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9

五 ** ,浙江船厂采风

       今天细雨霏霏,五 ** 去浙江船厂玩儿,快回时弄桨人提出合影,便请陪同的一位小伙按了一下。船厂在奉化湖头渡,规模大,有2万余名员工。一进入厂区即被要求戴上安全帽。看了两个码头,巨大的船只,巨大的龙门架,超乎想像的巨大的厂棚。到处是电焊的闪亮、钢铁的撞击、散落在地上的管子。大大小小的数十只船舶在同时建造。中午时分,工人们穿着落满锈铁或油漆的工作服,成群结队在我们身边走过。        中午在船厂食堂吃工作餐,这是我吃过的最大的一个食堂。菜很丰富。我们是一荤两素,我要了烧鹅、腌大头菜片、花菜,吃得很香。等我们快吃完,大量的人拥入,见到一男子不慎滑倒,饭菜撒了一地。雨天,地很滑,我是踮着脚走出食堂大厅的。        去船厂的一应事宜由泉涧石(左一)安排联系,在此谢过。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3 Comments

祥房(往事之一)

             我记不清第一次走进祥房的印象。但是我记得我们在祥房安家时的大致布局。楼上为卧室,楼下正间为餐厅,偏间为厨房。厨房里发生过奇怪的事:妈从市场上买了几只毛绒绒的小鸡,喂养在厨房,一上午功夫,小鸡全不见了。家里人都好奇怪。几天后妈又去买了几只,在同样的地方,小鸡又全不见,这次,地上还有几点血迹,于是怀疑是给老鼠或蛇叼走了,心里不免害怕一番,而妈也绝了养鸡的念头。         屋里有蛇完全可能。按照老式的说法,每处房里都住着“三蛇六老鼠”,何况,祥房是100多年的老宅。那些鼠与蛇,都躲在祥房最深的角落。大而宽敞的地方,才是人的地盘,我看到大人们在院子忙碌:成群的妇女练习敲鼓敲锣,“咚咚咚 呛呛呛”的声音,整天响着;楼上为大队部,进进出出的人斗志昂扬。一群“四类分子”定期集中到祥房接受训话,受训者低着头,非常沉默。祥房最热闹的时候,是唱宁波走书,入夜汽油灯高挑,简易的台上,唱书者一惊一乍,台下人群如醉如痴。唱的当然是新式走书,一出忘了题目,大意是坏分子谋杀革莫道不消魂命干部的故事;另一出叫《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奇案》,讲公半夜凉初透安机关如何侦破潜伏的台湾特务。我并不能完全听得懂走书的内容,但很惊奇能在家门口看到这样的演出。不得不佩服唱者与编者,其时文娱节目枯燥无比,有粗糙的走书可听,即如饮琼浆了。          祥房处在小镇的中心,高墙深院。土改后,祥房被瓜分,原来的主人被逼住到靠西的两间房子里。在祥房所有的房子中,堂檐最大,位于一楼正中,常常被用作公共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