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9

以环保的名义,游走一天。

        昨天,我们12人做了一次环保志愿者:参加宁波市生态办、东南商报社等单位组织的“环保 故乡 山江海”环杭州湾生态行探访队,探访了奉化污水处理厂、奉化柏坑村、及位于黄贤村的国家森林公园。图为昨天一早,我的朋友们在中巴上等候出发。戴墨镜穷摇两手指的帅哥为宁波老牌博友梦瑶台。前排摇两手指的美女为鄞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吕悦。          01、关于污水处理厂略过不表。却说我们走进柏杭村。柏坑位于奉化西南的山区,因为地偏,抗战时期的奉化县政府曾迁移至此地四年。村前的溪古称柏溪,为村子平添了几许灵性。 02、正是春笋上市的旺季,村里许多人家在剥笋、煮笋、晒笋干。 03、随处可见晒着的笋干 04、老屋使我们留恋 05、穿堂风 06、叶敏 07、小店门口。香烟并非环保,只能慢慢地改变了。 08、旧日的庭院,钱利娜与余余。钱利娜:“而我还是像南方的春夜一样/ 寒冷并清醒/ 过度的梦除了让自身颤抖/ 一无所用”。 09、只让我感到人生的艰辛 09、丹虹与吕悦 10、老屋的笑 11、山泉边的柏坑孩子。         柏坑多花,初迷摄影的徐海蛟对盛开的紫云英猛拍不止,不料此时有人频频催他上车。海蛟恨恨曰:“可惜,不能对一朵花停留太久。” 12、黄贤村,东祠庙。据考证,黄贤为北宋诗人林逋故乡。庙前尚存一古柏,传为林逋手植。 13、黄贤靠海,经济发达,堪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典范。无古朴气。这条崭新的人造长城(当然,长城没有野生的),是村人投入巨资兴建在村边的山上(即森林公园),当然是为了发展旅游吧。 走访结束后,应主办方要求,我们写下了一句话感言: 崔海波:长城外沧海桑田,长城内宜家宜业。 吕悦:意识造就环境。 余余:环境保护,人人有责。 叶敏:愿碧水环绕的景致离我们越来越近,无需跋涉,只在放眼间。 寒石:自然自有道理。 徐海蛟:春天只停留在小心呵护的目光里。 钱利娜:对自然的尊重,就是对人类自身的尊重。 洪定迪:保护生态环境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城区污水处理、柏坑的生态景点开发均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丹虹:我想在奉化的桃花源里耕耘。 励开刚:保护环境意识,比行动更重要。环境保护从我做起,让家乡的山更绿水更清。 青衫客:奉化之行,让我看到了环保的希望。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4 Comments

在袁老家吃饺子

        25日晚,袁老忽然来电话,说晚上去他家吃饺子,我说请客呀,袁老说哪里,叙叙旧吧,还有一位是陈云其,没别人了。袁老大连人,在东海舰队服役多年,80年代转业至鄞县文化馆,从此在宁波安家乐业。其时我曾以文学青年的身份,多次去文化馆拜访过袁老。         饺子是我喜欢吃的。宁波从前有家“东北饺子”,开在雷公巷那一带,去吃过好几次,口味纯正。有时候走过雷公巷,我就会想起那家店来。怀念。         后来,在城隍庙淘碟时看到一家“大娘饺子”,吃过几回。味道也就这样了。         袁老的北方饺子做得地道,我吃了近20只。边吃,我就想到自己当兵时吃的饺子,也是这个味。         饺子那玩意,与汤圆一样,非得自己包才好吃。         过年我家会自己包汤圆,而从没想到过要包饺子,除去怕烦,另一个深层原因是,饺子被我视为外来品,汤圆才是根。         桌上有盆青瓜拌凉皮,正宗大连菜。袁老说,老家的菜就是忘不掉。的确也好吃。         还有一些别的菜。老袁的夫人和蔼,在一边张罗。         我带去了一瓶52度的伊梨特曲。当场打开,我只抿了一小口,袁老与云其各干了一杯。谈了一会宁波文坛的掌故。他俩混宁波文坛多年。         稍后云其的妻及儿子也一起过来吃了。           家庭吃饭的气氛当然有别于饭店。在饭店大家都吃得那个带劲啊,虽然许多时候都是私人请的,但满桌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快朵颐的样子,都象是吃国家的了。而家庭宴请,最能让人想起伦理道德。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16 Comments

大约的一周

1、昨天在二院14楼探望一代名记冰壶秋月。日前一个风雨之夜,冰壶同志不慎在自家卫生间摔了一跤(1米80多的个子如一棵大树轰然倒下),但当时他摸了摸头以为没大事。第二天一早他女儿来叫他起床,猛然发现一枕头的血……立即到医院,头上缝了8针。医生说算他命大。上午见到冰壶,头剃得整光,穿一身草绿色衣服,本来躺床上凝神打滴,见到我走进门,立即嘻嘻哈哈起来,发现他的眼神很亮很天真。天南地北聊了一会,他说本周就可出院了。走时一定要送我出来,推辞之际,冰壶说其实他想顺道在室外抽根烟的。呵,旺盛。 2、昏天黑地,N天内看完30集《潜伏》,上周日尤甚,从早一直看到晚。记得上次着迷于国产片还是几年前的《雍正皇朝》。不得不承认咱们电视剧的进步。对《潜伏》最突出的感觉,是在于对人物刻划的成功,客观,深入,自然。剧中的几位军统人物看上去堂而皇之,已接近于现在领佳节又重阳导干部的形象。几位配角,如谢若林、李涯、马奎各有特点,个性鲜明,令人难忘。主角余则成演的有疵点,应当承认他的大部份表演可以,但某些细节很败我胃(如他瞻仰左蓝出来,忽然朝李涯露一个灿烂的微笑)。孙红雷同学要是再能深厚老练些就好了。 3、去新芝路重温石头一伙的《篝火》摄影展,这群年轻人志同道合,当归属于“新影像”的范畴。前几日去观摩是与农民等,这次与另一位同学一起去,刚好影展的画册印出来了,在现场的朱少各送了我们一本。本影展给我的启示在于:摄影的空间无限广阔;揭示当代生活具备的多种可能性;渲泄,尽量别给自己设置规矩甚至底线;强调个人。 4、上次去千千学校开家长会。结束后,我进办公室欲与班主任老师交流,在门口忽然一个趄趔,差点跌倒。此一幕刚好被教室前的千千同学看见。回家后,千千玩笑似地说:“老爸,你走路乍这么不稳啊,同学们都看到你的动作拉,我感到好丢脸呀。” 5、长城昨天下午在北京手术。对他复发的病情一直无法释怀。安慰的话也快说完。只有在心底默默祝愿:从此好起来! 6、下班回家,老婆还在煮饭。揣上小相机,走向小区附近的余隘老街。街上热闹依然,阳光还在。走走拍拍,过一家面店,店主正往锅内削面,因而食欲大起。进店坐下,就要一碗刀削面。店简陋,有两位民工模样的客人喝啤酒,过一碗炒面。墙上的电视播着言情剧,剧中人讲着一些让人费解的话。未几,面来了,好香,好饿,埋头猛吃,一如我想像中的美味。吃完,慢腾腾返回。进家门,饭菜都已准备好。于是一家人吃饭(余勉强吃下一碗)。我不好说我刚吃过面,会挨骂的。 7、与平同学喝茶。多日不曾见他。平同学原本衣冠楚楚,头发一丝不苟,颇具办公室主任的气质。那天看到他,却是胡子拉碴,头发短而散,一套西服软不拉叽。或许是岁月的磨砺,使他减轻了对外在的无限信仰。实则,外表要紧的,特别是一惯的形象忽然有了很大的改变,就会让人疑心其是否在心灵上遭受过重创且尚未弥合。阿平家庭美满,儿子在上大学。听他说,只是炒股非常不顺。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16 Comments

害羞的模特

       三月份,仙居油菜花节。举办者组织了模特在油菜地表演节目。其中的一些模特是当地职高的女生,初出茅庐,看上去似初春的草儿青涩。 01、我在拍别人,别人在后面拍我。(林中行摄) 02、我拍的效果。色温没处得好,天空灰暗。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 03、我的主题,是她们刚从临时更衣室走出的害羞。 04、如果旁若无人,那只是职业,而非可爱。 05、我怀疑我是否成了狗仔队。不过,挂她身上的果实模型,确实扎眼。蹩脚的道具罢了 06、表演结束后下台,显然比刚才放松了许多。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53 Comments

曙光路的落叶

        昨晚下班,出大门,看到下雨又刮风。欲返回取伞,又感到雨不大,犹豫一下,仍走上街头。马路稍稍淋湿,空气里飘浮看久晴后被雨突然湿润的清新,以及偶尔被风带过来的一些些春天花开的芬芳。乘上515路车。再熟悉不过的街衢,闭上眼睛,我也能知道车开到那一段。经过曙光路,忽然发现了陌生的风景:地上铺满了樟树的落叶,风中的叶子还时不时在飞舞着。         马路两旁的樟树已长出了茂密的新叶。而原来的叶子,在这美丽的季节里,谱写着最后的华美篇章。         有点坐不住。于是临时跳下车。什么时候城市没刮过风,什么时候我没看到过落叶。         但曙光路的落叶,依然如此打动我。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7 Comments

杖锡樱花节

        昨天一早被陈云波拉去,拍四明山(杖锡)第三届樱花节。         杖锡位于四明山心,属鄞州区章水镇,从宁波开车要2个小时多,山很高,四季清凉,素有“杖锡无六月”的民谚。古时以杖锡寺出名,现代以“花旗芋艿”出名。芋艿即是宁波人对土豆的叫法。杖锡的盐烤土豆特别粉,特别香。 ** 农民的老家就在杖锡,说起他祖母亲自烤的“花旗芋艿”,农民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流出口水来。         杖锡的樱花为前几年引进,其品种非我们常看到的似漫天飞雪的那种,而且,树不大,林不密,又未到盛开的最好季节。总之昨天的樱花看上去有点让人失望。         来了许多领佳节又重阳导及嘉宾。文艺表演,烟火,礼炮。当然少不了女模特闪烁其间。原本山深人静的杖锡,一时车水马龙。看得出当地政府的重视。         中午吃了农家菜,可口。我看到,从宁波来的叶炜、沈一鸣、励军辉等十数位摄影师在人群中出没。         对的图都挑给陈云波了。不对的我自己留着贴。 01、开帘卷西风幕式在当地学校举行 02 03 04 05 06 07、舞狮的女子 08 09、背影一 10、背影二 11、茶好香…… 12 13、燕子窠村前的樱花 14、热闹归热闹,笋干还是要晒的。 15、宁波大红鹰学院的学生,表演完节目后,她们自己玩合影。 16、游园 17、返回路上所见。看到我拍照,其中的一位递给我一串烤翅。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8 Comments

热烈欢迎美国朋友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俩个孩子的父亲、爱国华侨、前NBTV名记袁枫老师,不远万里,于今晚自美飞到宁波。在“迎袁办”主任罗蛋同志的精心安排下,朋友们今晚7时在某饭店参加迎袁晚宴。席间之欢声笑语,直传门口之中山东路。         同机抵达的吴子菲小姐因旅途困顿,一下机就睡过去倒时差,缺席接风晚宴,甚憾。         图为袁老师及朋友。青衫客摄。         (后排中间为袁枫老师。其余排名不分先后:老年、chen、铁皮及女友、冰、Z老师、蛋、张总监、莎莎、淡淡映阶、阳阳、小驰)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8 Comments

人间四月

        四月芳菲,最让人起疑的街景也有了明亮的颜色。         天气冷冷热热,然而毕竟春风吹拂,再寒冷的心也会有温暖之感的。              被冰冻裂的窗棂,在春天不会复原;折断的枝桠,在一树的嫩绿里异样地黑。         在冬天迷失的人呀,到春天依然难认清前路。                  01、天一广场的情绪 02、我今天仍穿着连帽的绒衣,但那不代表什么。 03 04、吸引我的是那些绿色 05、晴好的午后,到处有人坐着。 06 07、飞快地越过。对于不愿意看到的,就飞快地越过。 08、遇到喜欢了……海曙公园盛开的樱花。 09、丢弃的 10、事物一败落,那样地无可挽救(中山西路老宅)。 11、小草的倔强 12、鼓楼前(摇动的右脚显示出一些拘泥) 13 14、昨天去妈妈家,妈妈高兴地告诉我,她的君子兰开花了!67岁以后,妈妈学会了养花。今年,妈妈70岁了。 15、朝晖路的某个黄昏 16、后面的少年郎显然还不会装深沉 17 18 19 20、月湖公园。记住春色满园的日子吧。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22 Comments

家乡文化赖君传

谢老师近照            谢振岳老师与我同乡,我一直叫谢老师——他确是当老师出身,相当长时间在老家从事教育行政工作。听我中学同学杨说,他在东二村读小学时,谢老师给他们上过课,有一次教“怎样看时钟”,不专心听,杨同学还被谢老师批评过。而于我来说,无论如何想不出谢老师批评人的严肃劲来。在我印象里,谢老师总是笑咪咪,一派长者风。  也难怪,我正式认识谢老师,才是五年前。记得那次他打来电话,说要来我办公室走一趟。我早闻知谢老师之名,惜未有交往,偶尔遇到,只是向他请安而已。他是前辈,又长期担任区校及县文化馆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并无结识机缘。之前我拜读过他的《鄞县庙会风俗》,这是谢老师从事民俗写作的首部大作,也是第一本系统考证鄞县庙会传统的专著,谢老师凭此书意气风发地迈进宁波民俗学的领域。记得我是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90年代初,又读到他新作《古城大嵩》,史料详尽,考证严密,我曾在大嵩工作一年多,零碎听说过大嵩在明代造城抗倭的故事,心想要是有人写本古代大嵩的书就好了,不意兹事已由谢老师发心完成。这些,都让我对谢老师多了一份遥遥的敬重。那天谢老师如约来到我处,笑声爽朗,同事都很惊奇我有这样一个忘年交。他七十挂零的人了,面色红润,香烟一支接一支抽,走路时大步流星,似乎保留着他那个革莫道不消魂命年代的影子。说也奇怪,虽与他头一次近距离,却交淡甚洽,极象是多年的朋友,只能说是与谢老师有缘。         与谢老师的交往从此多了起来。他隔些日子要来坐一会,而每次总会从包包里拿出一大迭文稿来,称多提提意见。谢老师从事家乡民间文化的发掘与研究,已有近二十年。他对此的热情与投入,常让我这个晚辈感动。谢老师年少时只读过半年初中,因家贫辍学。他自认为文字基础不好,加上写东西又是半路出家,因而特别勤奋特别努力,经常起早落夜,我曾请谢老师注意休息,谢老师回答,写作就是最好的休息!为了环境的安静以及方便乡村调查,退休后他与老伴从城里搬回占岐老家,自此在占岐的老街小巷可常看到谢老师走访、寻觅的身影了。遥想乡村漆黑的夜晚,惟有谢老师窗口的灯光温情四射,一串串智慧的文字在他老式的钢笔下源源流淌出来。  对自己高要求、不耻下问、谦虚好学,勇猛奋进,这是谢老师作文的特点。如此积年累月,成就蔚为可观。目前谢老师已出版五种个人专著,与人合著出版七部。真可谓是大器晚成啊!    谢老师的成果,在以弘扬民族民间文化、展现大嵩滨海一带地域特色为主要亮点。近年来以占岐镇作为主要的调查对象,研究当地村落的形成及发展历史,并从民间文化的角度,反映当地群体所处的自然环境、社会经济条件、审美、及宗教道德观念。据谢老师称,他对民间文化真正产生兴趣,是85年参加编写“中国民间文学鄞县卷”开始的,那些几乎被遗忘的丰富灿烂的家乡民间文化,忽然照射到他心灵深处。与谢老师年纪相当的人,几乎都受到过那种文化的熏陶与滋养,而现在,随着传统向现代的变迁、农耕社会的终结,乡村民间文化也随之衰落,谢老师为此感到内心的软弱及隐痛。从此他下决心要为家乡民间文化的留存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就私心而言,我十分喜爱谢老师写成的有关家乡典故的每一篇文章,养育他的家乡山水,同样养育了我。我常常很荣幸地成为他作品的第一位读者,从中进一步了解与发现家乡,让我多了一份对家乡的难舍。当我夸奖谢老师的文章功德时,谢老师大多开怀地笑出声来,我听得出,那是心有所系的由衷喜悦,他那种孩童般纯真的笑,也是那样地感染了我。  甬上文化名宿桑文磁先生赠谢老师对联:“白发年华健如虎,家乡文化赖君传”。写照生动,如斯贴切。     一直想写一篇有关谢老师的文字,刚好闻知他将出版《晚青文存》,并嘱我为此书写序,倒是一个机会,但一听是作序,我脸有难色,晚生何德何能呢。最终毕竟捱不过谢老师的真情相嘱,便斗胆撰成,只是不知可为序否?                                                 2009年4月2日,于宁波。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