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类

惠特曼的两句话

我心啊在高原 我心啊在远方 这是惠特曼的诗句。十多年前因为看到了这两句话,我去买了《惠特曼诗选》,而最终记得的,也只是这两句。 我对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向往,大概也始于此时。四年前去了九塞沟,蓝天白云,雪山皑皑,第一次体会在高原的心情。在车快开到岷江源头的时候,导游带我们唱起了那时走红的《青藏高原》,在青藏高原(虽然只是边缘)唱青藏高原,心里有特别的感受。 一晃数年。明天,就要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心里却还没兴奋起来。多年的向往,可能已让我疲惫。那样一种对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圣洁的感觉,竟已是淡了。人人都能去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还有什么稀奇。 火车也通了。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文化正在加快消融。 到晚上,我才开始打点行李,而且担心起高原反应,终于还是去买了红景天等药品。恒古不变的是它高高的海拔。 明晚的现在,我该在青藏线的列车上了。那时我可能已昏昏睡去,也可能正远眺窗外缓缓移动的藏地的荒凉。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无声

海涛,松涛,那样的澎湃我喜欢 而我也喜欢一小片草丛上 晨风几乎不知不觉地拂过 一小片草,如此谦卑,孱弱 风在它上面变得柔和了 梦一般滑过 喜欢那些秀 尖叫,雷动的掌声 而我也喜欢黑夜满天的星星 亮堂,却宁静 我长久地注视那颗最亮的星 它像是我的亲人 最关切我,却最少说话 我喜欢雄壮的进行曲 催人奋进的力量 而我也喜欢一支远远传来的民谣 生涩,苍老,若有若无 如果某一天我在病中 我愿意有那样一支绵长的民谣 细细地从窗外而来 把我引入天堂 我就是那一小片草了 谦卑,孱弱   无法改变什么 却只会眼含泪水 喃喃诉说梦想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希望央视刀下留人!

刚才浏览几个网站,传来的消息对黄健翔不利。一方面,是球迷对黄几乎一边倒的指责,另一方面传出央视不让黄解说剩下的比赛,而黄已提交辞呈的传言。关于后一则消息虽不辨真假,但黄逼于压力向全国球迷作出的道歉信已刊在各大网站了。 对于黄昨晚最后三分钟的解说,确实过分,甚至可以用震惊来概括(黄压抑太久?),我很难以接受这个时刻的黄!这怎么像个权威媒体的解说员呢,比比撒野的球迷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细细想来,这又是我等悲哀的所在。讨厌央视的官腔,讨厌媒体千篇一律四平八稳,但偶尔遇到黄健翔这样百年一遇的放肆和激情,却又十分刺眼十分刺耳,不知不觉中充当起他们部他们台他们报的卫道士检查官来。唉,只能怪我从小被洗东篱把酒黄昏后脑啊! 因而,我理解黄健翔。对他有意见(比如喊意大利万岁作啥?),但并不希望黄因为这事而被央视难看掉。央视虽说人才济济,但在现体制下,这样率真的敢于亮出个性的人终究有几个?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30mm镜头下的中营巷老屋

新买适马30MM1.4镜头,去中营巷试拍了几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542.jpg[/img] 1、夏天来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821.jpg[/img] 2、大杂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916.jpg[/img] 3、两把扫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5/000101,200605318103.jpg[/img] 4、弄堂风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本人一则最有份量的留言

  10日,我去看周先生的博客,见他贴着一篇《选美中国》,看完我就留言:“在我的摄友中,选美中国几乎人手一册。青衫”。想不到的是,周先生的这篇文章原来还没写完,在他后来续写的结尾处,更有一条针对我这则留言的文字: “另说明两点: 1、我这次游历时,拍了许多照片,本想选取一些让看官共享,可惜大概是照片大太,传不上,下次叫高手来传了。 2、我下午写此文刚开了个头,就有青衫客进来留了一把言,说《选美中国》他的摄友差不多人手一册,话语中有讥我少见多怪之意,很不屑的样子。对不起,本人浅薄,孤陋寡闻。承蒙赐教。谢谢。但在拨棵中也不怕出洋相,自娱自乐而已。再说,你摄友人手一册,不见得你摄友以外的人也人手一册呀,况且,我要写的是这本书评选“最美”的审美话题,并不是谈论里面照片的好孬。还有,你摄友人手一册,不正说明这本书很有价值吗?连你摄友都奉此为经典,何况我们这些不是摄的人了!” 呵呵,想不到,想不到,本人一不小心,就弄出这样一条杀人的留言来。惭愧。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梦瑶台

这是姬画的博客名,终于开博了。他心里有话,总是要说出来的。 http://www.blogcn.com/u/80/18/gjh1965/index.html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特拉克尔

我不会写诗,只会读。04年,李楝推荐我读一读特拉克尔的诗。我从没听说过有这位诗人。我看的书,大都是些大路货,国外的诗从雪莱,拜伦,歌德,泰戈尔等前辈读起。后来知道波德莱尔,聂鲁达。虽然视野渐宽,却也宽不到那里。我不知道特拉克尔。李楝说她从敦煌文艺出版社邮购了一套“世界百年经典诗歌丛书”的其中一辑,共五本,其中一本就是特拉克尔的《秋天奏鸣曲》。把这一辑全借来,而让我着迷的就是特拉克尔了。放《秋天的奏鸣曲》在床头,翻了又翻。 特拉克尔是二十世纪初的奥地利诗人,27岁就死去。我为什么会如此喜欢他的诗?因为他的诗像个梦,神秘,晦涩,纯净,合适徬徨的我在他的境界里迷惘地游走。我想他悲观、忧伤的诗篇,应该都写自茫然的黑夜。我经常为他的诗而惊讶和感动。 李楝见我喜欢,就把这辑书送给了我。我在40岁后知道了特拉克尔。今天,我又打开特拉克尔的《秋天奏鸣曲》,并摘录集子中的第一首诗“渡鸦”: 越过正午的林中黑色空旷地 渡鸦匆忙发出刺耳的叫声。 它们的影子轻擦雌鹿 有时可以见到它们沉闷地休息。 啊,它们多么搅扰一片迷幻地 存在于其自身范围内的褐色沉寂, 像一个被深沉的忧虑引入陷阱的女人, 有时一个人可以听见它们在责骂 一具在某处发出气味的腐体。 它们的飞行突然弯向北方, 它们消失,像一列送葬的队伍 刻画在欲望中颤抖的风里。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双休日

双休日过得很快。 先是去宁海,周六一早就出发。宁海是一座空气新鲜的小城,四周青山数峰,稍走点路,便屋舍疏散,视野开阔。如果在清晨或黄昏,是合适像我这样的异乡人作一次较长时间漫步的。城里的洋气和土气并存,因而制造出小城才会有的那种气氛来。从农村来的小贩或行人,反倒让人觉得其本色。这个出过方孝孺和潘天寿的地方,被徐霞客记载过的地方,也许是值得外人住下来深入地行走几天的。我无数次地因工作或别的事到过宁海,却每次总是走马观花,匆匆别过。 又去上班。周日的公司上班人不多。我从窗口看得到阳光,而天一点都不蓝。我的手也是冷冷的。 又被石头叫去月湖喝茶,事实是他们组织的一次博客俱乐部活动,十多个人,几个香艳MM口吐莲花谈她们的博客如何又怎样。有几个熟人在,我们互相说了一些海阔天空的话,开了一会玩笑。座谈结束,我拿着相机跑至湖边,其时夕阳西下,游客两三,湖上一片宁静。我在湖畔游走很久,直到黑色完全降临。很久没有注意夜色是如何渐渐地直至最后完全地侵染水面的过程了。 明天参加公司组织的春游,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三天。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草上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6/6/000101,20060416112914.jpg[/img] 摄自月湖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8/10/000101,20060408193858.jpg[/img] 照片上的,是我三个摄友,这是2004年秋我们四个去绍兴东湖摄影时,我看到他们如此注专,就把这一刻纪录下来。其时,我们四个刚凑在一起玩摄影。都是十年以上的朋友了,一直快快乐乐朦朦胧胧过日子,不料在2004年的某一日忽然神经搭牢,要白相摄影了!经我提出后,一拍即合,似乎人生道路上从此就要闪出一道光芒来……快三年了,深刻体会到其中的痛和快乐,体会到“要男人破产的最好方法就是给他一台照相机”这句名言的伟大意义。 去年,三人中的一个幡然醒悟,激流勇退。新的又来了一个,叫桨人,也是十年以上的老朋友,他刚刚中了摄影的毒。桨人原是写诗的,摄影后,已写不出什么诗了,怕是写诗的激情,都用到了摄影上。 就在今天,林中行和光影漫步还在返甬途中,他们是昨晚去绍兴的,专程去摄影。背着一大包器材,四处转悠,时间又紧,肯定累呀。他们俩今年已利用休息天去过黄山,皖南和婺源。真是勇士! 而明天,我们准备一早去奉化的岩头古村,就怕光影和林中行累得趴下。 附三位 ** 的博客: 林中行 http://www.blogcn.com/user77/9638520/blog/30983481.html 光影 http://www.blogcn.com/u/21/65/lyj536/index.html 弄桨偶拾 http://blog.sohu.com/members/fanxuezi/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