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8

岁末的扫街

        今天是2008的最后一天。一年时间,稀里糊涂过去了。往年的许多时间,又何尝不是莫名逝去。过去只会积淀与虚幻,未来无法把握。最真实的时刻,看来只是现在。现在,我在码字,窗外有阳光,隔壁有同事的讲话声。一切都不动声色。而一年就将过去。         12月份,拿着小相机随手记录的场景。对我来说,扫街时与人的沟通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拍摄的角度。人们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做着什么值得我记录的事?而我所谓的“值得”又是否具有普遍的价值。我感到自己更多时候,仅仅只是纯粹的记录罢了。 01、平安夜的天一广场 02、余隘的模特 03、乖孩子 04、打扫河面垃圾的工人 05、人脸检测 06、中山东路上的原鄞州人民医院,改成了酒吧与饭店。 07、临时摊位 08、让我想起一只小猫 09、天一广场,演员 10、一次会上 11、通往浴室的巷子 12、街边 13、老法师,江厦桥上。 14、圣诞夜,药行街天主教堂。 15、中国宁波网的视频节目导播室 16、金属与水泥之际 17、冬天总是萧条的 18、热闹总是别人的 19、无法确定别的,但能确定笑脸。 20、年年看这片树林的落叶。教堂没变。 21、无法预知的2009 22、大商场的年末狂欢 23、手机 24、钟表店门口的午餐 25、财神爷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13 Comments

腊月

        外婆今天晚上打来电话,告诉我,今天是腊月初二了。她老人家跟我说的是另一件事,但她冒出的第一句话,就说今天是腊月初二。这让我突然有了恍惚之感。原来已经腊月了,日子已经深入到了一年的最深处。         开始惦记居士林的腊八粥,惦记月湖的腊梅花。是否还会下雪?         从前的四季里,我最不善于面对春天,桃红柳绿,特觉自惭形秽;也曾摘过漫山遍野的杜鹃,或在阳光一地的草地坐过,但我深知,这些并非真正属于自己。美好景物,总是给那些处在生活中心的人们准备的。杏花一堤的长卷里,我从来就是形销骨立的倦客。后来,头上有了白发,心里也有了一些从未有过的感觉,例如平静。记不起从那一年起,我可以平静地度过每一个春天了。         现在我喜欢冬天。包裹着厚厚的衣服,灵魂安宁。听音乐特别容易入耳,喝茶特别容易入味。走在少人的大街,无人打搅。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满眼的灰色与萧条。我喜欢冬天的意味。我与季节浑然一体。                  (图为今天下午的江厦桥。昨天下午带卢千千买书,走过此桥,遇到乞丐,我擦身而过,千千却停下来,见她费劲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零钱,递给乞丐。我是头一次看到千千的仁慈,有点吃惊。回过头千千说,她看到乞丐总是不忍,总想帮点什么。于是她掏出了仅存的七毛钱。我意味深长地看着女儿,却不知道怎么说。)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