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7

卢宅村

卢宅,在东阳城区,一座宏大、严谨的古宅第,主人为雅溪卢氏,累经明清两代不断兴建,终于成为一座大观园式的天下名宅。卢宅占地500多亩,庭院深深,望之森然。那天少游客,偌大的卢宅(门票50元),只是我们五个人。在卢宅,我只愿作个纯粹的旅游者,因我最怕拍摄空荡荡的又连绵不绝的老房子。 雅溪卢氏,南宋时从河南迁入,“诗礼传家,科第绵延,明清两朝,登进士8人,中举8人,置身宦林120余人,为婺州望族”。卢宅所在的地方,已成为卢宅村。 敝人也姓卢,好想沾点光,只是查不到四明卢氏与雅溪卢氏的渊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30/6/000101,20070530111316.jpg[/img] 01、古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9/12/000101,20070529232616.jpg[/img] 02、哭泣的女孩(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祝愿天下孩子都开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9/12/000101,20070529232653.jpg[/img] 03、牌坊下的营生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Leave a comment

黑白的佛堂

乍听到佛堂,还以为就是个念佛的所在,而不是一个大镇名。及后查了资料,才知道地名源于一个传说:南朝,达摩云游义乌双林寺时,恰逢江水泛滥,遂投磬于江中救出百姓,后人在投磬处建“渡磬寺”,寺中有一楹联:“佛光透彩传万代,堂烛生辉照四方”。人们就以上下联的第一字,取地名为“佛堂”,延用至今。 清至民瑞脑消金兽国时期,佛堂得益于沿镇而过的义乌江,成了一方水运要道,繁荣一时,素有“小兰溪”之誉。据记载,上世纪50年代,佛堂码头上的茶馆还盛极一时。我们昨天在佛堂,行摄匆匆,无暇去寻觅江边的老码头;在狭长的老街,也没有看到茶馆的痕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028.jpg[/img] 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26.jpg[/img] 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15.jpg[/img] 0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47.jpg[/img] 0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219.jpg[/img] 05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317.jpg[/img] 0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345.jpg[/img] 07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428.jpg[/img] 08、我问理发师,写着沉默如金,是不是叫顾客少说话。他说,不是不是,只是他自己的座右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736.jpg[/img] 09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86.jpg[/img] 10、他们在一具光着的模特前,停下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938.jpg[/img] 11、孩子总是无忧无虑,即使在一个雨天。他们的大人在手工劳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00.jpg[/img] 1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032.jpg[/img] 13、女人往篮子上抹红漆(新娘子出嫁时用)。还看到过小店里摆着涂成彩色的花生。当地的俗习可从街上出售的商品中略知一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658.jpg[/img] 1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1738.jpg[/img] 15、见到我躲在街边偷玉枕纱厨拍,她笑了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2115.jpg[/img] 1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2158.jpg[/img] 17、我的三个 ** 在檐下躲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2313.jpg[/img] 18、昨天我们吃中饭的小饭店,店主把馄饨与千张合着煮,吃起来别有风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8/11/000101,2007052821286.jpg[/img] 19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9 Comments

佛堂的PP

今天一早,五 ** 去了义乌市佛堂镇。下午,顺路游览了另一名胜东阳市卢宅。佛堂毗邻义乌江,是个充满灵性与人情的古镇。整整一个上午,我们在佛堂长长的老街流连。中途下起了雨,雨中的老街更给人以淳厚之感。 先贴几张佛堂江边的风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7/12/000101,20070527232811.jpg[/img] 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7/12/000101,20070527233526.jpg[/img] 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7/12/000101,20070527232720.jpg[/img] 03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宁波太丰面粉厂遗址

距今七十年历史的宁波太丰面粉厂,去年10月开始拆除。宁波的一些 ** 闻讯,无不可惜,在它完全拆毁前,纷纷前去摄影,作为对宁波工业文明的纪念。我于上月的一个傍晚,来到宁波江东北路的面粉厂进行拍摄。镜头所表现的,更多的是我一份情绪的寄托,以及对已经逝去事物的怀念。 与文化遗产相比,宁波的工业遗产相当可怜,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宁波工业经济基础只有"三支半烟囱"("三支烟囱"指宁波和丰纱厂,永耀电力公司和太丰面粉厂;"半支烟囱"指通利源榨油厂)。因而可以说,这三支半烟囱是宁波工业文明的象征,弥足珍贵。 现在,随着太丰面粉厂的拆建,“三支半烟囱”的遗迹从此荡然无存。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2493.jpg[/img] 01、工业建筑,自有它的韵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25013.jpg[/img] 02、瓦砾之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25019.jpg[/img] 03、面粉厂紧靠甬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25126.jpg[/img] 04、从江北岸看面粉厂(这是另一天,下雨,我特地跑到对岸所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25527.jpg[/img] 05、这个烟囱,曾是城市的骄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25852.jpg[/img] 06、遗弃的椅子。谁曾坐过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014.jpg[/img] 07、一抹斜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146.jpg[/img] 08、如此正经的标语,现在成了讽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311.jpg[/img] 09、仓库里的一滩积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47.jpg[/img] 10、从前,坐在这里,可看到甬江大桥的全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53.jpg[/img] 11、城市的盛衰。关于它的盛,可以看到连篇累牍的赞扬。关于它的衰,只躲在人们的嘴巴里,躲在我博客的角落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100.jpg[/img] 12、一扇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1230.jpg[/img] 13、如果建筑会说话,那么在夕阳下,它会说什么?它是什么也不想说的。它选择了沉默。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5/12/000101,20070525231538.jpg[/img] 14、最后的光。

Posted in 扫街 | 3 Comments

半夜凉初透管的两张照,被打了红叉

今天下午发现,“城半夜凉初透管在杨柳街”的两张图,无法显示(别的图片则可正常显示);又从别人的链接进去可以观,所看到还是两个红叉。招谁惹谁了?见TMD鬼!

Posted in 扫街 | 3 Comments

半夜凉初透管在杨柳街

今天下午5点多,看到一些人在杨柳街(宁波江东区)围观,原来,是城半夜凉初透管联手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对小摊贩执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3/11/000101,20070523214815.jpg[/img] 强大的队伍,对“湖北 武汉 珍珍快餐”进行强制执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3/11/000101,20070523215046.jpg[/img] 快餐店主无望的抵抗。

Posted in 扫街 | 5 Comments

假日

昨天下午,去了晴江岸。今年第一次去,树叶茂密,阴凉,樟溪河水不大,但清爽,水草在柔波里摇曳。晴江岸被弄桨人称为“宁波最美丽的一片树林”,这虽然有“谁不说俺家乡好”之嫌,然而毕竟它是美丽的。 搭弄桨人的车,刚进入树林,就听到林中有笑语声,原来一群人围了一圈,玩游戏。还有准新娘新郎在拍婚纱照。这一片并不太大的古树林,成了城市人的肺,成了他们的梦。人们在这里憧憬,或者返回美好的过去。 遇到护林大姐。她竟然还认出我,说前年曾与三个摄友来过。惊讶于她的记忆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1/5/000101,2007052184229.jpg[/im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把霞浦的PP贴完

五一假期去霞浦的图,陆续贴了一些,没拍出想象中的好片,只是作为旅游的记录吧。把剩下的一些贴完。 (1)涵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6374.jpg[/img] 1、涵江的街,有古老的气氛洋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6427.jpg[/img] 2、闲坐在杂货店的老人,他们使一个地方变得安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6462.jpg[/img] 3、没人哄她。孩子的哭声也变成了市井的一种声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64958.jpg[/img] 4、涵江人的近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65459.jpg[/img] 5、摊上摆着的货色以土产为主。他们裹粽子的壳,是一种青青竹叶,不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018.jpg[/img] 6、差不多卖光肉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358.jpg[/img] 7、涵江的特色是养殖海带。从小街稍往前走点,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有点感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64.jpg[/img] 8、海带每三个月可收获一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734.jpg[/img] 9、从滩涂上把海带运到岸边,洗刷,晾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917.jpg[/img] 10、他们养殖的海带如此之多,村子靠岸的空地,几乎全是晒着的海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1055.jpg[/img] 11、收获季节,挺辛苦。村民靠海带的收入,一年约2-3万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1221.jpg[/img] 12、同时还养殖少量的龙须菜,村民在整理龙须菜苗。 (2)南塘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1659.jpg[/img] 1、南塘澳属盐田畲族自治乡的一个村。以前,这个村的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多住在船屋上,因而被称为“连船人家”。天气稍好,船上人家把被子、衣服拿出来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2233.jpg[/img] 2、仍有少量的人家,住在船屋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2330.jpg[/img] 3、船屋的主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2439.jpg[/img] 4、现在还住船屋的人家,应当是没能力盖屋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2749.jpg[/img] 5、路上碰到的当地少女。南塘澳没有老房子,没有像涵江那样充满人情的老街。想想也是,他们祖辈都是住船屋的。 (3)盐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18/9/000101,2007051817339.jpg[/img] 1、盐田给人以边城小镇的印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6 Comments

五部文艺老片(二)

《严密监视的列车》:捷克,1966年出品。讲述一个年轻人的觉醒。故事从洋溢着喜剧色彩的一个小站里的日常生活开始:车站见习员米罗,傻乎乎的后生,谈着生涩的恋爱,与女友第一次时,发现早泄,悲痛欲绝;他的师傅胡比克,风流倜傥,值夜班他与车站女报务员嬉戏,把公章一颗颗敲在她的屁股上,结果被裁定“侮辱德国文字”面临处罚……当时为1944年,德军侵占着捷克。随着剧情推进,类似的黑色幽默一个个展开。米罗把早泄的事看得比天大,割脉自杀被救;吊儿郎当的胡比克原来是抵抗组织的成员。最后,米罗接受了胡比克给他的任务,把一枚炸弹放到经过车站的德军列车上,列车炸毁,米罗也壮烈死去。 影片震撼人心的地方,是把一地鸡毛的琐事,不知不觉中上升到爱国的行为,米罗通过最后的壮举,找回了男人的力量与信心。影片的节奏掌握得很好,有些看似无意义的细节有着国画留白般的韵味。本片获196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28岁的导演伊利.曼佐一举成名。 《绿光》:法莫道不消魂国,1986年出品,侯麦代表作。一位叫史德芬的女孩(摩羯座,有点忧伤,有点孤单),因为失恋去度假,遇到了一些人与事,旅行将结束时,找到了男友,坐在海边,他们看到了象征着幸福的绿光。情节就这么简单。 候麦原先为作家,后改作导演,属大器晚成。简约与散淡是他的一惯风格。大量平淡的对白,很少切换的镜头,看不到刻意渲染的画面,几乎没有音乐……一不小心,就可把电影看作枯燥乏味。这就是候麦,喜欢他的人喜欢得不得了,认为大音声稀,大道无痕,而看得打瞌睡的观众无不嫌他是个絮叨的老头。 我是喜欢侯麦的,至少喜欢他的《绿光》与《四季》。平淡的情节与语言,像是质朴、隽永的散文,它抵达我内心深处的,是一份脉脉的温情与谴绻。 (电影中很少配乐是候麦的特点,其实他对音乐有独到的看法,摘录一段侯麦谈音乐:“我努力将音乐从我的生活和电影中抹掉。音乐使我难受和烦恼,也使我疲倦。它既不能改善我的德行,也不能舒缓我的脾性。我发觉,自己在沉默的时候是最放松的。沉默不会使我有压迫感。无论是在原野还是在空旷的街道,沉默呈现的是一幅独一无二的声响画面,显露出这个地方本来的面目,就像我们用嗅觉来感受它一样。在公众场合播放音乐已经够讨厌的了,因为音乐使这些场所的某些特性丧失掉,同时也破坏了周遭的环境。音乐把自己强加给我们,反而使我们无法聆听,这样也毁了音乐本身。”) 《踩过界》:意大利,1974年出品,寓言式的电影。风韵犹存的老娘们安贝儿,有钱,有个低声下气的老公,可她很不满足,骄横傲慢。老公半夜凉初透安排两个家庭乘船自希腊去意大利旅行。途中,安贝儿颐指气使,吆五喝六,尤其挖苦船上的穷光蛋水手吉塞佩,吉塞佩忍气吞声。天有不测风云,安贝儿叫吉塞佩撑一条小船去荒岛探险,被困数日,地位悬殊的两人竟然产生了恋情。从一开始安贝儿的蛮横,到在荒岛被吉塞佩当作奴隶般的使唤,反差十分强烈,从而达到了尖刻的讽刺效果。而当安贝儿被救返回她原有的生活,穷水手异想天开认为她会离开丈夫继续他们荒岛的恋情。可叹复可怜。 导演伍特穆勒,曾是费里尼《8部半》的付导演。她因为另一部《七美人》获得奥斯卡历史上首位最佳导演提名的女性(1977年)。伍特穆勒的高明之处,是把两性之际的纠缠放在更为广大的社会与政治的背景之下,他们的纠葛,仅是她实现对现实批判的一种手段。英国帅哥盖里奇与老婆麦当娜曾重拍此片,据说他们是糟蹋了这部70年代的经典。

Posted in 娱乐 | 4 Comments

五部文艺老片(一)

我喜欢打打杀杀的电影,同样喜欢文艺片。多看了子佳节又重阳弹横飞的镜头,某一日安下心来,沉浸在文艺片的孤寂里,似乎更能体会到生活的空洞与诡谲。 文艺片通常闷,波澜不惊的情节,淡淡的对白,流水帐一般对日常生活的描写,都可以用“闷”字来概括。闷,何尝不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呢。在闷的时候看文艺片,象更能感到活着的虚无。因而有时我把文艺片当成一面镜子——照照它,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 近期看的五部文艺老片。 《枪击钢琴师》:法莫道不消魂国,1960年出品。超级闷片,185分钟片长对观者的耐心是个极大考验。影片似乎是在探索异性关系领域的复杂性。淋漓尽致的人文气质,对技巧细微的追求,具备了法莫道不消魂国电影所有的特质。在小酒馆弹钢琴的查理,潦倒孤独,尽管有女侍者暗恋他。他与片中的其他角色各各疲于奔命。片中也有小小的嬉笑,但很快被哀婉的大环境所淹没。导演特吕弗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枪击钢琴师》背后的理念是要制作一部没有主题的电影,只通过侦探故事的形式,来表达我对光荣、成功、堕落、失败、女人以及爱的全部看法”。有那么多的表达,反而使电影不可捉摸。因而可以这么说,这是一部专为电影爱好者亦即小众拍的电影,对于许多人来说,它明显乏味且冗长。提一句,我最喜欢本片的地方,是男主人公的迷惘,那是一种够不着的美。 《简爱》:英国,1970年出品。一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罗切斯特是位上年纪的富有男人,有点孤傲。他交往的,都是些上流名媛,但他却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新来的家庭教师简爱。简爱从孤儿院长大,穷而无貌。他们为什么会产生爱情?电影用绝大部分的时间来演绎他们的初遇、对峙、表白、矛盾、分手、团圆,这一整套的爱情程式无疑是感人的。如果从现在的角度来看,他们发生点什么十分正常:罗切斯特年纪是大了点,可他经济条件好呀,何况深沉,外表上看也绝对是个老帅哥。简爱固然贫穷、相貌平庸,但她年轻,有才艺,有气质,这就是她的资本。阴郁的城堡里,一段顺理成章的爱情。 结局具有前瞻性:简爱很晚知道罗切斯特有个疯老婆,不甘心做情人的她,选择了离开。在另一个地方,就在她快要与别的男人结婚时,才感到无法忘怀罗切斯特,于是又来到了城堡,就是说,简爱打定注意要做他情人了(多前卫)。只是运气好,她再一次见到心上人时,那疯妇人已放火烧了城堡自己也葬身火海,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1970年版的《简爱》,被公认为拍得最好的一部。由上海电影译制片厂配音的《简爱》,有独到效果,观碟时,我唯一选择用中文对白的,就是《简爱》。电影配乐十分动人。在某一刻我听到喇叭里传来这段熟悉的旋律,就会想到简爱与孤儿院的女孩们,迎风穿越广漠荒原的场景。

Posted in 娱乐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