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7

东湖

绍兴东湖,原是古代采石场,清末才围堤作湖。湖狭长,不大,其沿湖的悬崖峭壁仿佛鬼斧神工,颇为奇俊,因而有“虽出人工,宛自天开”之誉。东湖的岩石与衰柳比较能够反映萧瑟的意蕴。在我看来,东湖的冬天,是古典的冬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2117.jpg[/img] 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3950.jpg[/img] 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2150.jpg[/img] 0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229.jpg[/img] 0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2322.jpg[/img] 05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231.jpg[/img] 0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31/9/000101,20070131162340.jpg[/img] 07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安昌

天下师爷出绍兴,绍兴师爷出安昌。安昌古镇,位于绍兴城北边,典型的江南水乡。其三里多长的沿河廊街成于明代,居民世代生活至今。老街廊檐下挂着的一串串香肠及青鱼干尤其是安昌的特色。街边河道上不时游弋的乌篷船、头戴毡帽的梢公,也每每让人回到鲁迅的年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0420.jpg[/img] 01、早七点的安昌老街,第一批烧饼刚刚出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0395.jpg[/img] 02、朦胧旭日里的安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04814.jpg[/img] 03、在最初阳光下,老街的迷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034.jpg[/img] 04、大清早摆摊的孩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62.jpg[/img] 05、远远地看,乌篷船是安昌的一句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1817.jpg[/img] 06、应当这样说:每一天的生活,从袅袅上升的炊烟开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220.jpg[/img] 07、慢慢地,廊檐下会晒满香肠和鱼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2853.jpg[/img] 08、当然也要晒衣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3122.jpg[/img] 09、香肠是安昌特产,每到腊月,几乎家家户户要做香肠过年。两年前头一次到安昌,为满街挂着的香肠所惑,买回过香肠,蒸熟后,酱香扑鼻,肥而不腻,确实美味。据介绍,安昌香肠制作颇为讲究,要经过许多道工序,最后灌肠完毕,一般第一天在通风处晾干,第二天开始晒太阳,以制成后20天左右的香肠最为好吃。从前,安昌人外出经商、当官、做师爷,包裹里总是备有香肠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5333.jpg[/img] 10、开店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2228.jpg[/img] 11、埠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554.jpg[/img] 12、安昌人也晒鱼干,在腌制鱼干的汁露里,会加入许多酱油,因而这鱼干让阳光一照,颜色特好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1/000101,20070129215944.jpg[/img] 13、漂亮的鱼干,再加入乌篷船,或隐隐的桥或老屋,是 ** 们来此不得不拍的画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79.jpg[/img] 14、8点多,河面上的雾气还未完全散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1325.jpg[/img] 15、这就是我不得不拍的画面,不好看吧?好看的都让高手们拍走了:em219: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1839.jpg[/img] 16、自得的艄公。私下里认为,用什么茶具喝茶,往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品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2440.jpg[/img] 17、这位82岁的老人,和善地坐在老街的桥上。 ** 蜂拥而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271.jpg[/img] 18、早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2825.jpg[/img] 19、漫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9/12/000101,20070129223017.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咸亨酒店

昨天周六,我们到绍兴古镇安昌玩,中饭在绍兴城内的咸亨酒店吃。一家孔乙已式的好饭店,食客拥挤而嘈杂。我们凑巧找到了一个靠窗的坐位,晒着太阳用餐,兴致勃勃。酒足饭饱,我走到窗外,为同去 ** 拍照, ** 们乘着酒兴,非常配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8/12/000101,20070128233132.jpg[/img] 01、桨人坏笑,光影略呈酒后的疲软,农民期待地看着我镜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8/12/000101,20070128233427.jpg[/img] 02、桨人想了个恶半夜凉初透搞的主意:学说N年前的流行语:也!(要大声喊,同时作“V”字的手势)。当他们齐声说出“也”的一刹那,周围的食客纷纷侧目: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8/12/000101,20070128233757.jpg[/img] 03、光影很快进入角色,老戏骨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8/12/000101,2007012823449.jpg[/img] 04、 ** 们的恐怖行径,吓得旁边小女孩花容失色。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Leave a comment

腊八粥

农历12月别称腊月,今天即是农历12月初8。传佛教创始者释迦牟尼于腊月初八,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后人为纪念他,于每年腊月初八吃粥,“腊八”就成了“佛祖成道纪念日”。 宁波佛教居士林做的腊八粥,近些年来很出名,市面越做越大,各色人等凡想吃,均可于腊八早上去居士林免费分上一杯,居士林方面称之为“腊八粥结缘”。 腊八粥,多用糯米、红豆、枣子、栗子、花生、白果、莲子、百合等煮成甜粥。自己想吃,随时可熬一锅,或者去买速食的“八宝粥”。然而,好多人还是喜欢在腊月初八去寺庙去吃上一碗,图个吉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6545.jpg[/img] 01、今早的居士林大门口,好热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65942.jpg[/img] 02、一进大门所看到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53.jpg[/img] 03、为煮粥,居士林三天前就开始准备。二十多名居士日夜分成三班,轮流烧煮,煮成后备放在保温桶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828.jpg[/img] 04、粥少人多,几处分粥点均排满长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959.jpg[/img] 05、终于分到一碗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1124.jpg[/img] 06、当场喝下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130.jpg[/img] 07、洗碗的义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1413.jpg[/img] 08、老伯的粥喝光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1515.jpg[/img] 09、可是实在太好喝了,要把它喝得一点不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1816.jpg[/img] 10、8点不到,没粥了。居士林为煮粥用了近1000斤的糯米及辅料,但还是不够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6/9/000101,2007012617241.jpg[/img] 11、来人不愿就此散去,静等粥喝。后来,居士林方面再三解释,并分发了一些小小的纪念品(佛像挂坠),才摆平讨粥喝的人们。

Posted in 扫街 | Leave a comment

再转发徐秉令先生大作两篇

是谁在糊弄 徐秉令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句在民间流传甚为广泛的口头语,想来已久为长远的了。作为决策层,我想也该早已所闻了吧?但为什么直到今天,不少惠民政策还是继续在”对策“中走味。 新近媒体又披露这样一则统计数据:9年中“下令“降价的药有82%消失了。这就是说,政府一次次想把药价降下来,以利于解决群众“看病难”的问题,这本身是为大众所拥护的利民政策,可是这么好的政策一出台,这些被点名降价的药物却在现实中“蒸发”了,医院里配不到,药房里买不着,哪里去了呢?一句话,从此不生产这类“点名”的药品。更为奇妙的是,原本是同一类药品,被“点名”一降价,就另取了一个新名词,比如原价每10片只要0.3元的阿司匹林,更名为“巴尔米”后,价位就翻了20倍。“改头换面”一下,价格就一下子变脸,又上涨了。如此而已。 这就是正宗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极为生动的例证之一。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惯使“对策”伎俩的大有人在。不久前听了一位基层干部这么一个耐人寻味的小故事:有一次,上级有关部门领佳节又重阳导为执行他的上级有关不准任意荒芜土地的指示,亲自下农村进行检查,当然,按照现行的惯例,预先请秘书通知被检查单位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于是本来是荒芜着的一大块土地,在一日之间(说得准确一点就是在检查的前一天)接受检查单位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也突击下达一个“指令”:赶紧挖孔播下一批大豆种子。 当第二天上级有关部门领佳节又重阳导亲自来检查这块本来是荒芜着的土地时,却见不到这个村有抛荒的不良现象。可是当这几位上级领佳节又重阳导一走,“豆”就荒了,突击播下的种子从此再也无人去理会它,过不了多久,又还原成杂草丛生的一块荒地。当地有位农民十分婉惜地说:“本来荒了地不算,现在又白花了一笔劳力和种子本钿!”这位给我叙述这段真实小故事的基层干部由此感叹:应该说这位上级领佳节又重阳导的作风够深入的了,一直亲自深入到田头来察看,这实在不能再责怪上级领佳节又重阳导,而是下面的好汉们“糊弄”了他! 好一个“糊弄”了他!看来,类似药品明降暗升,房价明压实飚和这则荒地故事的种种怪现象的出现,实在可以令人好好思索一番,尤其是被“糊弄”的人们,应该以什么样的策略击破层层设障的“对策”,真正让利民惠民的政策在现实中到位,别再让百姓听到惠民的红头文件却常常处于空欢喜之中。 这个“观念风暴”刮得好 徐秉令 从媒体上见到一篇颇为耐人寻味的文章,文章的标题也吸引人:《没有永远的敌人》,说的是十年前,在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时候,作为当时香港总督的彭定康,曾对中国政府进行激烈的对抗,我们曾用“千古罪人”一词在形容他。想不到,十年后,彭定康却成了中国人民的朋友,在他1999年担任欧盟委员会外交专员期间,对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不但他不趁机加以报复,而且为这件难事对中国作出了许多有益的事情。后来他来北京,还邀他到中央党校演讲,把这个“敌人”作为“座上宾”加以热情接待。 这件事着实令人深思。 曾几何时,我们死死地背诵过这样一段经典的语录:“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年轻时,总以为敌人永远是敌人,分清敌、我、友这是一个基本的阶半夜凉初透级立场。殊不知,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在不断发展中的世间万物,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昨天的“敌人”也许成了今天的朋友,反之,昨天的朋友变成了对立的敌人。不是吗,建国初期连穿衣服都照着苏联花布,好得不能再好的“老大哥”,在过了十年后,反目为仇,大书特书“ ** ”,简直把当年这位亲密无间的“老大哥”痛击得体无完肤,真正让一般老百姓淋上一头露水,不知偌大的中国,以后往何处“靠”,这“社会主义阵营”到底谁是真正的朋友?谁是真正的敌人?谁是正牌马列,谁是冒牌货呢? 细细想来,世上的有些事情,处理起来还得随机应变,想不到往日里一直被我破口大骂的“美帝国主义”,在1972年2月21日上午11时30分的这一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他和迎上前来的周恩来总理一握手,就这么两大国的高层领佳节又重阳导一握手,从此“美帝国主义”这个“敌人”就化解为朋友。有意思的是,在今日媒体的另一则报道中还披露了这样一件新闻:从有关部门的情报获悉,为了阻止中美接近,敌对势力曾阴谋在尼克松访华过程中实施刺杀计划,结果由于我们作了严密的防范措施,确保了这位总统的安全。 毕竟我们今天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以往不少陈旧的观念也该“爆炸”一下,真如《没有永远的敌人》那篇文字作者中一针见血提出的,以前我们所持有的某种“世界观”正在发生着变化,惟一不变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对自身发展的追求,对人民福祉的负责。 但愿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在思想意识有点僵化了的人们面前,多刮一个类似于“没有永远是敌人”的“观念风暴”,这也许称得上意识形态了的又一次革莫道不消魂命吧! (去年以来,徐秉令先生连续写了近十篇杂感。日前,徐先生来我处小坐,嘱再转贴两篇,甚幸。)

Posted in 作文 | Leave a comment

卖唱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11/000101,20070125205414.jpg[/img] 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11/000101,20070125205445.jpg[/img] 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11/000101,20070125205546.jpg[/img] 0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11/000101,20070125205628.jpg[/img] 04 这位东方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口的卖唱者,姓胡,安徽人。他去年来到宁波卖唱,而早在90年代初,与当时的女友一起在鄞州横街做过小生意,后来因为经营不善,终于歇了这份小本买卖。回老家后,无甚起色。离婚。 年轻时,喜欢文艺,跟一位行家学过吉他。眼看生活前途暗淡,他背起吉他,孤身来到宁波。宁波是他熟悉的城市,给他留下过许多美好的记忆。 我与胡先生坐在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口的台阶上聊了一会。他讲话有力,身上散发出一股酒气,想来喝过点小酒。在这个昏黄的冬夜,酒是可用来抵御寒风与孤独的。 胡先生说,他选择这个行当,当然与自己的喜好有关,他安心于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然而,他心里毕竟不是很踏实。有时候,他得躲避城半夜凉初透管。有时候,2个小时唱下来,喉咙生疼,但路人放在他面前箱子里的钱5元还不到。 卖唱是他生活的唯一来源。他不无伤心地说,卖唱其实与乞丐差不多。 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到一、二千元钱。 宁波还有几个卖唱的,分布在城市各处,他们都熟,并着租房。胡先生说,几个年轻卖唱者的生意要好些,因为他们唱的都是时下热门歌曲,多混在开明街一带,唱得确也不懒,开明街来来往往以年轻人居多,施舍起来挺大方。而胡先生以唱老歌为主,东方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口行人的年龄结构稍大,听他唱周华健、王杰等人的歌,还是能接受。 我问宁波人对他卖唱的感觉怎样?胡先生们沉默了一会。他说,他感谢施舍给他的人。大多路人只是在他面前走过,并不会掏钱,但这并不说明他们不欣赏他的歌声,或者没有同情心,而只是因为别的原因。他说,过路的人们,一定会有不少被他的歌声触动过,为他的歌声驻足过。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会涌起一点点骄傲。 快到七点了,天色全黑,胡先生坐在台阶一角正式开唱,他唱的是姜育恒的老歌,不见得唱得很出色,却也不坏,仔细听来,还有一种沧桑在。过路人三三两两,看他一眼,也就过去了。 我在稍远处拍了他的一些照。十多分钟以后,与他告别,看他面前的纸箱里,还没一分钱,我投了些。他说谢谢,谢谢。 城市的夜色美丽,今晚的风也不是特别的冷。我渐渐溶入在这日复一日的夜色里。 胡先生略带沧桑的歌声,越来越远了。

Posted in 图志 | Leave a comment

人生不过如此

18日晚小明的命题作文,戏作一篇。 01、秋深了,幽深的古刹,忽然有点冷落。大殿内,只有一老一小俩和尚念佛。单调的木鱼声,使得忽暗忽明的大殿有远离尘世的感觉。只有偶尔到来的香客,才会打破这久久的宁静。每到香客来到,小和尚微微张眼,极快地作一下观察。香客不多,在这不多的香客里,上年纪的占了大部分。偶尔出现一二个年轻的女子,小和尚依然是微微的张眼,依然是极快地作一下观察,但他的心会无端地快跳起来。 老和尚的脸板着,眼睛闭着。 02、大殿外,空旷的石板地上,义工扫着落叶。扫帚划地的声音,小和尚听得很清楚。甚至,他能听到一片树叶轻轻的飘落。远处有嘈杂的脚步声,看来又一群香客来了。 香客在佛像前站立,有的开始点香,参拜。小和尚微微张眼,只看到一面容姣好女子,偎在男友旁边,那女子似嗔非嗔,似羞非羞,不欲与男友一起跪在 ** 上。小和尚不觉看得呆了。 老和尚的脸板着,眼睛闭着,但他忽然咳嗽了一声。 小和尚的脸红了。 03、夜深了,小和尚却还没能入睡。风吹响了屋檐的铃铛,夜色中的一些美好事物在他脑海中交替出现。始终晃动的是一个女子模糊的面容……晨钟即将敲响之时,小和尚才昏沉沉睡去,入睡前的最后一刻,他意识到那似谜团一般的女子,盈盈飘至寺中的素食斋。 04、素食斋名“缘缘”,位于寺院一个树木扶疏的院子内,游客常常慕名在缘缘素食斋就餐。斋内的若干名女服务员忙忙碌碌。其中一个叫杏的,眉毛与眉毛之际连得很近,爱笑。小和尚偶尔遇见杏,她每次总扬起圆浑的脸,报以一笑。小和尚震慑于她的笑。他深深地品尝着她的笑意。 05、大殿内。贮蓄了许久的空寂,又被一群香客打破了。 小和尚不再睁眼,不再观察。他口中念念有词。 在那部被他背得烂熟的经玉枕纱厨文里,却不断地现出两条连得很近的眉毛;圆浑脸上的笑意。 老和尚脸板着,眼睛闭着 06、放生池边,数树芙蓉盛开,小和尚与杏又一次在这里相遇了。这次,他们的目光勇敢地碰在一起,杏的两腮飞起了红云。在吐着清香的芙蓉花下,他们第一次作了忸怩的停留。 07、渐渐地,大殿里只剩下老和尚。 幽暗的大殿,隐隐传来的木鱼声仿佛天籁。 老和尚目无表情的脸庞,被一束来自窗口的光线照亮了。 08、终于,小和尚还俗了。杏也辞了素食斋的工作。 第二年春天,他们结婚。既而生子。 在他老家的村子里,夫妻开了一家小卖店。 09、每一天的生活…… 10、多年以后一个细雨飘飘的秋天,小和尚再一次来到这个寺庙。 他现在孓然一身,犹如他多年以前孓然一身,在此出家做和尚。 他从芙蓉花盛开的放生池边踽踽而过。 11、大殿里,老和尚还在闭目诵经,他一直保持着小和尚所熟悉的那种姿势,这么多年来,老和尚似乎一点都没挪动过自己。 多么迷人的姿势。 12、小和尚站在佛像前。 拈花微笑的佛,慈悲的佛呀。 小和尚跪下,把头深深地埋下去。 13、小和尚又出家成了另外一家寺院的和尚。 小和尚现在变成了老和尚。 老和尚在大殿念佛,他对面,坐了位清秀的小和尚。 寂静的古刹,忽然被一阵喧哗打破,一群旅游者走进了大殿。 小和尚极快地作了一下观察。 老和尚脸板着,眼睛闭着。

Posted in 作文 | 1 Comment

扫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0571.jpg[/img] 01、面临拆除重建的新江桥。行人边上的新桥,是春节前将通车的“新江桥的便桥”。看到一位朋友在博客上说,新江桥一夜之间突遭封桥,应该入选06年宁波十大新闻。支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445.jpg[/img] 02、和义路工地上的楼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523.jpg[/img] 03、而生活在继续。江北教堂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634.jpg[/img] 04、街头采访。不知道老先生跟话筒说了什么,但总之一条,不能唱反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859.jpg[/img] 05、幸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1043.jpg[/img] 06、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1139.jpg[/img] 07、广告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1233.jpg[/img] 08、三个女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1312.jpg[/img] 09、玩耍的孩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9/11/000101,20070119211352.jpg[/img] 10、麦当劳

Posted in 扫街 | Leave a comment

流行歌曲

在一个音乐网站上看到"2006一百首好歌"的帖子,把它转过来。这里面的歌,对于我太多生疏。听得最熟的,大概是陶哲的《今天你要嫁给我》与周杰伦的《听妈妈的话》,都是在农民的车上听的,旅途寂寞,反来复去,听这两首歌,听得快会唱了。今晚我点开《今天你要嫁给我》,就想到我们五人那次是去楠溪江流域的古村,农民开着车,在仿佛无穷尽的高速公路上,我听着这首曲子轮回地播出。两边的秋色在我渐远的年华里纷纷掠过。 同时,也因为反复听了《听妈妈的话》,我才感到周杰伦的不简单。他的《菊花台》,应该是前几天看“黄金甲”时才好好听了一下。 我可能还熟悉里面别的歌,但不知道歌名,一定要等听到了,才会恍然大悟地说,哦,这歌我听到过的呀! 懒得对自己说,老了。 如果单从好听的角度而言,这100首歌里面,肯定会有一首或几首的。 有空的时候,无聊的时候,试着点上一首。 专集:06年好歌打尽TOP100 歌手:合辑其它 发行时间:2006年12月12日 地址:http://www.k111.com/musiclist/k111_13703.htm 1.千里之外(周杰伦)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2.htm 2.求佛(誓言)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3.htm 3.死了都要爱(信乐团)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4.htm 4.离歌(信乐团)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5.htm 5.不怕不怕(郭美美)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6.htm 6.香水有毒(胡杨林)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7.htm 7.隐形的翅膀 (电音REMIX版)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8.htm 8.今天你要嫁给(陶喆/蔡依林)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09.htm 9.菊花台(周杰伦)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10.htm 10.听妈妈的话(周杰伦)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11.htm 11.大城小爱(王力宏)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12.htm 12.将军令(吴克群)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13.htm 13.狼爱上羊(汤潮)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14.htm 14.亲亲(梁静茹) http://www.k111.com/musiclist/10/7287/k111_186815.htm 15.QQ爱(s.w.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娱乐 | 1 Comment

莫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5/11/000101,20070115204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5/11/000101,200701152044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5/11/000101,200701152052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15/11/000101,2007011520554.jpg[/img] 莫枝,老一点的人叫"莫枝堰",东钱湖边,一个嘈杂的小镇。如果每天一大早,就兴之所致来到一个雾气缭绕的小镇,挑一位年老的人道声早安;走进它的小街,农贸市场,坐在小粥摊边,喝上一碗热腾腾的白粥(过一小碟榨菜),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并消失在自己的城市。如果每天一大早,我像个梦游者一般走进这个小镇,我就会觉得我的生活多了一份虚无与好笑。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