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6

国庆节

昨晚开始,宁波市区打的变得困难了,司机说,的士很忙,因为要过节了。宁波总是这样,稍稍有点事,路就堵,的士就少。最近市中心的马路也不大顺利,新江桥封了不说,江东南路与北路在搞“排污工程”,曙光路则动工兴修。 祝国庆中秋快乐的短消息也多起来。江老师发来的一则最与时俱进,说是陈书记下台,大韩当上了书记,则市长空缺,于是上头决定让我担任云云,最后还扯到了泰国的倒霉总理他信,读起来顺口,可惜让我删了,否则原文搬上。相信别的老师也收到过类似的吧。 很佩服节日短信的原创写手,写得那样打动人心或诙谐幽默。 好的段子被传来传去,雪团般越滚越大,却依然难掩其光泽。有的短信明知是对方的N次转发,我也宁可相信这完全是出于对方的真意。 国庆最大的好处可休息七天,虽然有的不一定能休息那么多天,但总可以空闲几天吧。国庆节的本意,反而很淡薄了。我公司每年都会接到宣玉枕纱厨传部门的通知,要作出庆国庆的布置,如灯笼,彩旗,标语,今年却没了这样的通知。公司首席美工早就做好了“庆祝国庆”的大幅横额,而由于没了上级通知,搞得不知所措,在今天下午,他好不容易看到对面有一家单位亮出了标语,这才请示领佳节又重阳导,并大着胆子把它悬在大门口了。在我们大门口的长长街上,挂标语的就只有两家,挂国旗的一家都没有。 大概,我们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没有发文要求热烈庆祝今年的国庆吧! 莫名悲哀。

Posted in 作文 | 3 Comments

游走宁波之十五——大堰村

上周六,去了奉化县大堰村,及相邻的柏坑村。途中也在岩头村作了短暂逗留。大堰村,以前知道是巴人的故乡。巴人以作家名世,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又是新中国首任驻印尼大使。文瑞脑消金兽革后受控迫东篱把酒黄昏后害被押回老家放牛,两年后病故( http://www.white-collar.net/01-author/b/01-ba_ren/ba_ren.html )。大堰在明代中期还出了一位王铣,官至工部尚书,王铣故居的门楼称为“尚书阊门”,现保存较好,门前的一对石狮造型比较特别,雕刻洗练,应是明代故物。当地老人讲,文瑞脑消金兽革时“大破四旧”,红卫兵要砸石狮,被村里人沉到村前的溪中,所以得到保存。 奉化宣传网对王尚书故居的介绍:王钫的故居在大堰狮子阊门,前临清流激湍的县溪,背负连绵的群山。台门前蹲踞着一对威武怒吼的雄狮,显赫、威严。台门门楼宽7米,进深6.8米,分三间,系硬山顶建筑。梁架间檩、枋和斗拱均髹有设色浓艳的彩绘。雀替、枫拱镂空,并雕有各种不同的纹饰图案,柱础多呈鼓形。这个门楼其实早已经有了,只是王钫作了尚书以后,才改称尚书阊门或狮子阊门的。门楼原是官府替王钫的祖上王文琳建造的。王文琳在明正统六年(1441年)曾捐粟2600石,赈济灾民,朝廷因此授他宣议郎,又特地为他建造这个门楼,取名“尚义坊”,以表彰他急公好义、乐善好施的精神。狮子阊门后来又出过几个读书人。现代著名作家、文艺理论家王任叔(巴人)就是王钫的后裔。他在不少文艺作品中提到先人王尚书和尚书阊门。 大堰已邻近新昌县和宁海县,偏居一偶,自有山里人淳厚的民风。村前的山溪开阔而清澈,让人一进村中,就有山清水秀的感觉。村子比想象中要大,小街上多狗,或立或卧,自由自在,幸好不凶,不在意外人。除了尚书阊门,大堰还有些旧宅,我们穿巷走户,如入无人之境(是当地人好,不嫌我们,还要请我们歇歇脚)。 柏坑村离大堰不远,据说,大堰的王姓,就是从柏坑搬下来的。与大堰相比,柏坑更像个小山村。村子是空寂的,很少遇到人,只闻狗叫声。大片老房子在溪边无言,而年久失修半塌的古宅,一些居民贫穷的居所,空荡荡院子里疯长的野草,不禁让人有惆怅之感。 柏坑曾是宁波十大文化历史古村的候选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4219.jpg[/img] 1、晚稻已经成熟。梦一般的田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4427.jpg[/img] 2、稻田上,准备收割的农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465.jpg[/img] 3、老农民,勤劳一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4714.jpg[/img] 4、一户农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4757.jpg[/img] 5、老屋门口的柿子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4853.jpg[/img] 6、柏坑村的石阶,走上去,就是山了,山坡上有两颗老银杏,只是叶子还没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5143.jpg[/img] 7、又一户农家的院子。生火的人躲在炉子后面。这是在大堰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5342.jpg[/img] 8、陌生的注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5439.jpg[/img] 9、巴人的侄媳妇,83岁。巴人有三兄弟,她公公是巴人的哥哥,这是大娘陪我们在巴人故居参观时的留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85749.jpg[/img] 10、坐在尚书阊门的孩子。伤心了吗孩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724.jpg[/img] 11、大堰的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817.jpg[/img] 12、桥下。可惜没看到溪上有古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1012.jpg[/img] 13、这几杯茶,是那位在扎扫帚的大婶请我们喝的。她话不多,却从家拿来了热水瓶和茶具,喝着她的茶,心有暖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1559.jpg[/img] 14、贴在堂檐门口的喜事单,是柏坑的一种民俗吧。红纸已褪成了白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2146.jpg[/img] 15、老宅主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2227.jpg[/img] 16、有桂花的庭院。我就是顺着桂花香味,来到这个院子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7/5/000101,2006092792638.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5 Comments

秋意

季节的嬗变,总是先从细微的事物开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02156.jpg[/img] 1、王维诗: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缓。过桥人似乎也感到了早上的凉意,他点了根香烟,缩了缩了脖子。一个儿童在溪边洗手,溪水冷了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03528.jpg[/img] 2、看到这野菊花,我就想到鲁迅在《秋夜》中的话:“…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04144.jpg[/img] 3、俗话说,春雾雨,秋雾霜。看看这雾气。忽然想到,有好几年没见着被称为“霜”的自然现象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04724.jpg[/img] 4、雾中,忽然露出了太阳,有点湿润的树叶,被照亮了,停车摄影。这是农民迎着阳光的架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05239.jpg[/img] 5、自行车空着,人呢?空荡荡的公路,不免让人感到萧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646.jpg[/img] 6、这是常见的草,却叫不出名字。到深秋时,吹吹它,花骨朵都飞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1210.jpg[/img] 7、树叶一片片地掉。到深秋再去看这颗树,可能只剩下零星的叶子挂在枝桠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1755.jpg[/img] 8、掸桂花,奉化大堰村巴人旧居门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2045.jpg[/img] 9、叫不上名字的野花,就叫它秋花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6/4/000101,2006092663614.jpg[/img] 10、庭院里的丝瓜架,渐露败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2343.jpg[/img] 11、在柏坑村,看到几个女子兴冲冲地从山坡走下来,其中一个手捧鲜花。她们说不知道这叫什么花,山上很多的。我说请让我照张相,这位女子面露窘色,这是她要把花束交给前面同伴的瞬间。惭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2936.jpg[/img] 12、将红的树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5/11/000101,2006092521319.jpg[/img] 13、柿子黄时秋渐浓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13 Comments

昨天下午

昨天上班。白炽灯的幽暗,人声的嘈杂,埋怨或笑脸,走廊的短促或大堂的摩肩接踵。下午2点,我手拿别人给的一小瓶农夫牌矿泉水,走到了公司大门口。初从室内来到室外,一刹那觉得大门口的明亮,阳光纷纷从天庭洒下,仰视片刻,想到天高云淡,大雁南飞。又看着人来车往的马路,中山路似比以往纵深开阔,车声市声,此刻也被阳光晒得暖和。所有在我面前经过的人,甚至于乞丐,看上去都自在轻松。 很想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喝几口矿泉水,晒一会太阳,看那么多的人在我面前热闹地经过。但我不能够:担心弄脏裤子,担心被同事看到了,说我举止粗鄙。 我蹲下来了,这样总可以。 我有热闹的时候,也有风光的时候。我有亲人,朋友,那些笑,放肆,月下的携手,觥筹交错的欢洽。感谢上苍竟然给了我许多的喜悦,许多的关爱和真诚。 然而灵魂总是若即若离。如果我走进大街的人群中,我看到只有我的灵魂在孤独地行走。一生的行迹,灵魂有人作伴吗?灵魂沉在很深处或者飘在很高的地方。我的灵魂注定清寒,而且孤单。 在公司大门口呆了不到十分钟,矿泉水喝去了半瓶。 继续去上班。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夜色宁波

作为都市的夜色,宁波还不够典型。表面有限的亮丽,仅集中在少量的地方,如三江口。吴挺兄主拍的《明珠倾城》(浙江摄影出版社),是一本宁波夜景的摄影专集,它更多的是从建筑的角度出发,场面大,摄影精,而其画面的璀璨或丰富程度,却让人感到意犹未尽,这是我们城市本身所决定的,非关其他。 我这里所拍的宁波夜色,自然微乎其微。我所关心的,是夜色下人们的活动,夜更能反映出一座城市的本性。只是所见有限,特别让我遗憾的是,草根的镜头不多,如卖笑的,卖花的,擦鞋的,扫街的,送水的……摄影也跟别的行当一样,需要日积月累,短时间内的拍摄,仅能在博客上贴贴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819.jpg[/img] 一、20:30分左右的东门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12.jpg[/img] 二、兄妹还是爱人?总之,轮椅车让我温暖。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357.jpg[/img] 三、渔轮厂大排档。小小吉它手的出没,没人感到辛酸,只觉得这么小的人也卖唱,好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716.jpg[/img] 四、215路夜班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836.jpg[/img] 五、网络,日日夜夜的迷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2034.jpg[/img] 六、在夜晚,看书的人是孤独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2252.jpg[/img] 七、公园路,一家川菜馆门口的乞讨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355.jpg[/img] 八、开明街上的酒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649.jpg[/img] 九、天一广场的一对恋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725.jpg[/img] 十、拍摄广场喷泉的一位MM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913.jpg[/img] 十一、我想他是失意者,久久地坐在池边,一动也不动。偌大的天一广场,他最使我心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556.jpg[/img] 十二、百丈东路邮局门口的跳舞者。每晚6点开始,据说自发形成,参加者以附近居民为多,场面壮观,俨然一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5953.jpg[/img] 十三、鼓楼下。数百年来,鼓楼一直在市中心位置屹立。古老的壁前,一代又一代宁波人走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1/1/000101,200609210434.jpg[/img] 十四、商家的时装秀,观众不多。更多的人,都在背后灯火闪烁的地方了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1/1/000101,200609210844.jpg[/img] 十五、独行女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1/1/000101,200609210945.jpg[/img] 十六、时光已经不早,小区路灯下的牌局,却迟迟还没有散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15 Comments

一点印象

临近下午5时 我到Z报造访 Z报 雄踞甬港北路 见到了 梦瑶台 见到了既见君子 (http://www.blogcn.com/User9/chengyong/index.html) 日报某老师说 他俩已是 Z报的 灵魂级人物了 改版 筹划 一应等事 俱出自此二位头脑 很仰慕 他俩的头脑 几时我 也有他俩的 头脑 又有幸见到了 西风 她在Z报 也是不同凡响 的人 对比其博上的靓照 真人更旖旎些 也更本色 既见君子 象从前那样沉著(可惜看不到他博了) 梦瑶台 有一刹那的恍惚 上面提到的日报 某老师 下午一点钟 打来电话 因为他知道 一点钟前 我在午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作文 | 5 Comments

朋友们,来写首诗吧

我很怀疑自己最近贴在博上的,是否称得上诗,虽然喜欢诗,在今年前却从没用心象写诗那样写过这些分行的文字。但现在我负责地告诉大家:我写的,当然是诗了,原因是看到今天《现代金报》刊登的“著名诗人赵丽华诗歌选摘”,赵老师乃河北作家,曾任中国权委的“鲁迅文学奖”诗歌评委。请看她的诗:“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张无忌和赵敏接吻/赵敏把张无忌的的嘴唇/给咬破了/有关这一吻/电视上处理得比较草率”《张无忌2》。 拜读了赵老师的诗,佩服得紧,她的诗好通俗呀,颇有唐代张打油老师的遗风,张老师曾写《咏雪》,内有“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的名句。 写博的人,其实许多都喜欢用分行的文字来表达,这样简洁,写起来方便,又能说明问题。 如此说来,又一个诗歌的高潮来临了。 索性学学赵老师,也来它一首,就叫《一周匆匆》 一周/又匆匆过去了/下了/连续六天/的雨/老婆诅咒/这坏天气/窗外晾满了/未干的/衣服/天气倒凉爽/从此不用/再开冷气/棒冰也滚得远远/的/冷嗖嗖/的风里/穿上了长袖衬衫/也不再/盖毯子过日子/天暗得很快/下班走在/街上/一摊摊/炒栗子的烟/让我感到/冬天就在眼前/想到星期四/乘8路车/上班/开到一半才发觉/已改线路/原来/头天夜里/新江桥突遭封路/密密的雨水/打在我灰暗的早上/拥挤的车辆/好堵心/新江桥一不小心/就突然成/危桥了/还是老莫道不消魂江桥好/那么多年了/那么多的/车开过/那么多的/人走过/桥下那么多的船/撑过/更别提/还被国民常飞机/扫射过/老莫道不消魂江桥好好的/新江桥/乍就不行了呢/明摆着/新的是老的好/我和N个/乘客/都搭错车/上班迟到/半个多小时 今天终于看到了/太阳/久违的/太阳/温暖的/太阳/虽然天/并不蓝/我/还是站在阳台/为一个晴天/暗暗喝彩/今天将是/闲适的周日/书快发霉/好几张/碟片/也等着我看/昨夜先看/达芬奇密码/阴暗而且/乏味/秃顶的汉克斯/多像一个呆佗/看到一半/再也无法继续/关掉了事/抽出一本/韦斯特小说集/重温他的/伤心小姐/精彩依旧/物质富裕灵魂贫乏/是韦老师主题所在/拜倒在/韦老师的脚下/他真的/让我感到/才华旷世 中午与千千/外出吃/快餐/路上她/搭着我的肩膀/说“我终于可以顺手就搭住/老爸的肩膀了”/千千很小就喜欢搭/我肩膀/那时/她的手/勉强/才够得着我的肩/她这样说/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老去/是一桩多么自然的事 一周匆匆/能记住的事/没有几件/噢/对了/还有我的/ ** /周五晚上/在江东麦当劳餐厅/整理照片/的喜欢/与期待/桨人的/大笑/林中的/埋头/李老师粘贴/照片的/利索/餐厅安静/咖啡的香/橙汁的鲜/地上都是我们剪下的/碎纸呢/烦了/餐厅的/服务生了/说声抱歉/麦当劳 一旦学上/赵丽华/老师/就诗兴那个/大发/手指/那个灵活呀/敲呀敲地/就敲出来这不/这不/一大堆诗来了/嘿/嘿

Posted in 作文 | 11 Comments

告别夏天

告别吧 华丽的吉它乐章 飞跑着的白云 碧波四溅的海水 告别吧 室外空调机吹来的热浪 无名的火 夹带着汗酸味的香水 告别吧 黄昏甬江边梦一般的喧响 星星满天的闪烁 我所崇拜的裙子们的窈窕 都将告别!夏天 闷雷滚过苍穹的夏天 台风肆虐感情的夏天 赞美并咒骂的夏天 曾经那样热烈啊 曾经那样盛大啊 而今大地已断然拉下它的帷幕 别了!夏天

Posted in 作文 | 3 Comments

游阿育王寺遇雨

持续的秋雨 使古寺有了黄昏的意象 古寺在沉下去 又像是浮了起来 大殿幽暗 烛光飘摇 观音菩萨巨大的阴影里 是另一尊菩萨的沉默 我渺小地穿越大殿 穿越很长的走廊 寂无一人的走廊 我似叶子毫无份量地飘过 雨水冰凉惊醒灵魂 谁在古寺最深处遥遥看我 我低头默想 俗念却无法像光鲜的衣服 被一件件抛下 秋雨萧萧的古刹 触动人心 在菩萨慈悲的注视里 我徒然地叹息 并有一刹那的心痛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3 Comments

石湫一瞥(图)

石湫村属北仑区大碶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9/000101,20060911173352.jpg[/img] 1、水墨墙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9/000101,20060911173019.jpg[/img] 2、老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9/000101,2006091117327.jpg[/img] 3、大饼摊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9/000101,2006091117331.jpg[/img] 4、石湫老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1/9/000101,20060911173055.jpg[/img] 5、菜场印象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