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8

女子要跳楼

        当然最后获救,今天下午,宁波天一广场的某幢楼顶。 01、下午快五点,有朋友告诉我跳楼的事。赶到广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虽然离得远,我还是感到了楼顶的沮丧。 02、对面的摄友在狂拍。广场的保安说,这是个年轻女子,在那儿快坐了一个下午。后来公半夜凉初透安及消防也来了。 03、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慢慢地接近她……将要抓牢她的瞬间。这位女子毫无抵抗的意思,好像就等着人把她救下去。        后来她是挣扎着,被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扛下楼、塞进车的。按宁波惯例,该女子或将被警方拘留。不久前欲跳金光百货和欲跳琴桥的两男人,都被处以拘留。                 补:据昨天《宁波晚报》说,该女子姓龙,18岁,贵州人,因恋爱遇挫欲跳楼,走上楼顶见景色美丽,又迷糊了,坐了很久很久,直到被救。拘留5天。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16 Comments

说不清的《老年无所依》

        这部奥斯卡获奖大热门终于名至实归,获得本届最佳影片,杀手的扮演者贾维尔-巴尔顿还获得了最佳男配角奖。         影片去年底北美一上映叫好又叫座,于是春节前就淘了碟片。同时我还淘了好莱坞别的热门大片,唯有《老年无所依》真正吸引我。《血色将至》、《潜水钟与蝴蝶》、《朱诺》、《赎罪》等看得冷静,看的过程中用过快进。唯有《老年无所依》使我饶有兴致,一直看到结束了,却还想往下看,以为它还没结束呢。         这才是真正好电影。比那些号称经典却让人昏昏欲睡的不知强过多少倍。         更妙的是,我其实没看懂它。电影讲的是什么?看来,讲的应当是一个犯罪分子的残暴及他逃遁于法律之外的运气及智力。但又没那么简单。这个杀手凶残,城俯又深,要人家猜硬币的正反面,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哲理话,在与正义的对抗中,总是他占上风。         还有那个体力不支的老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电影结束时,他无力地独白,讲了一大通让人不好懂的P话,差点破坏整部电影的风格,有评论指出,结局的独白是“老年无所依”的点睛之笔。我看很勉强。导演为何要用这个片名?         还有那位背运的猎人,为了一笔不义之财,与杀手斗智斗勇,可后来怎样死的都不知道。我本来以为主角应当是猎人。         总体上来说,电影属于“讲故事”的风格,没玩弄技巧,情节循序渐进。黑色的,惊心的,加上西部荒芜空旷的背景,容易诱惑人,容易让人感觉这是一部并非肤浅的甚至认为这确是一部有内涵的电影。         应当说它易懂,但一旦当电影结束,我又迷惑了,它究竟在讲什么呢?         那极像某些诗,一句一句看,意思清楚,整首读起来,却难以理解了。           我看不懂它,它却打动了我,而且一点不妨碍我喜欢上它。                           

Posted in 娱乐 | Tagged , , | 3 Comments

前童花絮

        大祠堂的祭品 做汤包 一位老人从墙的缺口,眺望残存的老屋 少女 忙碌的厨房及坐着的客人 好看的路 老井 拎水大妈 气球 手 姐弟 街上 庭院时光 一起拍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9 Comments

前童古镇闹元宵

        宁海县前童古镇有近800年历史,正月十四的闹元宵(抬阁、鼓亭行会),非但历史长,规模大,而且,它是以“行会”这样一种形式,向本村治理水利的先辈童濠致敬,并祈求丰收(长长的行会队伍,都要行至村外的塔山庙向濠老爷神像礼行三拜,然后把濠老爷请到村中大祠堂接受祭祀)。元代至正年间的童濠,率族人治水,极大改善了前童的农田灌溉及周边环境,从此逐渐使前童摆脱贫瘠,变成了绿水环绕、人文氤氲、粉墙黛瓦的江浙名村。         正月十四、十五两天,前童挂满了灯笼,家家户户做汤包(前童元宵节的特有食品),还备着好菜好饭(招待亲戚朋友)。一进入前童,就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热情与淳厚。 01、行会开始前的舞狮 02、称得上万人空巷 03、抬阁 04、专注 05、行会的队伍很长,这是走在最末的大娘秧歌队。 06、鼓亭上的小演员及他们的守护。抬阁与鼓亭由各村自行保管,乐队及演员自然也是各村选派。 07、某鼓亭的领队。他很友好,与我握手,手掌大,有骨感。 08、村口,塔山庙的濠老爷 09、行会队伍来到塔山庙门口,逐个向濠老爷礼拜。从这架模仿牛的彩车,可看出前童耕读传家、祈求丰收的历史遗存。 10、昨天上午行会前,暂放在某院落的一架鼓亭。 11、鼓亭的精美细节。据主人介绍,这鼓亭有100多年历史了。前童有好几只前朝的鼓亭或抬阁,躲过了“文瑞脑消金兽革”,被完好保存下来。但也有相当一部份被捣毁。 12、三年来,我每年来前童看元宵灯会,发觉灯会的参与者大多上了年纪,有的甚至非常苍老。今年,意外地发现许多年轻人的加入,不由得高兴。 13、小看客的快乐 14、同是孩子,他可是受苦了。呆在鼓亭上的时间长,还要做动作……看上去,这孩子像是不想干了。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7 Comments

去前童

        元宵节到了,祝博友们节日快乐。                  我们今天一早就从宁波出发去宁海县前童看元宵灯会,一个多小时的行程。灯会从下午一点多开始。其实好几年的元宵节,我们都赶来凑热闹。此次的特别处是我们七个人一起来,很难得。         正月十四开始闹元宵,为前童古镇的规例,俗称为“十四夜”,这一风俗从元代至正十六年(公元1365年)就开始了,除去解放后灯会不能正常举行外,600多年以来未尝中止。 因为从没有七人一起出门行走过,所以一到前童,就请一男孩给我们拍了一张合照,用我小相机拍。男孩不熟悉快门什么的,我正在对他说话。右起:林中行,弄桨人,光影漫步,阿K,农民,去年冬天,我。因为工作或别的原因,想来以后七人一道色影的机会不会太多。 今天下午,闹元宵场景。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11 Comments

宁波莲桥街——最后的相守

       莲桥街区的拆佳节又重阳迁已接近尾声:房子大部拆毁;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迁走。少数住户因各种原因,还留在老屋。但无论如何,留给他们的日子不会太多了。 01、小沙泥街47号,姜先生,83岁。 02、莲香巷5号,徐女士。这是她娘家祖传房,从前称“四扇墙门”,墙门内有房19间,是她外公的三兄弟所住。 03、塔前街一号,董先生夫妇。背后他手植的桔树有36年了,桔子每年除自己吃,还送邻居。去年开始,街坊们已陆续搬光了。 04、忻小朋友,上三年级。寒假来莲桥街外公家玩(他外公住莲桥街54号,尚未搬迁)。在废墟上玩耍的童年经历,或许将成为他的终生记忆。 05、莲桥街73号,章女士,夫家的祖传房,前间辟为小店开了十几年。很快要关门大吉。 06、五台巷15号,叶女士,84岁。 07、牌楼巷13号,张先生夫妇。张先生13岁开始住到现址,今年77岁。 08、牌楼巷21号竺女士,她家于去年9月搬迁,今天是来看老屋的。她的老屋,已拆得差不多了(拆房工人正站在她家的墙上)。 09、尚存一角的牌楼巷,老街坊在话旧。住13号的陈大妈说,夏天时,门口的葡萄架碧绿,挂着串串甜又多汁的葡萄。现在,这棵葡萄已在允许下被人挖走。是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10、莲桥街11号,夏先生,正在搬房,生活境况不好。他与哥哥自小在此长大,祖上在莲桥街开裁缝店。 11、毛家巷13号,王女士。 12、莲桥街51号,王先生,56岁,生于此,正在家门口洗鸟笼。他说,过几天就要搬家了,会丢弃不少家什,但这鸟笼他肯定要带走。 13、毛家巷6号,袁孝宽先生,68岁。袁氏为四明望族。 14、袁先生与家人在袁宅前合影(中间一位是他弟弟)。袁先生说,他上代约200年前从城南迁到这里,他固然出生在这幢老屋,他爷爷的爷爷,也出生在这老屋里。袁先生的母亲96岁了,健在,因行走不便,没能出来一块照相。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11 Comments

消逝的宁波绝人比黄花瘦版老街——莲桥街

        前天与昨天,两次去了莲桥街。三年前就知道莲桥街要拆,陆续去过几次。而前天所见,莲桥街满目疮痍,除少数居民暂时还留守着,所有住户全部搬空。终于,被誉为“宁波绝人比黄花瘦版老街”的莲桥街,迄今已不复存在了。         莲桥街区在天封塔边、以及从前日湖的南侧。日湖荷叶田田,古塔倒影婆娑,主街就称莲桥街,小巷就称塔影巷、塔前巷、莲香巷,街区还包括毛衙街、牌楼巷、五台巷、毛家巷、白龙巷、狮子街等,占地7.5公顷,生活着1300多户人家,是除天一阁周边的老城区外,宁波市区最大的一个传统街巷。历史悠久、明清建筑成群的莲桥街,市级保护点就有20余处,它是宁波文化、民俗鲜活的见证。         莲桥街至所以被称为“绝人比黄花瘦版”,是因为宁波城内传统街巷能拆的已基本拆光。         随着莲桥街的拆佳节又重阳迁,“绝人比黄花瘦版”之称,也随风而逝。         宁波所称的“历史文化名城”,或许仅有天一阁在风光了。                  从生活气息的角度来看,莲桥街要胜过天一阁周边的老城区。以莲桥主街为轴线的莲桥街区,相对集中,店铺鳞次栉比,人群川流不息,而辐射至四周的街巷交叉着密织着,庞大,安宁。像长长的铺着石板的五台巷,走过一次就难忘它。数百年人文的浸淫,使莲桥街的一砖一瓦都有了灵气。莲桥街地处市区中心,旧式生活的温情与水泥钢筋的冷漠形成了强烈反差。每当侧身而入,犹如找到了我向往的远方,那样地恍如隔世。        不能不说,文保单位对莲桥街的保护做了许多工作,提出莲桥街是“宁波申报《海上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极为重要的历史遗存和文化风貌协调区”。饶是如此,在更强大的决策面前,弱势的文保单位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了。         在所有宣传“莲桥街拆得好”的新闻报道中,无一例外地强调“每逢台风季节或暴雨天,海曙区莲桥街的1300户居民就叫苦不迭———因为地势低,这里几乎年年都会遭遇汪洋”。在四周高楼大厦的包围下,老城区低洼积水,这是事实。就生活设施而言,传统街区肯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先天不足,作为政府无疑要想法设法解决。而政府解决的办法,就是拆佳节又重阳迁。         从报道中获知,莲桥街的一些老屋将被保留或者整体搬迁——有点欣慰!但文物专家老早说了,民居建筑的魅力在于它是活的,活在居民的口中,活在与街巷的融合中,活在由一砖一瓦“记载”的年代更迭中。换言之,离开了原有街巷生活的依附,特别是离开原住居民的生活,它就是死了。         说到改建或者拆佳节又重阳迁,许多上点年纪的宁波人,对1998年前古色古香的老公园路一定有诗意的记忆。昨天《东南商报》人文版刊了一篇《温故公园路》,文中提到“公园路原存建筑大多建于民瑞脑消金兽国时期,后有关部门对其进行了改造……街内建筑形成为明清建筑风格”。拆掉明清建筑,重造崭新的“明清一条街”,几乎成了中国城市的通病。都知道这是要遭诟病的,但都在这样冠冕堂皇地做着。         据莲桥街居民言,该地块拆佳节又重阳迁后,也可能造一条步行街。         题外说一句,商报的人文版正在刊出“路”系列,追忆那些已面目全非的宁波街道的历史。不久以后,媒体应当隆重介绍已被抹去的莲桥街的辉煌历史了。真是个滑稽的年代啊。                 这个年代,文化已沦为花瓶,万事利益当头。若干年以后,当社会又回归到真正需要精神慰藉的时候,肯定不会再有这样粗暴的拆佳节又重阳迁了,但那时,恐怕早已经没有明清或者民瑞脑消金兽国的老房子可拆了。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6 Comments

莲桥街的文保点标志

                 据介绍,在莲桥街区的宁波市级文物保护点有26处。下面是我所能找到的十一块保护点标志。         莲桥街的每幢老宅子,都是一个家族的兴衰与绵延。                                     我能查到的老宅资料:            五台弄29号李宅,主人李镜第,做过满清官半夜凉初透员,后从商并参加辛亥革莫道不消魂命。他在上海棋盘街交通路开设的书店,曾是同盟会在上海的秘室机关。                 毛家巷6号袁宅,袁氏家族为四明望族,自南宋成名,住宁波城南,世称“南门袁氏”,代表人物有南宋“甬上四先生”之一的袁燮;元初学者袁桷,近代则为电影导演袁枚之。元代著名历史学家胡三省(袁桷的老师)寓居袁家30年,注释《资治通鉴》并窖藏于袁家,使珍籍得以留存。毛家巷袁宅为200年前从城南迁入的一支袁氏后裔。台湾学者黄宽重著有《南宋四明袁氏家族研究》。                  塔前街24号,新中国邮票设计第一人孙传哲的旧居,孙先生1930年考入上海美术艺专,后又入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师从徐悲鸿。           毛衙街13号毛宅,近300近历史,祖上为明代开国元老莫道不消魂毛彬,累世为官。巷子就因为这座恢宏的宅第而命名。现在面临强制拆佳节又重阳迁的厄运。(见今天<现代金报>报道 《近300年老宅被勒令拆佳节又重阳迁引发争议》 http://news.qianlong.com/28874/2008/02/18/135@4308313.htm )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5 Comments

情人节

       中午,我在药行街看到这三个卖花人,三人的背上分别写“情”“人”“节”。这样的售花方式倒是别致。跟了他们一段路,没见到有人下顾生意。我走到他们前面,跟他们谈了几句,并照了他们正面照。三个学生。中间的女生要我买一朵,15元。我想不起送谁。女生说,就送给老婆嘛。不是不可以送,但老婆见我情人节拿玫瑰送她,会觉得我不大正常的。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形成了一个家庭内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的标准。轻易还是别打破它。        我谢绝了女生。并祝他们多卖出花。而在内心,感觉他们很难做到生意。他们把情人节放大了,以为人人会过情人节人人会送玫瑰花。况且,真想送玫瑰花的人,该有所准备,而大多不会草率地在路边买。        沿药行街来到城隍庙。阳光下满是来往及逗留的人们,城隍庙总是那样热闹,充满着人间烟火。        混迹在陌生的人群中,心是安宁的,并生出一份淡淡的喜欢来。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8 Comments

雪后陶公山

        今天上班了。一切都是老样子,除了老去一岁。         2月5日(农历十二月廿九),空得很,那简直是空虚……积累了一年的烦心与忙碌,忽然就在这一天瘪掉了,虚脱般。于是,与二友去游东钱湖畔的陶公山村,妄想吸一点山水的灵气来支撑自己的虚弱。那天阴冷,下着细雨,背阴处积雪尚未融化,村中少人。都呆在暖和的家里,等着过年了吧。 01、浩渺的东钱湖边,林中行走过。 02、寂寥的小巷 03、祭祖 04、福到 05、湖上残雪 06、屋檐下 07、弄桨人顺便在陶公山访友 08、他拍摄着的这条小弄,俗称“摸奶弄”,弄极窄,两人在巷中相遇必须互相侧身才能通过。 09、老年活动室人气旺。注意旁边这个孤单的男人,他在做什么? 10、他就玩这个,独门绝技,自称上过CCTV。 11、模仿他的孩子 12、其实,孩子们更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 13、快到中午,一户正在做饭的人家。 14、老伯挑着一担沥过的糯米,准备去磨粉。 15、最能感到过年快乐的,应当是儿童了。 16、河埠头。雨点时疏时密。 17、窗外。我们就在这家小饭店吃的中饭,饭店冷清。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