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9

夏日的若干印记

        上两个月的随手记录。 01、某试衣室的友情提示 02、夜色里 03、江南社区 04、开业前夕的和义大道 05、“和义大道,宁波的香榭丽舍大道”——大话无处不在。 06、怀念一条河 07、城市的另一条河。西瓜船昭示着河流的另一层意义。 08、重复的日子里,惟有亲情一如既往。 09、陋巷,散发着城市温情的地方。 10、鲁迅:“她……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 11、漆成绿色的公厕与挖掘机及狗及地上的纸屑等 12、长大了,就别学我的无聊。 13、的确,还是最前头一个养眼点。 14、年轻的斑马们 15、中马路的一个傍晚 16、它看出我的坏 17、回眸一笑,我不轻飘; 18、怒目相视,我不恐惧。 19、我只是向往和平, 20、向往城市一角的安静。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8 Comments

三走嵊州

          第一次去嵊州摄影,06年5月的假期,刚学摄影不久,兴趣极高,无知者无畏,见佛就拜,见什么就拍。万一拍到一张稍有模样的,也会高兴好一阵。     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15482188.shtml         08年9月,与 ** 们第二次去嵊州,拍了华堂、黄泽、浦口三个古村。衣上征尘,杯中欢娱。相机日见斑驳,两鬓日见华发。 时间与世界渐渐远去, 最终陪我左右的,也许只有相机。   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9313553.shtml         今年8月初,三走嵊州(城关的老街,崇仁古镇,图片如下)。现在拍摄的状态与06年的刚好相反:不知道拍什么。拍了,又久久挑不出自己满意的图片。选择玩摄影,原本当成填补空虚的一种手段,作为业余的一种生活方式,以摄影的名义与朋友们到处游玩。多希望一直是这样:快乐摄影,开心第一。 01、崇仁老街 02、忽然闪出个人来 03、嵊州城隍庙入口 04、庙内办公室 05、北直街的暧昧 06、北直街的墙 07 08 09 10、崇仁玉山公祠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9 Comments

道墟老街

从前不知有道墟。世界太大,人太多,每天呆在宁波,麻木不仁,浑然不觉异乡某一地或某一人对自己的意义。 上周六, ** 团重整战鼓,去了上虞县道墟镇。于是在我的记忆里,有了道墟。我的大脑永远空虚,每增加一点记忆,  就是多一点对人世的温情与留恋。 道墟原属会稽,宋元时称为“东乡”,明代改称现名。道墟有着绍兴水乡的典型特点。设想一下,一个粉墙黑瓦的小镇,河水环绕,水岸边开满了密密的店铺,窄小的石板路,摩肩接踵的人们(从山上来,从吱吱唉唉的船上来,从每一个明亮或漆黑的村子来),交易,逛荡,或者纯粹的路过。每一家店铺的笑脸,热气,么喝,河埠头的捣衣,被廊屋隔住的雨点,入夜后店铺漏出的一盏盏灯火,如此这般,从早到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