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8

六一节的祈祷

         因为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遇难的学生,今年的六一节,恐怕没有了以往的灿烂。前些天,四川省教育厅对倒塌校舍做了初步调查和评估,将倒塌原因归纳为以下几点:一、这次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首先是超过了预计强度,学校校舍抗震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二、灾情发生在上课期间,集体伤亡人数比较多。三、学生上课时集中在教室,楼面负荷大,疏散时又集中在楼梯间,这些走廊、楼梯相对来说是建筑比较薄弱的,所以造成了一定的损害。四、根据四川省教育行政部门提交的材料,四川省倒塌的相当多的校舍建筑时间比较长,校舍陈旧落后,这也是导致部分校舍垮塌的重要原因。五、学校的建筑在抗震方面本身就存在着设计方面的先天性缺陷。(5月28日南方日报)          按照这个说法,学校建造中的腐佳节又重阳败已被排除,校舍倒塌是正常的,不倒的才怪。最糊弄人的是第二点,即“上课期间”也成了校舍倒塌的原因之一,如果校舍不倒,那来的集体伤亡?还有第三点,“学生上课时集中在教室”,学生不在教室上课,去哪里?胡诌啊胡诌!让人连气愤都没有了。此“五点论”一出,数千名学生,只怕是要白死了……。          值此六一节来监之际,让我们多想一会那些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时被吞噬的鲜花吧,让我们深深地为那些惨死的孩子们祈祷吧。 5月30日,宁波育才小学,学生们为震区小朋友制作的祝愿卡。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 9 Comments

骆驼,蓝蓝的屋

        后来,我们去了镇海区骆驼镇。据说从前的骆驼多古桥古屋。现在,河流仍穿镇而过,河上都为水泥桥了。而老房子只剩“后新屋”,听说为从前做药材买卖的老板所造。窄的街上小贩云集,时鲜瓜果较宁波便宜许多。为何名叫骆驼?明明江南无骆驼。有说镇上原有“六根大桥”,宁波话谐音,就叫“骆驼”;有说古时镇上的大桥造毕,却还没命名,恰好有人赶着一头骆驼过来,本土人不识此物,智者说这叫“骆驼”,于是就称桥为“骆驼桥”,久之成了地名。这些说法都甚为可疑。         从骆驼后新屋的建筑样式看,建筑年份约为清末民初,因为清代中期之前那种精美与严谨的风格已看不到了。后新屋胜在规模,虽都为两层楼,然占地面积大,廊庑迂回。墙门内住有不少人家,有少许破败状。在夏天的炎热里,庭院深深的荫凉,是会带来对以往岁月记忆的。         到骆驼没多久,下了一场大雨。我们躲在商贩用尼龙布搭起的摊位……街上的人惊慌失措,小贩们在诅咒着抢救货物(不被雨淋),而我们频频拍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01、我所谓“蓝蓝的屋”,骆驼的一家小店。 02、老新屋的孩子 03、透气。可惜他老人家很快就得进屋…… 04、天暗下来,要下雨了。 05、最初的雨点 06、逃雨 07、尼龙棚漏水,小贩挪动商品。 08、雨停了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2 Comments

雅聚

、      上周日(25日),杜能敢以书法会友,组织了若干同道到他家小聚。能敢特别尊老,邀请甬上名宿95岁的桑文磁先生与90岁的郑学浦先生参加,俩位老人富有童心,与后辈们一起谈笑快乐。在一番书艺切磋以后,能敢又请大家在附近的饭店吃了中餐。         与能敢结识于1987年,彼时都在咸祥工作,因喜欢书法,几个朋友一起搞了一个“嵩江书社”,自此我与书法结缘。周日在能敢书房,居然见到他挂着我多年前写的行书条幅,仔细审视自己的书法,我挑出了许多毛病,尤其是用笔的轻率,不禁大汗。能敢说,要想换吗,拿十张字来!又大汗。         参加雅聚者:桑文磉、郑玉浦、杜能敢、樊潘军、张忠良、石唯辉、钱丁盛、史晓卿、黄备、我。 01、能敢与桑文磁先生 02、二老审阅晚辈们的作品 03、郑玉浦先生,退休前为宁波师院教授,有专著多种,宁波书法前辈。张忠良是郑先生在宁波师院时的学生。 04、95岁高龄的桑文磁先生在点评史晓卿的书法。桑先生早年师从名儒杨霁园,后毕业于上海正风文学院,博学多才,在文学、历史、书法等多方面均有很深造诣,曾长期在正始中学任教,德高望重,为宁波一代名师。

Posted in 书法 | Tagged , , | 6 Comments

08年5月11日行踪

        5月11日,周日。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前一天。那是个好天气,蓝天上飘着几丝云朵,在暮春的淡淡风里,汗衫外再套一件薄薄的茄克,显得非常适宜。我们一早出发,第一站是三门县沙柳,一个小镇,短短的一段老街藏在喧闹之后。 01、豆腐与秤一样古老。背后就是老街,早上8点多,太阳已升得很高了。 02、更新的事物,越显得老街的质朴。 03、我相信,沙柳的时光流逝得比别处慢些。 04、建于光绪年间的龚家老宅外墙。龚家老宅是沙柳唯一的三门县级文保单位。 05、龚家老宅的猫 06、街心戏台。没有任何保护,大概建筑年代比较晚。 07、暗处的孩子 08、五月的花 09、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反而使气氛空荡荡起来。 09、锄草的农妇。当我拍下,与大妈聊了一会。她问我,拍去做什么?我说,我们是拍着玩的,到处拍,看到自己喜欢的就拍下,至于拍下做什么,我们自己都无法确切地知道。 10、光阴 11、剥蚕豆 12、快近中午,空空的新街。做一个梦吧,狗。 告别了沙溪,来到宁海县境内的一市镇,光影30多年前经常来一市,印象美好,但现在面目全非,一眼看去都是新房子……我们连车都没跳下!于是又驶了一程,来到了七市镇。 13、半道看到的一块麦田。在宁波呀,已经很少能见到麦子了。 14、因此,我完全理解弄桨人的冲动。海子诗:“打一支火把走到船外去看山头被雨淋湿的麦地/又弱又小的麦子!” 15、七市保留着一大片老屋 16、在一户农家看到的 17、在老屋长大的孩子,或者能多一些得到祖宗的庇护。 18、午餐 19、厨房 快12点,肚子饿了,决定到三门湾边的明港吃中饭。 20、去年也来明港吃过海鲜。这个码头旁,饭店林立。 21、搬运刚捕捞上的鱼 22、渔民告诉我,这叫烟枪鱼,可以红烧,用咸菜煮更鲜。市面上卖8元左右一斤。 23、餐桌上的林中行与农民 24、恢复正常的农民,虽然笑得仍是怪异。 25、中餐后,从宁海往象山西泽码头,渡过象山港到鄞州。看看,渡船上的弄桨人同学左右手都没闲着。那时已是下午4点多。 26、返回宁波时车过东钱湖,我们几个又下车。这是殷家湾村口的一抹夕阳。 27、走进村子,只有一脉余晖尚照在墙头。村里人说,我们早十分种来就好了,现在,夕阳就要跌落在湖山后面。 28、果真是这样。我们只有在湖边呆立着。暮色逐渐笼罩,湖里吹来的晚风挟带着芦苇的清凉……美好的一天就要结束了。20多个小时以后,我们就要感受空前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0 Comments

光荣与梦想:5月21日夜天一广场

        天一广场连续火热两个晚上之后,昨晚,又迎来热闹的第三夜。         昨晚的规模可能最大了!国旗与“中国加油”等横幅在整个广场飞舞。当成千上万的人如潮水涌动,当为首的年轻人带着长长的同样年轻的队伍手举标语、呼喊口号、昂首阔步绕广场行进,那仿佛是一场遥远的梦。         保安人员密布在广场,他们怕事情搞大。         事情并没有搞大。年轻的爱国者们准确地把握了行为的尺度。所有的情怀,所有的发泄,所有的梦想,似乎只在天一广场开始,并了结。         天一广场,开始承载宁波的历史。 01、我们来到广场时,天色尚亮,尚有一缕晚霞的光,映照在MM脸上。 02、“怎么又是你”!近几日来得勤,这孩子认出我啦。 03、我听到了广场旁边教堂的钟声,于是循声来到教堂。晚钟为哀悼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遇难同胞而敲响。 04、气喘吁吁爬到教堂顶楼,见到了两位敲钟者。钟楼一片漆黑(用了闪光灯),钟声震耳发聩。 05、默哀中的男孩 06、弄桨人打来电话:快到广场!原来,就在我去教堂的一会儿,广场已了这个样子。          06、虽然,他们不是先行者。 07、纯洁的人啊 07、你们让我感动 08、长久地保持着这份爱心吧!爱要表达,爱要喊;爱也是默默,也是无语。 09、红色场面 10、我们在天一广场的留影。是为了能记得。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11 Comments

化悲痛为力量:国哀第二夜

        昨晚的宁波天一广场,聚集了上万名寄托哀思的市民。         今晚,5月20日的天一广场,市民(以年轻人居多)如有约定,纷至沓来。烛光依然,人潮依然,然而在向遇难同胞遥寄哀思的同时,我更感到了一股凝聚的气场,一种强大的团结向上的力量。“中国—加油”、“汶川—挺住”等口号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广场在沸腾……我虽然拿着照相机不断安动快门,然而情不自禁地被眼前的情境所打动了!也与不相识的人们一起高呼“祖国——万岁”;也用尽大声,与人们一起唱起了国歌。 01、中国加油!汶川加油! 02、默哀!(这片烛光为“假如我是你”的QQ群网友所点亮,其中的一位告诉我,他们的群会员已为汶川灾区捐款1万多元。) 03、持烛,缓步绕广场一圈。 04、小朋友以后会记得吗?2008年5月20日晚上,在父母慈仁的目光里,他向震区献上了一份小小的爱心。 05、祈祷,祝愿。 06、浙川心连心 07、广场上,一片一片的烛光,一群一群的人们。 08、中国心 09、高唱国歌!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 12 Comments

哀悼——5月19日14:28分的宁波

        今天下午14点多,我走向市中心天一广场。广场依然人来人往,但今天是全国哀悼日的第一天,广场上分明有着不同往日的气氛:比平时少了喧闹,许多行人的手腕上,还都系上了黄丝带;紧靠马路的铁珊栏挂着黑底白字的巨幅标语:“沉痛哀悼汶川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遇难同胞!”14:20,广场广播忽然响起,原来是广场管理者召唤他们的员工集中到一起哀悼。越聚越多的行人则自发站立在了一起。14:28,防空警报、鼓楼的大钟、及各类汽笛在整个宁波城鸣响,广场上全体肃立,低头默哀……有人无声痛哭,有人则在悄悄擦着眼泪。这三分钟里,没有陌生人!宁波,浙江,中国,所有人的心为汶川灾区默哀、祈祷;所有人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9 Comments

宁波学生走上街头,为灾区募捐

         今天是周六,大晴天,宁波一些大学与中学学生,纷纷走上街头,为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灾区募捐。          宁波市民向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灾区的捐款活动,13日就已开始,红十字捐款处一度排起了长队。据中国宁波网报道,至15日下午17时,宁波向震区捐款额已超过6300万元。昨晚在宁波逸夫剧院的赈灾义演,观众现场捐款734万元。          我在今天上午的现场看到,学生自发的募捐活动,没有得到市民的热烈响应,可能是许多市民已通过别的渠道参与了捐款。但学生们为灾区做实事的行为,值得赞赏。 01、金光百货门口,鄞州职业高中的学生,她们齐声朗诵:“一座座房屋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倒塌,一个个生命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丧失,一张张笑脸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淹没……伸出你的援助之手……”。 02、宁波外事学校学生。据带队的老师说,她们一早上街募捐,到上午十点多已募集到一万多元人民币。 03、某中学学生把卖报款捐给灾区。 04、鄞江中学学生在天一广场设立募捐处,女生们呼吁行人捐款。 05、小女孩在大人鼓励下捐款 06、这群学生始终站立在火热的太阳下,而且不时地喊出整齐划一的口号。 07、学生们朝捐款者行注目礼。好不容易等到一个。 08、在天一广场地下道的入口处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3 Comments

陈阳老师结婚了

        陈老师阳,明摆着帅哥加才子,追求崇高精美之生活,今晚他做新郎了!与他携手并肩之旖旎新娘,芳名丁香,博客名人( http://clovegirl3.blogdriver.com/clovegirl3/index.html ),看一下新娘之美文,就可知他俩多少的般配。衷心祝愿陈阳伉俪幸福美满!         (左右猛男为陈阳老师的临时保镖)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3 Comments

我们能做的,仅仅只是祈祷

直线上升的伤亡数字 让我抑制不住的伤心 灾区惨境挥之不去 而且恶梦还在继续 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捐款当然能为自己带来一点慰藉 但并不能直接解救废墟下的生命 我们所能做的,仅仅只是祈祷 祈祷救援人员争分夺秒 祈祷上万名还被埋在黑暗中的生命 不要从此就永远闭上眼睛啊 今夜很难入睡 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后的第三夜 被埋住的人们   生的希望正在逐渐渺茫…… 就在今夜 他们中的不少人将要倒下 每时每分 尤其是众多体质与心理脆弱的孩子…… 汶川的校舍为什么那样不堪一击?! 在长长的落满泪水的遇难名单上 学生啊是最不能碰的痛 心里难过 却又无法恨谁 无法发泄 无法帮助 无法抗拒 …… 每天照样的生活 我所能做的 仅仅只是祈祷 仅仅只是 今夜 无法安睡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