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7

樱花

今天下班,去了海曙公园看樱花。 已记不清上次去海曙公园是什么年代了。 到公园,稍稍往里走,猛地看到一群樱花盛开,大概有20几株吧。白色的樱花,如云似霞。若干游园的人或坐或走在树下。 置身其间,才恍惚感到,现在正是好春。 樱花的确好看。但说到樱花,心里总是不大踏实,谁叫它是日本国花了?纯粹的观赏,也会莫名地掺上政治的痕迹,这让我有一刹那的悲哀。 为此,我特地去查樱花到底起源于哪。1979年版《辞海》的解释,樱花产于“中国与日本”。而百度的资料称,日本国内樱花权威著作《樱大鉴》说,日本樱花最早是从中国的喜马拉雅山脉传过去的。 这样说来,日本并非樱花的原产地。 可查到了这样一个结果,又能怎样呢?心底的一缕疙瘩隐隐还在。 还是隐忍吧,就事论是地说花吧。 当我在海曙公园的樱花树下拍照,花瓣不断地飘在头上。一边开一边落是樱花的特点,它不像有些花要到枯萎了才肯落下。飘落的樱花都挺新鲜挺干净。资料上说,樱花的花期只有短短七天,一树樱花从全开到全落,为期十六天。 欲赏樱花的朋友,要趁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9/11/000101,200703292173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9/11/000101,20070329219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9/11/000101,2007032921135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9/11/000101,20070329211459.jpg[/img]

Posted in 扫街 | 6 Comments

今天的落叶

一早上班,经过曙光路,看到地上落满树叶。这是樟树的叶子,每年三月,樟树长新叶,老叶子稍经风吹,纷纷飘落。抽出新叶后,不管多老的樟树,满眼是亮色;每当经过樟树底下,芬芳好闻——那时,我总会想到已故沈鲁乡老师的一句话来:三月樟树美如花。 樟树的落叶也是漂亮的,或者说它们曾经漂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8/6/000101,20070328104945.jpg[/img]

Posted in 扫街 | 10 Comments

三月看碟

万物复苏的三月,多风又多雨。这是个残酷的季节。在许多个暗香弥漫的夜晚,我关在自己的书房里,长吁短叹,把片子一碟一碟地塞入机子。光斑闪烁的屏幕,让人欲罢不能。某些碟一口气看完,有些看了一会就换掉。灯光黯淡里的电影,有我的烦躁与宁静,有我的过去与将来。 《汉江怪物》:韩国,2006年摄。韩国电影史上最卖座的电影。故事发生在后冷战时代,驻韩美军基地把受染的甲醛倒入汉江,从而产生一只巨大的怪物袭击人类。在汉江边开小卖部的康斗一家深受其害,他女儿与父亲分别被怪物害死。最后,怪物被康斗及其弟弟、妹妹三人合力杀死。 描写怪物攻击人类的电影不少见,这部电影能技惊四座,最主要的是借怪物之形,反应了当今韩国的社会形态,及民众的心境,比如片中的反美情绪。对政府冷漠无能的刻划,影片也是不吝笔墨。这样一来,康斗一家的亲情、勇敢,显得格外温馨。近年来韩国电影上升势头很快,这与他们开放的大环境有关。看看咱们那些大牌导演拍的所谓大片,都是些云里雾里的故事罢了。 《窃听风暴》:德国,2006年摄。同样是对一个政府的抨击,这里却是痛打落水狗了。这是一部凝重的电影,冷峻的基调贯穿全片。前东德秘密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对文艺家进行秘密监瑞脑消金兽听。部长在汽车上强奸文艺家的妻子,一有不从,就要把人家抹杀。幸好,让人窒息的国家里,出现了一道人性的光亮,他就是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中尉,在对文艺家的监瑞脑消金兽听中,中尉转变了立场。 影片所展示的是一个已垮掉政府的黑暗,导演在尽可能地深入与鞭挞它。但对黑暗原委的表达,说服力不强,好象这一切的发生,皆是因为掌控大权的部长的道德沦丧。影片能获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大多是因为其中的政治意义,要知学院历来是好这一口的。如果仅从好看的角度来说,瞄一遍足够。 《无间行者》:美国,2006年摄。早时看过一次。斩获奥斯卡大获后,又买了好版本的DVD温习。曾倾心于港版《无间道》,它文艺片的气质,透露出追求完美的决心。在美版没有出来之前,我以为无间道观止矣!但相比港版,我无疑于更喜爱《无间行者》,它的肆无忌惮,更贴切于黑帮片的惊心与残酷,让人看了直呼过瘾。同一个主题,却可以拍成完全不同的风格,由此我再一次认识到导演对影片决定性的作用。爱着港版的人,会觉得这是老美的蹩脚模仿,但我还是要说,拍黑帮片,刘伟强诸人是斗不过西科塞斯的。 《七武士》:日本,1954年摄。战国时期,七位武士义薄云天,应邀保卫农庄、勇战土匪。久仰黑泽明大名,老早买了这部片子,却搁着没看(罪过)。前两天从箱底掏出来,片子已落满灰尘。一口气看完,没啥说的!好电影就是这样,拂去灰尘,人道的光辉依然耀眼地从久远的时间深处照过来。在黑泽明电影中,无论是可看性还是思想性,本片遮几可推第一。好莱坞1960年翻拍的《七侠荡寇志》,我老早看过,不乏精彩处,及至看过原版,我不得不承认,《七武士》才是部伟大的电影! 《人类之子》:英/美,2006年摄。科幻背景的惊悚片。根据詹姆斯夫人1933年写成的同名小说改编。2027年,人类失去了生育能力,绝望之下,伦敦陷入混乱,执政者用最恶劣的手段管辖民众。男主角西奥多保护世上唯一妊娠的某女子,历尽艰险,护送她到了目的地,自己受伤死去。 把《人类之子》评为2006最好看的电影之一,不失为过。它标榜的是科幻片,反映的却是诸如移民、恐怖、城市的杀戮等现实中常见的问题。关注生命的主题,的确非常严肃,但导演却用追捕的样式来展开情节,因而可看性很强。其中大街上英军与抵抗者之际对战的一段,用长镜头一气拍成,极具震憾力,可称为经典。 这是导演阿方索拍完《哈利.波特》后第一部面世的电影,影片显示出他对画面、色调、角度及掌控情节方面的非凡功力。

Posted in 娱乐 | 2 Comments

徐秉潮的意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3/9/000101,2007032317253.jpg[/img] 徐秉潮今年60岁,住鄞州区横溪镇禄广桥村沙子5号。 50岁那年,他在家擦二楼的玻璃窗,不慎摔了下去,造成终生瘫痪。自此,他想坐都无法坐,这个强壮的汉子,只好气馁地卧在床上。 一天到晚卧在床上,又能做什么事?他在床头放了一个电视,看电视。 一看就是五年。 瘫痪第五年的某个夜晚,他忽然落泪,异常地心痛。不是为了自己的残疾,而是为了落下残疾后,自己的状态。难道就是没日没夜看电视?余下的光阴,难道就是这样的消磨过? 他想起爷爷了。爷爷叫徐珍,职业中医,曾在老家东钱湖主持祖上传下来的“万龄堂”诊所,以中医妇科与少儿科名扬一方。万龄堂在解放后才歇业,他爷爷被逼改作别的行业。 爷爷曾在徐秉潮的日记本上题词,要求秉潮长大后必读三本书:《本草纲目》、《叶天士临床》、《周易》。 徐秉潮决心要读书了!从《周易》开始。 他读过两年高中,1967年从鄞县邱隘中学毕业,但他读不懂《周易》。周易确实是难懂的,它无易于一部天书。 于是,徐秉潮借助词典及参考资料,一页一页读起来。 他床头的电视机拆掉了。 读书的同时,他开始酝酿写作。 瘫痪前,他的职业是本地“横溪饭店”厨师,持有三级厨师证。20多年的厨师生涯,使他闭着眼都能想到他所熟悉的菜谱来。 他要写出他的烹调技艺。 花了三年时间,8万余字的《宁波家常菜吃法》写成了! 宁波出版社认为,这本书非常有宁波菜的特色,特别是一些流传于民间的菜谱,作者也加以归纳整理,使宁波菜更呈现出多姿态与系统化。 鄞州区殘联与横溪镇政府将共同资助《宁波家常菜吃法》的出版。 徐秉潮又尝试写小说。 16万字的《鬼精灵》,是一部自传体的长篇小说,已五易其稿。 他还计划写《解读天书》。 他在自学中医,他说,我们家是中医世家,祖父以上是四代中医。中医事业不能到我一代就断了。 徐秉潮床头堆着的书籍中,有关中医的占了相当一部分。祖父整理的祖传秘方手稿,他隔三差五总要拿出来看一看。 3月20,鄞州区文联副主人比黄花瘦席、作家徐剑飞;鄞州区《梁祝》杂志责任编辑、诗人成风,加上我,一同去横溪看望了徐秉潮,带去了一大包图书,及邀请他加入鄞州区作家协会的申请表。 徐秉潮的家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他床头靠着南窗。 一缕柔和的光,洒在他的脸上 徐秉潮已在床上躺了整整十年。但看上去,仍然健壮。目光炯炯的双眼里,闪耀着年轻人的光彩。 只是他的耳有点背,因而,他讲起话时声音重重的。 当我们站在二楼他的床边,他清秀的妻子一直默默陪在一边。 他妻子说,他白天看书,晚上写作。许多时候,她一觉醒来,对面他床上的灯还亮着,他还在背靠垫子,奋笔疾书。 他用过的一次性水笔,收拾在一个箱子里。看着那上百支水笔,我不由得想到古代“笔冢”的故事来。 当身体被摧残后,唯一能支撑自己的,唯一能让自己活得有意义的,就是不屈的心了。

Posted in 作文 | 10 Comments

一心三意

今天上午,一心三意在寓舍亲切接见了以杨世华为团长的四明商会代表团。当代表团一行五人到达时,三意同志一一与大家亲切握手。三意看上去脸色红润,神采奕奕,声音洪亮,一点看不出是病后初愈的样子。 三意说,谢谢筒子们的记挂,关心。手术后经过再次复查,确诊身体正常,医嘱要休息三个月。当三个月后,他将重出江湖,继续为建设和谐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杨世华团长对三意逐渐恢复的身体表示了极大的欣慰,他并代表三意所有的粉丝,向三意表示由衷的祝福! 代表团工作人员青衫客,趁机摄下了愉悦中的一心三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2/9/000101,20070322174742.jpg[/img]

Posted in 图志 | 7 Comments

老贝家打铁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11/000101,200703182114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11/000101,2007031821143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11/000101,20070318211530.jpg[/img] 老贝家打铁店,就在奉化林家桃园的山脚下。这家打铁店应该开了好多年了。当我们那天准备从林家桃园返回时,被店主打铁的样子吸引,逗留了一会,店主开始不让照相,他说照他的人太多,又有什么意思。稍后进来一个本地男人,见我们想拍而又不能,顿生恻隐之心,男人说,让人家照照嘛,只是以后你们要买桃子,就问铁匠来买好了。我们说好好。这样就开始拍摄。 临走,铁匠交给我一张名片,才知铁匠名叫王照海,“老贝家打铁店”为店名,王师傅兼顾着林家桃子批发市场的业务。为感谢他让我们拍摄,按他名片上的提示,为他做一次水蜜桃推销的免费广告:“林家水蜜桃历届评比宁波市金奖。地址:林家桃子批发市场(代收、销、包装、运输)天下第一桃园旁。热线电话0574—88834754 手机13819894167”。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Leave a comment

林家桃园

昨天下午,去了奉化林家桃园,看桃花。 以往的春天,曾经去过。林家桃园号称万亩桃园,确实壮观,满山满坡都是桃树。如果有雾的天气,远处坡上若隐若现的桃花,会象红云片片。当地出产的水蜜桃历史长,名气大,因而桃园的形成,非一朝一夕之事。 记得03年春与袁枫他们第一次去,游客三三两两。零星的林家村人,肩荷锄头,在桃花下巡俊,倘若在小路上相遇,荷锄的男人会冲我们笑笑说,当桃子上市了,来买点去吧。 今年去,当门已设了一个售票处,还放着一个大汽球,仅一个,看上去很旧,孤零零的飘在不怎么高的上方。 售票处非一般的间陋。卫门憨厚地微笑,说票价每张25元。今年刚开始收的门票,他似乎有点羞涩。 我们哆嗦着掏出某某证,门卫说可以可以,但要登记一下。我拿起笔,签下某某等。五人,共省下125元。 明年,估计收票先生的态度会理直气壮了。 进门,近距离观察桃花。花开得很好,但还不是最盛开的花季。 山上风冷,气候也不佳,仍有许多游客到来。 林家桃园的名气果然越来越大。 听到闹哄哄的喇叭声从山上传来,声音很高,却很破,特别是低音部分,混浊不堪,闻之让人肚子痛。放的歌曲,是蒋大伟唱的“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这首歌曾很红,蒋老师也红得发紫。现在蒋老师不知所终,他的歌,却仍在林家桃园高吭回响。正在纳闷:明明眼前是桃花,怎么唱的是“啊牡丹”。幸好,唱了一会,放唱片的可能意识到是个失误,换了一张《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换唱盘的间隙,喇叭里传出吱吱嘎嘎的噪声。 听到唱起了“在那桃花……”,气稍顺。但象这样的喇叭,真的不能用来放音乐。怀疑此喇叭是“文瑞脑消金兽革”时期的遗物。 满山遍野的桃花们的梦,让那个喇叭给毁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1232.jpg[/img] 1、桃花盛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1514.jpg[/img] 2、好开心!她们是萧王庙中学初一学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1946.jpg[/img] 3、桃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1336.jpg[/img] 4、赏花的游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2022.jpg[/img] 5、远处的房子,就是林家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2543.jpg[/img] 6、林家村口,跑动的孩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2448.jpg[/img] 7、老墙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8/7/000101,2007031813276.jpg[/img] 8、春天花会开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11 Comments

继续下雨

如果在雨天遇到高兴事,不见得真的会那样高兴;如果雨天遇到的是烦心事,则点点雨丝都是愁。 下午外出了一趟。走在街上的人们,脸都木木的。是否雨水浇灭了人们的热情。 等公交车时,往车上拍了两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6/9/000101,2007031616262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6/9/000101,20070316164849.jpg[/img]

Posted in 扫街 | 9 Comments

今天的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5/6/000101,20070315114313.jpg[/im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城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4/12/000101,2007031423257.jpg[/img] 露天咖啡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4/12/000101,2007031423338.jpg[/img] 星巴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4/12/000101,200703142356.jpg[/img] 楼梯口的夕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4/12/000101,2007031423125.jpg[/img] 橱窗

Posted in 扫街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