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类

陌生

许久没来自已在此的博客。今天打开一看,中博网提示要升级使用新的系统 WordPress,本月底前将停止对老版本的服务。老博客怎忍心摒弃?时光流转,它只会愈显珍贵。按照提示,升级到了新系统,图文都在,只是,它再也不是曾伴随我五年的面目了,所有的友情链接也都没有了。 试传一张图片,3月2日,2011尼泊尔湿婆节,摄于加德满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假日

昨天下午,去了晴江岸。今年第一次去,树叶茂密,阴凉,樟溪河水不大,但清爽,水草在柔波里摇曳。晴江岸被弄桨人称为“宁波最美丽的一片树林”,这虽然有“谁不说俺家乡好”之嫌,然而毕竟它是美丽的。 搭弄桨人的车,刚进入树林,就听到林中有笑语声,原来一群人围了一圈,玩游戏。还有准新娘新郎在拍婚纱照。这一片并不太大的古树林,成了城市人的肺,成了他们的梦。人们在这里憧憬,或者返回美好的过去。 遇到护林大姐。她竟然还认出我,说前年曾与三个摄友来过。惊讶于她的记忆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21/5/000101,2007052184229.jpg[/im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今天的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5/6/000101,20070315114313.jpg[/im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2006最后的不小心

从公司回到家,时针已指向12月31日零时15分。用微波炉热了一碗剩饭权作夜宵,又吃了一个苹果。放起一盘音乐,用最轻的声音。洗刷,右脚开始隐疼。快1点,关灯,睡下,很静,远处汽车驶过的声音像一张棉纸的撕裂。脚越来越疼。十点多在公司时不小心扭的,当时没啥感觉,现在却这么疼了,翻来覆去,针扎一样。2点,3点,疼得无法入睡。快4点起来上厕所,发现右脚完全不能踩地,悲从中来。如此这般,终于捱到天亮。去医院,拍X光片。我无奈在椅子上坐着,看妻取片,配药。检查结果,没伤着骨头,这样,心放了许多。 敷了药,见效挺快。到傍晚,脚不甚疼了,而且已能落地,只是走起来,仍不踏实。愿快点好吧,别影响我的游走、摄影吧。 陈勇今晚操办他儿子的满月酒,邀请了一些同事与朋友出席,我遗憾因为扭脚,没能去成,在喝酒的梦瑶、农民等友倒是来电话了,呵,开心。 在此祝愿陈公子快快大吧。 2006真的就要过去。无论我是微笑的还是哭泣的,都只能向它说再见了。 而对于2007,又有什么希望。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狐狸的记录

关于前几日的“博精会”,狐狸有了说法。请见他博上: http://huli.bokee.com/5877943.html 今晚出席了郑勇的婚礼,拍了些花絮,争取明天把它贴出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去慈溪

上周六去了慈溪的几个地方。早6点从宁波出发,到慈溪境域七点左右,经过一热闹的小街市,我们停车吃了早餐,问人,知道这地方叫沈师桥,离我们的目的地鸣鹤场已不远。沈师桥的街狭小,人车拥挤。吃完走人,很快把小街甩在了后面,公路两边出现了开阔的农地。毕竟是早晨,橙色的阳光初照大地,很远的村子被一片雾气笼罩,小路纵横的田上,零星的农人已在劳动。深秋早晨的田野,是深沉和洗练的。 上次去慈溪一年多前,随团参加了一次在浒山的活动:坐在大厅听人介绍杭州湾大桥的建设情况,又去方太厨具及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参观,最后到上林湖。湖水很少。那天下着雨,碰到了俞强等一些朋友。再往上溯,十多年前第一次去浒山,也是一个笔会。初见上林湖印象深刻,那样迷惘的湖水一直是我印象中的上林湖。同样惊讶的是半掩在水里的重重迭迭的瓷片。在湖边,与骆进之手棒瓷片的合影。骆进之清瘦,讲话和气,脸上有孩子般的笑脸,我还保存着他作为副刊编辑写给我的短信。总是会想起他。 经过杜湖。湖边山上,成群的坟墓显眼。初初看去,杜湖既乏幽深,又太近人烟,更像一条大河了。 鸣鹤古镇,唐代时已繁荣。唐代书法家虞世南,是鸣鹤虞家的骄傲,然而时间毕竟过去了太久,虞的踪影如果有遗留,也在文瑞脑消金兽革时毁坏。倒是“鸣鹤”的地名,堪称活文物,因唐代时,为纪念虞世南重孙虞九皋(字鸣鹤)而命名的。可惜,自2001年鸣鹤镇划归观海卫镇以后,地图上再也找不到“鸣鹤”两字,而代之以“鸣兴”、“湖东”的村名。 鸣鹤老屋群保存的完整性,出乎我们意料。资料上说,这些大屋,多是清初叶天霖以经营国药业成为鸣鹤首富后而建。 在鸣鹤玩上一上午,又去了另一个镇子横河。横河,一个扩建很快的集镇,有点杂乱,散漫,给外人无所适从之感。在街上转了好几圈,总算找到一家饭店,却被告知客满,只好又找了一家。一个上午的劳累,在饭桌上顿时化成了笑语。四个人在这一刻总是很开心。当我年老,走不动了,会很怀念我们的游走,我们在饭桌上无拘束的开怀。 横河也是个历史久远的古镇,其幸存的七星桥名闻慈溪县。横河最近一次在全宁波出名,是因为一件极为错综复杂的“白骨案”,而说到头,终是为情所致。 在横河逗留的时间短暂,它其实已是一个名义上的古镇了。 接着去庵东看杭州湾大桥。半路经过上林湖的一段,湖边停着许多车子。湖水依然缩在远远的地方。 杭州湾大桥俨然成景点了,游人许多,中国式的小摊小贩应运而生,很热闹的样子。大桥造得很快,雄赳赳地向白蒙蒙的海里延伸,是否已架到上海了?巨无霸的水泥桥脚夸张地排列着,而放在更加宏大的满目沧桑的海滩上,大桥似乎气馁了许多。 天渐渐晚了。站在海堤上,看着太阳终于一点点沉下地平线。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昨天下午

昨天上班。白炽灯的幽暗,人声的嘈杂,埋怨或笑脸,走廊的短促或大堂的摩肩接踵。下午2点,我手拿别人给的一小瓶农夫牌矿泉水,走到了公司大门口。初从室内来到室外,一刹那觉得大门口的明亮,阳光纷纷从天庭洒下,仰视片刻,想到天高云淡,大雁南飞。又看着人来车往的马路,中山路似比以往纵深开阔,车声市声,此刻也被阳光晒得暖和。所有在我面前经过的人,甚至于乞丐,看上去都自在轻松。 很想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喝几口矿泉水,晒一会太阳,看那么多的人在我面前热闹地经过。但我不能够:担心弄脏裤子,担心被同事看到了,说我举止粗鄙。 我蹲下来了,这样总可以。 我有热闹的时候,也有风光的时候。我有亲人,朋友,那些笑,放肆,月下的携手,觥筹交错的欢洽。感谢上苍竟然给了我许多的喜悦,许多的关爱和真诚。 然而灵魂总是若即若离。如果我走进大街的人群中,我看到只有我的灵魂在孤独地行走。一生的行迹,灵魂有人作伴吗?灵魂沉在很深处或者飘在很高的地方。我的灵魂注定清寒,而且孤单。 在公司大门口呆了不到十分钟,矿泉水喝去了半瓶。 继续去上班。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夜色宁波

作为都市的夜色,宁波还不够典型。表面有限的亮丽,仅集中在少量的地方,如三江口。吴挺兄主拍的《明珠倾城》(浙江摄影出版社),是一本宁波夜景的摄影专集,它更多的是从建筑的角度出发,场面大,摄影精,而其画面的璀璨或丰富程度,却让人感到意犹未尽,这是我们城市本身所决定的,非关其他。 我这里所拍的宁波夜色,自然微乎其微。我所关心的,是夜色下人们的活动,夜更能反映出一座城市的本性。只是所见有限,特别让我遗憾的是,草根的镜头不多,如卖笑的,卖花的,擦鞋的,扫街的,送水的……摄影也跟别的行当一样,需要日积月累,短时间内的拍摄,仅能在博客上贴贴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819.jpg[/img] 一、20:30分左右的东门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12.jpg[/img] 二、兄妹还是爱人?总之,轮椅车让我温暖。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357.jpg[/img] 三、渔轮厂大排档。小小吉它手的出没,没人感到辛酸,只觉得这么小的人也卖唱,好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716.jpg[/img] 四、215路夜班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1836.jpg[/img] 五、网络,日日夜夜的迷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2034.jpg[/img] 六、在夜晚,看书的人是孤独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2252.jpg[/img] 七、公园路,一家川菜馆门口的乞讨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355.jpg[/img] 八、开明街上的酒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649.jpg[/img] 九、天一广场的一对恋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725.jpg[/img] 十、拍摄广场喷泉的一位MM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4913.jpg[/img] 十一、我想他是失意者,久久地坐在池边,一动也不动。偌大的天一广场,他最使我心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556.jpg[/img] 十二、百丈东路邮局门口的跳舞者。每晚6点开始,据说自发形成,参加者以附近居民为多,场面壮观,俨然一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0/12/000101,20060920235953.jpg[/img] 十三、鼓楼下。数百年来,鼓楼一直在市中心位置屹立。古老的壁前,一代又一代宁波人走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1/1/000101,200609210434.jpg[/img] 十四、商家的时装秀,观众不多。更多的人,都在背后灯火闪烁的地方了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1/1/000101,200609210844.jpg[/img] 十五、独行女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1/1/000101,200609210945.jpg[/img] 十六、时光已经不早,小区路灯下的牌局,却迟迟还没有散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15 Comments

瞻岐中学

曾经是一个庙宇 幽暗的大殿修成了礼堂 忻老师坐在礼堂的主人比黄花瘦席台 愤怒谴责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 愤怒谴责某些同学找对象 上课的铃声 发自一截高悬的铁棒 矮小的赵老师 踮着脚把它敲响 再调皮的学生也跑进了教室 很大的天井 立即空旷起来 许多青草钻出了石板的缝隙 桂花的香味来自教室北面山坡 时有时无 我神思恍惚 “卢巨”! 李老师一声猛喝 我幡然惊醒 呼地站起来 课堂里一片低笑 一群女同学从木楼梯飞奔而下 我紧帖着墙壁让路 像是让人惊讶的桂花的清香 她们从我身边飘过 多年后我已叫不出她们大多数人的名字 想不起她们的面容 去年我重去母校 一切都变得陌生 只有那颗老樟树依旧翠绿 厕所也在原来的位置 在秋天 不知是否还会飘来桂花浓郁的香 一阵一阵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我回来了

已于昨晚9点多平安返回宁波,谢谢记挂我的朋友们! 先贴篇今天写的《我乘火车去拉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照片容整理后再发,请筒子们多批评指正呀:em216: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