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8

玉环,应东渔港码头一瞥

01、老枰手。应东鱼市的交易,只用老枰。 02、旁边有人记录重量。看上去都很传统。 03、地永远湿漉漉 04、市场内,拉车一族的暂住房。 05、海风不大。闲坐的人是孤独的。 06、 07、又一艘渔船靠岸了 08、1333号船是她们家的 09、把渔网从船上卸下 10、织网是女人们的事 11、累或者找不到活儿 12、沧桑一生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6 Comments

博客正常了

                本周二,博客全面瘫痪,中博网的主页也无法打开。在中博混的朋友互相通告,同为沦落人。杂书过眼的脸色尤为苍白。他说要喝闷酒,一定要喝闷酒!找了赵柏田、联丰村长与我,在孝闻街一家小酒馆买醉。杂书兄的时评被誉为“学者型杂文”,说法严谨,暗藏玄机,自有一群固定读者关注。他写了三年多,至今已有40余万字。要命的是全部没有备份,博客网出事,意味着他前功尽弃,一夜回到侏罗纪。即使杂书捶胸顿足,我也不以为过。         我的博,图片为主,原图都另存着。文字则大多率性而为,不足观。但想到玩了数年的博客(05年12月底创建)一旦漂白,难免戚戚然。许多时候,特别是我心灵纯净的一刻,便是在可以观上度过的。         博客记录着我三年多来经历的空虚与疑问;永远没有尽头的行踪;遥远的博友们的脸。博客更是见证着我与朋友们一起的苍老。从这一层面说,它的无端消失也可视为我身体上突然出现了缺陷。隐隐地痛惜并无奈。         在博客故障的这两天,好多朋友表示了真诚的关心。谢谢你们。         我分别在新浪与搜狐注册了博客。而今天,中博全面恢复了正常,据他们的通告,造成这次停网的原因纯是电信公司的技术故障,与中国博客网的经营状况及倒闭的传闻无关。         但愿如此吧。         杂书过眼40多万字的博文失而复得,极喜。祝贺他的好运!         我仍然会在这里继续。另外的博客,仅是作为备份好了。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17 Comments

应东码头的拉车族

    浙江省玉环县拥有300多公里的海岸线,是全国13个海岛县之一。县内最大的渔港,就是应东渔港码头(位于坎门),这也是玉环最大的渔市。昨天上午我们走进应东码头,顷刻融入码头热闹的渔市中。一鱼贩告诉我,如果早点来,人更拥挤,水产品更多。看来我们错过了交易的高峰期。而其实,就在这个时候,还有满载而归的渔船靠上码头,继续把渔货送进市场。     停放在码头的手拉平板车引人注目,数量非一般的多。进一步了解,明白是卸渔货用的。从码头至渔市尚有几十步的路程,坡陡。平板车就是把一船船的水产品等驳接到渔市中。     拉平板车的,无一例外为外地民工,尤以四川、河南籍的居多,许多都是一家几口来到应东。每人月收入约1000多元。我在查阅有关应东的资料时,新华网浙江频道2005年8月7日发的一则旧闻引起了我注意,题目是《12级台风中的定风石  玉环边防大队抗击“麦莎台风”纪实》,里面提到应东码头的拉车一族。摘录一段:    “ 玉环水产市场地处坎门港应东码头,是玉环县最大的水产品交易场所,有外来务工人员近800余人,这些在市场以拉板车谋生的打工仔白天在市场拉板车,晚上有的住在水产市场两侧的简易工棚里,有的就睡在市场里面的板车上。一旦台风在玉环一带登陆,这里将会被海水淹没,甚至引发山体滑坡,面对重大灾情的严峻考验,坎门站边防战士积极主动做好玉环水产市场一带的外来民工转移工作。”     三年前应东码头民工的生存情况几乎与现在类似。但民工的数量,可能没那么多了。 01、应东村口。防波堤外就是海了。 02、渔市         03、渔市内的平板车,都空着,也许现在生意淡。 04、这一排停放在渔市外 05、卸货 06、坡渐陡,要使劲!我搞不懂,为何让女人拉,而男人只是推。 07、另一位车手 08、或者,推车同样累人。 09、老年拉车族,安天乐命。 10、这位民工来自河南,加入拉车一族不到一年。他说钱难赚。问他,家里有人一起来吗?答,一个人。 11、当市场空下来,拉车一族玩起了扑克。而他们中的许多人,就住在市场内的简易棚里。 12、也有的直接睡在平板车上。这个车,他们都在当地买的,500元左右一辆。 13、编织打发空闲 14、引颈张望,船又靠岸了。拉车一族也随之出动。24小时里面,只要船一到,就一定会出现他们的身影。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22 Comments

访凤岙

        鄞西最具有人文历史的地方,大约莫过于凤岙附近的林村。凤岙与林村现属横街镇,古属桃源乡。相传刘、阮曾采药于林村的武陵山。宁波最早的书院“桃源书院”,也在林村(北宋庆历间创办)。那天我们走过了寂静的大雷村,来到了凤岙老街。林村应当在老街的边上,但是没有去林村。我不知道,林村离凤岙究竟还有多远。         凤岙老街深藏在一大群新屋的中间,一条小溪在街头流过。按照桨人的话,外人永远想不到貌似普通的村子里面包裹着梦一样的老街。数年前曾与林中行等去过一次,印象没有这次深刻。除了石板路被浇上了水泥,街基本保持着原样。自然,老街没有了往昔的热闹。好些老住户搬到外面住了,老屋出租或空置。        走在凤岙长街,惆怅风尘,空树寒溪,一切似已尘埃落定。 01 02 03、外来妹 04 05 06、窗里的婆婆姓胡,99岁了,在老街生活了80年。 07、胡婆婆与邻居 08 09 10 11 12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21 Comments

大雷村点滴

        鄞州横街镇大雷村,在四明山深处。虽说是深处,从宁波乘车也就一个小时,种种的险峻与神秘根本无从谈起。山上稀有红叶。今年的秋不知去哪儿了。         中午(上周日)在大雷竹海农家乐吃的饭。惟有从竹林里吹出来的阵阵山风,才让人感到初冬的一点意思。         大雷村颇大。青壮劳力都往外头赚钱去了。村里人影幢幢。三五成群的狗在穿村公路上逛荡。 01 02 03 04 05、佛事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9 Comments

李家洋

        李家洋村,属于鄞州区五乡镇。从宝幢出来,万红兄带我们到了李家洋。我从没去过李家洋,但老早知道这个村子,我熟悉的徐秉令、徐爱国及徐永晋先生都来自该村。         走进李家洋天色将晚。村子简朴,且不大。一条小河把村子隔成两半。村前村后都是田野。许多尚末收割的稻子在风中摇曳。         这是一个古风尚存的村子。         近年来,李家洋以制作榨菜出名。 01、村的中心地带 02、村口 03、腌榨菜的缸现在闲置着。要到明年五月份,才能收割和制作榨菜。李家洋榨菜脆、鲜、韧,微辣,稍咸,是宁波传统榨菜风味的代表。 04、选种。有的稻已收割。 05、拾稻穗。小时候,我也干过这事。 06 07、这颗老樟树,迎来送往,见证了李家洋的多少事物。 08、门前河 09、每个老村,总有这样一处让人透风的所在。 10、暮色将至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9 Comments

宝幢老街

        宝幢在宁波东郊,靠阿育王寺。我最初知道宝幢,是小时听到的一则隐含宁波地名的歇后语:瞎眼摇船——保撞(宝幢)。宁波话中,保撞与宝幢的口音完全一样。那时想来,宝幢在很远的地方,后来才知离我老家不远。80年代,我母亲信佛在阿育王寺做了数年居士,我常去寺院探望妈妈,因此也走了几次宝幢老街,只感到街很长,店铺多。还记得街口的一座牌坊。         前些天看到弄桨人博上贴了他扫的宝幢老街,触发了一些回忆。乘周末下午空,约林中与光影去宝幢走了一遭,这是20年后,我再一次走进宝幢老街。街仍然那样长,那样老,人却少,我熟悉的店铺也关了门。一阵疏落感不由得袭来。         宝幢比较大,一面靠河,一面依山,从前是乡政府所在地,再从前是秦代鄮县县治。现在是安静的。自从村外建成了329国道,从宝幢老街到沿山脚通往阿育王寺的古道,逐渐冷落。旧时,善男信女或游人从宁波来阿育王寺,多是从新河头搭船,至宝幢老街边的河埠头上岸,然后走向育王寺。元末,在慈溪县学当老师的朱右先生写过一篇《游四明东湖诸山记》(湖指东钱湖),内中提到:“……舟出甬东,由湖北河夜抵鄮峰下宝幢市,明日,舍舟陆行不三里,至阿育王山”。可见这是一条自古以来宁波人游育王的经典线路。现在想来,坐着夜航船,沿路经过着屋舍与田园的景致,不知宝幢之既至,好诗意,至少比我们坐车半小时就到宝幢有味道多了。         著名的“宁波帮”乐振葆出生于宝幢(逝世于1941年,建灵桥的主持者与主要赞助者)。宝幢老街上,曾有他出资建造的宝林医院与宝林学校,现不复存在。抗战之前,宁波运往镇海的货物,都是船运至宝幢,由挑夫挑到育王岭下的璎珞河头,再由航船运到柴桥等地。乐振葆考虑到挑夫的辛苦,发起造了一条能推行人力平板车的“轻轨”,以减轻挑夫的负担,可惜因抗战爆发而没派上用场。        清初宁波诗人李邺嗣《鄮东竹枝词》说道:“璎珞河头船日开,宝幢街口贩夫回。犹将佛地传人口,知是曾迎舍利来”。这段话道出了宝幢与佛教的一些关系。阿育王寺为浙东大刹,建于晋代,高僧辈出,犹以珍藏的舍利宝塔名闻于世。宝幢既离古寺近,难免会受到佛教影响。单看“宝幢”二字,就能让人联想到佛教。还传说在古寺的低落期,舍利宝塔曾让寺僧在宝幢街头换了酒喝。在80年代,寺内打杂的做工的或开素斋的以宝幢人居多,另听说寺内的一些和尚还俗后,近水楼台,多娶宝幢女子做老婆。        我们走进宝幢,已是下午四点,小学生雀跃着放学了。河边有人专心地钓鱼。西斜的太阳暖洋洋地射进了老街,那像是另一个世界。街边闲坐的老人喁喁聊天。一些曾经的店铺在寂静里无言诉说。        当我走过我熟记的牌坊,街已尽头。心里有夕阳的惆怅。                                         01 02 03、90岁的卢老汉。没仔细请教老人,是否与合岙卢氏有缘源。 04、建于20年代的救火会。屋内还保存着老式水龙。 05、台球店的孩子 06 07、人家院落。今年,我还没有观赏过菊花。 08、 万红兄从五乡开始陪我们。他是当地人,百忙中抽功夫来当我们导游,谨致感谢。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 14 Comments

深秋的宏村

我靠在宏村的老墙 前朝的尘土跌落 立冬过去好些天了 眼前的阳光里 依然飘浮着秋天的辽远 烟雾上升 抵着老墙的背脊如斯温暖 为何冷眼 为何掩饰路途的疲乏 内心虚弱的人啊 在梦想里的宏村 也没能改善多少 01、11月9日,天晴了,来宏村的旅游者接踵而至。 02、标志性景点。到了宏村,没办法不拍。 03、当我在宏村,林中打来电话,问宏村的树叶红了吗。看看,这是11月9日的梧桐树叶。还不到最好时节。 04、这是乌桕树吗?是否跟塔川的树叶一样。 05、前朝木雕。里面的人物花下畅饮……岁月已滤去不必要的一切,剩下的,只是秘密,只是永恒。 06、怀念一颗老树 07、宏村人 08、除去风光,也很想把视角伸到宏村老乡的生活。 09、池边,太阳,早餐。幸福。 10、美术学院的女生 11、溪边 12、祠堂 13、祭祖。表演给旅游者看的,猪牛羊头都是模型。 14、黄帽子 15、村外 16、传统手艺 17、地陪小刘。我们一行16人,上周六先到西递,然后到宏村,二日游。从宁波到目的地需要五个多小时的车程。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36 Comments

鄞江庙会的小贩们

               年复一年,又迎来了鄞江十月十庙会,依旧喧哗长街,依旧买卖兴隆。         昨天下午去的,雨。在弄桨人地方吃晚饭,高规格接待。七人又聚齐了,高兴。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21 Comments

静穆的雨天,静穆的湖

        11月2日去东钱湖的另一组。         秋雨使我宁静而哀伤。          01 02 03、湖边的陶公村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