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9

滨海书画展

        今天上午,与区书协的同道一起去滨海工业区(鄞州区瞻岐镇,滨海博物馆)参加“鄞州滨海书画展”开帘卷西风幕式。展出的书画,大部份为原大嵩区所辖的塘溪、咸祥、瞻岐等乡镇的作者(包括大嵩籍作者)所创作,小部份则为特邀宁波书画家的作品。最显眼的展品当属大师沙孟海、沙耆的书画,他们都是塘溪镇沙村人。瞻岐是我老家,我看到展出的有我外公卢石臣的国画,以及我大舅舅卢竹音的隶书对联。从没看到过大舅舅的毛笔字,审视良久,觉得应当是属于领佳节又重阳导书法吧(大舅舅退休前担任浙江艺校校长,作曲是他专业)。         在开帘卷西风幕式上遇到许多熟人,如陈仙鹤老师,一晃十几年没碰见,人比从前清瘦,但精神不错。他是嵩江书社早期社员之一,我在咸祥工作时,常一起切磋书艺。 01、今天上午,我们到得比较早。 02、出席开帘卷西风幕式的部分嘉宾,左起:宁波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人比黄花瘦席陈启元,南京艺术学院教授李彤,宁波市文联副主人比黄花瘦席周静书,宁波市美术家协会主人比黄花瘦席何业琦。 03、一位女作者在自己的画作前留影 04、我展出的书法,凑数。

Posted in 书法 | Tagged , , , | 11 Comments

近两天的天空

        一下子进入了盛夏。抹一把汗淋淋的脸颊,无所适从。季节的改变总是让我措手不及。有风的日子成了遥远。         并不一定是在怀念逝去的日子,并不期待未来。大热天里,蝉在聒噪,而狗停止了狂吠。难捱的午后,就让我躺在一处废弃仓库里的水泥地上安睡吧(睡醒后,喝一壶热热的龙井)。我知道,此时农夫正在野外劳作,工人正在炉前轧钢,桨人正在烈日下扫街,而我只想躺在一处大屋的冰凉的水泥地上,消磨一个个漫长而炎热的午后。                  夏至后的几天,气候诡谲,云朵比以往时候更多地在我头上翻滚。          前天的惊驾路,下午三点多,看上去已近黄昏。 昨天早晨,太阳照射到了我们小区。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1 Comments

父亲节感言

        6月21日,父亲节。我公司举办了一个面向社会的“我的爱对您说”父亲节感言征集活动。至今日,收到近百条感言,感言者大多是在现场陆续填写的,这里面既有中年人,也有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当我浏览着这一条条充满真情的感言,不禁心绪起伏……在此,我也想对在远方的父亲说:多保重!         在此摘录部分作者的感言。 屠雪岚:望着爸爸,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么高大,望着爸爸,他的肩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安全;望着爸爸,他的面孔似乎永远都是那么慈祥;我知道,爸爸对我的付出,对我的爱,值得我用一生去仰望,去回报。在我心中,爸爸的身影有着令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高度。爸爸,我永远爱您!     颜学峰:爸爸,我常年在外,不能在您身边。值此父亲节,我想对您说:儿子想您!     屠桂正:我深爱着我爸爸,他的口中吐不出宽容、淡泊之类的词语,可他的作为却向我正确地阐述着这些词语的内涵。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华丽的词藻来形容。我只想说,如果有来生,我还要您做我的爸爸。     包莉莉:爸爸,与您有关的日子,阳光灿烂,和熙无比。 感谢您给我的一切!     陈柳晨:爸爸,我知道您头上日渐出现的缕缕银丝是我为我织的,爸爸,答应我,如果还有下辈子,让我做您的父亲,我要像您爱我这样爱您。     胡培元:爸爸,曾记否?小时候我们家在农村,条件很艰苦,靠您微薄的收入养活我们全家。如今我们长大成佳节又重阳人,条件比以前不知好多少倍,可如今您老了!古人言:子欲孝而亲不在。借此父亲节来临之际,我心间默默许下一个诺言:不顾工作有多忙,路有多远,我要带上妻子领上女儿回家看看,和您唠唠,不顾路有多远,一定要陪您唠唠,喝杯酒……爸爸!回首往事,儿子欠下的太多太多,现在起,请让我奉上一片孝心一份真情,补偿您一生一世的爱。祝您健康快乐,节日愉快,儿子永远爱您!     杨瑜微:亲爱的父亲:在这父亲节即将来临之际,我要对您说:父亲,这些年来您好为了我和妈妈操劳着,如今,女儿长大了,女儿会帮助您来支撑这个家,您放心吧!父亲,我爱您!     黄维霞:小时候是您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教会我如何走人生的长路。现在让我来搀扶您的手,从轮椅上站起来,走过快乐的晚年。     张力元:九岁的我 / 像一颗弱小的树苗 / 父亲就是一棵健壮的大树 / 在我受伤的时候 / 您是第一个来保护我的人 / 今天,我要祝您父亲节快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10 Comments

湘西游记

         6月6日-10日,五天。13人的团,著名作家徐剑飞女士亲自率领。长沙,张家界,凤凰,韶山。 01、张家界市貌,一个地级市。从前这里是大庸县城,历史悠久(秦始皇时代就是个行政地域了)。十数年前,改称张家界。到湘西的头个晚上,我们住张家界。宁波人看到这等陈旧的城区,大抵会长出许多自豪来,往往还不忘说一句:介落后! 02、我们下榻的宾馆不远,是个农贸市场。早晨5点多趁上车之际,我拿着G10在此流窜,无奈心急,光线又暗,拍得一团糟。 03、农贸市场是我爱去的地方。引车卖浆之流,很能反应一个地方的民情。请看高悬头顶的横幅……扒手非一般的多呀。 04、第二天来到黄石寨景区,又远远看到巨幅标语,心里一阵激动,本团阵容豪华,受此欢迎也不为过。直至走近,方知是“热烈欢迎……代表团来张家界考察”。呀呀呀,堂皇堂皇。他们叫考察,我们还叫采风呢。 05、乘揽车到山顶,遇到背石块的工人。背一趟5元,一天可背五趟。 06、导游介绍,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属喀斯特地貌。史前,这里是一片汪洋。 07、有云雾缭绕就好了。但我也知道,不如意常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活着能多看几处祖国的山河,已慰平生。 08、忽然出现了许多野猴 09、它们灵活、干净、狡黠。天地之气的养育与磨练,又使它们隐隐显露睥倪人类的气质。 10、乘小火车游览“十里画廊”。车外人不知不觉成了风景。 11、景点内的一户人家(开着小卖部) 12、沿金鞭溪步行了二个小时。过桥时,来往的人拚命摇晃,有人尖叫有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笑。 13、湘妹拉客合影,合一次十元。汪平老师在宁波成名已久,粉丝们往往哭着喊着要汪老师签名什么的。但在张家界,他只能出钱与人家合影了。 14、晚上在剧场看《魄力湘西》(类似于“印象漓江”)。印象深刻的节目是舞蹈“赶尸”。赶尸为湘西之谜,落实在具体的表演上,就是雷鸣电闪,女鬼们披头散发嘤嘤而泣,巫师挥鞭猛抽。灯光幽暗,音乐怪诞。散场时屋外下起了阵雨。 15、第三天,雨没停。照常上天子山(张家界的景点分布广)。头天愁没雾。现在雾太多,什么都看不清了。 16、从张家界坐车四个多小时,到凤凰。住了一夜。我在前一篇的《凤凰城一夜》里,提到雾。有博友评论说,我住一夜就遇到雾,运气好。是呀!许多的舍去可以忽略可以隐忍,一点的得到则让人顿生感激之心。 17、第四天,从凤凰返回张家界。中途停留芙蓉镇吃中饭。芙蓉镇一直叫王村,自谢晋在此拍了电影《芙蓉镇》后改名。 18、芙蓉镇紧靠猛洞河,盛产河鲜。地理位置不错,自宋至明一直是土司衙门的所在地。老街很长,无奈老早变味,从建筑到人情。到处打着的刘晓卿牌子就先让人腻烦。这是一条鸡肋式的街,严重名不符实。还不如我们的石浦老街呢。在此我十分吝啬我的快门。 19、老街尽头的码头,倒是让我眼睛一亮。这条河叫“酉水”,猛洞河的一段。 20、当天下午返回张家界,上天门山景区。天门山形势险峻,海拔落差巨大,索道尤其刺激,人人都乘得腰板笔直,脸色苍白。 21、鬼谷栈道 22、攀登天门洞。这个洞原本没有,公元263年,千米峭壁忽然洞开,遂成奇观。1999年,几架表演的飞机成功穿越了天门洞。 23、要走999级台阶,才能登上天门洞。走时不觉得多累,到顶时俯视群山,风起云涌,真让人神清气爽。 24、第五天早,飞长沙,乘车来到韶山。出过帝皇的地方,总有些传奇色彩吧。这块地,是毛泽东父亲攒下的,一直保留着,远处房子即是毛故居。 25、一游客在毛故居前留影 26、去年新建的韶山毛泽东铜像广场,原本这里是农田。广场非常大(铜像竖在广场的尽头),我懒得再往前走,坐在劳动者的旁边休息了许久。 27、最后安排是参观长沙市区的岳麓书院(湖南大学)。刚通过学位考试的大学生三五成群,寻找好景点拍照留念。 贴些同行的美女照: 28、我们的全陪与地陪。海客瀛州老师,前一阵也刚从湘西回,他碰到了一位侠骨柔肠的美女导游,感慨万端写下《导游袁苗》。我乍没那样的福气呢,我们的导游好冷漠哦。 30、钱诗人。她说“让我呆在凤凰水边的房子里,只要几件衣裳、一台电脑、几本书、一个相机,就可以了”。 31、竺老师问大妈买花 32、刚度完蜜月的新娘子 33、传说中的资深美女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7 Comments

凤凰城一夜

                 6月7日傍晚,到了湘西凤凰古城。         翌日一早,离去。         仅仅一夜的时间。我张开的手掌,刚刚触摸到古城的脉络,又不得不垂下来……然后再举起,那是与凤凰的挥别。         好感觉从泛舟沱江开始。清澈而宽阔的江水,安抚,舒畅,缠绵。路途的困顿,被雨淋湿的空虚,都落入静静流淌的江水里了。         两边密集的吊脚楼,居民各自的生活(恬静而缓慢)。过往的舟,塔;黛色的山在远处连绵。         我体验到凤凰被自然长期滋润的慈祥与安谧,就像一块温润而微露光泽的玉。         想到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想到住在城内的沈从文……如豆灯光映照他瘦削的面孔。在一个个落寞之夜,他支着自己空灵的脑袋,听沱江水的泼溅。         行舟在沱江之上,我只能这样想想。         天黄昏,江面起雾了。                   01、左边的塔叫万名塔,1987年由黄永玉倡导重建。黄老师至今健在,凤凰的骄傲之一。 02、雾是黄昏开始出现的 03、刚开始泛舟时,还有若隐若现的太阳 04、很想在吊脚楼过夜。导游则说,晚上蚊子多。煞风景呢。 05、背篓是湘西的特色 06,虹桥风雨楼,雄跨沱江之上。始建于明洪武年间。 07,江边多小吃摊 08 09 10、沱江船夫 11、沈从文故居旁的街 12、老宅的椅子 13、城之北门 14、也只有上年纪的人,才穿本族服装。凤凰的居民多为苗族与土家族。 15、这时雾开始出现 16 17 18 19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51 Comments

外滩星巴克

        上个月中旬,去宁波美术馆参加一个活动,到后,甚觉无聊。遇到几位熟人,客气,聊天。又走到一个角落坐了一会。想想不是办法,就从美术馆溜出来。走到江边,感觉好了许多。经过星巴克时,进去要了一杯饮料。翻翻杂志、报纸。拿出相机浏览以往拍的照。人不多。这个星巴克来过好几次,总体感觉,没天一广场那个热闹。不想闹哄哄的人,很适宜坐在这里清静一番。         姚江吹过来的风清凉。不明不白的心情,并没有随着手中的饮料而咽下。         无聊中拍了几张。离去。   环境安静。可以在此麻木,让脑袋空白。 窗外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1 Comments

五月的记忆

        无法否认,南方的五月是一年之中最接近美好的月份。气候适宜,水果大量上市,女孩崭新的裾裙在拂面而来的花香中摇曳。所有的晚上(晴朗的,或者有雨的),当我在陈旧的床上躺下,似乎浮在水面,慢慢地流动;远处有星光隐现,往日的风从不知道的洞穴吹来,曾经的温暖,缓慢地抵达我疲惫的身心。这时候我就想叹息。人活着,似乎就是为了在五月的一个如水之夜,平静地躺下,让慵懒的轻风吹过我逐渐衰败的身体……         唯其衰败,才让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五月的青春之美。         一声叹息里,五月已走远。 01、一个午后,俩人从上班的大楼走出来。看到这处树荫,河流,垂钓者。喜欢这漏下的的光,五月的情绪在这斑驳的光亮里滋长。 02、去卢千千的中学开家长会。适逢千千同学放学,我说,亲爱的女儿呀,你将在此学校毕业,为父帮你拍一张照留念吧。答:谁要你拍了,还不快去开你的家长会!匆忙之下我按下快门,只见到她与同学一闪而过的影子。 03、我住了12年的小区。简单的小区,安天乐命。 04、体育馆,热闹的美食节。当我侧身来到足球场,看到这位男孩的快乐。多么的自由而舒展!在夜色的掩护下,整个体育场只属于他。 05、五月的阳光开始热烈。少女的秘密无人知晓。 06、福建霞浦之行。一个人高兴的时候,可以在任何地方表露;当一个人伤心,则往往无人见到。 07、卑微而顽强的小草,那是民工孩子们游戏的乐园。 08、我在这个小巷的台阶上坐了一会。我想到病中的长城,他孤独的影子。而我只能这样徒然地坐着并垂下我的头来。 09、现世总是这样充实、生机勃勃,纵使它不干净。 10、我服务了16余年的公司的走廊。长,幽暗,金属的味道一阵一阵。我不知多少次走过它,我终于在2009年5月的最后一天里拍下了它。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