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9

大桥底下过年族

       宁波市中心三江交汇(甬江姚江奉化江),江上多桥,如灵桥、琴桥、解放桥等,我这里要说的是甬江大桥,十多年前建成,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事实上,从我办公室窗口眺望,就能看到远处的甬江大桥人来车往,遇到雨天,低低的云层似乎要压到大桥高耸的铁缆上。        不知多少次从甬江大桥经过。去年,我的视线终于落到大桥东堍下的临时住户上。        桥洞是天然的遮风避雨的地方。甬江大桥下面更象屋子:它被简易地分成了若干个房间,有窗有门,里面共住着十来个人(好几户以家庭为单位),他们多来自安徽阜阳,是建筑工地的民工及小包工头。生活境况比我想的好。我看到他们的小孩在门口玩耍,看到他们晾晒的衣服与被子。曾试着与其中的几位交谈,还算友善,但带着略略的狐疑。难怪他们。我带着照相机,问这问那,尽管表明着自己只是个摄友,却总是难以让他们安心。        桥洞门口叫杉杉公园,绿草成荫。        前几天(年关前后),我好几次走到桥下,想看看他们怎么过年。以下是一些零碎的记录。 01、我沿着这条滨江小道,走至桥下他们住的地方。看到他们晒的被子了吧,贴着春联的门内就是他们的住所。 02、在桥屋门口,我遇到了这位老汉。他告诉我,今年好些人回安徽过年了,留在桥下过年的,还有五户人家。他的家庭到宁波打工有十几年了。 03、走进桥屋内。由于光线暗,电灯一天到晚亮着。 04、其中的两间房。中间厚厚的水泥墙是桥脚。右边一间明显冷清,床上有人蜷缩着。 05、这天是大年三十午后。我在另一间看到一位准备饺子馅的大嫂。她说,按照她们老家的风俗,除了包肉饺子,还要包素饺子。她是头一次到宁波过年,觉得没意思。她姐姐到宁波有十多年了,在一个社区做清洁工。 06、自得其乐。红红的贴纸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07、走到门口亮堂了许多。邻居在闲话,他们都是来自阜阳的老乡。 08、到桥下放起了鞭炮 09、他们的孩子 10、大妈带着孙子留守,家人全回老家过年去了。 11、正月初一,叔侄俩在桥屋里唠家常。侄子住在别处打工,专程来探望叔叔。 12、我站在桥屋前,拍了这张照。这些鞋子,这些撒欢的狗,远处玩乐的孩子,都来自大桥下的屋子。 13、住在桥下的另一位,孤独,年老,多病。去年冬天下大雪,我就看到他住在这里。没人知道他来自那里,他是谁。社区曾把他送到救济站他又跑回。身体好时去乞讨,生病时在此困顿。同住桥下的邻居们好心,凑钱让他看病,还不时给他些吃的穿的。我试图与这位老人说话,他挤出两个字:别烦。       那群安徽民工的春节无疑是过得祥和的。但因为这位老人,当我离开大桥时,心里总是无法高兴起来。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 20 Comments

已丑正月初一逛七塔寺

         去年的正月初一,去过七塔寺。今天仍然去了七塔寺。幸好还有七塔寺的一份热闹,因为眼下的市区除了鞭炮声,几乎没什么了。 01、七塔寺门口(门票十元),被撕的票根狼籍一地。寺院光顾收钱了。我是上午十点多从公司走过去的,大年初一,街上很空,甚至看不到一个人。寺内也过了烧香拜佛的高峰期。 02、一位和尚注视着来往的香客。除夕夜十点钟,寺院就开始向市民开放,当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时烧香的人最多,年年如此。 03、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总是让我没法喜欢上佛教。无论到什么寺庙,我宁愿做一个纯粹的观光者。 04、或喜或嗔,难以捉摸。永远不变的表情,永远不变的匆匆过客。 05、虔诚的人呀 06、穿过幽暗的大殿 07、得道的高僧与众生 08、一位孩子拿着的气球 09、大人带着这位孩子拜佛,跪下去时,气球拉下一点,当站起,气球又升高。在庄严而压抑的大殿,这只笑嘻嘻的气球打动我了。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25 Comments

除夕

            现在,窗外一片鞭炮声。家里人吃完了年夜饭。千千与她妈妈抹抹油光光的嘴唇,准备看一看春晚有啥花头。家里打扫得清清爽爽的,挂着年年有鱼的灯笼,随手就可拿到吃的东西。那样的一种喜气,犹如墙角梅花的暗香,情不自禁地回荡着……在家里、在小区、在宁波、在我的祖国。此刻,我向朋友们拜年!衷心祝愿我所有的朋友们(认识的与不认识的),在牛年健康、快乐、顺心!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11 Comments

十个人的晚餐或空荡荡

又过年了 有年过,就有好饭吃 那个叫年夜饭的 丰盛又讲究 一餐一餐 单位的客户的协会的 从皇冠假日酒店大厅 到南苑的金碧辉煌 脂粉酒气 歌舞升平 “感谢你们!一年来的支持” 被簇拥的主人 一改往日之矜持 脸上堆笑 一桌一桌敬酒 刚好与某桌的某人面熟 与他多上说一句 让他受宠若惊 然后若无其事 端起酒杯向另一桌 有人在悄悄溜走 有人在专心吃菜 我因为闹感冒 频频擦鼻子 昨天则是十个人的晚餐 我的文友们 原谅我点菜的笨拙 原谅我的口吃 原谅我词不达意的虚妄 过去的2008 我所有的得到 不及一个轻轻的丢失 在前一餐年夜饭与后一餐年夜饭的间隙 我行走在长长的新马路 怀揣冰冷的照相机 脸上落寞 在消磨完了整个黄昏之后 拐进一家小面馆吃面 餐桌上方的老电视自顾自响着 我是唯一的顾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16 Comments

摄影经典语录20条

新疆 交河故城  2008-09-04  以下语录是我前些日子从蜂鸟网上看到的,觉得挺有味,兹摘录与朋友们共享。 1、阿尔弗莱德·艾森塔斯特(Alfred Eisenstaedt)     保持简单 2、阿尔弗莱德·史迪格里兹(Alfred Stieglitz)     有光即可摄影。 3、安德烈斯·法宁格(Andreas Feininger)     一张技术上完美的照片可能是世上最乏味的图像。     好照片是技术和艺术的成功合成。 4、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       任一年中有12张有意义的照片就是一个好收获了   5、阿诺德·纽曼(Arnold Newman )     摄影师必须是照片的一部分 6、丹尼·阿勃斯(Diane Arbus)     我真的相信有些东西如果我不拍下来就没人会看见。 7、戴维·李菲尔德(David L. Rayfield)     不在于对相机的投入,而在于对相机的透视 8、爱德华·汤普森、(Edward K.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14 Comments

年关临近

        本月3日开始,虚火上升,继尔从嘴巴一带发出,鼻子下的红红一道尤其恐怖,类似于兔唇,故同事要我去申请“嫣然基金”。乱涂了一些些狗皮膏药,稍有好转。今天气温低,虽然晴朗,窗外呼啸的寒风足以抵消我外出的念头。一天行将结束,走到四楼书店买了一本漓江出版社的《08小小说选》,这套年度精选尚未到齐,否则还想买几本。近些年来,读文学杂志越来越少,只有在年底买这套丛书看看了。08年我唯一完整读过的书是《东京梦华录笺注》上下册,此书作者孟元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北宋首都的景观及市民生活作了详尽的描述,其中对店铺及食物的记述尤其让我感兴趣。如书中写到许多酒店里,除一般的酒博士外,尚有许多混饭的人:“街坊妇人”(为酒客换汤、斟酒);“闲汉”(供顾客取送钱物之类的差遣);“厮波”(歌唱、或献果子、香药,客散得钱);“答客”(不呼自来筵前歌唱的下等妓女);“撒暂”(卖药或果实之类,不问酒客要不要,散给酒客,然后得钱)。酒店提供的菜与水果、点心,多得要命,我粗略数一下,约百余种,有些菜名我看着眼熟,如生炒肺、炒蛤蜊、炒蟹,大多数莫名其妙,如“闹厅羊”,这就要看注释,这本书笺注非常详尽,“闹厅羊”的注释大意,说是有个叫熊翻的人,每次请客酒喝到一半,阶前开始杀羊,令众客自割,随所好者,彩线系定记号,然后拿去蒸熟,各自认取,以刀切食,一时盛行。原来所谓“闹厅羊”其实就是“现蒸羊”,不过吃个趣味。          快到年关,迎来送往增多。总觉得有许多事要去应付,虽然并无什么大事。这样略显烦燥的心态估计要到临近除夕才能安定。酒席上的应酬比较难捱,很佩服边喝酒边健谈的人,明知这是应酬,却投入着许多的热情与精力,那样的义无反顾,这可视为一种敬业。再看一桌子热烈的附和同样显得真切,我相信有真正的真切,但也不乏有像我这样想努力地溶合到这热烈气氛里的人吧。          两张图。一张是1月5日听樊纲的讲座,一张是1月6日参加大学生文学节开帘卷西风幕式。樊纲老师预测中国经济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复苏。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 14 Comments

袁帅与他的妹妹

        枫老师去年底发来的图。几年没见,袁帅真的是一名帅小伙了,而他怀抱的妹妹吴子菲,08年12月05日才出生,是枫老师伉俪移美后的重大成果。据枫老师言,吴子菲与小时的袁帅一个模样。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0 Comments

腊月里的安昌

        元月2日,我们走进了绍兴古镇安昌。安昌没有高贵华滋的宅第,没有荷叶依依的花园,安昌的特点,在于它有着江南乡村的土气,亦即人们所说的“草根”——这是近千年来安昌民众引车卖浆的地方。安昌的主要看点在于一条长长的廊街,它过去是现在仍是店铺繁华、人来人往,腊月里,几乎整条街上晾晒着现制的香肠与鱼干。安昌的香肠制作历史悠久,口味特别,反正我每次去,在小饭店吃了不够,还要带点回家。沿街的河上,乌蓬船往来。河埠头有人宰鸡杀鹅,船家则时不时地与岸上人打招呼,或者把船靠在街边,拿把小茶壶坐在船头,边喝茶边晒太阳……安昌的许多场景,让我想到鲁迅先生描绘的鲁镇风情。          元旦几天,安昌特热闹,廊街上挤满人。当地搞了个“风情节”,演戏、龙舟、扯白糖表演等。纯粹的游客少见,倒是四方摄友狂欢,老街上几乎人人长枪短炮,吓人。          值得一提的是,安昌不收门票,不收停车费。杭甬高速柯桥出口下,不到五公里即是安昌。 01、社戏 02、小茶馆,却也能吃饭。 03、饭一定简单。也能喝一杯老酒,但我看不到这位仁兄的过酒菜。记得孔乙已是用茴香豆下酒的。 04、生活在老街的人,一方面可出售土特产增加收入,另一方面,平静的生活注定被外人打扰。 05、原有的生活在持续 06、他们坐在街边。多少人在他们面前经过,或者像我停留,拍他们。 07、射入老街的第一缕阳光。寒冬的阳光好珍贵。 08、廊街边的河。现在,乌蓬船更多的用来载游客。 09、晒太阳 10、在河边吃饭时,不时有小船在身边划过。 11、正在午餐的人们,高峰时河边坐满了人。安昌的菜,比较接近宁波,以腌制的鱼、肉为特色,价格稍贵。 12、卖饰品的女子,但她无法摆脱鱼干。 13、青菜与竹篓 14、腊肠堆里的一枝百合,似乎与安昌风牛马不相及。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33 Comments

元旦

        博友们,元旦好!09第一天宁波阳光灿烂。         今早乘529路上班。刚上车,我眼睛一亮:一位大妈手捧一束黄色的腊梅,喜洋洋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梅花很耀眼,整个车厢似乎都被照亮。我忍不住问:真的还是假的?答:真的!         果然闻到了阵阵清香。想不到,腊梅这么早就盛开了!         (那位大妈小心地护着花,她说家住梅墟,这梅一早从自家院子摘下来,特地给一位爱花的同学送去的,同学住东湖花园,她要换两部车,到万达广场再乘三轮车,方才能到)         昨晚,是我们传统的迎新晚宴。一年又一年,在每年的最后一天。今年没来的:枫、Z老师、小驰、一、莎莎、淡淡。特别叨念远在 天边的袁枫老师。 前面的二位因为胖乎乎,被谐称“二炮”。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