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7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这几天,生活像是失去了目标,过着的,只是一段一段散乱的日子。 晚上仍然看碟打发时间。 这是一部苏联电视连续剧,好几年前曾在央视零碎地看到过,一直记在心里。去年,在“布衣在线”下载了这部片子的主题曲。春节前,又在城隍庙音像店买到DVD。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题目也引人。内容是反映二战末期(1945年春季),苏联碟报员施季尔里茨在德军最高统帅部,进行间谍活动的惊险故事。黑白的画面,与法西斯的斗智斗勇,把我带回到充满理想与青春的英雄年代。不是鄙视咱们的电视节目,这部1973年的苏联作品,远胜于现在我们的同类作品。它没有漫画化、脸谱化,情节真实可信,难能可贵的是,剧中始终流淌着一种让我舒坦的艺术(也可称为小资的)气息。我始终不明白,同是专人比黄花瘦制国家,苏联拍的电影的艺术与现实的价值,就是远远高于中国,比如他们在六七十年代就拍摄出了充满质疑的《伊万的童年》、《女政委》、《第四十一个》、《雁南飞》等许多出类拔萃、在国际上极具影响的影片。我只能说,是苏联的艺术家更具有勇气、良知和人性。

Posted in 娱乐 | 7 Comments

春节看碟小结

春节过去了,今天上班第一天,弱弱的。同事们陆续到来,看上去,都象是大梦初醒。 这个春节,我没走出过宁波。 前天晴朗,得知月湖桃红柳绿、春光明媚,心向往之,却终于没挪动。 探访亲戚以后,在家呆了两天。懒散的日子,云一般飘走了。 看了几片碟。 《德黑兰43年》:摄于1980年,苏法瑞三国合拍。故事的大背景,放在1943年的德黑兰,纳粹欲刺杀在此会晤的罗斯福、邱吉尔、斯大林三巨头。我开始以为这是一部惊险电影,随着情节的展开,才明白爱情是主线。苏联红军侦察员安德烈在侦察过程中,认识了美女翻译玛丽,并一起揭露了刺杀阴谋,谁料35年以后,新纳粹又谋杀了玛丽。 很早时候,这部电影曾以录像带的形式在电影爱好者中间流传,我是慕名而看。确实,此片拍得比较凝重,对爱情的描写显得含蓄而有力,区别于普通的娱乐片,但还算不上经典。具有清真教风格的德黑老古老街巷,为本片添上遥远而神秘的色彩。导演与主要演员均为俄罗斯人,因而有浓郁的苏联电影风格,幸好三国合拍,政治倾向不浓。舒缓、深情的配乐是电影的一大亮色,法文主题歌《让爱情长留人间》曾传唱一时,现在听来,不过如此。 《007系列之皇家赌场》:邦德确实不同于他的前一任,他一脸横肉,心狠手辣,更像个职业杀手。据说,这是符合导演要求的,因为本片是邦德第一次执行任务,还没学会绅士,在对待女人上,他也动起了真情,而不是以后那个逢场作戏的邦德。邦德的眼睛湛蓝,身材剽悍,发音美妙,电影中的俩美女先后被其吸引,可惜又先后死于非命。 皇家赌场保持了007电影的一贯水准,尽管没想象中精彩。最幽默的地方,是炸飞机的坏蛋自以为阴谋得逞,在他得意地摁下遥控引爆的一刹那,才发觉那炸弹已被邦德系在自己的腰带上,他已来不及取下了。 《酋山节考》:日,摄于1983年。在日本一个终年积雪的边远小山村,有个传统,老人活到七十岁,就要到村外的酋山上等死,有个叫阿玲婆的老女人到了这一天,尽管她身体很棒,但她从容面对。电影讲的,就是阿玲婆上酋山前后村里发生的故事。某人偷了村民的许多庄稼,全家要被活埋,阿玲婆表示支持,并故意叫自己的孙媳妇回娘家,结果孙媳妇也一起被埋;傻根体臭一直得不到女人要发疯,阿玲婆劝说自己的大媳妇去陪一夜被拒后,又成功动员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老妇,让傻根享受了一夜性事。终于,那一天来了,阿玲婆被儿子背到了很高的酋山上。儿子返回了,阿玲婆坐在骷髅之际念佛等死,此时下起了大雪。 电影的风格冷静,客观,纪实一般。惟其在沉寂的情节展开中,更让人震惊地体会日本民族对待生存、性、死亡的基本态度。影片获1983年戛纳金棕榈大奖。 《启示》:美,摄于2006年。讲的是古代玛雅帝国的故事。一个青年人被统治者追杀,历尽惊险,最终逃脱魔爪,并与妻儿团圆。电影的卖点在于渲染玛雅人的血腥与暴力,同时衬映出和平的可贵。冷兵器时代的残酷过程,更甚于现代人一瞬间的被毁灭。导演梅尔吉布森,他前年的作品《耶稣受难》,同样的血腥,大赚美钞。本片在北美上映后,票房仍然不俗。全片用印第安语对白,别具效果。 喜欢看惊险片的,本片不会让你失望。

Posted in 娱乐 | Leave a comment

外公外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7/000101,2007022312382.jpg[/img] 正月初二,为外公外婆摄(外公婚后就出门去上海谋生/直至2003年返故里养老/那只往日陪伴外公奔波的手提箱/而今落满尘埃)。 外公外婆1936年结婚,这一年外婆21岁,外公20岁。 2007年,外公91岁,外婆92岁。 外公家在鄞州瞻岐镇合岙卢一村,独子。其父卢一舸先生,秀才,善中医。外婆是同镇的岐西村人,其父杨霁园先生,诸生,学问深厚,有著作多种,因终生隐居故里,被康有为称之为“杨隐学”。卢杨两家,原本世交,外公少年时又至杨先生处求学,因而又与外婆兼有同窗之谊。他们最终结为连理,可谓水到渠成。 今年是他们结婚70周年。他们是顽强的人。岁月漫漫,他们一生战胜了无数敌人,而最伟大的胜利,就是相守着他们相依为命的婚姻。 去年,卢一村改建了一座桥梁,开通时,要请外公外婆携全家“开光”,因为他们是方圆数十里村子内,福气最好的一对。 外公外婆育有一女三子。我妈妈是老大,妈妈今年69岁了,最小的舅舅也59岁。 初四那天,外婆家喜气洋洋,他们的几个子女率各自的家人从不同的地方赶来(最远的是杭州安家的大舅舅家),欢聚在俩位老人膝下,同祝他们长命百岁! 儿辈,孙辈,玄孙辈共20多人。 四世同堂的宏大场面,令我唏嘘。外婆同样感慨不已。她老人家安纳不住自己的情绪,拍全家福以后,赋诗一首《题团栾四世合影硕照》: 天于春节意偏优, 五色连朝放不收。 丽日明朗依序座, 龙工奇巧对名流。 儿孙四世披诗册, 祖祢九旬博酒筹。 野宅柴扉存礼族, 祭余糯饼实香柔。 ——丁亥元月四日,四世同轩,一叙天伦之乐。九十又二杨缄斋稿,并书于新屋以志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7/000101,20070223124344.jpg[/img] 外婆《题团栾四世合影硕照》手迹 外公退休前的职业为中医,外婆则一直在家养儿育女。 今年春节,外公看上去比去年春节要健康。他走路已不方便,聋也很背,脑筋却清爽。每天作画、吟诗自乐。 外婆的体格则与去年差不多,只是腰又弯下去一点了。 他们请了保姆。 更让外公外婆放心的是,我二舅就住在他们的旁边,一应事宜,俱有二舅及舅妈照应。 再贴几张外公外婆的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7/000101,2007022313557.jpg[/img] 正月初二下午,走进外婆家,就见到外公在作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7/000101,2007022313659.jpg[/img] 画完后,外公独自坐在椅子上。此时,小辈们都在外面院子里闲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7/000101,2007022313845.jpg[/img] 外公刚画成的牡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7/000101,20070223131116.jpg[/img] 外婆

Posted in 图志 | 2 Comments

正月里

今天正月初三,几天没上博,看到了朋友们的新留言,很感谢熟悉与不熟悉朋友对我的新年祝福。 走了几天亲戚。昨天上午出人意料地有太阳,坐在河西村一个花草摇曳的院子里,泡一杯茶。千千与几个孩子在玩;厨房里,女人在聊天。另一间,传出电视的声音。院子外面的田畈上,没有一个人。我这时唯一专心做的事,就是喝茶。一杯喝完了,再续上一杯。心里澄清,就像杯子里的绿茶。 收到一朋友短信:“出太阳真好,气象不灵”。不禁一笑。看来也在晒着太阳呢。 喝到第三杯,弟弟来电话:“过来了吗?”说好中午去弟弟家吃饭的,他来提醒了。 有个弟弟的感觉,就跟冬天里有阳光的感觉。 十点多,一家三口去弟弟家。 门外,提着礼物走亲戚的人许多。千千与我肩并肩走着,长到1米62了。她像颗玉米,仿佛一夜之际就窜得高高的。 老婆说,千千的脸,比夏天白。 弟弟是个食客。每年春节,他家桌上的菜总是很精致、清爽,并且往往有些出人意料的菜搬上来。这次,他的一盆毛芋艿蘸蟹酱让人印象深刻,这芋艿产自当地某个小山村,在咸祥一带声誉卓著,入口糯,软,香,固然非一般毛芋艿可比;蘸芋艿的蟹酱,更是弟弟自制(制蟹酱的程序复杂,拟另文介绍),十分可口。如此相得益彰,使一盆再也寻常不过的家常菜,变得不简单起来。另有一盆苔菜(我们叫"苔生",家常菜),用咸菜露腌制,清香鲜嫩,爽滑,内敛,地道。在油腻腻的生猛的节日,吃到这样的菜,大有神清气爽之意。 餐桌上,就是四位大人说话。丁丁与千千沉默着吃。曾几何时,吃饭时最烦的是他们。丁丁十五了,比千千大一岁,理着个神气的小平头,看上去比千千成熟许多。看他的少言寡语,我想到,少年人的孤独,原来就是像他那样的。

Posted in 作文 | Leave a comment

又是一年芳草绿,依然十里杏花红。 今天除夕,在办公室写下这付春联。除旧迎新之际,谨祝各位朋友、同仁及所有的访客,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诚挚感谢大家一年来对我的关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7/7/000101,2007021713251.jpg[/img]

Posted in 书法 | Leave a comment

腊月廿九,偶尔的感动

年味应该从今天开始浓起来,就像窗外的雨滴,不知不觉中,心被浸染。听着远处传来的鞭炮声,暗生时光流逝的感慨。 要了结的事,基本了结。下午,坐在办公室,无所事事。鞭炮声一阵阵传来。 站在窗口,看看天空,雨停了。甬江大桥以外,白雾茫茫。 走到楼下,人流拥挤。都是买年货的人了。 走过麦当劳门口,被一阵音乐吸引,回过头,看到一麦当劳小姐带着N个小朋友,正随音乐跳舞。 伴奏的音乐叫《踏浪》:“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地走过来,请你们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那样亲切的旋律。 麦当劳小姐的舞姿简单,却非常美,就像一片小小云朵的飘动。 我在远处,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看跳舞。 她在摆动,柔软地,欢快地。 泪水忽然涌上眼眶了……我不知道,这舞姿为什么会让我有泪水。 麦当劳门口人来人往,没有人会在意一个老男人的站立。 更没有人知道这个老男人眼里的泪水。

Posted in 作文 | Leave a comment

陶公山

上周日,上午在大嵩廿四市,下午到东钱湖与桨人等会合,拍了陶公山。 到东钱湖,其实很想去湖心的二灵山。为什么很想?缘于去年看到的诗《二灵山房》(作者胡彤父,清末): 孤塔荒凉云去留, 数间与佛作绸缪。 老尼白发湖光冷, 送客门前十里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651.jpg[/img] 01 陶公山,古老的村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79.jpg[/img] 02 门前就是东钱湖。东钱湖的水质比前几年要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728.jpg[/img] 03 窗前吊着鳗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920.jpg[/img] 04 沿着这条街,可走遍五里长的陶公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1719.jpg[/img] 05 丙戌岁末,自拍留影(有时候我观察天上的浮云/一层又一层/要淋湿一个省/我的云却又小又单薄/努力控制着自己/不打湿一张/又孤单又瘦削的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841.jpg[/img] 06 一群孩子,不想面对镜头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94.jpg[/img] 07 她一个人吹泡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755.jpg[/img] 08 落满灰尘的渔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933.jpg[/img] 09 世居陶公山的老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103.jpg[/img] 10 搓麻将的声音,只会使村子更安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1020.jpg[/img] 11 好奇的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5/7/000101,20070215131042.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Leave a comment

朋友们的照

2月10日,阿达请客,江南春酒店。陆续到了以李建树为首的诸多好汉,尤其以上世纪80年代一起写诗的几位诗人为主打,因而荣荣在酒席上感叹:“你们见证了我的青春。” 本来,长城兄也在邀请之列,只由于身体原因缺席。席间,我们共同举杯,祝愿长城安泰! 用餐完毕,部分人又到"钱塘茶人"喝茶,遇到了天涯、乐建中等另一拨朋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3/10/000101,20070213182652.jpg[/img] 阿达(沉寂啊沉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3128.jpg[/img] 和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1020.jpg[/img] 大方(10日刚皈依佛门,法号耀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6/000101,20070214113944.jpg[/img] 李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1446.jpg[/img] 檀传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171.jpg[/img] 檀传才的老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1735.jpg[/img] 王志星(席间,志星展示了余秋雨为他企业“甬江源”的题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6/000101,20070214113231.jpg[/img] 西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2350.jpg[/img] 钱文华(刚接任《古镇慈城》的主编)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2514.jpg[/img] 老剑(脸像岩石,心似秋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932.jpg[/img] 陈翼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6/000101,20070214112314.jpg[/img] 田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335.jpg[/img] 成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6/000101,20070214112346.jpg[/img] 乐建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4/5/000101,200702149347.jpg[/img] 在江南春酒店的合影(荣荣旁边的空位置,为我留着)

Posted in 图志 | 4 Comments

十二月廿四的大嵩

大嵩原为一个乡,离我老家十里路。农历十二月廿四是大嵩的集市,俗称“廿四市”,形成于明代,历史上的廿四市,四方辐辏,场面壮观,在宁波东乡极富影响。现在虽趋式微,然作为一个传统的集市,毕竟难能可贵地保存了下来。今年的廿四市,公历是2月11日,刚好星期日,我独自去了大嵩。可惜我走到时快中午,接近散市。 上次逛廿四市约为1991年,当时我住在咸祥。再上次,没有记忆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24614.jpg[/img] 01、卖乐器的人,会引起我的好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25046.jpg[/img] 02、调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25350.jpg[/img] 03、小巷里也摆着摊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25510.jpg[/img] 04、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25550.jpg[/img] 05、挑鸡。这对老人来自十多里外的咸祥镇里蔡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25834.jpg[/img] 06、老夫妻又买下一只鸭子。大爷说,他们也没啥牙齿,但过年了,鸡呀鸭呀总得买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258.jpg[/img] 07、兄妹。他们是来自安徽民工的小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627.jpg[/img] 08、苹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959.jpg[/img] 09、这些漂亮的荷包,都是这位女孩用纸做出来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1141.jpg[/img] 10、简陋的午餐。这时市日基本散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1418.jpg[/img] 11、于是我走进了大嵩的老街。看到这两位老人,我想到“相濡以沫”这个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1727.jpg[/img] 12、老街情景。从前,赶集地点就在老街(城隍庙的四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2225.jpg[/img] 13、大嵩地处海滨,屡遭倭寇骚扰。明洪武年间汤和奉命建城。守城兵卒直至清末撤去。城墙最终毀于1970年代。这位82岁的老妪,阅尽大嵩的沧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2750.jpg[/img] 14、大嵩的孩子,多是古代守城兵士的后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2933.jpg[/img] 15、原大嵩乡政府旧址,我曾在这里工作了一年。走进这个院子,怀旧的情绪不由自主地袭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2/12/000101,20070212233228.jpg[/img] 16、在大嵩工作时,我写过《小城大嵩》的散文刊在宁波日报上。陌生人,请不要那样凶地盯着我,我是热爱大嵩的。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Leave a comment

城市拍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2031.jpg[/img] 01 天一广场(喜欢她头发上的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2150.jpg[/img] 02 公共汽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2433.jpg[/img] 03 解放南路的公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2549.jpg[/img] 04 江厦桥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2639.jpg[/img] 05 新银泰门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2925.jpg[/img] 06 中山西路(拜托,大姐别上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3235.jpg[/img] 07 天一广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348.jpg[/img] 08 中国银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362.jpg[/img] 09 开明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3638.jpg[/img] 10 开明街,棉花糖。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411.jpg[/img] 11 开明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353.jpg[/img] 12 城隍庙步行街(鼻涕虫,你是否跟我一样,从小梦想当兵)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4340.jpg[/img] 13 城隍庙,大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0/9/000101,20070210164432.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扫街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