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9

玉米地

即使夜深更定 你也听不到玉米吐缨的声音 广阔的玉米地里 你找不到一片被虫咬过的叶子 但你能想象 每片叶子上的露水 以及 风走过的痕迹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14 Comments

初识老庙村

        搬到新小区,离城市又远了点。原先住的地方,有余隘村,有事没事,就拿个相机去转悠,几年下来,与余隘街头的几位小贩如补鞋的、烧饼的、做青团的,混了个脸熟。走在熙熙攘攘的余隘,挺自在,雨天雪天睛天,慢慢地走,我愿意这样打发光阴。有时候我想,我的灵魂,合适安放在老式的屋檐下面,那里有陌生,有人情,有泥土与食物的芬芳。如果用电影镜头的回闪,在余隘走着的我,黑白,安详,我与众人的面孔一个个被夸张地拉近又闪过……最终定格在画面的,是700多年来一直质朴地生长在那里的余隘。         换了厚重的窗帘,一时不知天之既亮。往往醒来,听到模糊的鸟叫及秋虫的细鸣,觉得是新的一天了。打开窗帘,果然天下大白。于是想到老庙村,特别是阳光照耀的早晨。新小区属于真正的城市边缘,旁边原先有好多村,陆续拆佳节又重阳迁。听说唯有老庙村还存着原先的格局。终于起了个早(后又陆续去了两次),往东逶迤而行。看到逐渐变差的马路,工地,被城半夜凉初透管追赶的小贩,常洪隧道口的灰尘,河边玩耍的孩子。不知不觉中,老庙村到了。 01、小街。总是新奇于每一个小地方的街。 02、门口的河 03、典型的城乡结合部 04、多狗,幸好不凶。大概是出入的人太多太杂,没力气凶了。 05、在村中心位置,真的看到了一座庙宇。地名由此而来。 06、庙大门。当地老人说,此庙唐代时为祭祀东汉名士梅福而建(据传梅福曾隐到鄞州横溪修道练丹)。明嘉靖年间,庙名改为“涨浦庙”,祭祀宴公。宴公为江西人,被明太祖封为“平浪候”,民间视为平定风浪,保障江海行船的水神(老庙靠近甬江,常发大水)。清朝年间,附近村子又建了一座涨浦庙(大概位置在今颐乐园一带),因而将原来的涨浦庙称为“老涨浦庙”,简称老庙。新涨浦庙解放后拆了,老庙意外地保留了下来。从老庙大门张挂的不同时代匾额上,可以看出村子的行政变迁。现老庙属宁波国家高新区。 07、在庙跟看到一处很有规模的老屋,这也是村里仅存的一所传统大屋,被称为“新罗屋”。老住户介绍,此屋约建于清乾隆后期,过去是方圆数十里最豪华的住宅。主人姓罗,传说在福建一富人家做佣工,富人想做善事,问罗做什么善事好,罗答,他家老庙常被甬江侵蚀,可以去造海塘。于是富人给了罗许多钱,委托他代玉枕纱厨办。罗回家,拿钱盖了新罗屋。怕被主人知晓,又到梅墟造了一段海塘。 08、老屋被许多住户分割 09、租住老屋的民工的家 10、老屋的外墙仍然牢固 11、不算太古的旧物 12、桥上 13、童年无忌 14、长大后 15、女车手 16、休息中的弹花店主人 17、窗口 18、老庙菜场的侧门 19、表情 20、老庙的李家,要拆了。 21、空荡荡的李家巷子。我转了一圈,赶紧离开。 22、爱生活的胡先生。关于新罗屋的故事,就是他告诉我的,早年毕业于上海立新会计学校。 23、走进庙前理发店,与里面的人聊了一会。来这家理发店坐的,都是老庙本地人。 24、利用废弃的一角空地种菜。这位汉子告诉我,从前老庙村有田地1000多亩。 25、一周后经过他的地,菜居然长这么大了。 26、村子北边的法王寺,始建于清雍正年间。平时冷落,那天刚巧赶上做佛事。          27、今天傍晚,当我快离开老庙的街,看到一家生意兴隆的小饭馆,这老哥俩喝得欢。自带的白干,过一碗冷拌菜。我问盆内绿色的是什么菜,香菜?否,回答是什么什么菜(我没听清楚),他们老家阜阳的家常菜,然后介绍起这菜的可口来,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28、孩子的梦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9 Comments

女作家天涯签名售书筹医药费

01、签名中的天涯 02、热心人好多,签名到签到手软。 03、鄞州籍作家徐剑飞、赵嫣萍、朱平江、崔海波、叶敏、徐秉潮等也拿来自己的书义卖支持天涯。 04、记者陈宏国买了一大摞书,以示对天涯的支持。         今天上午九点,新江厦商城刚开门,一大群读者就涌到了四楼的新江厦书店。         宁波女作家天涯今天在新江厦书店签名售书。         她要把这些书款,用作癌症的医疗费。         (详见9月7日宁波晚报头版头条对天涯的报道 http://news.cnnb.com.cn/system/2009/09/07/006249228.shtml )         天涯原名沈淑波,1969出生,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人。自小爱好文学,一直来笔耕不辍,至今出版长篇小说及诗歌散文集十余部,在省内外颇有影响,是解放后鄞州本土的第一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然而她命运多舛,先是婚姻不幸, 数年前离异带一子。无固定工作。去年,又不幸得了中期乳腺癌……命运仿佛一直想扼住她的喉咙。         支撑她人生信念的,是文学。         她一直在坚强地微笑……拿着笔,一边流泪,一边微笑。         她的周围,是爱她的朋友们,是爱她的陌生的读者们。         今天上午在签名现场,来了一拨一拨的买书者声援者。         我看到宁波市区的文友。看到北仑、镇海、慈溪等地特地赶来的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朋友。         到上午11点多,天涯共签售她的新作《只为你开花的树》及原先出版的《栀子花》、《陌上花》计300多本。         好多人付一百元,却只要一本书。         一位陌生男子给天涯一只装有5000元现金的信封,拿走了15本书。         新江厦股份公司总经理胡安康及以下三十余名中高层干部也都买了天涯的书。         今天傍晚,天涯打给我电话,告知此次签售共得款15000多元。她对今天及一直以来有关各方及广大热心人的帮助厚爱,表示了最真挚的感谢!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0 Comments

卖艺人

他累了 但短暂的停顿之后 他还得继续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7 Comments

忆郑学溥先生

        郑学溥先生手迹,去年我求郑先生写字,他就写了这幅含着我名字的楹联给我。         郑学溥先生走了!昨天,《宁波日报》的讣告:“……郑学溥先生(玉浦老人、宁波大学文学院原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8月30日下午1:00仙逝,享年91岁。”         郑先生是我外公外婆的同窗,少年时一同就读于鄞县名儒杨霁园门下。我小时,听外婆提起郑先生,郑先生才学了得,更兼外表俊雅,为人和善。我与外婆相处的时间多,她常会提到小时的诸位同窗,在我印象里的郑先生,搭着围巾,一身旧式知识分子气派。大概1985年,我第一次见到了郑先生。那次是外公带我去郑先生家,郑家当时住宁波江东演武巷的一处老式院子里。外公介绍我说,他是小东,纪芬的儿子。郑先生说哦,都大人了。 正眼看郑先生,个子高大,脸孔方正,皮肤白晰,虽六十多年纪,却精神癯烁。他比我想的的更儒雅而且有活力。记得那次郑夫人不在家,郑先生亲自下厨,搞了一桌子酒菜。他与我外公亲切而随意,俩老都好酒,吃到兴致上,相谈甚洽。他们谈他们的,我插不上嘴,倒是很有些羡慕:他们自少年及到白发苍苍的友谊,历经岁月沧桑,仍是那样新鲜与生动。          后来,我喜欢上书法,又住到了宁波,与郑先生接触的机会多了些。我是晚辈,又不是特别能聊天,真的见着了,却也不知道能与郑先生说些什么。反而是郑先生问我外公外婆的近况,问我妈妈及舅舅们的近况,以及我的近况。当我向郑先生求字(为自己或别人)时,他总是没几日就写好给我。我曾对郑先生悬挂案头的一幅沙孟海真迹揣摩良久,这是沙大师写给郑先生的行书条幅,郑先生视为珍藏,他当时见我一付痴迷的样子,在一边呵呵而笑。         曾就自己的书法请教过郑先生,他说,学书要正,要从源头学,别去跟时风。这是对我提出的婉转批评,因为,我在某个时期学乖故意把字写得歪歪斜斜。          前年,书友张忠良、杜能敢等把郑先生及桑文磁先生接到瞻岐,与我外公外婆会面,他们四位同学的平均年纪已超过九十岁(郑先生最小),年事已高,经年未见,最难风雨故人来,乍见之下,四位老人唏嘘不已。十数位专程赶到瞻岐的书友,共同见证了这感人的一刻。岁月无情岁月磨难,而在这无情与磨难之中,人间的真情总是会闪耀出它的耀眼光芒。          今年上半年,忽然闻知郑先生患恶疾住院。后出院,复又住院。7月9日,与杜能敢、史晓卿到宁波第二医院探望了郑先生。郑先生气色不佳,很瘦削,讲话无力。不禁暗暗吃惊。回想上一次见到郑先生是去年夏在杜能敢家,他的丰采依旧,在酒席上谈笑风生。谁知现在病魔几乎让他变成了另一个人。91岁的年纪,应当是长寿,但想到他一贯的健康,心里便隐隐痛惜起来。我们在他的病榻边待了许久,听他断断绝绝讲了一些话,他谈到了老家东钱湖殷家湾,谈到了让他担忧的社会现状,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他朦胧着双眼说:“人生如梦……”。          前天晚上,郑公子打来电话,告知他父亲去世了!并商量往报上刊登讣告事宜。          一代贞儒,从此远去。          三年前,郑先生送我一本他编的《前尘影事》,内中收集了杨霁园先生及其门人的诗文。我引用书中郑先生作的“《前尘影事》编成有感”一诗作为结尾:          奇文虽少费张罗,往事烟云转眼过。          欲报故人欣共赏,故人零落在山阿! 郑学溥艺术简历   http://www.namoc.cn/msg/artists_details.jsp?channelid=75069&primarykeyvalue=METADATAID%3D51766&primaryrec ord=1

Posted in 作文 | Tagged , , ,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