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9

九月最后的玫瑰

       九月有点凉了,夏日的花瓣纷纷飘落,但九月依然带着夏季的意味。九月的回眸有热烈的余晖。天空开始辽阔,田野开始沉默。九月的城市打算收起翅膀,开始盘点逐渐远去的日子。 01、有些细小的爱情可以忽略 02、我站在窗口看雨景 03、雨使城市迷惘并漂泊 04、新鲜的喷泉(和义大道) 05、从鄞州农村来的陈老汉在天一广场摆摊。半小时后老汉被城半夜凉初透管赶走。 06、街道是每个人的舞台。这位表演者来自北方,打着国旗,一路宣传陈词滥调到宁波。我认为,如果寂寞了,睡觉胜于死撑。 07、窗 08、宁波要造轻轨了 09、清凉的甬江边,樟树叶依然茂密。 10、埋伏 11、我是在一个落日的黄昏,在天一广场的水晶池边,看到了城市的最后一抹阳光。 12、透明,润湿,一个盛开的吻。 13、我家的玫瑰。在它凋零的叶里,有秋的况味。 14、国庆节期间,卢千千到了咸祥外婆家(河西村),这是千千同学拍的河西景色。 15、在阳台画画的千千 16、摆渡去了趟象山。甲板上的风,远方海浪的喘息。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25 Comments

桑家村,雨天或晴天

        国庆节前后,拿着佳能G10,几次探访小区南面的桑家村。问过村民,现桑家本地人约1000多名,而常住的外来民工达10000余人,走在村中,时光悄然倒退,犹如周星驰电影《功夫》里,包租婆的地盘。         桑家属宁波江东区福明社区,是一个比老庙更大、更为集中的村子。由宁波经江南公路去北仑的公共汽车,几乎每一辆都会在桑家停靠,俨然大站。         之前我网上查了桑家的资料。1949年6月间,桑家上空落下两枚炸弹,原来是败退到舟山的国民党军队轰炸宁穿公路,误落到近处的桑家,幸好无伤人记录。现在当然找不到一丝痕迹。桑家还有王墅亭,民瑞脑消金兽国五年里人李孝合等重修,亭内立碑,称“两途为鄞镇通衢,过客倘疲劳,仅可到兹歇足”。王墅亭与碑勉强可算桑家的古迹,然而原物同样已荡然无存。 01、村子前,残存的荒草地。 02、我也打着伞,与女子擦肩而过。雨天的桑家,静极了。 03、不经意中,看到一扇门的打开。 04、小街新店开张,鞭炮的硝烟一直粘到我的头发。 04、很难从她破败的伞中,推测她的感情。总之,雨天是寂寞的。 05、晴天了,桑家透出一点老村的底蕴来。 06、巷子上空 07、记忆深处 08、现在,我慢慢认同阮义忠先生拍记实的观点:不暴露黑暗,热情地肯定善良与纯朴的人性。 09、狗狗认真听讲的样子,就象小学一年级学生。我只是对它谈了一些浅显的人生道理。 10、好的,孩子,让我拍下你。 11、电线与水泥 12、别担心,我只是拍着玩。 13、孤独的早餐 14、弄堂口 15、好同学 16、在一个黄昏穿过桑家 17、附近常住人口增多,桑家的街渐成气候。村人对我说,去年就说要拆佳节又重阳迁,进行旧村改造,今年却没了一点动静。 18、我走过更晚时候的桑家,踽踽独行,回了家。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8 Comments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摄自宁波,沧海路。 这是今晚,八月十六的月亮  我在黄昏的车上看到它 我死盯着它 我发短信告诉朋友看看它 城市的灯火次第亮起 我担心一不溜神 月亮会坠下来 坠落在高楼的缝隙里 淹没在一盏盏俗气的灯火里 今晚的月亮独一无二 我迷恋 且哀伤 这样拍今晚的月亮,不美 非但不美 甚至难看 但我宁愿相信 荒凉的意味 这就是城里月亮的象征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10 Comments

十月一日,雨

        10月1日,宁波,江东,桑家。                   今天一早听到雨声,心里安宁。假期,又是雨天。         听到房间外千千娘俩的说话。这时才6点多,千千却要出发去咸祥外婆家了。千千很向往外婆家,她说要赶到外婆家吃早饭(大不了是一碗南瓜粥)。想想我自己,读高一时,也是很喜欢去外婆家,但从没要去赶吃外婆家的早餐。                  快8点起来,看了一会窗外的雨,其实是在想怎么打发今天(虽然知道生活永远地空洞)。         于是不想呆家了,打了把伞,走向小区旁边的桑家村。到外边才知道雨点紧。         阴霾的天,车少,人稀。         行至桑家,渐有暖气,那是我所熟知的乡村的气味。桑家是个老村子,现在属于城市,但以往年岁积聚下来的乡土气,以看不见的形状,细密地包裹着村子。在秋天的雨里,那样一种温暖的气味,尤其从每户人家的衣柜里、发黄的板壁中;从切着菜的砧板上,从冒着气的饭锅里,一点点地渗透出来。                  发黑的小河交叉着流过村子。河的一边开着一家家简陋的店铺,打着伞的人来来往往。连续的雨,使村子稍嫌清凉。         我混在人群里,或者走在无人的小巷。         有人蹲在屋檐下,看着雨发呆。                  也许我的伞太小,或者在雨中行走的时间过长,裤管开始潮湿,鞋子也开始进水。         桑家村是真实的,它代表着一群人的生活,无论在什么季节,在什么日子。                  我能在桑家村得到什么?         但至少,今天我不想走在市中心的街头。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