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8

宁波扫街

        今天一大早站在阳台,看到东边漂亮的云彩,看了好一会,想到了此刻东钱湖一定大好风光,龙召兄很可能已在湖边拍上了。终于没拿相机走出去。坐下来,铺纸,临孙过庭。近来觉得顺手了些,随意写时,也少了些拘谨。就在我埋头于纸上,阳光正在隐去,雨在酝酿。当我再一次抬头看天,云全成了灰色,疏落的雨点飘下来。40分钟后打开电脑,就在现在,雨声好大,满天空的雨水。                昨晚与文友们聚会,许多日子没在一起。热闹,亲切,但也有些许的陌生。总是这样的,起落的情绪,无端变幻的日子,亮或灰色,忧虑或梦呓。         谈到了国事。谈到了长城。谈到了军备。许多的关切与真挚。         近期的扫街作业。 01、余隘的雨天 02、解困 03、每次走过余隘,就能看到这俩位卖瓜者,这是上个月的事。昨天街上的西瓜要卖到一元六角一斤了。 04、我想他一大早就从地里拔来的,是芦笋吗?不知他能否卖出去。 05、讨厌宠物。总是不能理解养宠物者。 06、台球摊 07、 08、 09、精灵般,猫是不可思议的。 10、 11、 12、 13、 14、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23 Comments

谁吃着最安全的食品

(全文转摘自“只是活着http://danger7654.blogcn.com/index.shtml”的博客)     真是按宁波话说的"好省不省":2008年8月18日,估计是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一个叫"祝咏兰"的主任,参加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讲了话。         这个活动按我判断是山东科尔生物医药公司主办的,因为她的讲话和图片在公司网站上被发现,这几天正被疯狂转载。原来出处是在:http://www.krbi-cn.com/html/200709/17/20070917161842.htm,但这个倒霉的公司早早删掉了文章。更要命的是这《联合导报》真坏,还专门写文章进行报道:http://www.zaobao.com/zg/zg080922_505.shtml,这可真是要命啊,舆佳节又重阳论再次哗然!不清楚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有时候想想朝鲜模式也挺好,老百姓对于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懂,做白痴吧。 ------ 祝主任讲话全文如下:      各位领佳节又重阳导、各位来宾、各位老年朋友们:     大家好!很高兴代表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出席本次会议。     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成立于2005年4月,是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为国家机关特供有机食品的合作单位,依托国务院后勤基地、中央警卫局农场、武薄雾浓云愁永昼警边防后勤基地和遍布全国13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的生产基地,一直为国家94个部委老干部们提供优质、放心的有机食品。中心全权代表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臻选、评估、并生产(或授权生产)面向中央国家机关及国务院机关老干部的特供指定专用产品。     基于对自身优势及对需求的客观判断,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率先投入到食品、茶、酒类等行业中来,被臻选为“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的著名品牌有十几个。所选用的有机食品均来自严格按照国际、国家食品生产规范和标准生产的有机食品生产企业及有机农业体系,并通过国家认可的认证机构的认证。对已经加入到国家机关特供体系中的企业中心还定期的进行评估考核及相关的认证,帮助企业加强行业自律,对加入国家机关特供体系之后没有完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及对特供体系的承诺标准进行生产的企业,坚决予以取缔。目前,东北的大米基地、武汉的水产品养殖基地、云南的茶叶种植基地、内蒙古牛羊肉等基地等全国最优良的品种均已经成为中心重点培养和采购的原材料基地。     我们臻选“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条件非常严格,要求重点在其 “安全性”和“营养性”。当前最为安全的食品当属有机食品,用返朴归真这四个字来形容它一点都不过分。大家都知道目前常规种植业大量施用农药和化肥;在常规畜禽养殖过程中则普遍使用抗生素和激素;常规淡水或近海养殖的水产品又被各种水污染所侵蚀。这些成分残留在最终产品(各类蔬菜、肉类、奶制品)中,人食用了这些产品后对身体造成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有机食品的生产必须完全按照作物、牲畜在自然环境中的生长规律进行,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农药、生长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并经过有机食品认证机构认证。我国绿色食品的AA级就是参照有机食品的标准而生产的。凡是上述环节有一项不达标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有机食品,更不能入选为“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     再说“营养性”。有机食品无污染无任何添加剂,保持了天然营养成分,因此比常规食品更有营养,含有更丰富的食物纤维、微量元素及矿物质。为了保证特供产品的营养性,对每一入选产品都有详实的数据纪录,这些数据则是通过国家食品检测中心和绿色食品检测中心营养成分分析与安全性评价得来的。         为满足中央国家机关老干部的健康需求,我们将保健食品列为一个新的特供品种。保健食品是介于普通食品和药品的特殊食品,其要求更高于其它有机食品,所以我们在选择的时候格外的慎重。在“安全性”方面要求产品组方理论科学、有国家相关权威机构和专家安全性论证,产品必须经过动物安全实验,并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许可,工艺上要求先进、完善,原料及辅助材料安全可靠无污染,不得含有任何激素或化学成分,同时对原料供应商的产地证明及其相关质量认证材料进行审核,特别要求保健食品生产企业必须是通过国家GPM认证、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企业;除了“安全性”,入选保健食品必须具有显著的功效性,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求入选产品必须通过国家相关权威机构功能实验论证以及人体功能实验,要求有权威专家论证和综合评述。此外,我们还要对该产品的市场美誉度和满意度进行大量调研,最后由我们的专家团综合各项数据给予评定。         为国务院老干部活动中心臻选特供保健食品工作是由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有机食品特供中心、中安质环认证中心两家权威部门承担,在全国范围内上千种保健食品中,经过一番严格的调查和审核程序。从安全、功效、售后服务、外观造型、用户口碑、质量管理体系六大方面进行了充分的调研,覆盖全面的调查项目,保证了报告的科学性和客观性。通过六个方面的综合评定,历时半年,“科尔益康胶囊”、“金多莱壳寡糖复合胶囊”最终获选。     在此,我代表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对山东科尔公司表示由衷的祝贺。 ------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8 Comments

九峰山与洋沙山

        宁波北仑港,在全国大概还叫得响。然而如果说宁波北仑区,则名气聚减。北仑文友乐胜龙曾说,北仑区好不容易有新闻上CCTV,结果主持人读出来的,居然是“宁波北仓区”,直让人哭笑不得。         九峰山与洋沙山,均在北仑区。今天上午,曾去贵州的部份团友在金报赵主任率领下,去北仑孙总(也是团友)地方游玩。孙总为一美女,热情地陪我们游了九峰山,在春晓海边饭店饱餐一顿后,又顺道看了洋沙山。         九峰山与数年前相比,已经完全沦落为一个标准的景点,门票30元(倒是不贵)。山比较高,树林茂密,沿山道为溪,间或出现乱石与小的瀑布。天阴,却很闷热,爬到一半,已满头是汗。游人不多,烧烤区长满杂草。是山的最大看点在于接近山峰处的瀑布,落差较大,常年水流充沛,当地人称为“网岙龙潭”,我们一直爬到这个龙潭,水声哗哗,凉风扑面,但我也仅是洗了洗脸。它是无法与鄞州区五龙潭媲美的。眼前的九峰山,秋色未至,景色又平。我拿着G9,犹豫不决中按了几张。 01、九峰山离北仑城关不远,离宁波同样不远。如果仅作为郊游,吐纳一番山野之气,不失为理想之地。 02、一道一道的拦坝,使山涧流水量偏少。 03、途中。这位喝饮料的男孩名“小小”。关于小小,很想另写一篇。         洋沙山属北仑区春晓镇(春晓天然气基地就在附近),洋沙山下,是象山港海滩。该景点为近年开发,就是利用了这块滩涂的资源。原来的海滩为泥,运来沙子铺在上面,便于游人下海游泳,沙滩厚实,如果不说,还真以为是天然的。岸上开起了一留烟的各色店铺。今天是周日,洋沙山满是游人,或闲逛,或喝酒,或看海、游泳、打沙滩排球……海水不清、店铺混乱、景点的卫生堪忧,但我仍有所感动,为那些投入地在海滩游玩着的人们。 04、洋沙山上的眺望 05、洋沙山附近的“贝斯特”酒店,我们吃中饭的地方,以海鲜与当地特产为主,包厢与大厅都坐满了人。 06、海滩一 07、海滩二 08、海滩三 09、有人的海面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0 Comments

鄞州书法“五小龙”

        鄞州书法五小龙(右起):张忠良、史晓卿、陈孝源、戴天云、周宗毅。        本月12日,我与农民去宁波美术馆观摩了“鄞州书法五小龙书法联展”。那天的开帘卷西风幕式很隆重,很热闹,剪彩席前站着许多来捧场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与名流。         关于鄞州书法五小龙的说法,传说起源于1992年,彼时,他们大都30以下的年纪,临池有年,崭露头角。是年,恰逢第二届鄞县“商之乡”贸易节隆重开帘卷西风幕,五小伙合作在贸易节主会场举办“五小龙书法联展”,一时轰动,自此,五小龙之名扬矣!         一晃16年过去,五小龙的脸上已然刻下岁月的沧桑。五人的人生轨迹不尽相同,生活中的顺利或挫折也不尽为外人所知。我所知道的只是,对于书法一门,他们未敢轻弃,一有可能,更是孜孜精研。16年的积蓄,非同小可。看着展览上一幅幅五人的惊艳之作,我甚至想,他们就是为书法而生的。         16年之前,我仅认识其中的史晓卿,我之认识史,因为他是我朋友的同事,仅此而已。直到若干年后我喜欢上了书法,才逐一真正地认识他们,在学书的交流中,也每每得到他们的启发与教导,受益匪浅,因可视为良师益友。         艺海无涯。此次联展,可视为他们书法生涯的一次重要检阅,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不知他们16年以后,会不会再来一次“五小龙书法展”(或许称为“五老龙”更合适点)?如果还搞,那我多希望自己仍然怀着现在的喜悦,在他们殿堂式的作品面前,惊叹与留恋。         (五人的书法作品局部) 史晓卿作品。这几年晓卿的篆刻猛进,其书法的金石味益浓。 周宗毅作品。小楷为其专长,遒媚,又不失古雅。 张忠良作品。取法二王,下逮宋、明,面目清新,自成一格。 陈孝源作品。讲究神韵,讲究性情,挥洒自如之外,法度皆备。 戴天云作品。天云以写行书为主,偶作草书,则寓明人奇崛之意。

Posted in 书法 | Tagged , , | 7 Comments

新疆:二道桥大巴扎

        到了乌鲁木齐,如果没去二道桥大巴扎,将会遗憾至死。“巴扎”是维吾尔语“集市”的意思。二道桥在100多年前就是乌鲁木齐重要的一处集市,数年前经改造,少了古朴味,但伊斯兰的特色依旧,繁华依旧。9月7日下午,我随团走进二道桥,太多人了!解放南路两边的人行道上摩肩接踵,几乎全是高鼻深目的本地人,他们来往,他们买卖,或者到清真寺做礼拜……商贩的么喝声是维吾尔语,播放的歌曲是维吾尔语,书摊上摆着维吾尔语的杂志,维吾尔族的小吃,我的耳边再也听不到一句汉语……导游带我们到二道桥的本意是购物(因为8日团队就要离开新疆),但我毫无心思,而只是拿着相机,徜徉在大街两边的人群中。         在这样一种维吾尔的氛围里,我绝对成了少数民族。我不敢拿起相机乱拍,人生地不熟,又孤单一人,我好小心。         据团友小陈说,他与同伴逛二道桥时,不小心对同伴说了句口头禅:“你这头猪!”小陈骂得比较重,结果引起旁边N位 ** 的侧目而视,小陈自知犯了大忌,赶紧低头溜人。         二道桥大巴扎大太,足够逛一天。还有,二道桥的小偷多,我在那里的一个多小时里,遭遇到二次,小偷都是把手伸向我的上衣口袋,他们下手太重(可见水平业余),未及成功,我就察觉,而小偷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 01、二道桥。观光客往往在这条保护起来的二道桥前拍照留影。 02、人行道上的自由市场 03、随处可见裹着头巾只露一双眼睛的妇女 04 05、正遇到 ** 的斋月。斋月期间,信徒每天早上要在太阳照到之前吃饱饭,白天断绝饮食,直到太阳落山后才可吃第二餐。此时已接近黄昏,街边的这户 ** 正在准备开斋饭,盆上有水果,这主要是斋戒的信徒在夏天首先感到的是干渴,而不是饥饿。等斋月期满, ** 就迎来一年内的重大节日——开斋节。 06、玩耍的孩子 07、薄皮包子,又叫烤包子,我慕名买了两个吃,图个新鲜。馅为切碎的羊肉与洋葱,刚出炉时很香,吃完后,满手羊膻味。 08、俩大妈。街上不时有非常漂亮的维吾尔女子出现。不敢拍她们,或许是她们走得太快了,长衫悉悉,云朵一般飘过。 09、西瓜摊。新疆的西瓜真的是大又甜。 10、石榴也上市了 11、布料市场 12、洋娃娃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21 Comments

难忘北疆,难忘喀呐斯

        9月5日,从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搭机,安检不是一般的严。我们乘坐的海南航空的螺旋桨小飞机在荒漠上空晃悠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降落阿勒泰机场。在机场附近一个叫阿苇滩的小镇吃中饭。阿苇滩地广人稀,空气清新。我们吃饭的是一家类似于农家乐的小饭店,有个大院子,种着西红柿、茄子、葡萄、哈密瓜。饭店的厕所让人印象尤其深刻,蹲坑下,直接是一条流水哗哗的清澈的沟渠,方便时只闻到大自然的气息。不免暗暗可惜, 这么一方好水,就给直接污染并流向别处。         下午乘大巴上路,沿路风光变幻。总体感觉是苍茫与无垠,那样的一种无与伦比的原始与气度。置身其中,心中的抑郁或小资之气,烟消云散。沿途经过了五彩滩,大沙漠,在布尔津小憩,翻越阿尔泰山。晚上9点多,终于到了祖国的最西北端,喀呐斯。 01、空荡荡的阿勒泰机场 02、阿苇滩镇的向日葵,接近成熟。 03、许多时候,我们的汽车就在这样的荒原上行进 04、路途也会突然出现绿洲。这片天然绿地,被人称为“五彩滩”。流淌的河,叫额尔齐斯河,发源于阿尔泰山,是中国唯一注入北冰洋水系的外流河。 05 06 07 08 09、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国第二大沙漠。我们看到的为沙漠边缘。无法想象它的深处。 10、来到了仰慕已久的喀呐斯景区。可惜阴天,有时有雨。这丛黄叶让我激动了一会。 11、但大部份的树还是绿的。再迟几天来,该是满目秋色了。 12、喀呐斯的月亮湾,著名景点,明知自己拍不好,但还是拍。其实走进喀呐斯景区,我就显得非常的不自信。高手们实在把它拍得太漂亮了。 13、喀呐斯湖,传说中的湖怪就在此出没。此时正下大雨,去观鱼亭的车停开,因此没能上山一览全景。 14、湖畔 15、湍急的喀呐斯河水 16、喀呐斯有两个图瓦人居住的村落,一个叫白哈巴,一个叫禾木。去禾木路远赶不及,我们去了白哈巴。一路不时遇到转场的牛羊。我这次才搞清,所谓转场,就是牧民把牲口从夏季牧场转到冬季牧场。喀呐斯地区十月份就要下雪封山,直到来年五月才冰雪融化。 17、转场的典型场景,应当是逆光,有尘土飞扬,有牧人的扬鞭与牲口的跑动。而我只拍到屁股。 18、牧民的一处聚居点 19、在喀呐斯的一天时间里,雨几乎没停过。但阳光偶尔也会透出云层。 20、白哈巴村 21、村中的哈萨克族大妈 22、淋湿的马。它知道我在拍它。(在白哈巴村只停留了20分钟左右。团友提出这样破烂的村没什么看头) 23、白哈巴村被称为“西北第一村”,它处在中国雄鸡版图尾巴的尖端,村旁边就是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交界线。白哈巴边防哨所因此也被称为中国西北第一哨。图中的团友们正在中哈边界线遥望哈国(以铁丝网为界),并纷纷拍照留影。河流两边的白桦林从中国这边一直延伸到哈萨克斯坦境内,被称为亚洲最大的一片天然白桦林。 24、9月7日天还没亮,我们就从喀呐斯乘车返回,气温在零度上下,有团友身披棉衣,我也穿一件绒衫把自己裹得严实。在穿越阿尔泰山腹地时,纷纷扬扬竟然下起了大雪。但一出山,没雪了。天却还是阴的。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9 Comments

初秋探新疆——吐鲁番风情

         9月3日下午,一个由33人组成的旅游团队离开宁波,出发去新疆。我是混在其中的一个。偌大团队,认识的仅俩位。当我跳上去机场的大巴上,忽然又发现一熟面孔,而他也发现了我,他叫草鱼,就是混东方论坛“茶舍”的那位,三月份由振国牵头组团去婺源玩时,里面就有草鱼。车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草鱼的同事。幸好还有草鱼,在以后的6天旅游中,我与他成了室友。                   之前对新疆的了解少得可怜。新疆是一个容易让人忽略的地方,而且往往容易把它与甘肃甚至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混淆。听说过“西域”这个词,但不知道它就是新疆的古称。听说过楼兰古国,但不知道它就是西域36国中的其中一个。惭愧,惭愧。          当飞机接近乌鲁木齐,窗外忽然出现了连绵的群山,高耸着巍峨着。我正在琢磨这是什么山脉,有人说这是秦岭,行家马上纠正,这是天山山脉。呀呀,我已在那么遥远的地方了。新疆的情绪开始象云的影子那样,慢慢地飘向我了。          到新疆后,第一站为吐鲁番(火焰山、葡萄沟、坎儿井、交河故城)。然后去喀呐斯(五彩滩、喀呐斯国家地质公园、白哈巴村、边境的白桦林)。返回的前一天下午,逛了乌鲁木齐市区的二道桥大巴扎(集市)。          如果纯粹是作为一个旅游者,可能会觉得这样的安排挺不错。而我背着个重重的摄影包,一心想着把旅途好景存储至CF卡中。很显然,在旅游团中玩摄影,有点不合时宜。每个景点一环扣一环,时间安排相当紧凑。总不能为了个人的一点私心,而拖累30余团友的旅程。每到一个地方,我一边举镜头,一边计算着时间,不要最后一个上车才好。          9到10月份是去新疆旅游的黄金季节。今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新疆旅游业惨淡(带队的刘总事后坦言他的压力非常大,生怕出什么事),地陪小杨告诉我们,往年这个时候,每个景点都涌动着来自四方的游客。而现在,我们到过的地方可以用冷清来概括。不过这样也有好处,至少买票可以少排队,至少不会看来看去都是看些人头。          我想按照旅程的顺序,分三到四次左右把新疆的旅游照贴完。回来后,俗事缠身,没有及时更新博客,望关心的博友们见谅。 01、由乌鲁木齐通往吐鲁番的312国道,又称“吐乌大高速”,1998年竣工。这是一条贯穿古今的要道,古时候,此路被称为“白水涧道”,是众多丝绸之路中的一条,形势险峻。100多年前,德国探险家勒柯克沿此道用了6天时间,才从乌鲁木齐走到吐鲁番。现在仅要三个多小时车程。 02、经过小草湖加油站,我们的大巴停了一会。小草湖是一片广袤的戈壁滩,也是著名的三十里风区,有事没事反正就刮风,看路边的芦苇被风吹的。去年2月分,由乌鲁木齐驶往阿克苏的5806次列车就在这里被大风掀翻。 03、因为风大,在这片茫茫戈壁滩上(柴窝堡及达坂城之际的盆地)建成了亚洲第一的风力发电厂——柴窝堡风力发电厂。 04、说到人人皆知的达坂城,就在吐乌大高速的旁边,也属于风口。听导游说,达坂城的人与树都自然地弯向一个方向,因为360天,天天刮大风。我们问达坂城的姑娘到底漂亮吗?导游答:从前漂亮,现在不但不漂亮,甚至是相当的难看,有当地顺口溜为证:“达坂城姑娘一回头,吓死路边一头牛;达坂城姑娘二回头,克拉玛依油田不产油;达坂城姑娘三回头,喀呐斯河水倒着流”,一至于此啊!不过,达板城老乡炒的“达坂城姑娘牌大豆”,口味委实不错的。还有这个休息点居然配备水冲公厕,真的让我们好一阵高兴。 05、沿途看到的民居 06、经过火焰山,我们下车游览。这是模仿某摄影家之作。没学好。 07、因为是9月份,又是阴天,火焰山没有想象中的热。出发前女团友们擦着厚厚的防晒霜,看来是浪费了。 08、游客少,天气又难得的凉快,生意人在自己的花车上做起了梦。 09、终于到了吐鲁番的葡萄沟。吐鲁番的葡萄比我想的更好吃。 10、到一户农家作客 11、吃了主人招待的香甜的西瓜、哈密瓜、葡萄,主人家女儿开始表演舞蹈并与团友互动。 12、我们在屋里热闹,司机与杨导的女友在葡萄架下谈天。 13、主人。她说,她是村妇女主任。许多团友在她家买了葡萄干。 14、当地几乎家家的农户都有这样的晾屋,专门用来晾干葡萄。晾干的葡萄最大程度上保持了葡萄的风味与营养,且更易保存。 15、在吐鲁番,看到绿色的皆有可能是种植的葡萄。这是刚采摘下来的。市面上大多4元一公斤。 16、维吾尔族姑娘 17、摆羊肉摊的维族汉子 18、大概是摊主的儿子 19、维吾尔族人的住房 20、篮 21、维吾尔族的乐器,叫弹布尔、独他尔、热瓦甫……反正不叫冬不拉。 22、参观了坎儿井。这是自古以来,一项引地下水浇灌吐鲁番绿地的浩大工程,据称其伟大可与大运河都江堰等古代水利杰作媲美。的确,火焰山寸草不生,山下的葡萄沟却绿树成荫,这完全要归功于坎儿井。有关坎儿井     http://baike.baidu.com/view/2942.htm 23、在吐鲁番的“麦西来甫风情庄园”吃了烤全羊,1600元一只。庄园的头牌烤羊师傅叫帕塔尔.吾甫尔,他的烤全羊在2004年被评为“新疆葡萄节第一名吃”。据说还给江大人烤过。只怕我们吃的那只,轮不到他亲自烤了。 24、开吃之前,请团里最年长的人吃第一块肉。这是仪式。可能比较烫,看老人家咽不下去的样子。 25、仪式结束后,由厨师把全羊撕开,分到盆里。这里的烤全羊应是正宗了,喜欢吃羊肉的人,当引为珍馐。 26、这个大馕坑,可以烤骆驼、烤全牛,当然更可烤全羊。听说平时不用的,生一次炉花费不少。我们吃的烤全羊,一定是用电炉烤的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40 Comments

飞机外的风景

        从杭州连续坐了五个多小时飞机才到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到喀呐斯又有500公里之遥。新疆比我想的更远,更辽阔,更苍凉。         昨晚已回到了家中。         虽然只有短暂的6天,但每次的旅行(特别是去边远省份),都会加深一份对祖国的认识。         下面几张是去新疆的飞机上拍的,从9月3日16时开始,直至接近午夜才降落在目的地。                  01 02 03 04 05 05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22 Comments

夏日记忆——8月扫街

        天气在逐渐变凉,特别是早晚,明显感觉气温与夏天的不同。         这一组大多为8月份的宁波扫街。         下午就出发去新疆了。 01、清凉 02、以后的日子,伞只会用来挡雨了。 03、摄自余家阳台 04、别偷看 05、建造中的通途路 06、拍的时候还没开学。现在他们已被关在教室里。 07、老银泰后门。如果不是天热,拉琴者用不着准备这桶饮水。 08、好日子 09、黄昏前,二百门口。 10、吃得好吗 11、人,才是城市的主人。 12、前边是厕所 13、甬江大桥下,小男孩在照顾熟睡的婴儿(赶走婴儿身上的苍蝇)。 14、中山东路的光(久雨后,夕阳忽然从云层中露出头来)。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2 Comments

嵊州之行

        上周日,多云。我们一行五人,自宁波沿甬金高速去了嵊州。嵊州以前称为嵊县,古时则称为剡县(因境内有剡溪,曹娥江上游)。嵊州以发源越剧最为著称,地处浙东,距宁波不远,县内山水优美,有“东南山水越为最,越地风光剡领先”之说,王羲之、谢灵运、李白、杜甫、陆游等古人在此吟咏忘返。嵊州本地产的名人,则有辛亥志士王金发,前北大校长马寅初,张爱玲前夫胡兰成,及围棋国手马晓春等。我们用大半天时间,走了嵊州的三个老村:华堂、黄泽、浦口。         一、华堂村建于南宋,为书圣王羲之后裔聚居地(王羲之于东晋永和十一年三月称病弃官,携子操之由会稽蕺山徙居剡县金庭,今华堂村东),村中尚存建于明正德年间的王氏宗祠。古村的总体格局未遭破坏,主要看点在两条平行的老街。可喜没搞什么“旅游开发”,村民生活平静且淳朴,对来自远方的我们保持着一份朴素的尊重。 01、村口的溪 02、老街尽头的更楼,始建于明代。 03、一村民家的厨房 04、女孩在小巷的对面看见我拿着相的架势,一个人不肯走过来。她走到旁边捉住这位小朋友抱起,这才有胆子迎面而来……汗 05、古董级 06、狗与烟叶。烟叶的低沉香味,似乎已渗透至老屋开裂的肌理。 07、叫不出这是什么花。在一户无人的庭院,它悄然开放并凋落。 08、类似的图片,在我的博上出现多次。但我仍是一次次地定格着这似曾相识的一瞬。 09、等水开 10、后面的这位等着理发。理发师曾问我来自那里,我说来自宁波。他又问是宁波的那里呢?我说是宁波的江东。唉,真是热肠人。 11、她老爹在理发。她讨厌我拍她老爹。 12、长着狗尾巴草的小巷 13、小可怜 14、离开华堂的路上,看到他们在田里腌咸菜。         二、黄泽镇,为嵊州五大镇之一,热闹,新街宽敞,而老街寂寥,沿街店铺基本保持着原样。老街边的水渠据说已流了数百年,现在仍轻快流淌着。 15、小花 16、老屋闲话。当我拍完离开,把才喝了几口的冰红茶(光影兄买给我喝的)忘记在台阶上。其中一位老人追出来提醒我落下饮料了。 17、准备做中饭 18、每个老的镇头上,似乎都有老理发店与老理发师。 19、好消息 20、囚(并不想为鸟笼唱赞歌) 21、他自称是鳏夫 22、开心         三、浦口村,马寅初(http://baike.baidu.com/view/33641.htm)的老家,两江夹峙的一个村落(南临新昌江,东傍黄泽江),唯一的一条小街,被称为“名人街”,大概是因为马寅初的故居就在这条街上的缘故了。从黄泽至浦口的路途下起了大雨,车窗外唯见茫茫一片。走进浦口,雨依然不止。我们打着伞,在这条不长的且夹杂着许多新楼的街上走了两个来回,并在马老的故居稍作逗留。 23、雨飘飘的老街 24、马寅初故居门前 25、林中行在马寅初故居 26、在雨天下棋,很适宜。 27、绿眼睛 28、此屋主人,看来也是个人物了。 29、我们将离去,而雨还在下。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