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8

庄市半日(下)

01、庄市的老街。老人说,原先,街有楼顶,沿河逶迤。约70年代街屋被拆除。 02、桥上。河的右边,就是老街。 03、庄市的内部 04、已败落的老屋,大多租给了打工者。 05、嘴里长什么了 06、独坐的意义 07、没有乐队让他指挥,他正玩着一种称为“悠球”的小球。 07、嘈杂街头,小姑娘显得如此宁静。 08、吃惊的。我们是闯入者。 08、没有花,就摘些树叶。只要喜欢。 09、通向包玉刚故居的马路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8 Comments

庄市半日(上)

        今天下午,光影同志主动向林中行提议,去庄市转一下,于是三人成行。惜天气阴,士气不高。         宁波市井,有句骂人的话,说出来的大意是:“好去庄市咧!”为什么偏要人家去庄市呢?我迟迟才弄清楚,原来那里有个精神病医院。庄市属镇海区,离宁波近,2元车费就可抵达。庄市出过个一位大名人,包玉刚。         到了庄市,没有太多的惊喜,一如我们常见的小镇。老屋有所保存。沿河街市的格局,也依然存在着。又专程去了包玉刚故居,冷清而且空洞,豪华更是谈不上了。林中行感叹道:一代船王,荣耀集于一身,而身后却这般冷清,做人一点没花头啊! 01、村口 02、季节轮换,残缺的春字依然停留,不知它是何年迎春的见证。 03、每到春天,我总是会记起这句话:三月是残酷的季节。 04、出租房 05、老屋 06、今天周日,闲着的学生们走到屋外的空地上,在水泥台打乒乓、或做别的活动。看左角的林中行,已与小朋友们和谐了。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4 Comments

记一次大会

从主人比黄花瘦席台看下去 会场开阔 隐隐有权威之感 谁打呵欠了 谁讲空话了 前三排的椅子们   毕恭毕敬 最让人欣慰 面孔如标语庄重 程序严密 发言   无可挑剔 我凝视着面前的白色茶杯 它们比人们的脸更亮些 整个会场里 也没有谁比它们更缄默 掌声适时出现了 手机都设定为无声 脸仍然严肃着 我的身体却在小下去 直至小成另一只茶杯 摆在某张桌上 杯里的茶叶 很淡了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6 Comments

再会,婺源

        黑白。至此,婺源之梦,毕矣。 01 02 03 04 05 06 07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10 Comments

在婺源做梦(续二)

        继续做梦……呵,蛮长的了,就怕误了列位看官的眼睛。         来几张花花绿绿的。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25 Comments

在婺源做梦(续一)

        两天内,我们到了婺源的理坑、晓起(主要为住宿)、江陵、庆源、汪口等古村,见到途中的好景点也有停下。庆源与理坑两村藏于深山,小桥流水,绰约古典,让人惊喜。总体感觉此行走的景点固然多,然太匆忙,老是估算着时间,无法静下来拍。心有不甘。         这辑主要为村中的一些纪录。 01、上周六下午冒雨走进了理坑,开始了我们的婺源之旅。 02、明代老宅。雨天的灵魂是易惊的,轻一些脚步。 03、孩子大哭,狗却无动于衷。 04、夜宿晓起村 05、第二天上午到江岭,天晴了! 06、天好,心情也好。 07、劳动者 08、儿童与她家的狗。婺源的狗,大多和善,相比之下,宁波村子的狗好凶了。 09、江陵的油菜花种植,延续多少年了? 10、庆源,自己种菜的老婆婆。 11、庆源烟民 12、竹笠与蓑衣仍是庆源人的日常雨具 13、汪口的老街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31 Comments

在婺源做梦

        上周六、周日两天,我们六 ** 去了婺源。同行者还有江上率领的数位驴友(在此感谢江上、草鱼等一路的关照)。         三月的婺源         人们四处涌来         各怀目的         一定有人沉醉         在金黄的油菜地撒野         也有人感伤         盛开后的灭寂         也会有人如我         假借照相机的镜头         观察婺源,全神贯注         仿佛另一台机器         除此之外         还有什么想法?         比如伤春         早已没了力气         比如邂逅?         那也十分浅薄         当老无所依         而开始频频依赖快门         可视为一场悲哀         在婺源之春的秾艳里         我或者我的梦               仅是一片水痕         接近于透明         且很快干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27 Comments

登伏龙寺

         昨天下午,与诸位书法朋友去了伏龙禅寺,缘起是其中的阿辉与伏龙寺住持传道法师相熟。          伏龙寺在慈溪市龙山镇之伏龙山上,距宁波约1个多小时的车程。伏龙山海拔近300米,濒海,处杭州湾南岸,地势险要,宋代黄震有《登伏龙山》诗,单咏山之壮观:“壮哉天造伏龙山,独压溟波浩荡间”。伏龙寺既建于危山之上,山阁凌虚,江天引望,自唐代咸通年间建成以来,名人往还,蜚声东浙。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伏龙寺,正处于草创阶段,无古迹气象,如果不听介绍,还以为是正在建造的新寺。我心想,这千年古刹肯定又是解放后毁坏的。其实大错!寺于1941年被日本鬼子焚毁,直接原因就是伏龙寺为海防要地,山上活跃着抗日武装。寺既被焚,从此衰落。1949年后寺院的剩房又为部队所用。         到伏龙寺后,传道法师陪我们到寺院附近转悠。兹地确可称风水宝地,竹林掩映,空气清爽,寺前的海水虽然已退到了很远,而立壁千寻遥看沧海的意思与古时略同。仙人桥、莲花池等遗迹,也让人感到古刹的脉络尚存。         寺院的修复工程始于1999年。传道师说,约要十年后,才能恢复原来的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近代高僧弘一,于1931年及32年间,三次驻锡伏龙寺,并在寺内写下了《佛说阿弥陀经》等重要的书法及绘画作品。其中的一幅对联是弘一师写给随侍在伏龙寺的学生刘质平的:心志要苦志趣要乐,气度要宏言动要谨。         明抗倭名将戚继光也曾屯兵龙山三年,写有《题伏龙寺》:“梵宇萧条隐翠微,丹枫白石静双扉。曾于山下挥长戟,重向尊前醉落晖。衰草尚迷游鹿径,秋云空锁伏龙机。遥看沧海舒长啸,百尺仙桥一振衣。”         天色向晚,僧人殷勤。十数人在寺内吃了素斋。兴尽而返。  01、初创阶段,寺僧尚少,约十多名。 02、部分同行者由传道法师陪同,正在观察仙人桥(即戚继光所称的"百尺仙桥"),现桥为光绪年间重修,几被树木遮掩,传始建者为当时知鄞县的北宋王安石。遇雨季,仙人桥下的涧水直泻千丈岩。 03、从仙人桥上远眺。那些田地原本都是海水。峭壁上有古代石刻。 04、春天来了,杜鹃开了,陈元老师笑了,传道法师也笑了。传道原为宁波七塔寺监院,南通人,1976年出生。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4 Comments

拙文选入“震撼心灵美文”

       近日在Google查找与自己相关的资料,无意中看到一条信息,我N前发表在某报副刊的《聆听民歌》被收录到《99篇震撼心灵美文—— 中学生阅读感动读本》,漓江出版社,2005年。          此书的编辑推荐及目录:    http://www.langlang.cc/product.aspx?pid=1066448    或者  http://www.amazon.cn/mn/detailmore?showtype=3700&ref=DT_RV-DT&prodid=zjbk183319        好几年过去了,我却才知道。意外。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7 Comments

状态

无法说清那种状态更好些 月初平静 惊蛰起开始郁闷 潮起潮落 状态是一种提示 身体内部的暗河 凝滞或奔涌 醉是否比清醒痛苦 颓废是否比积极深刻 清教徒是否一定比性工作者更值得尊敬 这些都没有结论 我所知道的最好状态 就是饿了要吃 乏了要睡 大雨天不打伞 那是反常的状态 却也享受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