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7

美是难以接近的

     云南梅里雪山,有大美矣!她是藏民心目中的神山,主峰卡瓦博峰海拔6740米。千百年来,多少人崇拜她,每年来朝拜她。      更有天下勇士,雄心勃勃,朝思暮想,要征服她。      然而美难以接近。大凡普通人看到真正的美,便先存敬畏之心,越是觉着她的美,越是感到自己的低下猥琐,犹恐呵护不及,犹恐一不小心搪突了她。远远地遥望,感受她的呼吸,她的丰姿,感受她的神秘与圣洁。        勇士却不这样想。越是美的,越是具有挑战性,越是要得到,要征服!        从1902年到1991年,有多少勇士要攀登梅里雪山的最高峰,但没有一次能成功,每每快接近时,雾起雪飞,冰崖崩塌,登山者不得不打道回府。1991年1月3日,中日联合登山队在主峰南侧5420米的营地,被崩塌的冰雪掩埋,17名队员全部遇难(愿他们在天之灵安息)。        登山者自此绝迹。          梅里雪山依然是处半夜凉初透女峰。        主峰卡瓦博峰终年云雾缭绕,她的真面目时隐时现。有时候明明是大晴天,始终峰不露;有时乌云翻滚,大雨倾盆,有幸者却也可以从云隙中拜谒雄姿。当地有句俗话:“不去白不去,去了也白去”,大致可印证谒见雪山真面之困难。        6月3日,我们5点起床,好兴奋,要去飞来寺观梅里日出拉!头天晚上说好早五点正开车,半分钟也不等,迟到者视为自动放弃。可怜小戴同学,五点不到起床,临走时想上一下厕所(好乖),等N分钟以后出来,眼见得汽车绝尘而去……他大叫一声,当场吐血而亡。        我们住的德钦县城离飞来寺只有半个小时路程。一下车,大家深深地被朦胧晨光里所呈现的梅里雪山雄姿而征服!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心里的震慑。其时天尚黑,月亮高悬,连绵的山峰白雪皑皑。光线暗,又没带三脚架,摄影的效果肯定不会好,但大家还是拚命按快门,似乎这是对遥遥在望的美的唯一的表达。        早晨温度很低,许多观日者穿着棉大衣。我手捧相机,手指似冻僵。好感觉!         天色渐亮,主峰异常清晰。悄然而起的祥云在主峰稍下的位置飘动。     我们得以一见神山真面目,非一般好运!闻此前某大牌电视台为拍梅里日出候了近一个月,始终没有拍成,怏怏而回。     据飞来寺喇嘛解释,我们到德钦是行善(向学校捐赠),所以得有此缘。     6:30左右,一缕红光印在山顶,日出了!         美是难以接近的!就让我们匐伏在她的脚下,感受这心醉神迷的一刻。 01、刚到雪山,天还没亮。      02、第一缕曙光 03、又过了一小会,卡瓦博峰被染红了 04、而月亮还在 05、观日的人们 06、飞来寺,是观梅里日出的理想之地。寺始建于明万历42年。寺门对联:古寺无灯凭月照,山门不锁待云封。 07、看完日出,又从飞来寺游览出来的游客。1986年10月班禅大师曾到飞来寺朝拜神山。 08、这张是另一天从雾浓顶(也是观赏梅里雪山的地点)所拍,雪山已被云雾遮蔽。近处的花,藏地叫格桑花,我们叫杜鹃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9 Comments

6月看碟

曾经有梅雨,灰而潮湿的空气里,早上跟黄昏呈现同样的颜色。钟摆沉浸于自己的走动。街上雨水模糊了人们的背影。我蜷缩在地板,想像着这个雨季可能的漫长。雨,许多时候可以成为借口。如果一场雨阻隔了一次浪漫的约会,固然遗憾,但这次取消了的约会因此变得扑朔迷离,在若干时间后的一个大好天气里,如果想到这次未成的约会,眼前好象又下起雨来。     雨天就是这样让人幻想。我冒雨去淘了许多碟片,雨天沉溺于碟片,就像青春期沉溺于自渎,那是烟花的灿烂,及灿烂之后的灭寂……只是今年的梅雨出人意料短暂,连续下了三天后,天放晴了。看到天空露出的蓝色一角,我有点喜欢,但也怀念起刚刚歇落的雨点来。       《女人步上楼梯时》  日本,1960年出品。导演:成濑巳喜男。从来没有关心过成濑,就像我从没看过小津与沟口。对于大师们的作品,往往敬而远之。而一旦有了心情观看,好感觉常常像暗流那样涌来。这部影片中的女人是个酒吧坐佳节又重阳台的妈妈桑,所步上的楼梯,即是位于东京银坐的一家酒吧。出入酒吧男人们衣冠楚楚,酒吧女的归宿,常是做他们的二有暗香盈袖奶。单身妈妈桑的优雅与洁身自好获得了好几位来客的爱慕,真情或假意。她对感情固然渴望,然有着自己的准则,并不轻易就范。吃了这口饭又想保持尊严,谈何容易。围着她转的各色男人一一出现,其中包括一位真正爱他的帅哥。她大方地周旋于他们之际,其实好累好辛苦,在一次失意的醉后她几乎垮掉。影片最后,妈妈桑拂去忧伤,依然露出端庄而自信的笑容,在酒吧迎接客人们。 成濑的手法,是不事张扬,不露声色,他喜欢使用中镜头来表现妈妈桑的细节。有淡淡的哀怨,有恰当的暴发——导演对女主人公命运的刻划,始终处在一种若即若离的东方式的基调里,在我看来,这无疑是真实而美的。           《双重赔偿》 美国,1944年出品。导演:比利.怀德。保险代理人沃特遇到了少瑞脑消金兽妇菲利丝,沃特看上菲的姿色,菲却欲害死老公骗取保险费,沃特明知这是一条险路,到底经不住菲的 ** 一步步陷了进去,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动作,老公被害,一笔双重赔偿眼看到手,俩人眼看可享受逍遥自在,谁料峰回路转,这场阴谋忽然到了被识破的边缘,日子开始煎熬,为了自保,沃特想除掉菲利丝,菲利丝抢先一步朝沃特开了枪……电影似乎在说,男欢女爱,其实只是茶余饭后的甜点,由此想到中国一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夫妻犹如此,何况露水鸳鸯。 本片被称为黑色电影经典。画面压抑,情节紧扣,没有渲染暴力,惊竦的心理描写却能一直抓人眼球。很难想像这是60多年前拍的电影。     《黑皮书》  荷兰,2006年出品。导演:保罗.范霍文。看这片全是因为导演的大名,结果没让我失望。二战时,犹太女孩爱丽丝为躲避德军,四处躲藏。在一次逃脱行动中,家人全被打死,爱丽丝投奔了一个抵抗组织,并冒险打入德军内部作卧人比黄花瘦底。抵抗组织中的内奸阴险毒辣。荷兰解放,爱丽丝被打成了叛徒,险些丢命,为还清白,她几经曲折,终于找到了内奸。女主角的表演出彩,她为了复仇不惜以牺牲色相以博取德军头目的信任,但所有祼露的镜头并不让人觉得有挑逗的成分。很明显,导演对怎样掌控女性魅力已相当的驾轻就熟,早在《本能》及《 ** 娘》中,范导已露出这方面的天才了。 从情节看,很容易把此片拍成惊险的样式,范霍文却野心勃勃,以更宏大的场景,试图把它拍成史诗式的电影,但毕竟,还没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比较同样以二战为题材的《钢琴师》,《黑皮书》对人物的深度刻划尚有欠缺,还无法产生震荡人心的效果。范霍文是大导演,蛰伏6年后才拿出《黑皮书》,对他应当要有苛求。     《24小时》第六季  美国,2007年出品。 我是美国反恐连续剧《24小时》粉丝,从2002年第一季起,一直没拉下。第六季为今年播出的最新一季,当看到第7集时,第一次产生不想看的感觉,内容与上几季雷同,无非白宫+核弹+CTU,即使黑黪黪的画面也似曾相识,新鲜感锐减,当然最后还是全部看完,只因我不忍舍弃主人公鲍威尔.杰克的硬汉形象。险象环生、扣人心弦是该剧的特点,但连续24小时的“实时直播”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剧目的纵深发挥,从镜头上看更像是一部室内剧。下一季,不知他们会怎么编。另本季中,中国特工陈,也成了面目狰狞的坏蛋,让人哭笑不得。咱们在文艺作品中曾不遗力地丑化美国纸老虎,这也许是报应。     《潘的迷宫》  墨西哥/西班牙/美国,2006年出品。导演:吉耶摩•德尔•托罗。这是一部魔幻电影,里面有匪夷所思的情节,背景则是残酷的西班牙内战时期。主人公是一位小女孩,她对现实的冷酷失望透顶。小女孩幻想童话,于是半人半羊的潘神来与他约会,并叫她完成三个不可能的任务,原来童话是真的存在,潘神的迷宫就在小女孩继父(一个变半夜凉初透态的军官)的军营边上。童话世界也不见得有多美好,同样有贪婪、嗜血。小女孩最后流着血死去,她的灵魂成了童话王国里的一位公主。小女孩会幸福吗?我反正没替她感到高兴——童话与现实一样让人绝望呀。 看这部电影,犹如读马尔克斯的小说,有天马行空的气概,魔幻与现实结合得天衣无缝。奇特之处还在于,电影并没有对童话里的人们作什么美化。连童话世界都如此不堪,现实的残酷更是无可救药了。

Posted in 娱乐 | Tagged | 5 Comments

试发几张PP

     林中、光影等博友说,博客升级到新系统后,上传照片的速度很慢。我博客是昨天升级的,现试发几张,觉得速度尚可。 01、磨刀王师傅,来自四川,78岁了。磨一把菜刀,收2元。 02、想到一个很老的题目:棋如人生。 03、热闹是别人的

Posted in 图志 | 2 Comments

纽贡村

德钦县升平镇纽贡村,是我走过的最遥远的一个藏族自然村落。 说它遥远,是因为不通公路。汽车从离村三里的公路上停下,然后走一条陡峭的山路。 高山之际的一个小村,村貌尚算整齐。 人们能够世代在那里住下去,大概是因为山岗上的几亩土地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180.jpg[/img] 01、纽贡村就在崇山峻岭之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194.jpg[/img] 02、柏油公路不错(虽然不时有滑坡的泥石挡路),开下去,一直能到拉萨。但我们要从停车的地方往山下走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2219.jpg[/img] 03、纽贡村为左上的那片屋子,右下的屋子为另一个自然村。并不是每个村都有学校,小学生为上学必须翻山越岭。村边泛黄的田地,他们赖以生存的希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2623.jpg[/img] 05、往村的路,开始还砌有水泥台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2740.jpg[/img] 06、拐个弯,一片砂碛路。路陡,如遇到雨雪天,会更难走。再拐个弯,临深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336.jpg[/img] 07、戴云华很小心地,拍路边的深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374.jpg[/img] 08、如果不说,没人知道我这张拍的是什么。我拍的是路边的坟(标志:垒着几块石头)。如果不是陪同的张老师告知,我绝对想不到这是坟,几乎没有痕迹。土葬是藏族最低级的葬法,逼不得已,才用土葬。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4359.jpg[/img] 09、这路呀,倒不算很长,就是太陡峻,海拔又高,所以气紧,要歇一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4725.jpg[/img] 10、终于走进村里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498.jpg[/img] 11、他们的家,都是一楼放养畜生,二楼住人。据说,主人会从山里砍下一种有香味的树木放在家,以驱散畜生的异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547.jpg[/img] 12、陪同我们的斯那农布先生(左),与这位大爷聊了一会,才知道他们原来是远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9/000101,2007062317580.jpg[/img] 13、在村里逗留了一会,刘总与村里13岁的小姑娘茨里白姆当场结成对子,将资助她今后的学杂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10/000101,2007062318214.jpg[/img] 14、茨里白姆的家,站着的,是她的哥哥扎史。他们的父母许多天前外出采挖虫草去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10/000101,2007062318418.jpg[/img] 15、我穿过屋边青稞田,从另一个角度看纽贡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10/000101,2007062318843.jpg[/img] 16、青稞田里的劳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10/000101,2007062318742.jpg[/img] 17、一村民家挂着的相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10/000101,2007062318954.jpg[/img] 18、村的小学,只有9个学生,一位教师,当地把这样的学校称为“一室一校”,学生只能读到三年级,然后再转往大村子里的寄宿制“完全小学”继续学业。一室一校的教师必须是正式教师,必须懂藏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3/10/000101,2007062318145.jpg[/img] 19、小姐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7 Comments

从昆明到迪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4846.jpg[/img] 01、飞机和它的影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4930.jpg[/img] 02、昆明机场出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012.jpg[/img] 03、饭店门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041.jpg[/img] 04、机场边的花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121.jpg[/img] 05、从宾馆楼上拍夜色中昆明的一条小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242.jpg[/img] 06、6月1日7:00从昆明飞迪庆。迪庆香格里拉机场,左一男子为前来接机的《迪庆日报》总编钱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739.jpg[/img] 07、迪庆之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818.jpg[/img] 08、迪庆街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65911.jpg[/img] 09、《迪庆日报》社,挂着横幅的下面就是报社大门。一年广告费不足50万。看到报社外墙上涂满“牛皮癣”,我并无厌恶感,相反,感到当地气氛的宽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9/000101,2007062117426.jpg[/img] 10、迪庆女子娜卡拉姆,28岁。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1 Comment

白转经塔

白转经塔,是取得心中钥匙的地方,有了这把钥匙,方能安心踏上去梅里雪山转经之路。 梅里雪山位于云南德钦县境内,云南与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界山,被藏民视为神山。每年深秋,云南、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四川、甘肃、青海的藏民纷纷朝觐梅里雪山(转山)。转山分为外转(需要近半月时间)与内转(需3到5天)。在德钦巨水村的白转经塔,为内转经者取得心中钥匙的必经之路。 6月2日,我们在巨水村小学结束捐赠仪式,乘车来到不远处的白转经塔。白转经塔比想的小了许多,那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却如此意味深长。 在入口处,用三元钱买一束柏树枝烧香。顺时针绕塔转三圈,走到屋内,用五元钱买一盏酥油灯,再走进一道门,光线骤暗,把灯放在架子上,祈祷。墙上供着一尊观世音。 就这样取到钥匙了?我非信徒,只觉得心中空荡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9/000101,20070619171640.jpg[/img] 01、去白转经塔的路况不好。瞧,我们的车为避让对面来车,停在悬崖边上,我战战兢兢往窗外拍了一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9/000101,20070619171842.jpg[/img] 02、进口,烧香的地方。墙边的转经筒,已被千千万万双手摩挲得快失去本来的颜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9/000101,20070619171957.jpg[/img] 03、白转经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9/000101,20070619172036.jpg[/img] 04、塔内。每一盏灯,都是一个心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9/000101,20070619172142.jpg[/img] 05、在转经塔对面的房子内所拍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3 Comments

虫草

冬虫夏草,又叫虫草。我从前隐隐约约听到过自然界有这等奇妙植物,究竟是怎么回事,还真说不清。此次去迪庆,经过白茫雪山,遇到了许多在山中采挖虫草的藏民,同时他们向经过的游客兜售虫草。原来这里就是虫草的产地之一。远方游客看到传说中的虫草如此鲜活地出现在眼前,纷纷惊喜,纷纷掏钱。采虫草者也高兴,虫草出售,可是他们一年经济收入相当可观的一部份。挖虫草当然辛苦,搭帐蓬住在高海拔的雪山上,而且不能保证究竟能挖到多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3213.jpg[/img] 01、快到山顶,汽车猛地拐弯,就看到这样景色了,车里人一片欢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3456.jpg[/img] 02、妇女好像在等人或者等车,海拔4000米山上的风,吹得人发冷。(她背后的帐蓬,为采虫草者的临时住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3813.jpg[/img] 03、向经过的旅游者兜售虫草。初夏正是采挖虫草季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3947.jpg[/img] 04、虫草的价格,最贵要50元一对。如果是小虫草,则20元一对也可成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4148.jpg[/img] 05、白茫雪山生长着大片的原始森林,森林里有珍贵的滇金丝猴,也生长着虫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453.jpg[/img] 06、不知要在林里寻觅多少天,才能挖到这么多。看他的袖子,体会到生活的艰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9/000101,2007061816479.jpg[/img] 07、山顶的风劲吹,他却一直这样坐着。我们在山顶逗留的近30分钟内,没见他挪过身子。他像石头般安详。 有关虫草的介绍: http://baike.baidu.com/view/891.htm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6 Comments

奔子栏

我们的车像一片叶子,沿滇藏线在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中飞越。滇西北的景色,已接近于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高深莫测的气氛,然而,迪庆毕竟比不得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它还不是绝地,在沿途一片片绿色的山色与村落中,还时时能让人感觉大地摇曳着的温情。 6月1日上午从香格里拉县出发,目的地德钦县城。 已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有人问带队的张老师,那里吃饭? 答曰:奔子栏。 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名。坐我旁边的刘健平打开随带的地图册,找到了:奔子栏。金沙江边的一个小镇。 每一个地方,没经历过它,并不会去关心。而一旦被列入了旅行的范围,它忽然变得鲜活起来。 看到金沙江了。因为毛泽东“金沙水拍云崖暖”这句话,金沙江也曾被打上了红色的印记。 汽车开过江上的贺龙桥,进入奔子栏。桥下的金沙江狭小而平静。 张老师说,奔子栏是藏语,意为“沙坝”。 公路穿镇而过,两边开着各色店铺,建筑都是毫无特色的水泥楼房。如果不是因为在街上晃荡的穿着红衣的喇嘛或尼姑,我疑心这是我曾经走过的任何一个镇子。 很想去找一下当地的老房子,只是时间不允许。在一家饭店门口停车吃饭,稍事休息,又开车走人。 从地理位置上看,奔子栏是由滇西北进入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或四川的咽喉之地,也是滇藏茶马古道上有名的要冲,它与四川省 ** 藏族自治州的瓦卡村隔金沙江相望,是川货入藏的重要渡口。从古至今,旅行者大多会选择在奔子栏作短暂休整,因为过了奔子栏,就要翻越海拔4000余米的白茫雪山了。 1936年,贺龙、萧克率领的红二方面军长征至此,是年五月,在奔子栏的桠口与敌军发生激战,红二军团五师参谋长汤福林等官兵战死。给我们开车的张师傅告诉我,文瑞脑消金兽革后,萧克将军曾来到奔子栏,在当年战死的一位连长墓前凭吊。 贺龙桥为近年新造。在桥边,另有一条弃用的索桥,原名“伏龙桥”,据说是当年的敌军为阻止贺龙而起。 奔子栏的饭菜非常可口,略微焦黄的炒玉米,辣椒蒸肉片,金沙江鱼饨豆腐等,皆让我大快朵颐。此地的菜,殊少滇菜口味,而更象川菜的做派,可能是这里距四川实在太近了。 提到金沙江鱼,不得不要说一下此地的水葬习俗。就在我们快要进入奔子栏时,看到江边沙滩上聚着一大群人,我们推测正在进行水葬,而没容细看,窗外景色已一掠而过。 奔子栏的水葬,曾不止一次地被游人所记载。江边的这一大片沙滩上,有几块大石头,水葬师把死者放在石块上肢解。据介绍, ** 水葬的葬法有好几种,有的不一定肢解,只是把全尸丢在水流湍急处下葬。 天葬,喂神雕;水葬,喂神鱼。死者的灵魂,皆能得到超度。 至今,许多藏民保持着不吃鱼的禁忌。 我们是外人,才不在乎什么什么呢。 那金沙江的鱼,可真的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6/9/000101,20070616161958.jpg[/img] 01、奔子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6/9/000101,20070616162426.jpg[/img] 02、街上的尼姑。她们来自白茫雪山脚下一个叫“塔巴林”的尼姑庵,作为云南唯一藏传佛教尼姑庵,始建于1772年,现大概有120多名尼姑在庵内修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6/9/000101,20070616163045.jpg[/img] 03、过了奔子栏,要翻越白茫雪山。白茫雪山是云南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最高处的扎拉雀尼蜂海拔5640米,积雪终年不化。在白茫雪山腹地,遇到不少采挖虫草的藏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6/9/000101,20070616162230.jpg[/img] 04、流过群山的金沙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6/9/000101,20070616164224.jpg[/img] 05、金沙江大拐弯,也叫“月亮湾”。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10 Comments

小街子小学

6月1日,我们到香格里拉县小街子小学举行捐赠仪式。 这个学校的前身,是1950年就有的私塾。几年前,在广东发展银行的资助下,盖起了校舍,校门外因此挂着“香格里拉广发希望小学”的牌子。 小街子小学就在县城附近。从学生们的穿戴及神色来看,生活水平尚可,总之比我想像的要好,毕竟离县城近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2429.jpg[/img] 01、学校在著名的松赞林寺边上。寺由康熙皇帝与五世达有暗香盈袖赖敕建,全称噶丹·松赞林寺,为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称。1957年成立迪庆藏族自治州,迪庆之名,就是由当时松赞林寺的活佛松谋所起,意为吉祥之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3559.jpg[/img] 02、校门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3649.jpg[/img] 03、为团友们一一献上哈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386.jpg[/img] 04、会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3844.jpg[/img] 05、观看仪式的村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3917.jpg[/img] 06、村里的儿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3949.jpg[/img] 07、老师们,站中间的为校长薛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4057.jpg[/img] 08、合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12/000101,20070614225429.jpg[/img] 09、再见,同学们!我此生可能再也见不着你们。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2 Comments

藏民的食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9/000101,20070611172249.jpg[/img] 我们去德钦“觉拉绍巴”家作客时,主人摆着这些食物作招待。右起: 果子:即麻花,藏民一般在过年时才做的食物,用酥油炸,味道与我们常吃到的麻花区别不大。 炒青稞:藏民瑞脑消金兽主食。炒青稞是门技术活,没经验的人炒,青稞要么糊掉,要么夹生。反之,则粒粒饱满,生脆清香。青稞个儿太小,如果纯粹当零食吃自然没嗑瓜子有劲。 糌粑:最先接触到这二字,大概是我小时看红军过雪山草地故事,说红军饿了,多想抓一把糌粑吃。觉得这二字挺难写,一直没能记住。现在看到"糌粑"仍新鲜,其实也就是炒面,把青稞或玉米炒熟了,不除皮,磨成粉。糌粑也是藏民的主食,可以干吃,也可以和着酥油茶,用手指搅拌,有“一戳、二转、三捏”之说,捏成小小一团,送到嘴里。藏民吃饭一般用手抓就可以了。糌粑吃法比较多,但总规简单,又携带方便,很适合游牧生活。 奶渣:从牛奶或羊奶最先提练出酥油,然后便是奶渣。味酸,硬,据介绍,非常有助于消化。我拿了小小的一块奶渣塞在嘴里试味,直至回到住处还没能咽下。 奶渣边上,还是果子。 那只大壶,装着青稞酒,想喝可以倒在小酒杯。从前有一首歌:“不打青稞酒,不倒酥油茶,也不献哈达,心中的歌儿,唱给金珠玛米”。青稞酒色泽淡黄,味酸甜,低度。在藏民所有的喜庆场合,都有青稞酒出现。 倒在大杯子里的,是酥油茶。藏民离不开酥油茶,家家户户备有专门的木桶装酥油茶,早中晚随时喝上几杯。酥油茶的成分,就是酥油、茶、盐。住在高原,气候寒冷,喝上一杯酥油茶,热量很快在体内上升。游客嘴巴开裂,喝酥油茶吧,比搽捞什子的脣膏好多了。藏民平时吃肉食多,吃蔬菜水果少,酥油茶内的维生素则能起到营养平衡作用。去年夏,我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第一次喝酥油茶,极不适应,像是馊了的酸奶味直冲脑门,硬着头皮喝几口。从拉萨飞成都的机上,也有酥油茶,我挑战似的要了一杯,闭着眼睛一口气灌下,似喝中药。此次到迪庆,又遇酥油茶,早餐时,喝了两杯,有点味道了。如果在藏地住上一个月,我会吃糌粑、炒青稞、喝酥油茶,我什么都会的,我愿意像藏族同胞那样,在无垠的高原,平淡而刚毅地活着。 另外,还有一种粑粑,类似于新疆的馕,藏民经常当饭吃。在德钦时,其中的一顿中餐,我们就着菜,吃粑粑,味道不错,特别是刚出炉的粑粑。 下面这张,是我在梅里十三塔附近的一间棚子里照下的,两个 ** 正喝酥油茶、吃粑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2/6/000101,20070612104817.jpg[/im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