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宁波的老式风景

桑家村,雨天或晴天

        国庆节前后,拿着佳能G10,几次探访小区南面的桑家村。问过村民,现桑家本地人约1000多名,而常住的外来民工达10000余人,走在村中,时光悄然倒退,犹如周星驰电影《功夫》里,包租婆的地盘。         桑家属宁波江东区福明社区,是一个比老庙更大、更为集中的村子。由宁波经江南公路去北仑的公共汽车,几乎每一辆都会在桑家停靠,俨然大站。         之前我网上查了桑家的资料。1949年6月间,桑家上空落下两枚炸弹,原来是败退到舟山的国民党军队轰炸宁穿公路,误落到近处的桑家,幸好无伤人记录。现在当然找不到一丝痕迹。桑家还有王墅亭,民瑞脑消金兽国五年里人李孝合等重修,亭内立碑,称“两途为鄞镇通衢,过客倘疲劳,仅可到兹歇足”。王墅亭与碑勉强可算桑家的古迹,然而原物同样已荡然无存。 01、村子前,残存的荒草地。 02、我也打着伞,与女子擦肩而过。雨天的桑家,静极了。 03、不经意中,看到一扇门的打开。 04、小街新店开张,鞭炮的硝烟一直粘到我的头发。 04、很难从她破败的伞中,推测她的感情。总之,雨天是寂寞的。 05、晴天了,桑家透出一点老村的底蕴来。 06、巷子上空 07、记忆深处 08、现在,我慢慢认同阮义忠先生拍记实的观点:不暴露黑暗,热情地肯定善良与纯朴的人性。 09、狗狗认真听讲的样子,就象小学一年级学生。我只是对它谈了一些浅显的人生道理。 10、好的,孩子,让我拍下你。 11、电线与水泥 12、别担心,我只是拍着玩。 13、孤独的早餐 14、弄堂口 15、好同学 16、在一个黄昏穿过桑家 17、附近常住人口增多,桑家的街渐成气候。村人对我说,去年就说要拆佳节又重阳迁,进行旧村改造,今年却没了一点动静。 18、我走过更晚时候的桑家,踽踽独行,回了家。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8 Comments

初识老庙村

        搬到新小区,离城市又远了点。原先住的地方,有余隘村,有事没事,就拿个相机去转悠,几年下来,与余隘街头的几位小贩如补鞋的、烧饼的、做青团的,混了个脸熟。走在熙熙攘攘的余隘,挺自在,雨天雪天睛天,慢慢地走,我愿意这样打发光阴。有时候我想,我的灵魂,合适安放在老式的屋檐下面,那里有陌生,有人情,有泥土与食物的芬芳。如果用电影镜头的回闪,在余隘走着的我,黑白,安详,我与众人的面孔一个个被夸张地拉近又闪过……最终定格在画面的,是700多年来一直质朴地生长在那里的余隘。         换了厚重的窗帘,一时不知天之既亮。往往醒来,听到模糊的鸟叫及秋虫的细鸣,觉得是新的一天了。打开窗帘,果然天下大白。于是想到老庙村,特别是阳光照耀的早晨。新小区属于真正的城市边缘,旁边原先有好多村,陆续拆佳节又重阳迁。听说唯有老庙村还存着原先的格局。终于起了个早(后又陆续去了两次),往东逶迤而行。看到逐渐变差的马路,工地,被城半夜凉初透管追赶的小贩,常洪隧道口的灰尘,河边玩耍的孩子。不知不觉中,老庙村到了。 01、小街。总是新奇于每一个小地方的街。 02、门口的河 03、典型的城乡结合部 04、多狗,幸好不凶。大概是出入的人太多太杂,没力气凶了。 05、在村中心位置,真的看到了一座庙宇。地名由此而来。 06、庙大门。当地老人说,此庙唐代时为祭祀东汉名士梅福而建(据传梅福曾隐到鄞州横溪修道练丹)。明嘉靖年间,庙名改为“涨浦庙”,祭祀宴公。宴公为江西人,被明太祖封为“平浪候”,民间视为平定风浪,保障江海行船的水神(老庙靠近甬江,常发大水)。清朝年间,附近村子又建了一座涨浦庙(大概位置在今颐乐园一带),因而将原来的涨浦庙称为“老涨浦庙”,简称老庙。新涨浦庙解放后拆了,老庙意外地保留了下来。从老庙大门张挂的不同时代匾额上,可以看出村子的行政变迁。现老庙属宁波国家高新区。 07、在庙跟看到一处很有规模的老屋,这也是村里仅存的一所传统大屋,被称为“新罗屋”。老住户介绍,此屋约建于清乾隆后期,过去是方圆数十里最豪华的住宅。主人姓罗,传说在福建一富人家做佣工,富人想做善事,问罗做什么善事好,罗答,他家老庙常被甬江侵蚀,可以去造海塘。于是富人给了罗许多钱,委托他代玉枕纱厨办。罗回家,拿钱盖了新罗屋。怕被主人知晓,又到梅墟造了一段海塘。 08、老屋被许多住户分割 09、租住老屋的民工的家 10、老屋的外墙仍然牢固 11、不算太古的旧物 12、桥上 13、童年无忌 14、长大后 15、女车手 16、休息中的弹花店主人 17、窗口 18、老庙菜场的侧门 19、表情 20、老庙的李家,要拆了。 21、空荡荡的李家巷子。我转了一圈,赶紧离开。 22、爱生活的胡先生。关于新罗屋的故事,就是他告诉我的,早年毕业于上海立新会计学校。 23、走进庙前理发店,与里面的人聊了一会。来这家理发店坐的,都是老庙本地人。 24、利用废弃的一角空地种菜。这位汉子告诉我,从前老庙村有田地1000多亩。 25、一周后经过他的地,菜居然长这么大了。 26、村子北边的法王寺,始建于清雍正年间。平时冷落,那天刚巧赶上做佛事。          27、今天傍晚,当我快离开老庙的街,看到一家生意兴隆的小饭馆,这老哥俩喝得欢。自带的白干,过一碗冷拌菜。我问盆内绿色的是什么菜,香菜?否,回答是什么什么菜(我没听清楚),他们老家阜阳的家常菜,然后介绍起这菜的可口来,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28、孩子的梦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9 Comments

王家弄的孩子

        王家弄,宁波出名的城中村,位于百丈东路,江南春晓小区对面。原本是郊区的一个小村子,城市扩张,四周高楼凭白涌起,唯王家弄还是旧的格局旧的房子。村中住满了外来民工。这片不足0.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本村村民1000多人,在册的外来民工达10000多, 许多民工住了十年以上,名符其实的新村民。村内有菜场,街,河流,篮球场,警务室,祠堂,小学校。2007年之前 ,还有一个庞大的屠牛场。前些天,当我走进王家弄,已看不到传说中沸腾的马路市场、沙石路的尘埃;闻不到弥漫于整个村子的屠牛场腥气。王家弄比从前卫生了许多。         我看到人们的生活,吃饭,洗衣,往公共厕所倒马桶。没有想像中的热闹。也许我多看了好莱坞电影,觉得背后总有艾尔帕西诺扮演的黑帮用大而无光的眼睛盯着我。每当我只身走入陌生的社区拍照,疏离感难免,只是王家弄更令人生疑。         遇到不少孩子。王家弄暑假的孩子,大多无所事事的样子。大人照常打工上班,孩子们三五成群,对付着他们少年人的莫名孤独,对付着他们漫长而炎热的日子。 01、早上6点多,王家弄村口。马路边的梦。 02、一进去就遇到凶狗。求助于村民,他们很同情我。 03、弄堂口:吃惊于我的闯入。 04、弄堂口:早餐。 05、垃圾与高楼 06、墙边 07、当我走进一个院落,看到他们。休息或者发呆。 08、试图叫他们一起合照,结果只来了三个。这仨孩子都来自江西,就读于王家弄小学,父母来宁波打工多年。 09、日头照进了深巷 10、家门口 11、他们躲家里搓麻将 12、他们打篮球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 16 Comments

东钱湖寻踪

毕竟钱湖六月中 白云飞翔 蓝色如烟 细细的波纹滋长喜悦 负着沉重的行囊 行走湖边 我想坦然 我想大笑着裸露 我想舍去 不必要的枝节: 复杂的水草 隐藏着一段不光彩历史的石块 或者无缘无故窜出人性的 另一个脑袋 于是把彩色把弄成了黑白 明明近日所拍 却让它泛黄 总有一些无法预知的事物 一下子改变了我照片里的理想 我只有很小心(这不像我) 努力维持镜头里的快意 但我怀疑自己 是否从此神经过敏 东钱湖! (我爱恋的大湖啊) 我依然的梦想 我终生的寻觅之地 但请允许我过滤与删节 只留下看不见的风 只留下恍若往昔的云朵 以及黑白的单纯 01、令我无故地想到史铁生“遥远的清平湾” 02、船夫笑呵呵地对桥上的我说:“拍得好点,拍得好点”。忽然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03、看不出晨昏,但总是缥缈的。 04、湖畔 05、就想说,一个人的湖。完全拥有的感觉却往往让人觉得不真实。 06、近的船 07、远了,就能想像。 08、我曾经有过的岁月 08、陶公山。传说,范蠡带着女友西施游东钱湖累了,就住在陶公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21 Comments

余隘的孩子

        早上一觉睡醒,日已三竿,天很篮,风暖。五一节了。想到外面的熙攘。         在我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做的事可能必需,但未必是所我喜欢。在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我往往想到摄影与看碟,那是我的无聊与懒散,但那时刻的内心确实涌着暖色的光。         以下图片是今天傍晚及前些日子在余隘拍的。          01、我们小区附近的余隘,成了我的后花园。没事了,就在那里晃荡。混迹于嘈杂的环境与人流里,说不出的安泰。 02、不一样的童年,也许会造就不一样的人生。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3 Comments

宁波老村——新庄

        昨天风和日丽,春光大好,与泉涧石、林中行等一行,出门游玩。一早,先行至奉化萧王庙镇林家,不料满山桃园,寂寞萧然,原我们来得太早了!离开花至少还需要10天时间。昔年此时此地,早已桃红如云,满山芳菲,赏花人如织。今年何故,误了花期?四人下车,对着空空桃林,惆怅良久。         返回,经过萧王庙老街作短暂停留。一个多月前,在此拍“萧王庙闹元宵”,热闹场景,似在眼前。今天徜徉其间,则空屋少人。唯有村边的剡溪,在眼前一如既往,从容流过。         想到了去高桥镇的新庄。前些天,宁波主流报纸都刊登过“高桥一带发现50余处传统古民居”的消息。         于是,我们走进了新庄,一个很靠近宁波城区的老村。         01、想像中的新庄(新庄村口,用lomo风格作了处理) 02、村中多河港。很高兴河水尚能洗。 03、很高兴洗衣女子递给我的笑脸 04、村路 05、新庄人的日常生活   06、天晴啦! 07、网吧的孩子。孩子的兴趣在网上,在外面的世界。等他对自己的村子有了兴趣,他已经很大了,甚至要大到象我那样接近于苍老的年龄,才会回过头来,看自己的故乡。 08、美女//我不会要求你撩起长发//我不打算引起你以及老屋的惊悸//我只拍一张//再轻轻地//走过你面前的石板地 09、老屋下 10、具有西洋风格的民瑞脑消金兽国建筑,初见时,我惊异于它的宏大与另类。村民说,这屋子做过教堂、医院、学校、米厂。现在,屋内堆满杂物。 11、对我叫过几声后,狗安静下来。 12、来个特写,孩子 13、春意很浓了,可这树还象冬天那样沉默。 14、一群在新庄落户的打工者 关于新庄的转摘: 中国宁波网 《鄞州高桥一带发现50余处传统古民居》  http://photo.cnnb.com.cn/powerTheme.asp?id=20981 弄桨人《新庄漫记》   http://fanxuezi.blog.sohu.com/70044706.html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22 Comments

奉化萧王庙:元宵灯会

        宁波的元宵灯会,当以宁海前童最为出名,前几年,我们都跑去前童赏灯。今年,则去了奉化的萧王庙镇。提起萧王庙灯会,近些年来声名颇显。实则,萧王庙灯会历史悠久。萧王庙处于剡溪与剡江分界的萧王庙街道永丰村,为纪念北宋奉化知县萧世显的功绩而设(萧公与农民一起扑灭蝗虫时死于永丰村),南宋时名为“灵应庙”。元代顺帝追封萧公为“绥宁王”,从此称为萧王庙。每逢正月十三至十八,庙下民众在萧王庙上灯,祭祖谢祖,祈求平安。         萧王庙的灯会延续了旧时的习俗,从祭品、灯笼、吹打、各色人的服饰等,都非常讲究。百米长的龙灯更是当地特色。每年的庙会分别由庙下四堡轮流主办,这四堡是:宦江堡、潘村堡、财上堡、盐浦堡。轮流主办的习俗也是从民瑞脑消金兽国流传下来的吧。今年轮到潘村堡。据村人介绍,他们是第一次轮到主办,据此推测,萧王庙恢复元宵灯会的时间不长。         我们于正月十三(2月7日)一早赶到主办地,村民正在祠堂作着紧张准备。上灯的队伍要走三里多路,才能到达萧王庙。         图片较多,我分为“准备”、“路上”、“到达”三章,看起来方便点。    一、准备 01、暂放在祠堂的祭品。都是头天下午宰杀的。 02、指挥在作出发前的指示。近300人的队伍,各司其职。这位指挥怎么看都像是电影上的人物。 03、当地人聚集在祠堂门口等候 04、看你也不系紧点,走薄雾浓云愁永昼光了都不知道。 05、抬起来了!这头猪有200公斤,12位汉子抬它。 06、撑画船的大妈有点不好意思了 07、六个负责放炮仗的早等在路口,不断放炮造势。 08、队伍出发了!穿紫红长衫的男子为族长老头。 二、路上 09、长长的队伍沿剡江而行。来自各地的 ** 忙上忙下。 10、奉化布龙素有名气。长,精致,龙头憨态可掬。共有24名舞龙高手。 11、谁发来了短信?后面的龙哥似乎窥见内容了。 12、指点什么 13、向龙召大师致敬之作 14、沿途翘首而望的人们 15、探头探脑 16、经过萧王庙镇大街 17、终于迈上萧王庙的台阶了!擦眼睛因为(1)因激动而流下泪水;(2)眼里掉进了灰尘。 三、到达 18、龙,游进了萧王庙。 19、传说中摸一摸龙体能带来吉祥 20、神啊 21、萧公在庙内端坐。全猪全羊及二十八盆祭品都供上了。 22、一头好羊 23、膜拜。比之前童的元宵灯会,萧王庙民间的气氛更浓些。 24、龙在庙内转了一圈 25、从大门漏进的光 26、灯会之日开始,庙里要演六天六夜的戏。 27、上午的活动结束以后,我们原路返回出发的地方。看到一早热闹的祠堂,已恢复了乡村的寂静。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 23 Comments

北仑扫街

        正月初六,与家人去北仑区新碶走亲戚。吃完中餐,我怀揣小相机,独自从亲戚家溜出来,走向新碶的老街——新大路。新碶原本为海边小镇,1984年北仑区成立(从镇海县析出),新碶成为城关镇。现在说去北仑,也特指去新碶。经过20多年建设,新碶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但旧的痕迹尚未被完全抹去。新大路,原来的镇中心,保存着十多年前的街貌,现在随着新区的向东扩建,这一带非但没有冷落,反而醇厚起来,成为了一处自由市场式的街市。而在街的两边,冷不丁会冒出长长的弄堂,青砖黑瓦的老屋。人家的屋后,有泛着银光的河流。         新碶的“碶”字,是闸门的意思,为宁波特有字,北宋王安石在甬所作的《鄞县经游记》(一篇关于宁波的游记)中就有“戊寅,升鸡山,观碶凿石”的说法。电脑往往打不出“碶”字,在新碶街头,常可见用“新矸”代替“新碶”。宁波的大碶、石碶,同样难免被“矸”字代替的厄运。我现在是用“万能五笔”打出碶字的。 01、像小县城的样子伐?我沿着新大路走了许久,一路店铺,估计后来的路不叫新大路了。 02、甘蔗摊。这年头皮靴总算普及了。 03、老爷子卖画的 04、街边的河流,让我对新碶多了一份好感。 05、税务弄 06、孩子原来看着大人打电话,见到我凑近,眼睛立即瞟过来。 07、墙边依此挂着海带、猪肉、被单等。这一带民工租房的很多。我亲戚原本住新大路的花峙新村,嫌太嘈杂,搬到了另一个小区。 08、巷子里的广告,针对男性时,貌似信口开河了。那块大的牌似有错字。 09、一处叫“养元里”的老宅。它夹杂在水泥店铺的中间,格外惹人怜爱。 10、估计是寒假作业 11、裁缝店 12、停车场上的孩子 13、老树。春天就要来了,不知能否吐新芽。 14、街景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22 Comments

慈溪:掌起老街

        上周日走进掌起古镇的陈家老街,就下起了细雨,有人打起了伞,但雨没下大。雨水的湿润,稍稍渲染了气氛,特别是在幽暗的街角,幽暗的某些窗口的静默。老街西起今环城西路,东接叶家老街狮子桥,窄,零乱,房子以单层居多,地上铺着水泥。这是个生活的地方,没有装扮,寻常而真实。宋代以来的历史,都被埋藏在了掌起的地下。         喜欢街边的那棵梧桐。西风骤起,黄叶纷纷。每一片落叶的飘动,都是老街喟叹的殘梦。 01 02 03 04 05 06、远近闻名的王记馄饨铺,祖传三代。现在这位王师傅59岁,13岁开始随父亲挑着馄饨担走街穿户讨生活。 07、手工鞋店 08、狮子桥,重修于民瑞脑消金兽国12年。 09 10 11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6 Comments

宁波:西郊路与望春桥

        望春桥在宁波城西,它既是一条出名的古桥,同时是一个地名。旧时,出西城门(望京门),依次能见到三座高拱石桥:大卿桥、西成桥、望春桥。前两条桥在上世纪城市建设中毁去。望春桥相对地偏,万幸留到今天。流经桥下之水,称西塘河或者后塘河,发源于四明山,河宽阔而深远,望之浩浩然,沿途村落人家不断,这是一条至今能让人感受到江南秀丽风光的河流。在古时,后塘河为宁波要津,直达杭州,与杭州大运河连接,历来船只往来繁忙。尤其南宋一代,在杭城作官的宁波人(以史氏一门为代表)官高权炽,可以想见彼时望春桥下驶过的官船画舫何等风光。         说到望春,不得不说广德湖。广德湖原是宁波西郊的美丽大湖。公元1008年(北宋大中祥符元年),望春桥在湖之北堤(旧称“夹塘”)建成,登桥眺望,湖之气魄,一览无余。107年以后,广德湖被明州太守楼异“开垦为田”,一代名湖,自此湮没。昨天下午我站在望春桥上,怎么都无法想像,这是一条曾与传说中大湖相依百年的古桥。         1940年代初期,我的老外公(我母亲的外公)杨霁园先生在西乡看见望春山,作成《望春山》二首。诗前有注:“望春山,在望春桥西原广德湖中,上有龙湫及灵波庙,今湮。”其一:“望春秋色未斓斑,草树萧疏白石顽。抹在西乡人乍到,莫教疑误是它山”。         说来惭愧,我住城中15余年,从未去过近在咫尺的望春桥。上周,看到 ** 们去望春桥的图片,不觉心动。趁昨日下午阳光温暖,背上摄影包,沿中山路逶迤西行,不觉西郊路之既至。后塘河边的西郊路依稀旧时风貌。沿西郊路直行,就是望春桥了。 01、西郊路一段 02、后塘河边的人们 03、在孩子的眸子里,我甚至能找到我自己。 04、喝一点小酒,晒一点阳光,又能在理发店坐着聊天的人是幸福的。 05、西郊路外,是一地繁华的丽园北路。 06、中山路立交桥横跨西郊路而过 07、睡吧狗狗,做足够长的梦吧。等你醒来,西郊路的老街也许已变成了高楼大厦。 08、84岁的大娘,在西郊路了住了50年。 09、摇啊摇 10、西郊路就像那双旧鞋子一样朴实 11、年货虽然意味着迎新年,更多的却让我产生对似水流年的怀念。 12、陋巷里的夕阳 13、仅仅是一种点缀 14、理发店与理发师 15、一棵树 16、看到望春桥了!河边的石板,是否原来的纤路? 17、在向我讲述望春桥历史的一位当地男子,忽然陷入了沉思。是否平静的河水里,流淌着那么多的辉煌或苦难。 18、站在桥脚下,西望后塘河风貌。明末万季野《竹枝词》:“望春桥上望春波,草绿苹香凫鸭多。最是城西好风景,夕阳处处起田歌”。 19、桥之彼岸 20、拍了好多张桥,各种角度,不同的光线。我觉得这一张较接近我感觉里的望春桥。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