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7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这几天,生活像是失去了目标,过着的,只是一段一段散乱的日子。 晚上仍然看碟打发时间。 这是一部苏联电视连续剧,好几年前曾在央视零碎地看到过,一直记在心里。去年,在“布衣在线”下载了这部片子的主题曲。春节前,又在城隍庙音像店买到DVD。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题目也引人。内容是反映二战末期(1945年春季),苏联碟报员施季尔里茨在德军最高统帅部,进行间谍活动的惊险故事。黑白的画面,与法西斯的斗智斗勇,把我带回到充满理想与青春的英雄年代。不是鄙视咱们的电视节目,这部1973年的苏联作品,远胜于现在我们的同类作品。它没有漫画化、脸谱化,情节真实可信,难能可贵的是,剧中始终流淌着一种让我舒坦的艺术(也可称为小资的)气息。我始终不明白,同是专人比黄花瘦制国家,苏联拍的电影的艺术与现实的价值,就是远远高于中国,比如他们在六七十年代就拍摄出了充满质疑的《伊万的童年》、《女政委》、《第四十一个》、《雁南飞》等许多出类拔萃、在国际上极具影响的影片。我只能说,是苏联的艺术家更具有勇气、良知和人性。

Posted in 娱乐 | 7 Comments

春节看碟小结

春节过去了,今天上班第一天,弱弱的。同事们陆续到来,看上去,都象是大梦初醒。 这个春节,我没走出过宁波。 前天晴朗,得知月湖桃红柳绿、春光明媚,心向往之,却终于没挪动。 探访亲戚以后,在家呆了两天。懒散的日子,云一般飘走了。 看了几片碟。 《德黑兰43年》:摄于1980年,苏法瑞三国合拍。故事的大背景,放在1943年的德黑兰,纳粹欲刺杀在此会晤的罗斯福、邱吉尔、斯大林三巨头。我开始以为这是一部惊险电影,随着情节的展开,才明白爱情是主线。苏联红军侦察员安德烈在侦察过程中,认识了美女翻译玛丽,并一起揭露了刺杀阴谋,谁料35年以后,新纳粹又谋杀了玛丽。 很早时候,这部电影曾以录像带的形式在电影爱好者中间流传,我是慕名而看。确实,此片拍得比较凝重,对爱情的描写显得含蓄而有力,区别于普通的娱乐片,但还算不上经典。具有清真教风格的德黑老古老街巷,为本片添上遥远而神秘的色彩。导演与主要演员均为俄罗斯人,因而有浓郁的苏联电影风格,幸好三国合拍,政治倾向不浓。舒缓、深情的配乐是电影的一大亮色,法文主题歌《让爱情长留人间》曾传唱一时,现在听来,不过如此。 《007系列之皇家赌场》:邦德确实不同于他的前一任,他一脸横肉,心狠手辣,更像个职业杀手。据说,这是符合导演要求的,因为本片是邦德第一次执行任务,还没学会绅士,在对待女人上,他也动起了真情,而不是以后那个逢场作戏的邦德。邦德的眼睛湛蓝,身材剽悍,发音美妙,电影中的俩美女先后被其吸引,可惜又先后死于非命。 皇家赌场保持了007电影的一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