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8

** 们拍美女去了

        周四晚上,我们应约在余公馆吃饭。吃饭的阳台下就是奉化江,江风劲吹,没有一只蚊子。农民喝多了,操起一个空酒瓶奋力扔出去,卟的一声,瓶子扔进了江中。算他厉害。菜是好的,青蟹,石斑鱼煮汤,产自杖锡的烤土豆,东钱湖虾干。还有别的。听说自酿的白酒口味也佳。吃兴越来越浓,大都喝到7、8分的样子了,奇怪的是,林中行那么会醉的人,这晚居然全身而退。还有谢波波,喝得都说不出什么话了,走路仍然相当的稳。余夫人后来搬来三样水果,葡萄、梨、西瓜,我吃了许多。大家吃到一半,打开电脑,拿出U盘,观摩各自带来的照片(余的作品已印出来30张),农民模仿国际大赛的评委,对所有图片逐一点评,或褒或贬,旁人不容置疑。余的图片令人刮目,技艺大进,一致公认。看完照片,又继续坐回餐桌吃喝讲大道。如此这般,仿佛兴致未尽。唉,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今天上午,四位 ** 去展览中心的汽车展,拍车模去了。拍美女我素不擅长,还是等他们拍回看图养眼吧。我同时希望他们不但拍美女,也拍点延伸的、非美女占中心的图片来。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10 Comments

八月的情绪

        8月份发生了许多事         但8月还是夏季         这是不可改变的         一切事情的发生         都在夏季的热风里         这相当重要         例如多年以后         某人可能忘记了08夏季奥运会         但他忽然记起         他曾在那年热天吃过一枝大脚板雪糕(难吃)         从而进一步想起         他吃着大脚板,打开了电视         脑子进一步清晰起来         万众期待的画面         ……刘翔一拐一瘸地走过来         多么令人难以置信         哦,脑神经终于被激活         记起来啦,记起来啦,这是2008奥运会!         健忘的老年人         感谢8月的高温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18 Comments

东钱湖的湖鲜

   “罂脰无端废,流膏独在兹”,这是清末诗人鄞县杨霁园先生《东钱湖舟中》的开头两句,说是宁波东西各有大湖,而城西的罂脰(广德湖)被无端废掉,只有东钱湖还在造福一方。“流膏”,形容湖水的珍贵,的确,除去风光,除去灌溉,东钱湖出产的各类湖鲜,也堪称甬城一绝。     以前到东钱湖游玩,只求眼饱,从没想到还要饱口福,这几年,湖边的饭店渐迷人眼,我也终于认识到,既然到了湖里而不尝一尝湖里货,那真是一项莫大损失。如果有朝一日敝人忽然胃口大开,也很想讴朋呼友,去东钱湖撮上一顿。东钱湖离宁波太近了,对湖把酒,何等诱惑。     烟波浩渺的东钱湖历来是水族们的乐园,渔业部门曾作过统计,在东钱湖生活的仅鱼类就有45种。因为水产资源丰富,东钱湖的渔业十分发达(东钱湖渔民甚至在一千多年前就尝试在湖中养殖乌龟了),打鱼情景是历代诗人咏叹的话题,而“殷湾渔火”列入湖之十景之一,也可透露出渔业在东钱湖的地位。在历史上,东钱湖因为深藏一隅,长期不为外人所识,反过来,倒使环湖居民自得其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捕鱼,养鱼,烹饪鱼,木桨敲击船舷的低沉声仿佛自千余年之外传来……东钱湖人不简单,他们去外洋捕鱼捕出了一个“东钱湖时代”(《中国鱼业史》所称),养鱼,则使东钱湖成了浙东著名的淡水“鱼仓”,至于湖产品的口味,那还非得亲自尝过才能知道的。     在冬天,我对东钱湖印象深刻的一道菜,乃是咸菜露煮蛳螺,这是宁波的一道家常菜。冬季本来就是食蛳螺的当令季节,而东钱湖产的蛳螺又愣是与别地产的不一样,这里的蛳螺个儿不大,味鲜自不必说,它的肉质脆而香,绝无泥腥味,可以让人凭空吮上一大碗而还意犹未尽。     无泥腥味是东钱湖水产的一大特点,这是因为东钱湖面积大,碧波万顷,鱼儿自在吐纳,其次是湖水甘美,注入湖中的七十二条山溪水,多少清冽、滋润!寻常的鱼类如草、鳙、鲫、鲢、鳊、鲤等,如果它产自东钱湖,无论清蒸还是红烧,入口便是煞煞使清爽         宁波人素有“冬鲫夏鲌”之说。东钱湖盛产鲌鱼,当地人称为“青条”的翘嘴红鲌,大的可长到三四十斤,肉膘,用来清蒸味最好。另一种寻常鲌鱼因为小,多用来晒干,湖上渔民往往一边捕捞,一边就在船上剖开鲌鱼晾晒。在东钱湖众多酒家中,鲌鱼干属必备菜。用此物下酒,既实惠,又好吃。     土哺鱼天菜心羹则是我欲吃而还没吃到过的一道名菜。土哺鱼为东钱湖特产,微黑,像拇指那那样大小,生活在湖底,春暖花开时肉最肥,所以俗又叫“菜花黄”,有独特鲜味,南宋宝庆《四明志》已记载东钱湖主产此鱼。清初全祖望先生某次吃了吐哺鱼后,见此鱼虽小,而味却如此鲜美,不禁大发感慨,写了一首长长的《东钱湖吐哺鱼歌》。晚生尽管还没尝过此鱼,但读罢全先生此篇大作,已深深热爱上吐哺鱼了。惜东钱湖的吐哺鱼现产量不多,偶尔才得一见。莫枝市场上大青鱼二十元左右一斤,而吐哺鱼要卖到三十多元一斤了。     说到青鱼,不能不提到东钱湖的另一道名菜“青鱼忽水”。东钱湖的青鱼极大,捕上来的青鱼,三四十斤属平常,前些年曾捕获一条重达113斤重的特大青鱼,敝人比它也重不了几斤呐!青鱼忽水的原料是取鱼的鳍和尾,即鱼体中最灵动的部分,斩成扇形,先用油煎,再放姜、绍酒、酱油等一应调料,中小火烧透入味,明火勾欠。此菜游滑味美,色香俱全,是去东钱湖必吃的一道菜。但如果有当地人作陪,主人可能还会点上一大盆青鱼肚肠(用咸菜及冬笋作帮头),这盆菜绝对是内行人吃的!有湖上俗语作证:“吃过青鱼肚肠,忘记亲爹亲娘”。坐在餐桌上肯定点不到这菜,因为往往还在厨师准备宰青鱼的当口,就会有主儿走进厨房指着那鱼说:肚肠我要了!     而我更怀念银鱼。若干年前,东钱湖还看得到银鱼,细小的,白色的,我想象大群大群的银鱼从月光下的湖面精灵般掠过。我同事黄科在东钱湖边住了二十多年,他说,东钱湖的银鱼比太湖的银鱼更细小晶莹,味道也更好些。 现在湖中的银鱼已基本绝迹。俚语“银鱼塌塌蛋,过酒又过饭”更多的只是作为银鱼曾在东钱湖生活过的印证了。         (几天前整理旧文,翻出此篇,自怜之)

Posted in 好吃 | Tagged , , | 24 Comments

温和地美丽

    前几天,远去老师与我讨论一个关于女性的话题,即什么样的美丽是最值得欣赏的。 其实,一个女人能称得上美丽,其余皆可忽略不计。我乐于承认我喜欢美女的一颦一笑,及凡此种种。然而万一有美女出现在我的镜头里,则希望她一不要眉飞色舞,二不要冷着脸的酷,我只希望她微微呈现笑意,传递出一种温和。         温和比温柔平凡,朴实,但也更为大气。当没有心情作出所有的夸张表情,惟有温和能自然地流露。         温和是普遍的,犹如大地上的和风细雨。         许多年前,我女儿在妇儿医院住院。病房里住满了人,其中有一位女子在照料她孩子,本来没什么。但这位女子显然有烦恼,她婆婆在话语中总是责怪她,一次一次。而她偶尔一来的丈夫,唯唯诺诺,忧愁无比。面对这些,女子不吵,不怨,不冷漠,她细心地照料孩子,而她脸上,始终保持着温和的色彩,在压抑的气氛里,她的温和无异是一束光辉,照亮她自己,照亮整个病房。在这里,温和代表着她的坚强与希望,其绵绵溢出的力量,远胜于愤怒。 我由此感到她的高贵。后来她孩子比我女儿早出院,我不知道她今后的处境,但我相信,内心坚强的人永远有未来。          温和是与生俱来,还是生活积淀所致?我倾向于后者。我所看到的温和,总是出现在成年人的脸上。如果男人的温和更可理解为厚道、长者的风度;女人的温和,则往往反映着她的人生态度,她的普世价值。温和看似软弱,但她往往是最后的胜利者,仿佛雨后之彩虹。         温和与温顺是同义词。温顺更接近于小鸟依人、承受。温和则可以派生出别的含义,如坚韧、平等、和谐、无畏。蒙娜丽莎的表情是温和的。去寺庙,多看看观世音菩萨,就看出“温和”二字来了,呀,那样一种普度众生的慈悲。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天下莫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这段话揭示出所谓弱与强的本质。     当我手拿相机在大街逛荡,天下美女如热带鱼儿纷纷游过。我知道,她们最能打动我的神情,就是温和。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49 Comments

枸杞:纯渔岛的风情

        贴了枸杞岛片片后,有博友留言,问我枸杞岛路线。枸杞是偏远的海岛,走的都是海路。驴友无论从哪出发,先要乘船到嵊泗。从嵊泗到枸杞有固定航班。因为是海,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并不能如乘汽车那样算得准确。以我们为例,镇海码头早9:00坐上船,到嵊泗,错过12:30到枸杞的航班,只好雇一艘危险的渔船至枸杞。算一下,一天之内共在船上度过了七个多小时。我又经不起风浪的颠簸,晕船厉害。这些都是自找的,出门在外,大自然广阔,人比平时渺小许多。只能随遇而安。         枸杞很早就住有人住,据光绪《定海厅志》载,枸杞岛元代时即为蓬莱乡六十九岙之一,岛名“干斜”(现在的干斜为岛上的一个村名)。后因岛上盛产药材枸杞,改称现名。作为植物时枸杞被当地人称作“红甜筒”,这个叫法与我老家对枸杞的叫法一模一样。事实上,枸杞的居民都讲一口纯正的宁波话,一些行将消亡的宁波老话在枸杞被正常使用。漂洋过海到枸杞,听到满口乡音,就没有了远在他乡的感觉,这让我有点失望。         枸杞是个纯粹的渔岛。捕鱼,养殖贻贝。不收门票。人口接近一万,七个行政村,中心村有一条短短的街,几家旅店。白天街景落寞。岛东边的沙滩不甚美,下午三点开始,本地人三三两两在这沙滩上游泳。没有打扮时尚的美女帅哥,没有撞来撞去的游客,没有暧昧的甜腻,没有马,没有游艇,没有撑着的大伞及伞下的饮料。枸杞岛有的,只是停满的船、到处游动的鱼儿、活着或死去的贝壳、蓝得眼睛发酸的海水、粗糙的空气、大片堆放的养殖绳或塑料浮筏。         岛上不种植任何庄稼。青菜很贵。餐桌上横竖都是海鲜。虽然我只在岛上住了两夜,忽然就很想吃芹菜炒豆芽,喝咸菜笋丝汤,或者吃一盆红烧猪蹄。         据说9月以后,男人们就要出门捕鱼,一月半月的漂在海里,而岛上,只剩下闲荡着的女人们了。         到枸杞游走的,大多为两种人,摄友,钓友。老资格的宁波摄友98年起就上枸杞岛摄影,渔岛特有的风情让摄友不能自拔,年年都会来。而说到钓鱼,我看到有人在枸杞的后头湾码头,没多功夫就钓上数斤青鲇鱼了。 01、来了位宁波客人,主人就带着她们到屋门口捉蟹玩。 02、搬船 03、干斜村,这里也许是枸杞岛最先住人的地方了。我们的许多照都是在此所拍。村里堆满了绳子与白色的浮筏,这些都是养殖贻贝的用具。 04、闲坐的老俩口 05、这是一位母亲,看着在稍远处游泳的孩子。 06、旧船 07、通向码头的路 08、对着落日猛拍 09、岛上女人 10、我窜到别人家院子里,看到摆着的菜。 11、谁家的狗 12、快七点了,还有人在夕照下劳动。 13、纳凉 14、回家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1 Comments

卢千千同学暑假生活摘录

        暑假生活马上要结束。事实上,因为这学期开始读初三的关系,千千同学昨天就去校上课了(每天上半天课,直到正式开学)。在不知不觉掠过的光阴中,千千在长大,但她的思维,还是象刚上初中时那样单纯。         这个暑假,她没去过最想去的外婆家,没有去外面旅游。因为补课,游泳考试,提前开学等原因。         她的暑假乐趣,就在有电视可看,及上网,吃冷饮。         而她自己对暑假又是怎样看的呢?在此摘录千千的暑假作文。 暑假三记   一 看牙   老妈一大早把我从凉快的竹席上拽了起来,命令我快速洗漱,我揉了揉双眼,这才记起昨晚已经和老爸商量好今天去牙医那儿把戴在牙齿上一年零七个月又十三天的“紧箍咒”拆掉(命苦啊,牙长的那个丑)。而老爸今天又要去开会,无奈,便老大不情愿的由老妈带我去了。 经过一系列的琐事,我和老妈终于到了车站,但车站的上班族更是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焦急的等待着公交车的来临,场面异常壮观。再加上太阳的灼热,我也只能托着腮,看着往来的人群和汽车。但老妈就准备充分了,顶着把新伞,喝着水,好不自在(馋哪)!在将近十五分钟以后,仍然没有一辆通往目的地的车,导致我和老妈终于失去了耐心,搭上了809路(即使还要再走一站路)。可老妈一下车就后悔了,喋喋不休的唠叨说真不应该搭这辆车,多走那么多路(郁闷)。 万幸的是,我们终于在8点左右赶到了医院五楼(幸亏有空调和电梯),满以为医院开门七点半,我们赶到算早了,可不料里面已经扎满人了,黑压压的一片。所以,被泼了一头冷水的我们,只能挂号排队,慢慢耗时间,坐在外面看一个个人进去,严重不成比例的人数出来,以及忍受着不远处婴儿的大声啼哭和肚子的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早饭还没来得及吃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不耐烦也一点一点的升级,忍不住走了进去,看看还有多少人。但一看更失望,人数比我想的不知多了多少。此时躺在椅上的是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从她母亲和医生的谈话中,我得知她上次拔牙的地方发了炎,疼痛难忍,今天还要再拔,总计要拔四颗(惨哪),一想到这里,我不禁暗自庆幸,想当初我矫正的时候,一颗牙都没蛀,也没拔。很快,另一位老太太又问诊了,是装假牙的,但今天只是先看样子,因此很快就结束了。而接下来,又是形形色色的病人——整修蛀牙的,暴牙要矫正的,五花八门。 十点时,终于轮到了我(足足等了两小时),可那位医生不消几分钟,就拆掉了他一年多前的杰作,但也是付钱的时候——2000块大洋。这时我不禁思绪连篇——就在前年的暑假,我为了自己这口难看的牙齿戴上了牙套,而现在我的牙齿却变的十分整齐,牙与牙之间毫无缝隙,只要再戴上一个固定牙圈,把牙齿定下型来,以后就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哈哈大笑了(好开心)! 就这样,在十点二十多分,我跟老妈终于逃离了医院的消毒水味,登上了回家的汽车。     二、社会活动   “嗤嗤嗤”(高压锅的喷气声,只因为外公送来了二三十枚玉米,老妈每天一早都要蒸),这几天早上的我都是在这种声音中看到了早上的曙光,然后睡眼惺忪的爬起床…… 带着满嘴的油腻和玉米渣子,我伏在了书桌上,望着高达30厘米的暑假作业和参考书,无奈的叹息,只能拿起暑假作业本奋笔疾书。这时老妈出门了,还不忘加了一句,“记得去参加居委会活动!”我只得搔搔头皮应了一声。那种令人无聊到吐血的所谓实践活动我实在不敢恭维,也只有那些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孩子才会有积极性。但说归说,居委会活动如果不去,那张反馈表就不能交差了,那么老师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算了,就在一小时的劳动后(做作业),我心不甘情不愿的顶着炎热的太阳走到了居委会,那里已经跟赶集一样热闹了,等我迈进活动室,里面早已济济一堂了,一眼望去全是人头,当然绝大多数都是身高在一米左右的小朋友,还有几个初中生及十多个小学生。一帮人坐在那儿聊天,唧唧喳喳的像一群兴奋的麻雀,只有那些小朋友在听那些高中生讲什么安全问题,举手的积极性更是高(原因是有橙色环保袋赠送),而个别高中生的讲课水平更是可以,声音不比蚊子响,个子短似小学生,而又滔滔不绝。更令人郁闷的是,空调坏了,还没有电风扇!在这么一个有三十多个人的屋子里,空气严重不流通,当时的闷热状态可想而知了。好不容易撑了半个钟头,终于因为我是初中生的缘故,先一步溜走了。 等我回到家,已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一个上午就这样度过了。     三、游泳    今早我迷迷糊糊的走到卫生间,刚拿起牙刷,猛然看见墙上的挂钟已指向了七点,脑子刹那间清醒,快速洗漱,准备好游泳的一切必需品,直奔学校! 可等我脸红气喘的拿着早点跑到目的地,才寥寥几人,接送车也没有到,这才放心的吃起早点。回忆起我这痛苦的五天——原本在第一批游泳的我因为身体不舒服,被调到第二批去学游泳,远离了熟识的同学,来到陌生的环境,开始了战战兢兢的游泳生涯(一起学的人里面,只有一个女同学是临时认识的,其余的都是干瞪眼),每早还要在七点之前起床,这对于暑假里每晚九点半睡觉,每早八点半起床的我是多么困难啊!一想到这儿,我就分外心酸。“车来了”!同学的大声嚷嚷把我拉回了现实,又拼命的挤进了车厢,占取有利位置,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嘟”——汽车司机在人满后开动了,大家都又说又笑的,很是开心,可惜在二十分钟后车子抵达了华茂游泳池(悲惨的时光就要开始了)。 首先,大家都要到更衣室换泳衣,但由于更衣室实在太小,衣箱有限,所以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找箱子(那儿的衣箱都不像我们家对面游泳中心一样上锁的,还有几个箱子是坏的)。紧接着,又飞速换泳衣,嬉嬉闹闹的到游泳池去(只指女生),看今天的水位上升了多少,还有几分钟轮到自己这一班下泳池,好不热闹。等时间一到,纷纷下水,我也不例外,在教练的点头下,下了水,可那泳池的颜色是让人看一回倒一回胃口,据说十五天用漂白莫道不消魂粉“洗”一次水,还有人吐在里面。而那水位更是高得恐怖,想我167cm的身高,也站不大住;水的温度根本就是坚冰融化后的样子,冷到家了。可即使这儿的环境再恶劣,也只能游下去,因为它关乎中考呀! “大家要注意腿的动作,脚要尽量靠近臀部。”教练裹着块大毛巾坐在台阶上面,讲着每天重复的话(因为太重要),然后看着我们拿着浮板练腿的动作,不住的纠正,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叫我们游了三四趟五十米,累的我们泡在泳池里也气喘吁吁,而且因为人多游泳时经常被踹到,所以是又累又痛,还要挨骂。好不容易挨过了一小时,眼看就要下课了,教练却要求再游一百米!全体无语,只能猛命的游,结果到了终点以后,就累的虚脱了…… 等上了岸,“后遗症”出现了——人又脏又粘,头发压根粘在了一起,更要命的是,接送的车子不等人!所以很少有女生傻的去在游泳池的洗浴室里洗头洗澡。直接擦干,穿好衣服,上车回家…… 为了一个中考游泳,付出的代价好大!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8 Comments

枸杞岛:收获贻贝的日子

        枸杞为浙江嵊泗列岛的第二大岛,接近公海,距日本长崎岛仅300海里。得天独厚的条件,使贻贝养殖成了该地的传统优势产业,在岛周围宽阔的海面上,近万亩贻贝养殖基地非常壮观。这些天,正是枸杞贻贝收获季节,渔民们日夜忙碌。我们一跳上岛,热乎乎的劳动场面迎面而来,同时还夹杂着贻贝发出的浓烈腥味…… 01、早晨的后头湾码头。凌晨起,渔民就陆续来此做活。一批人落船,采摘贻贝,整船整船运到码头;另一批人卸货。加工厂的汽车则把卸下的贻贝运走。如此往返重复。 02、等着下海。抽烟男子面前放着两只瓶子,一只装淡水,另一只装柴油。这几乎是所有下海渔民的标准装备。 03、他是孤独的,而且焦急。朝阳已经照到了远处的海面,而他的船还没驶来。 04、十分钟后,他终于乘上了船。这是他儿子的船,他儿子已经装了好几船贻贝了。远方点点的白色就是贻贝养殖区域。 05、走进码头附近的一家贻贝加工厂,发现那么多人已经在工作。原来工人早晨四点钟上班,一直要做到下午五点左右。活儿的内容,就是把蒸熟的贻贝壳剥掉,每剥100斤可得80元人民币。一个熟练工人一天大约可收入100多元。 06、加工厂里的男人 07、满装贻贝的船只,等着卸货。 08、他俩是凌晨一点开始干活的,这是早上6点多,很饿了。一定也累的。 09、搬浮筏(泡沫做成)。枸杞岛采用筏式贻贝养殖(流行的贻贝养殖法)。浮筏下设养殖绳,绳上包裹着苗种。从放下苗种到收获需一年时间。   10、每年的贻贝收上来后,同时要把每一根养殖绳收上来整理干净,再往绳上面包裹上苗种,系上浮筏,重新投放到海里。渔民说,每根绳上的殆贝可卖约30元钱。扣除成本,则所剩不多了。看挑绳的汉子,汗水已湿透整件衣服。 11、清理绳子的工作够烦的。路边堆满了绳子,没完没了的绳子。而据介绍,包苗种的工作还要烦,需要男女老少没日没夜干。 12、天色渐晚,后头湾码头依然忙碌。 13、直到将近晚上七点,劳动的人们才逐渐散去。海面空旷起来,船只安静地泊着。 14、晚归的人啊,回家好好歇。收获是喜悦,但也如此艰辛。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6 Comments

嵊山岛印象

        上周日(10号)早晨,我们从枸杞渡到嵊山。两岛离得很近,剩船不到半小时。海水很蓝,地平线在极远处。         嵊山房子密集、拥挤,箱子岙码头边的街道是岛的中心,人气尤其旺,男人女人穿着随便,市井气颇浓。这付景象让我想起西部电影里的某个热闹镇子。         嵊山有居民1万多,是舟山群岛东端最大的一个岛,也是著名的渔港与集市。岛上有新建成的“东海水产品交易市场”。渔民说,在从前的旺汛高峰时,会有上万艘渔船在嵊山海域集结,近30年来,渔业资源逐渐衰退,已形不成大的渔汛,但嵊山作为舟山渔场的主体区域,仍是东海渔民理想的捕捞之地。         目前是休渔期,渔市不旺,大量的渔船都去沈家门等地整修。嵊山岛相对平静,感受不到传说中典型的渔港风情。         我们在嵊山岛只逗留了一会,在一家面店吃了一顿早餐(肉丝面与海鲜面,都好吃),又随意拍了几张。上午8:30,坐上“奇观”轮往定海,然后返回了宁波。 01、水产品交易 02、环岛马路 03、防波堤 04、拉海鲜箱的老汉。嵊山的海鲜,许多都是装在加冰块的泡沫箱内带到外面。 05、晒鱼干 06、随处可见堆着的鱼虾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9 Comments

枸杞岛上看奥运

枸杞岛日落     曾经与摄友们约定,今夏去枸杞岛摄影玩。然而各位忙于公务家务,一推再推,最终确定出发的日子,竟是上周五,8月8日,奥运会开帘卷西风幕当天。敲定时有疑虑:在这个盛大的欢庆日子,离开城市的繁华,偏安于弹丸小岛,有无搞错?然而“海岛、集体看奥运”的想法,毕竟是刺激的!时不待我,五个人按时向枸杞进发。     枸杞属嵊泗列岛,处于舟山渔场的中心,它非旅游景点,非知名海岛。吸引我们的地方,是因为它是个纯粹的渔村。从宁波出发,到镇海码头坐三个多小时快艇到嵊泗,又在嵊泗雇一艘渔船,晕晕乎乎坐三个多小时,方才踏上枸杞。此时已是8日傍晚时分了。          一上枸杞,浓烈的鱼腥味扑面而来,码头上人来人往,一派忙碌景象,原来眼下是贻贝(俗称“淡菜”)的收获季节,渔民们一年中最辛劳的日子!那鱼腥味就是由无所不在的贻贝发出来的。此时天气晴好,大海正日落,加上劳动的场面,我们纷纷拿出相机拍照,按以往的经验,不到天黑怕是不肯歇手的。然而,今天可是特别的日子,我们心里总惦记晚上的奥运开帘卷西风幕式。于是大伙儿认为必须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找旅馆要紧,起码要有电视机!            向当地人打听岛上最好的旅馆,一面的司机推荐“桃源客栈”,经过考察,认为尚可。胖胖的老板娘说,周末一般很少有空房,但今天没有游客,人们都呆在家看奥运了,你们是惟一的,算你们好运气,就收你们100元一间。行,我们就住桃源。同时向客栈订了晚餐。接着,再去码头拍日落,安心多了。             天暗下来之前,我们回到了旅店。然后洗了澡坐在客栈阳台的餐桌前,吹着海风,吃海鲜,喝冰啤酒,大侃马上要开帘卷西风幕的奥运会。爽心的感觉情不自禁地涌动。八点左右,听到阳台不远处的空地上传来一阵欢呼声,原来那里有几家冷饮摊,备有电视机,纳凉的人群正在看奥运直播。我们虽然正吃在兴头上,但再也吃不下去了,叫服务员,叫了好长时间无人应。原来,厨师、服务员、老板等都不在,都躲在房间看奥运直播去了。好不容易叫出来一个领班模样的,我们和蔼地对她讲,饭桌别清理,等看完奥运,我们要接下来当夜宵吃的。她连忙点头同意。     索性不回房间,走到空地上的一家冷饮摊前,在人群中间坐下来,不就是图个热闹,与枸杞岛人民共庆奥运开帘卷西风幕嘛。开帘卷西风幕式的文艺表演,刚好开始,画轴的独特创意,大气磅礴、美仑美奂的画面效果,果然是艺谋同志的独门手法。屏幕下的人看得兴高采烈!我的朋友们叫了啤酒,飞觞畅饮,间或站起来挥臂大喊:“中国加油!中国加油!”枸杞人先是吃一惊,继尔抚掌大笑。         夏日的枸杞之夜,风不大,空气清朗,没有蚊子。明月挂在苍穹之上,月亮边上的一颗星星尤其璀璨。山岗朦胧,四周安宁。我抽空看了几眼头上的月亮……一刹那我以为我是在露珠闪烁的草原上看奥运,我以为我是在黛色的森林边缘看奥运。而其实,我们是在祖国一个叫枸杞的小岛上、在波浪翻滚的大海中间看北京奥运啊。     此刻正有千千万万的人在收看奥运。这是难忘一刻。对于我来说,枸杞岛上看2008奥运,更是一次独特的生活体验,永志难忘。 (《宁波日报》奥运特刊“文眼大睁”专栏来约稿,遂以此文应景)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 10 Comments

宁波:张隘与余隘

        隘,是宁波地名的特色用词,读作gà(尬),宁波俗语有“东乡十八隘”之说,凡有“隘”字作为地名的,一定是历史悠久的村落。         昨天傍晚,我们去了两个老村,张隘与余隘。         宁穿路边上的张隘,至少北宋已形成,现在,基本拆毁。政府要在那里建一个东部新城。 01、 张隘村位于宁波东郊世纪大道和宁穿路交叉口东北侧、全盛时期生活着上千户村民。 02、现状 03、夕阳下有点凄凉 04、还有人住,房子还没拆光。 05、这位大伯说,他的拆佳节又重阳迁赔偿还行,虽然对故园有依恋,但总体是高兴的。他儿子的房因未谈妥条件还钉在哪,他给儿子看着房子。 06、暑期是快乐的 07、许多都是民工的孩子,他们还住在张隘,只是张隘留给他们的日子,不会太多了。         余隘,在我住的小区旁边,曾在博上贴过《余隘——宁波城中村》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4257971.shtml         我们从张隘出来,没多远,就走进了余隘。在余隘我做向导,林中行与桨人是头次来。 08、余隘的街 09、名符其实的城中村 10、许多人家在吃晚餐了 11、夕照下的余隘村口 12、住余隘的,差不多一半是外来人口。 13、卖西瓜的小女孩。她说:西瓜五帘卷西风毛一斤,五帘卷西风毛一斤。 14、来看她的男孩 15、想到一首吉它曲,《人们的梦》。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