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6

2006最后的不小心

从公司回到家,时针已指向12月31日零时15分。用微波炉热了一碗剩饭权作夜宵,又吃了一个苹果。放起一盘音乐,用最轻的声音。洗刷,右脚开始隐疼。快1点,关灯,睡下,很静,远处汽车驶过的声音像一张棉纸的撕裂。脚越来越疼。十点多在公司时不小心扭的,当时没啥感觉,现在却这么疼了,翻来覆去,针扎一样。2点,3点,疼得无法入睡。快4点起来上厕所,发现右脚完全不能踩地,悲从中来。如此这般,终于捱到天亮。去医院,拍X光片。我无奈在椅子上坐着,看妻取片,配药。检查结果,没伤着骨头,这样,心放了许多。 敷了药,见效挺快。到傍晚,脚不甚疼了,而且已能落地,只是走起来,仍不踏实。愿快点好吧,别影响我的游走、摄影吧。 陈勇今晚操办他儿子的满月酒,邀请了一些同事与朋友出席,我遗憾因为扭脚,没能去成,在喝酒的梦瑶、农民等友倒是来电话了,呵,开心。 在此祝愿陈公子快快大吧。 2006真的就要过去。无论我是微笑的还是哭泣的,都只能向它说再见了。 而对于2007,又有什么希望。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新叶片断

新叶村,位于建德市大慈岩镇,尚未开发旅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6/000101,20061224113641.jpg[/img] 1、来到新叶村,天色已晚。我们的车停在村委会的大院子,第一个印象是新叶的计划生育工作抓得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6/000101,20061224113741.jpg[/img] 2、当我们穿过新村、走向老民居时,看到了村外的抟云塔与文昌阁。塔建于明万历2年,为振兴新叶的文风而建。新叶历代重视读书,可惜时运不济,自南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建村起,仅仅是在清康熙三十年叶元锡中进士,之后便再无建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6/000101,20061224114422.jpg[/img] 3、向村中心走去。由于我们刚刚游览完毗邻的诸葛村,对比之下,新叶更内敛、质朴和阵旧。我总感到,新叶涂着一层淡淡的象黄昏那样的颜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7/000101,2006122412430.jpg[/img] 4、在有序堂边的水池边,我们碰到了这位男孩子,叶,读三年级。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有序堂你们去过了没有?”表情非常严肃。这样,他自告奋勇当起了我们的向导。他又接连问了我们几个地方有没有去过。叶讲话的口气与表情,老练得过头,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十岁多一点的孩子所为。以致让我们怀疑,他是否另有所谋(悲哀呀)。走在半路,他忽然又扭过头来问:“你们是自己开车来的”?“车停在哪里”?虽然我们都一一作答,但那样的一种逼人的审问,真的使我们有莫名的不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7/000101,20061224121544.jpg[/img] 5、在叶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有序堂。新叶分布着好几个古祠堂,有序堂为总祠,所有的房屋都围着有序堂而建。有序堂共三进,柱子上的木屑与纸片驳落,漫长的岁月让有序堂积累起神秘与幽暗。当我们进去,坐在桌边的几个人忽然惊起,有人奔跑。疑心于他们的慌乱。当我快速按了几下快门,还要往里面走时,叶提醒:里面躺着死人。猛抬头,就看到不远处停着一张放下帐子的床。原来,新叶有人逝世了,祠堂是当然的停厝之地。我们再也不敢在内逗留,匆匆撤出。 按新叶的传统,遇有人过世,门口的春联第一年贴绿纸,第二年贴蓝纸,第三年才复用红纸。有一人家的门上贴着:天下皆春色,吾门独素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7/000101,2006122413590.jpg[/img] 6、新叶人比较贫困。据民俗学家的说法,自明朝以来,新叶的生活水平一直呈下降趋势,这也是古村200多幢老住宅得以保存的原因之一。每年的农历三月三是新叶村举行盛大祭祖典礼的日子,2005年,主祭者为叶氏宗族的支派崇仁派,1000多弟莫道不消魂子每人捐款10元。崇仁派为宗族现有五个支派中实力最强的,但每人也仅捐十元而已,或许对于他们中许多人来说,十元已不算少了。图中的这家,应当不算穷吧,有三头牛(另一头在屋里面),牛栏门口也有对联:糟头常兴旺,厩内永平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9/000101,200612241690.jpg[/img] 7、崇仁堂内的戏文,图转摘自网上。我可能永远也拍不到这样的片子来。据称,崇仁堂是新叶最精美、最恢弘的宗祠,这次因为来去匆匆,竟然没去崇仁堂,遗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9/000101,20061224161335.jpg[/img] 8、新叶村小巷曲折,粉墙高深。住户一开门就是街巷,很少有自家院落。白色的墙上,窗子都开得小小的,每户人家像是一个堡垒。新叶的住宅性格是内向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9/000101,2006122416241.jpg[/img] 9、另一条深巷。在叶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往返盘旋于这样的巷子,心里恍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9/000101,20061224162842.jpg[/img] 10、人家的天井。与别处的天井不同,新叶老宅的天井普遍狭小,看上去更像一个小孔。在封闭程度很高的住宅,这样的天井显得十分必要,如通气,采光,似还可以遮挡南方夏天的炎热,古人总有古人的考虑吧,而在我看来这天井毕竟太小了,阴暗与潮湿,容易给人造成压抑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9/000101,20061224163851.jpg[/img] 10、老和少。新叶自建村至今已七百多年,在这块并不富饶的地方,他们繁衍了二十九代,现人口达到三千余,是全国最大的叶姓聚居地。艰苦的付出,远离尘嚣的安天乐命,血脉的凝聚与传承,该是他们历史的全部写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4/9/000101,20061224171541.jpg[/img] 11、天色渐暗,我们准备离开。以叶为首的小朋友们,一直随我们来到停车场。叶见桨人没与我们一同来到停车处,又特地走回去找他,然后再陪他一起返回。在他缺少表情脸孔的掩盖下,原来热心而且机智。感谢你!早熟的孩子。 再见吧,暮色中的新叶。只是我们这次来得太匆忙了,许多事,许多人,无非是极表面的了解。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来新叶。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8 Comments

24日,广场印象

12月24日,夜,天一广场。后来下起了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8/000101,20061226154735.jpg[/img] 1、影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8/000101,20061226154824.jpg[/img] 2、三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8/000101,20061226155022.jpg[/img] 3、人们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8/000101,20061226154850.jpg[/img] 4、记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8/000101,2006122615524.jpg[/img] 5、模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8/000101,20061226154934.jpg[/img] 6、指示牌

Posted in 扫街 | 5 Comments

岁末留影

今晚,又与他们聚在了一起。每年12月31日的聚餐,是我们保留节目,今年因为原封同学28日就要返美,提前至今天除旧迎新。一样的人,差不多的环境,一样的热闹,各人的心情则未必与去年聚会时相同。但只要有一刻的快乐,便也成了永远。 聚会结束时,我为朋友们摄影留念。这也可看成是对即将逝去的2006的纪念。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5/12/000101,20061225224025.jpg[/img]

Posted in 图志 | 1 Comment

平安夜

冬至大如年,然而现在不见得人人都知道几月几日是冬至。平安夜又是什么?然而现在一点大的小P孩都知道,12月24日是平安夜。今晚快6点,我从江厦桥走过,果然人比往日多了,是因为平安夜吧? 我心里想着什么,在江厦桥。一对乞讨的母子跪在桥的人行道上,我看都没看。然而我忽然回过头来,因为,我看到一位外国人在乞讨的母子面前停下来,说着话。边上还有位中国翻译。外国人亲切地跟小孩说:“HI,HI”,边说,边跟那小孩招手,乞讨的母亲笑着,她是那样由衷地笑着,她好奇地打量着外国人。她的儿子还很小,大概才3、4岁,那孩子也朝外国人摆手,稚嫩地说着“哈,哈”。翻译拿出一把硬币,放在她面前的碗上,外国人还在逗小孩。 我看在一边,特别是看到了那乞讨妇人的感动。施舍的人可能很多,但有几个人会这样停下来,跟她娘俩说话、逗她的孩子玩? 一会儿,外国人也掏出了一些钱,放在她的碗上,临走时又跟她们挥手,说着“拜拜”,小孩也使劲地跟外国人挥着手。 他是一位快四十的白人。 一会儿,他们消失在了东门口的人群中。 今晚东门口人特别多,因为今晚是西方人的平安夜。

Posted in 作文 | 5 Comments

朋友的照

今晚,以鄞州区某某协会理事会的名义,在清源茶馆进行了一次岁末聚会,共有本区十来位文学圈的朋友参加,并邀请李建树老师与我们同乐。大家愉快谈艺。2006有意义的一晚。很快,这一晚,将随同这一年,如斯逝去。 为朋友们拍了些照,贴上几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6/000101,20061226112349.jpg[/img] 1、李老师与梦回桃花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6/000101,2006122611248.jpg[/img] 2、一心三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6/000101,20061226112429.jpg[/img] 3、李老师与说与西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6/000101,20061226112458.jpg[/img] 4、陈勇,冬至夜的水晶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6/6/000101,20061226112525.jpg[/img] 5、梦瑶台,西风,陈勇,电梯里

Posted in 图志 | 1 Comment

又是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21/12/000101,2006122122256.jpg[/img] 15日一早的大雾,拍了好多,都是用手机所拍。今晚整理手机上的存储卡,看到这张还有点意思,再贴上来。快中午时,与付跟一起去天童吃饭(彪中打来的电话),原来许多兄弟都在,请客的是当地陈老板,我只是“叨陪末座”。离天童寺不远的孝伦饭店,上半年曾去过一次,以山野的菜与占岐来的小海鲜出名。陈老板很客气喝酒也爽快。一点多吃完从楼上走下来,看到饭店主人自己吃的一桌菜,很家常同时很诱人,这些菜多是菜单上所没有的,吃来吃去,总觉得不值这一桌菜好吃。陈老板叫我们慢点回宁波,由他陪着,走到他厂后面的山上。这座叫“象山”的山脉,以他公司的名义承包(为期50年),山道弯弯,不高,山体与太白山连在一起。陈老板在已山上种植了许多树,筑了简易的路,还建了几个简易的亭子。他说他想造14个亭子,已经造好的有7个,有名字的如“亭中亭”“峰中峰”等,都为陈老板亲自所起,还未命名的,如果谁能取得好又能被他所认可,那么他不惜为每个亭子名支付2500元的赏金。他特地带了一只大狼狗,很凶,很帅,幸好不会咬我们。陈老板说,他平时都关着狗,有时候放出来,一不溜神狗就跑到居民家吃鸡,不知给它吃掉多少活鸡了,他只好赔,无论被吃掉的鸡大小好坏,一律50元。他说,他本来还在厂内养着好几只狗,但不久前给人毒死,他正让派出所的人查着!陈老板象一个庄园主,在自己的领地自豪地走着,并为我们指点着山山水水。高大的狼狗也为他增添了不少锐气。与陈老板并不很熟,但能当老板,总是个有能耐的人了。

Posted in 图志 | 4 Comments

诸葛村的茶馆

诸葛村有别处少见的气韵,那是因为村里分布着以钟池为首的几个大池。明晃晃的水,一汪一汪,古村在水波里沉淀,湿润。上周六,我们打着雨伞走进诸葛村,深一脚,浅一脚,不是路不好走,而是因为我们的陌生。走过丞相祠堂,走进飘着细雨的小巷,忽然就看到传说中的钟池了,就呆着不肯走了。聚诸葛村灵气于一身的钟池,静若处子。池边遍布八条神秘的小巷;空而长的小巷,秘藏着诸葛亮后裔的智慧。 戴着雨笠的村人,以永恒的姿式,从池边缓缓而过。 沿着谜一般的小巷,我们来到了上塘,这是另一个水池。与钟池不同的是,上塘有人间的喧哗,环池开设了好多店铺。特别是这条小街,一边是水,一边是陈旧而简陋的街面房子。冒着热气的包子店、茶馆、小吃店;各色人等的停留与过往,构成了诸葛村最有特色的一个地方。 特别喜欢小街的茶馆。快到中午,我们到茶馆里坐定,一位上年纪的大婶迎上来,为我们倒了茶,2元一杯,上好的绿茶,还有一元一杯的呢,另可买瓜子、花生等小吃。茶馆不大,弱弱的光线从窗子中照进来,里面摆投简单,墙上贴着一张不知什么年代的年画,这是唯一的装饰。看得出茶馆纯粹为本地人所设,而这种草根的茶馆,恰恰最合我心。这时人还不多。喝着滚汤的茶,讲几句不搭界的闲话,看着门外的雨景,心就忽然懒散下来。此时如果有大好前程让我去追赶,我是宁可躲在这里,从容吹去茶沫,慢慢品尝一杯茶的纯粹。 午后,茶客越来越多了,清一色本地人。我想与当地人民群众搞好关系,拆开一包大红鹰烟,团团分了一圈,一包基本分光。他们并不显得特别客气,只微微一笑,也不问什么,除非我们自己要说:什么是从宁波来的,什么双休日来此摄影玩,等等。一会儿,他们只顾自己喝茶、聊天或打牌了。我们喝了几口茶,也不想走了,就到旁边的小吃店叫了些酒菜面,在茶馆慢慢吃起来。 后来,茶馆满座了。神态各异的茶客,一个一个小圈子的谈笑;小孩子跑进跑出。大婶诚恳地为大家添水。他们是主人。他们自然、淡定,在遥遥而来的偶尔注意我们的目光里,有一份谨慎或关心。我们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的旅游者,无意际闯入了他们的领地,他们非但没有表露出丝毫的讨厌,相反,以看上去是一种淡淡的仁爱,大气地包容了我们。我手捧茶杯,热切体会着那样一种无言流淌的乡情。此刻,我十分沉醉于这种弦乐般的气氛,吸着与他们同样的烟味和茶味,我是如此快乐地融入了他们。在这约30平方米的小小茶馆里,在这嘈杂的人声中,我轻飘飘起来,我有一点甜,有一点晕。 为茶馆的情景所感,我们不时拿起相机拍摄,这其实不礼貌,但情不自禁。诸葛村人对我们的行为视而不见,甚至能适度的配合。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泰然?我一边拍摄,同时心里充满对他们的感激。 诸葛村作为开放的旅游景点已有多年,天下游客几乎每天成群结队慕名而来。曾担心山清水秀的古村就这样被商业的铜臭味所玷污,而我在茶馆所感受到的一切,证明这个担心至少在目前属多余。 淳厚的民风,才是古村的灵魂。 微薰地从茶馆出来,我看到了门口池水的平静。忽然想到自己了——原来我是怕寂寞的:在我流水一般的日子里,在我日后更多拥有的孤单里,我对混在这样一个雾气缭绕、充满人情而又陌生的小茶馆里的希望,会远胜于独步林中的希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1724.jpg[/img] 1、上塘。上塘与下塘只隔着条小街,茶馆就在这条街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1942.jpg[/img] 2、中午,茶馆的人还不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215.jpg[/img] 3、早到的茶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2152.jpg[/img] 4、渐渐地,热闹起来。看那边的农民与光影,拍得爽莫道不消魂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249.jpg[/img] 5、茶馆门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2439.jpg[/img] 8、诸葛莹,读五年级,来茶馆找她爸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5/6/000101,20061215111841.jpg[/img] 3、遇到好天气,人们就坐在茶馆外,喝茶闲聊。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4 Comments

废弃

昨上午去江北农民地方作客,并拍了中马路上一些废物一和幢旧房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850.jpg[/img] 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14.jpg[/img] 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00.jpg[/img] 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034.jpg[/img] 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920.jpg[/img] 5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137.jpg[/img] 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233.jpg[/img] 7 浙江海关旧址之一 外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416.jpg[/img] 8 之二 室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532.jpg[/img] 9 之三 底楼。海关大楼旧址建于清末,3楼,砖木结构。空荡荡的楼上现住着一个门卫。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1634.jpg[/img] 10 之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8/7/000101,20061218133140.jpg[/img] 11 之五 2楼的窗

Posted in 扫街 | 11 Comments

美术馆的半天

今天下午,《中国摄影报》与省摄影家协会主办的“岁末华东大拜年”摄影评选在宁波美术馆举行, ** 光影漫步的《茶馆》杀出重围,喜获宁波站优秀奖,在此严重祝贺! 评选开始前,我们5人被临时招作工作人员,帮评委会做杂事,虽然站了大半天,但很有收获,因为我们观看了所有的参赛作品,及评委筛选作品的全过程。 晚上光影请吃火祸,都吃得挺开心!这次获奖,为光影的2006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Posted in 扫街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