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7

年终的偷玉枕纱厨窥——近期扫街

        今天上街瞎逛,风特别大,早上还见到了厚厚的冰,但因为开着太阳,心情晴朗了许多。街上车水马龙,各大商场拚命打折促销。感觉到迎新年的气氛。         2007的最后一天啊。终使有千言万语,也只是这样怀揣相机,像平日一样,独自在高楼下的人群中低徊,直到被淹没。         生活在继续。         只要活着一天,就要存着一天的希望。 01、今天上午,人头攒动的城隍庙小吃。 02、生意介好,小吃摊主斤斤忙煞。 03、兄弟,这几天冷,多加件衣。 04、她由衷地笑了。愿我们大家,也多一些好时光。(女孩衣服穿得不多,因为那天还没冷下来) 05、匆匆走过,2007。 06、那位先生等着补衣服。报纸上说,临近年关,公交车上小偷增多,屡有乘客衣服遭割,缝补的生意因而一下子多起来。但愿红衬衫并非遭遇到了割衣党。 07、接近完工的某娱乐场所,一定会赶在元旦开业的,一定会有兴高采烈的人群涌入的。 08、寒冷的黄昏,等着生意的擦鞋女。 09、总有一些话,要悄悄地讲。 10、总有一些人,别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笑时她在一边沉默。 11、狗在公园撒野 12、同样在公园,我们人类,特别是男人,看上去就含蓄许多。 13、宁波一些老小区门外常见的场景。今天如果再去该地,黄叶子怕已掉得一片不剩。 14、不知道怎么写了 15、无论怎样的国度,怎样的社会,无论新年的钟声是否敲响,总会有那样的落魄者。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0 Comments

谁比谁更寂寞

        昨晚七点钟,林中行在玻璃中琢磨自己。         已经在这家饭店等了许久。         从开始空荡荡的大厅,直到陆续满座的大厅。         空气中飘着辛辣味。窗外,灯光在黑色的寒风中闪烁。         我们默然而坐,只能这样等着。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4 Comments

夕照横溪

        上上周六(这日子过得真TM快),多么地怀念呀,因为那一天的好阳光,自从上上周六的好阳光以后,似乎一直下雨,直到今天早上,我看了阳台下,行人还是打着雨伞。那天,我们在蔡郎桥姿意拍照,立马又到了横溪。横溪,是一道穿镇而过的大溪,镇因以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