤着一个个的人像,一个个的表情。有时候,也仅仅过滤风,过滤许多莫名的空洞。 昨傍晚,与海波去公园路的佳能店,他订了一个镜头和一个摄影包。出来,就到中山公园,又走到天一阁旁边的老城区。几番游荡,到月湖已是满眼暮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4/000101,2006082573458.jpg[/img] 一、公园印象之A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6/000101,2006082510187.jpg[/img] 二、公园印象之B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4/000101,2006082573644.jpg[/img] 三、公园印象之C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4/000101,200608257388.jpg[/img] 四、孝闻街口的卖葡萄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4/000101,2006082573917.jpg[/img] 五、天一社区。这位孩子说:这叫什么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4/000101,2006082574141.jpg[/img] 六、老宅人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4/000101,2006082574223.jpg[/img] 七、小妹妹,她略微的吃惊和疑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6/000101,20060825104037.jpg[/img] 八、小巷的晚照。我眼睁睁地看着昨天的太阳在这个弄堂的消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5/5/000101,2006082581938.jpg[/img] 九、另一条小巷,天色已接近于昏暗。 拍了没多少,就得收工回家了。总是觉得时间的太长与太短。当一个人走在暮色浓浓的街头,脚步已蹒跚,目光已散乱。纷纷掠过的人流,对我好像不再存在了。还有什么再能打动我。

Posted in 扫街 | 7 Comments

在医院

从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带来的咳嗽,至今还没全好,半个多月了,吃了若干止咳露之类,没效果,郁闷之。想到朋友说过去看看中医,昨天下午就抽个空,来到鄞州人民医院。下午人不多,挂号处,收费人问我:专家门诊还是普通门诊?我迟疑片刻,就说专家吧。七元。递给我挂号单子,我问在几楼?说三楼的1号。 等了好一会,电梯下来了,涌出来好多人,上去的人同样多。三楼,1号,许多病人围着,一位五十几岁的男中医正在奋笔疾书,旁边另有位助手在诚惶成恐地记录。惊讶于下午也有这么多人,我把医保卡放在桌子上,情不自禁地说:“人这么多呀,医生的技术一定很高了”。专家并不抬头,奋笔疾书。有位年轻的求医者把我的卡放在一大堆病历卡底下,并朝我一笑,像是请求我的原谅,我不以为然地看看她,排队是应当的嘛。其实我心烦,我只不过看一看咳嗽,犯得着这样等候吗?早知挂普通门诊得了。我溜到门口,看到隔壁的2号,坐着一位女医生,大妈级的,里面仅有一个人门诊,心窃喜,进去问大妈:医生,我能在您地方看吗?答:“可以!去把挂号单拿来”。我立马溜到1号,从病历卡的最底下抽出我的东东,投奔到2号。大妈说:“去把挂号改一下,等你改回来,我这个病人也可看完。”这样烦的。只好下去,也不等电梯,不就三楼嘛,直接走人行梯了。 来到原来挂号的窗口,里面没人,坐对面的说,她去厕所,你要等一会,流年不顺呀。等吧。五分钟,人来了,改了一下。挂号单上,专家的名字已从男人变成了女人。又匆匆上楼,大妈果然空着了,我讲了自己来看病的原因,医生说,张嘴!又搭脉,如此这般。她说,喉咙都红了,咽喉炎。接着写药方,先服五贴,不能抽烟,吃辣,吃油炸品。 我说医生真是厉害,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病了。大妈说,每人吃的饭不一样,她做中医已有20多年。我说隔壁的这样忙呀,你地方人却不多。她马上有点忿忿然,说是他跟挂号处的关系好。求医者指名要谁看也罢了,遇到不知道我们的,挂号处只写他,而极少介绍她,医生的门诊人数多少与工资有关,所以她很吃亏。大妈说,都是副主任医师,挂号费都是七元,凭啥只介绍他呢。 我同情大妈,请她在开什么会时要一定提出这个情况,不能让歪风邪气上升。大妈神色凝重地开好药方,又指点我在哪里付费,在哪里捉药。又说如果自已煎,要怎样怎样煎。谢谢大妈! 来到捉药处,递上药方,医士问我要不要在这里熬药?我说晚上能拿吗?回答要明天,我说还是回家煎去算了。药柜外,另有一个在等着拿药的,她朝我点头一笑,我也盲目地点头,心想可能在哪里碰到过吧。她说,你拿到别的地方去煎好了,一般医院都有煎的,两元一帖。遇上热心人了!她又问我,你后来到隔壁看了?我这才忽然想起,原来,在1号男中医处,就是这个女子把我的医保卡塞到最底下的。又聊了几句,她的药配好了,拎起若干包中药,向我点点头离去。 总是好心人多吧。 当晚,我就喝了第一帖药。但愿这位专家大妈的药方,灵些。

Posted in 作文 | 5 Comments

在那曲的恍惚

7月31日下午,我乘座的T22次成都-拉萨的列车在那曲站停了十分钟 紧闭的列车敞开了 旅客们一涌而下 青藏高原腹地 4000余米的海拔 列车仿佛置于白云之上 云遮住了一大片阳光 站台的阴影里 雨点忽然落下又忽然终止 那样诡秘那样飘零的雨点啊 我竖起了茄克领子 从唐古拉和冈底斯刮来的冷风 仍像一泓清水 浸透全身 藏北的那曲 错那湖的美丽与羌塘草原的牛羊只是它有限的点缀 千里无人区像另一个星球的苍凉 横贯在我看不见的远方 我视线所及的雪山 也沉默在远方 雪山的后面,是更高更远的雪山 那里一定更冷 雪一定更厚 牦牛和牧人啊 也像永远在雪山脚下永远地沉默 我也将这样沉默 在那曲 我已无法想到什么说出什么 云朵在肩上飘过 恍惚,这是我唯一所能做到的 目光茫茫然里 翻滚着我年少的青涩年迈的沧桑 别想到家乡 别想到爱人 允许我在祖国的大西北 在青藏高原这个孤独的小站上 白痴那样恍惚吧 我还想低低地啜泣 遍布身体或一无所有 这是我不知所措的恍惚! 在别处 我再也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恍惚 悲哀还是高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作文 | 3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十二)

按照计划,8月12日我们去了名列宁波十大文化古村的象山儒雅洋村,宁海清潭村,以及邻近的宁海强蛟镇峡山村、深圳镇大里村。12日那天高温,同行的林中行和弄桨人几乎中暑,后猛嗑药片才算幸免,光影及我也都大汗淋漓如水中捞出一般。谁叫我们好摄了,自讨苦吃呢。 A、儒雅洋村 儒雅洋村属象山县西周镇。走进村中,觉得其文化底蕴及老房子群并没想的那样厚实,村的历史加起来也才300多年,代表其古建筑精华的“友五房”两个月前又被一场大火烧毁,更使儒雅洋村减少了其作为文化古村的魅力。儒雅洋本地人称为“儒下洋”,一字之差,可见该村辟于一隅,在地理上悬于象山半岛的旮旯里。 印象深刻的是儒雅洋人的朴实无华,对我们远来客人的友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711.jpg[/img] 1、猫和男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83.jpg[/img] 2、遇到熟人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943.jpg[/img] 3、正午的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2127.jpg[/img] 4、老街,这位洁身自好的老人从我镜头面前快速走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1050.jpg[/img] 5、儒雅洋人的午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1227.jpg[/img] 6、杂货店兼钟表修理店老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143.jpg[/img] 7、古村的未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1517.jpg[/img] 8、何恭房的堂檐。此房建于清道光年间。“何”乃儒雅洋村大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1820.jpg[/img] 9、这位大娘94岁。眼含的忧伤是太多太多岁月的积淀。 B、峡山村 从儒雅村出来没多少路,就是强蛟镇峡山。峡山保留了一片较大的老房子。在强蛟镇头上吃完中餐,我们就穿行在峡山的老屋群里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3530.jpg[/img] 1、老墙妪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3723.jpg[/img] 2、小店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3618.jpg[/img] 3、古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3820.jpg[/img] 4、一直跟我们捉迷藏的孩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4028.jpg[/img] 5、光影老师和一位赤膊人擦肩而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4142.jpg[/img] 6、来自东北通辽的孩子,父母在峡山打工已有两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4347.jpg[/img] 7、麻将桌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7/11/000101,2006081720450.jpg[/img] 8、开心男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6 Comments

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人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3353.jpg[/img] 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3454.jpg[/img] 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3717.jpg[/img] 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4141.jpg[/img] 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4215.jpg[/img] 5、工布江达县,唐丁村,中心小学二年级学生,洛追措姆,10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4458.jpg[/img] 6、洛追措姆是个顽皮的女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4618.jpg[/img] 7、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5122.jpg[/img] 8、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5338.jpg[/img] 9、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550.jpg[/img] 10、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5626.jpg[/img] 1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5820.jpg[/img] 1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8/000101,2006081615590.jpg[/img] 13、捏玛拉,13岁,在海拔5000余米的米拉山口讨生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9/000101,2006081616035.jpg[/img] 14、林芝八一镇,卖西瓜的农民和他的儿子,他儿子刚才见我拿相机拍他,哭了一顿。我心里内疚,最终卖了他几个西瓜。 贴完这组照,我就要把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放下来。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这几天一直占据着我的时间空间,闭上眼睛,就是青藏高原。青稞地中的孤城。一个星期浅薄的藏地之旅,却仿佛要用一年或更多的时间才能让我平静让我消化。我怀念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又畏惧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3 Comments

去林芝

林芝地区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东南面,距拉萨500公里,地区行署所在地八一镇(因开始为部队所住,故名)。八一镇是个新兴的小城,人们的生活水平相对较高,市区的房子、街道崭新,一无可看。消费又高得出奇,那晚我们到林芝,去一家叫“鲁朗石锅豆花庄”的小饭店吃饭,“王老吉”饮料每听要8元钱,都是明码表价的,宁波的饭店也就是这个价钱了。 八一镇的海拔只有2900米,故山上,河上,风景翠绿宜人,素有“小江南”之誉。前段日子几个宁波人驾车不幸遇难的地方,就在林芝的波密县,离八一镇已不算太远。全国唯一不通汽车的墨脱县也在林芝境内,墨脱已与缅甸交界了。林芝著名的景点有色齐拉山,鲁朗林海,两江汇合处等。但我们到林芝八一镇后,只去看了几颗大柏树,住一夜就返回了。柏树们大则大矣,可毕竟只是柏树,硬是看不出别的名堂来。多遗憾。 从拉萨到林芝八一镇,要整整坐8个小时的汽车。沿途经过河流,高山,原野,村庄,庙宇,这些异地的景色,对我来说极有吸引力。我依然拿着相机坐在窗边,看到能拍的,就打开窗子拍些过瘾。车窗外风很大,把我头上的帽子都吹下,因此我每次打开窗户拍照,后座的小冯等团友都要吃苦,难为他们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6447.jpg[/img] 1、经过达孜县的一个小村时,汽车被一群牛拦住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64615.jpg[/img] 2、路上遇到不少出门的牛羊,因此时还是早上,正是放牧的时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64955.jpg[/img] 3、汽车一直沿着拉萨河跑,直至它发源的米拉山口,河才成为涓涓细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65528.jpg[/img] 4、墨竹工卡县的民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65816.jpg[/img] 5、车开到这里,导游说下来方便吧。女的到山坡那边,男的到河这边,汽车隔在中间。我抓紧时间,拍了这张上游的拉萨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2/000101,20060815224855.jpg[/img] 6、我们的车。前路漫漫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4/000101,2006081663635.jpg[/img] 7、小村及已经收割过的青稞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6/4/000101,2006081664448.jpg[/img] 8、孩子!我爱你们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728.jpg[/img] 9、终于翻越了米拉山口。在山顶导游让我们下车拍照留念,并说动作要快。米拉山海拔5020米,因同时发源了拉萨河和尼洋河而出名,山上空气稀薄而寒冷,呆了不到十分钟,大家纷纷头痛胸闷。当我最后走上车,见好几个团友已棒着氧气罐狂吸。照上是开在山顶的小店,一下车我看店主形象不错,就从远处拍了一张,脸拍糊,本想再拍,店主说,拍他一张要付五元钱!罢了。看店主同志穿着羽绒服,米拉山顶真的冷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72139.jpg[/img] 10、车子逃难般离开了山顶,沿着这个山谷的公路开下去,一会儿就到山脚下了。大伙这才回过神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72514.jpg[/img] 11、已到林芝县境内了,在这家 ** 开的茶馆旁边的餐厅里,我们吃了中饭。时间是8月2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9/000101,20060815174416.jpg[/img] 12、汽车被武薄雾浓云愁永昼警拦住了,很快堵成长长的一溜。解释说是中央首长要经过,怪不得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当兵的站岗。半小时后,还不见首长先生来,车主们都等得不耐烦说这是扰民。我们的领队更是仗义执言亮出宁波日报记者证,要求武薄雾浓云愁永昼警放行,被允许。但没开多少路又被拦住,未见有几辆警车呼啸而过,同时车内有人用车载的喇叭高喊:“让开让开!靠边!不许拍照!”吓人啊。终于,首长的车队来了!数辆越野车,其中有一辆没牌照,风驰电掣般驶过。后看《拉萨晚报》,才知这位来藏视察的大员是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常委副委员长,布赫先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0/000101,2006081518116.jpg[/img] 13、途中,看了巴松错。错在藏语中是湖的意思。 这个湖的景色平平。湖心有一座宁玛派的古庙,建于唐朝末年,庙内也没什么特别。宁玛派是喇嘛教的一个教派,以神秘出名,从一本资料上看到,称过去他们以活人的内脏作为祭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0/000101,2006081518111.jpg[/img] 14、在巴松错宁玛派古庙的左侧,有一处遗弃的水葬台,不大,用石块砌成,挂满了经幡。水葬是藏族的一种葬法,多用以葬小孩。这是一藏族妇女在这个水葬台边祈祷,完后,她把手里的哈达扔到了湖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0/000101,20060815181755.jpg[/img] 15、工布江达县,阿沛村的村口。阿沛村是阿沛阿旺晋美的故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0/000101,2006081518202.jpg[/img] 14、在阿沛村一藏民家作客,这是个样板村吧。青祼酒,酥油茶,糌粑,桃干等,都不是我们所能吃得惯的东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2/000101,20060815225250.jpg[/img] 16、日多乡,一位洗茶杯的女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5/12/000101,20060815225459.jpg[/img] 17、在一户藏民的帐篷里(帐篷称为藏包)。从外面看,帐蓬竖在一处山坡上,并不大,走到里面,才觉得比想的要空荡,里面放了四张床,及矮橱之类,另一角是简单的厨房。当我和主人交淡时,团友柴甬拍下了这张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5 Comments

拉萨记忆

一些拉萨的碎片,大部份在八廓街拍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758.jpg[/img] 1、拉萨城鸟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832.jpg[/img] 2、布达拉宫下的喇嘛和游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927.jpg[/img] 3、拉萨河,横亘于拉萨城前,雅鲁藏布江的支流。我对拉萨的印象就是从拉萨河开始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120.jpg[/img] 4、八廓街景。八廓街是拉萨最古老的一条街道,在这里可看到四面八方来转经或购物的藏民。八廓街是了解藏地的一个窗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2346.jpg[/img] 5、八廓街上最常见的景象,就是手拿转经筒的 ** 。八廓街上还有一家有名的餐厅“玛吉阿米”,源自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第六世达有暗香盈袖赖喇嘛仓央嘉措写于八廓街的诗句:“在那东方高高的山尖\每当升起明月皎颜\那玛吉阿米的笑脸\会冉冉浮现在心田。”诗中的“玛吉阿米”,意为纯洁少女、未嫁姑娘,或可引伸为美丽的遗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288.jpg[/img] 6、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2923.jpg[/img] 7、不能免俗,还是拍了布达拉宫。千千万万的人拍过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3040.jpg[/img] 8、这是拉萨太阳岛附近,一条人工河上的经幡。在藏地,随处可见飘动的经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3355.jpg[/img] 9、大昭寺门口,信徒的朝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359.jpg[/img] 10、小经筒与大经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3629.jpg[/img] 11、服装摊前的尼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3726.jpg[/img] 12、叩长头。这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5138.jpg[/img] 13、合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5223.jpg[/img] 14、是否各有所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5251.jpg[/img] 15、胡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565.jpg[/img] 16、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5718.jpg[/img] 17、布达拉宫的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4/10/000101,20060814185817.jpg[/img] 18、巴尔库路夜景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