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6

卖唱

晚上乘515路至小区门口下车,见公园边的空地上围了一圈人,还以为是小区大妈们的集体舞,走近,原来是卖唱:一个秀发长长的女孩正手拿话筒放声高唱。让人注目的是,她是残疾人,只有一条腿。她不拿拐杖,以单腿倔强地撑起自己。美好的歌声,飘逸的黑发,青春的身影。一曲终了,她说,他们来自福建三明,她自己因幼时车祸截肢。然后又开始歌唱,中间一段歌门,她竟然随着节拍来回跳了起来,那样热情的跳跃……可是为什么还要跳呢?站着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心特别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31/11/000101,20061031215943.jpg[/img] 手扶拐杖的男子(独腿),年纪稍大,他在地上写字,当他忙完走到CD机的边上,随口就哼起歌来,脸上微笑着。他的乐观深深地感染我。他们一共三人,另一个也是有腿疾的男孩。

Posted in 扫街 | 6 Comments

没落的水乡——西坞

奉化有三江,县江,剡江,东江。西坞镇就坐落在东江畔,镇内的水流以“井”字型分布,分东西两街,两街边皆水,水上大树密布,唯江水浑浊。在水边洗东西的人说,十多年前,江水还清清。上溯100年,西坞的小气轮是台温地区居民去宁波的首选交通工具。黄金时期出现在上世纪初,西坞的气轮码头成了南来北往客商的云集之地,东西两街一时人烟骈集,商号、钱庄成群,以至出现了“小小奉化城,大大西坞镇”的民谚。然而好景不长,1929年,鄞奉公路建成;稍后,奉化至宁海及奉化至新昌拔矛的公路又相继建成,西坞水运从此一落千丈,繁华渐成烟云。 西坞有着江南水乡的典型性。无论从河道的分布,民居建筑的格局,以及桥梁,都能让人想到西塘或周庄。西坞许多民居老屋的风格,明显地带有西洋风格,可以推测是民瑞脑消金兽国初期所建,这是昔日繁华所留的痕迹吧。 现在,西坞是个安静之地。江上依然有外地撑来的捕鱼小船。而本地的船只,好像都沉在水里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3342.jpg[/img] 1、纵横交错的水流,构成了西坞的特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372.jpg[/img] 2、船泊人家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30/1/000101,2006103004753.jpg[/img] 3、人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3838.jpg[/img] 4、其实我们在西坞的摄影,是从这位老人开始的。老人14岁就开始打铁,现每月从手工业社领取250元退休金。数年前他操起了老行当,赚点零花补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4239.jpg[/img] 5、老铁匠工作的间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4531.jpg[/img] 6、孩子走过的墙上,记录着近年西坞生活的零碎片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4942.jpg[/img] 7、我走进一处幽暗的过道,看到有灰尘的自行车。光线里的自行车非常安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25729.jpg[/img] 8、桥也成了街的一段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44.jpg[/img] 9、老民居,都憋着一段遥远故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847.jpg[/img] 10、孩子和母亲。邻里说,她有仨孩子,除了推车上的两个,还有一个已上初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1120.jpg[/img] 11、街边篮球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1454.jpg[/img] 12、杂货店,挑丝巾的女孩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1736.jpg[/img] 13、我也想有这样一个老式的天井。洗完脸,沿有扶手的楼梯走上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2246.jpg[/img] 14、新房子中间夹着修葺一新的邬氏宗氏。新不象新,旧不象旧,这是一些古村常见的景象。邬为西坞大姓,此祠始建于明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4748.jpg[/img] 15、对一个幼儿园的印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2925.jpg[/img] 16、落叶的河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3038.jpg[/img] 17、不知是他们是何许人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3235.jpg[/img] 18、水乡的韵味。背景的古桥,叫居敬桥,桥洞特别高。从前开往宁波的汽船,一定要经过居敬桥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9/12/000101,2006102923389.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8 Comments

音像店里的外国人

城隍庙的Z音像店,可能是宁波碟友最喜欢光临的一家。Z店经营多年,规模大,片子的种类非常丰富,主流D商的片子可以说一网打尽,市面上少见的碟片(特别是文艺片),也会在此店出现。我曾在Z店淘到过一直想要的《衰仔失乐园》和《红圈》。 隔些日子,我总会去一次Z店,店内往往顾客盈门,都自得其乐地挑着自己喜欢的片子,外国朋友也常在那里凑热闹。上个星期去,看到四个法莫道不消魂国男人(边上有个翻译),均身广体胖,香水味浓烈。法语是好听的,可他们的样子,真的不像是法莫道不消魂国人,也许我法莫道不消魂国电影看得多了,以为人人都应似戈达尔片子中的男人那样浪漫潇洒,即使胖了些,至少要像德帕迪约那样有风度吧。可是他们一点没有。付款时,其中一个之砍价手法,比宁波人都厉害,他购的是《希区柯克电影全集》,加上别的碟片,店主算下来共要价900元,法人付了700元,店主坚决不肯,该法人佯装走人,然后折回来,多加100元,再收就要拼了!店主忙说OKOK,遂成交,真是入乡随俗呀。我当时手里拿张一百元的,催店主算帐,那砍价的法人,笑咪咪地从我手中猛抽走钱,然后又还给我,我只有看看他一笑。这难道就是法式浪漫了吗。 今天下班又去了一次。见到两个矮矮的黑人后生,听着MP3,其打扮和架式,非常像本地小伙,长期在宁波工作的吗?他们走后,又进来少见的泰国人,四、五个年轻女子,其中几个会讲简单些的中文。脸上好象都长着粉刺,搽着比较厚的粉,香水味同样不好闻。个子都不高,棕色的皮肤因为涂了粉,在日光灯下泛出一种讲不清的颜色,讲起话来软,但似乎塞鼻子,她们问服务生要泰国及韩国的碟片。若干年前曾去泰国旅游,导游说美国人喜欢小巧玲珑的泰国女子。在芭堤雅的海边酒吧,果真看到许多美国水兵使劲泡着泰国妞。 外国人喜欢光临我们的音像店,无非是因为D版碟片价廉物美,而又片种繁多。根据《看电影》杂志上的价格,在国外买正版DVD《达芬奇密码》(双碟套装),要$29.96,而在这里花人民币15左右就可买到一版D9的碟,D5的则7元就可以了。

Posted in 作文 | 7 Comments

书友张忠良

(张忠良,浙江鄞州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协创作委员,鄞州区书协副主人比黄花瘦席。现为沙孟海书学院副院长) 张忠良1983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鄞州的一个山区中学任语文教师。这是一所位于四明山麓的中学,离他的老家梅园不远。四明山是浙东著名的山脉,风光秀丽,处处体现着山野的宁静和高远。也许是家乡的山水时时触动着张忠良的艺术灵感,他在尽心尽责做着语言教师的同时,也一直坚持着对书法的探索。张忠良对书法热情的迸发是在他就读宁波师范学院的时候,学院内氤氲的书卷气息,以及郑玉浦等教授书法的精湛,都使张忠良受到深深的启发。他几乎借阅了图书馆所有关于书法的图书,寝室里满挂着他的书法习作;当深夜,整所院校几乎睡去之时,他用毛笔蘸着清水在水泥地彻夜练字。 张忠良深受浙派儒雅书风的影响,初习欧楷及晋唐小楷,尤钟情于钟繇,对钟繇的简远及其中的隶意深有所感。继而学王羲之《兰亭序》、《圣教序》诸帖,又兼习《张黑女》、《董美人》等,长期浸淫于二王法帖之中。张忠良花在小楷上的功夫可谓精深,他最初跻身于书法界就是凭一手纯熟的小楷。在1980年全国“文汇”书法竞赛及“兰亭”书法比赛中,均以小楷获奖。到1990的全国第二届正书大展,张忠良参展的又是一幅有着钟繇意蕴而又融入现代意味的小楷作品。 后来张忠良调入沙孟海书学院,这使他完全能够静下心来关心书法。这一期间他以写行书为主,耽于二王系统丰富的土壤中,他清秀含蓄、富于书卷气的书法面目,已使其成为一个典型的南方型书家。随着环境的改变,他能经常接触到书法界的专家学者,观看到书法名家的真迹,并能有机会四处观摩历代碑版法帖,对书法理论也开始有较深入的研究,这些均使他眼界大开。由于张忠良一直遗憾没能到美术学院深造,他也非常在意美术院校书法专业教学的状况。因此,他利用诸多机会,请教中国美术学院陈振濂等教授及书法系的同学,张忠良认为,了解美术学院书法教学的情况,可以使自己在自学书法的道路上得到许多借鉴,少走点弯路。 涉猎既广,又潜心于书艺之道,张忠良书法的才能在沙孟海书学院期间得到了喷涌,进入了书法创作的黄金期,接连有佳作入选全国各项重要展览,在《中国书法》等杂志发表书论。然而面对一连串取得的成绩,张忠良却开始了冷静的反思,他觉得自己的书法偏于秀雅,生辣不够,而面对目前书法界的“创新”又觉得良莠不齐,难于取舍,以致于颇有无所适从之感。什么是创新?什么又是传统?古老的书法艺术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走向呢? 张忠良在不断的反思中,否定自己,又重新认识自己。他的结论:要向古人学习!这是最关健的一点。为此,他在二王的基础上,大量临习秦汉篆隶,敦煌文书,明清名家作品,力求丰富笔墨内涵。他又花费许多时间去了解绘画的构成、空间艺术、艺术心理学等学科,提高自己的综合艺术素质,新近他又开始把玩篆刻,欲汲取其中的刚健、质朴之意。他还写下了自己的学习信条:1、虚心向古人学习。2、选择合适自己的路径。3、理论与实践结合。4、多看少写。其最末一条与古人所谓“读碑多,故能古;写字少,故能生”十分暗合。这些努力,促使他的书风有所改变,其作品中依然有着技法细腻、感觉敏锐、温文尔雅的特点,但又能让人感到糅入其中的雄肆与生涩之气。文而不野,雅而不俗,心系古人,关注时代,这正是张忠良现在所追求的目标。 沙孟海书学院位于宁波东郊的东钱湖畔,此湖素有“太湖气魄,西子风韵”之誉,烟波浩渺,山光水色,芰荷喷香,绿柳依依,一脸文雅的张忠良仿佛置身于红尘之外,闲抛书卷,搦管弄墨。他为人的淡泊,以及对艺术执著的追求,依稀能让人一睹古代江南才子的风采。

Posted in 书法 | 4 Comments

土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4/9/000101,20061024172623.jpg[/img] 上周去四明山茅镬村,看到一户人家的桌子上放着几盆烤土豆。在我拍摄时,主人出来,请我随意吃,于是我吃了一个,土豆还有点热乎乎,味道却没有我想象的好。稍后农民后说,他老家杖锡的“花旗芋艿”才是真正美味,而且整个杖锡又是他祖母烤的芋艿最好吃,呵,看农民自豪的。 土豆是典型的农家菜了。物质富裕的年代,从来都不会看重土豆。而在粮食匮乏之时,土豆则可成为当之无愧的主食。梵高名画《吃土豆》,就是描绘几位穷人在暗淡的屋子里,忧郁地吃着土豆。 又想到一首叫《土豆》的诗,作者写下了他在监狱时的经历,摘录几段: 我坐在潮湿的地上/一盆土豆伸手可及/让我体味到文明的虚妄/与每日的肠胃之间多么遥远……只有土豆,这金色的鸟儿 悄然地穿越而过,一日两餐/停留在我冰凉的嘴唇边/使我的饥饿/有了一块石头的阅历和创痛 一间房子在地球上/我坐在这间房子的阴暗处/伸出苍白、细长、神经质的手指/去剥土豆的皮/我掐掉芽瓣,挖去虫斑/ 把撕下的皮小心地堆在一起/作为午后的点心/我要把它珍藏起来 这中间,季节和生命瞬息流逝/高高的铁窗外/昆虫、落叶和雨雪次第飘过/哦,流泪的诗歌!哦,梦中的家园!/只有土豆的金色光芒/把这一切串起来,象一串金钥匙/挂在我的胸前/使我不至于永远迷失 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一口气/我伸手取食/轻轻地咀嚼,细细地品味/以一个世纪的速度狼吞虎咽。 最后把落在地上的碎末拣起来/放入口中。 暮钟敲响了/食土豆者安睡了 他的内心充满了对上苍的感恩。

Posted in 图志 | 4 Comments

烟花

昨夜,宁波放烟花。昨夜的烟花,并不以辉煌盛大胜,它运用大量的蓝,紫,绿。冷峭的颜色,加上图案的精巧与雅致,使我象是在读宋词。冷落秋夜,这种菊花般的烟花是合我胃口的(看今天本埠各报所刊登的昨夜烟火图片,却无不挑选以红色为主调,笑笑)。 想到北野武演的《花火》,海滩边,在杀戮的最后,他看到了美丽的花火。一生的映象在他脑子飞速掠过。烟花绽开,熄灭,惊心动魄的枪声,最后镜头定格为空旷的海,越来越远的海,没有任何声响。电影残酷地结束了,我所能想到的,却是北野武用蜡笔画的花朵,以及无比绚丽的花火。 也想到另一部英国电影《她比烟花寂寞》。俩姐妹恋上同一个男人,拉大提琴的妹妹最后黯然离去,颠簸流离,香消玉殒。把她比喻成烟花是恰当的。美丽烟花,繁华落尽后漆黑辽远的天空。 要么燃烧,要么永久。如果让我选择,宁愿是前者了。

Posted in 娱乐 | 2 Comments

最忆毛岙村

拿上照相机的三年以来,节假日四处游走,本土的老村子走得尤其多,林林总总加起来,快到过30个村子了。最难忘的,还是毛岙村。 (1)毛岙属鄞州区横街镇(正规的叫法为"毛家岙"),位于四明山麓。去毛岙纯属误会,因为四明山另有个茅镬村,用宁波话说这两字差不多口音,再加上对地理的无知,本打算去茅镬,结果去了毛岙。头次去是三年前一个深秋的早上,我们从宁波西站乘车,有人告诉我们,可以先到鄞江镇。结果到了鄞江,才知要翻越一座山岭才能到毛岙,幸好山岭不长也不高,而秋天的山景,也让我们静下了心。山里好闻的空气弥漫,几株枫树正在接近最美的颜色。大家边拍边行,不知不觉中翻过了山岭,山脚下的毛岙村约略呈现在眼前了。 青砖黑瓦的房子,掩映在山坡的竹山下,有几家的瓦缝冒出青烟,才七点多,想必还在做早餐。初升的阳光被南边的高山遮蔽,村子里有着淡淡的雾霭,有隐隐的狗吠。走到房子跟前,人影晃动,有的在石凳子上坐着,有的在墙门外整理农具,他们好奇地观察手拿相机的我们。鸡与狗乍见到外人,也表现出了应有的警惕。尽管这样,毛岙依然有着小山村清早的阴蓊与静寂。 过了不久,方知岭下的这些屋子仅是毛岙的一小部份,拐弯向南,有个大山岙,建着密集民居,那才是村子中心。乍从阴暗处拐弯,感到一阵晕眩,那是阳光突然照射的关系,太阳升高,光从山的缺口耀眼溢出。村子荡漾着暖意,轻烟在光照下变得有些发紫了。有更多的人站在自家门口,有的劈柴,有的在门口溪中洗衣洗菜。碰到几位男人肩背长长毛竹,气喘喘地从我们身边走过,拖在地上的竹梢发出车轮转动般的声响。 狗又开始叫起来。 (2)小小的山溪把村子分成两边,溪水清澈,淙淙作响。狭长的村子随着山势渐渐升高,房子一层一层地往上叠,多石阶。那些几乎全是老房子,墙基多用大石块垒成,牢固,在我们眼里也很漂亮。村子里没有精美的大宅,平实的屋子,就是只为平实的人们所住。 居民就跟他们的住所一样朴实,人是老屋子的灵魂。世世代代的居住,使村子里的树木、田地、小桥、石头,甚至于每一张瓦片,都变得醇厚,变得有性灵起来。行走在毛岙,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好象我自小就来过这里,或者就是在这里长大。 因为我们把毛岙当成茅镬,而茅镬以古树群出名,就向村民打听,那里有大树,村民茫然。有位老人说,到村子下的山坡去看看,那里有好几颗大银杏树。我们没找到。隔了许久才知道,原来宁波有班车直通毛岙村,一天早中晚三班,而银杏树就在毛岙村口的公路边。 当我码这篇文字,正值中秋,毛岙的老银杏,也快要黄了。 (3)第二年春季,又一次去毛岙。这次,已经知道此非茅镬,但记挂它层层叠叠的老房子及房子主人的笑脸,记挂它群山环抱中的鸡鸣狗吠。春季的毛岙,似被连绵起伏的竹子染成翠绿。当我们从毛岙的小站跳下车,小店门口闲坐着的几位老人象认出了我们,虽然不曾说话,却有那样一份善意遥遥而来。正是竹笋上市季节,掘笋的人三三两两与我们擦肩而过,那刚挖来的毛笋泛着暗绿的光泽,根部沾着些许香喷喷的黄泥,而微微露着的一截笋肉含露欲滴,色如白玉,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笋中上品“黄泥拱”了。 我与门口剥笋的几个人闲聊。他们好奇地问我,来自哪里,照相做什么用?我一一如实回答。当我转身走开,一位大伯跟上来,他手里捧着一颗硕大的“黄泥拱”,说是要送给我!太意外了,我说,老伯这个,不用,真的不用,谢谢。老伯穿一件粗布衫,不大会说话,他只用诚恳的眼神,要我收下。旁边的几位大妈帮他说,这笋他早上刚从山上挖来,他真心要送你,你就拿着好了,你们城里人,难得吃到这样新鲜的毛笋。而我怎么能够收呢,无缘无故,无亲无眷,无论如何,我不会收下。老伯手里还捧着笋,嘴里嗫嚅着,意思是他们村最多的就是毛笋,我只管收下,让家里人去尝尝鲜好了。 经过再一次的推辞,我快速离开,因为我怕自己坚持不住。走了一些路回过头去,看到老伯还手捧毛笋,站着望我。 心里一阵酸。 (4)鸟瞰春季的毛岙,人家的屋顶上,院子里,甚至路边,都晒着笋干。四明山人家的笋干,大多只有一种经典晒法:把毛笋切成条状,掺和少量自腌的雪里蕻咸菜,大锅内煮熟,然后放到竹子编成的器皿里晒干。四明山笋干烤肉特别香,而我最喜欢在夏天用它来泡汤,除了放一点点盐,别用任何调料,那样鲜,那样香,喝下去一口,我就想到清风轻拂的竹海了,就想到毛岙村了。

Posted in 作文 | 5 Comments

致深夜的孤独者

黑夜深沉 你貌似平静的灵魂 开始了不安 一种气息越来越近 孤独的气息 如腥风搅动暗夜 它来自很久以前 它像一尾鱼 从海洋最深处 游进你的屋内 离你如此之近 却看不清它的面目 如豆的灯光里 它的姿态比你淡定 悄悄地 它开始了吞噬 这不是痛苦 更不是喜欢 别想徒然地 用音乐或者网络 或者什么 打发孤独 你只能孤独 在今夜 你惟一能做到的 就是孤独 你清醒的双眼 睁着或紧闭 一屋子弥漫的孤独 孤独是深夜的影子 孤独啊它肯定是一种罪! 但你要原谅它

Posted in 作文 | 6 Comments

新昌一日

一、大市聚(老街) 上周日去游新昌古村,大市聚并不算在内。走完南洲后,本打算在临近的小将镇吃中饭,后临时改为去大市聚。大市聚为新昌县一个较大的镇子,一条长长的新街颇为繁华。在一饭店吃饭时,向服务员打听本地有无老街,答曰,有,就在新街旁边。不禁高兴。这家饭店的菜有新昌特色,吃得也有点奢侈。可惜农民弟这次没来,要不,他又会把一道一道菜拍下的。 老街很长,保留了许多店铺,地用大石条铺成,显得古朴。大概是星期天关系,成群的孩子在街上活蹦乱跳。地上有点脏,但街道充满了活力。前不久我们去过的仙居皤滩,未必见得比大市聚的老街好。这真是一条好街,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8550.jpg[/img] 1、幸存的老街,我们意外的惊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85846.jpg[/img] 2、阳光少年。老街陪伴他们的祖辈走过风雨,现在,也将见证他们的成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050.jpg[/img] 3、生意也许不是太好,但这位老人固守着这份传统的卖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218.jpg[/img] 4、顾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337.jpg[/img] 5、蓝花土布,仍然是生活日用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737.jpg[/img] 6、剃头店,店主暂时歇一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853.jpg[/img] 7、花15元钱,大娘买下了这只定做的马桶。我们称赞这马桶好漂亮!看把大娘高兴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1158.jpg[/img] 8、初长成的少女,对陌生的我们表现出了应有的警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1443.jpg[/img] 9、歪鼻子。这位小姑娘见到陌生人的反应,就是让自己变成歪鼻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1718.jpg[/img] 10、邻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1922.jpg[/img] 11、80岁的老人,一针一线缝补。老街有许多美好或忧伤的故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2157.jpg[/img] 12、他们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236.jpg[/img] 13、上年纪的女人,多穿旧式衣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0/000101,2006101719254.jpg[/img] 14、我们要离开了。男孩走到临街的一扇窗口,目送我们。在老街摄影时,他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并乐意作我们的模特。 二、南洲 南洲被称为新昌第一古村,建于东汉,故有“先有南洲,后有新昌”之说。走进南洲,全村的石蛋路全都改成了水泥路,穿村而过的溪上,本有两处极美的岩石,在修水泥路时也被炸掉做石料,这些都是自告奋勇陪我们参观的南洲村丁支委说的,他说,水泥路浇于两年前,是村里改善村貌的一贡重要规划。对于南洲这个偏僻的穷村来说,浇好水泥路自然是很大的功绩了。但丁支委也认识到挖掉古路的不对,他说,要是放在现在,就不会毁掉石子路了。 一处老祠堂也被毁得差不多,唯一保存好的是南宋古井(县级文保点),现在还在用水。总体上说,南洲村的古迹保护得不好。但即使这样,一走进南洲,就有一种原始的气氛迎面而来。淳厚的村民荡漾着一派古风,随处可见的旧物,旧屋,也都在无声诉说南洲被历史浸淫的漫长岁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2/000101,20061017223730.jpg[/img] 1、秋天人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1/000101,200610172052.jpg[/img] 2、村民把自家做出的豆腐或种出的菜,装在篮子里沿村兜销。脚下的水泥路,两年前还是石子古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7/11/000101,2006101720924.jpg[/img] 3、民瑞脑消金兽国的扇车。上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11 Comments

火灾

10月14日晚上,我们公司下属的邱隘超市发生大火。晚上6左右从食品仓库起火,很快蔓延至整个超市。我6点多刚到某酒店与一群朋友坐下吃饭,忽然商报周教师来电,告诉我发生火灾,他是接到热线后马上告诉我的。我即离开酒店去邱隘。超市在邱隘的中心位置,到时浓烟冲天,超市前的马路上消防车好多,四周全是观火的人。交佳节又重阳警当时还没实行交通管制。 我看到了我们公司的主要领佳节又重阳导早在现场,后来,公司的一些干部也陆续前来。但也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看大火肆虐。 这是一家规模较大的超市,销售一直居我们20几家超市的首位。我快十一点离开返甬,火势已得到控制。20分前我打电话给超市公司还在现场的朱工,他说火尚未扑灭。这样,火已整整燃烧了四个多小时。 超市肯定毁于一旦了,而且还殃及二楼的小商品市场及三至六楼的住宅。悲乎! 我听邱隘超市的一位文员小姐讲,发现起火后,她回办办公室打了两个报警电话,出来,发现烟雾已弥漫了半个卖场,而且灯光也暗了,有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叫,快跑出去,快跑出去。火势扩展之快,让人目瞪口呆。 火灾原因及其损失还不得而知。

Posted in 作文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