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行走——观察与记录

玉米地

即使夜深更定 你也听不到玉米吐缨的声音 广阔的玉米地里 你找不到一片被虫咬过的叶子 但你能想象 每片叶子上的露水 以及 风走过的痕迹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14 Comments

三走嵊州

          第一次去嵊州摄影,06年5月的假期,刚学摄影不久,兴趣极高,无知者无畏,见佛就拜,见什么就拍。万一拍到一张稍有模样的,也会高兴好一阵。     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15482188.shtml         08年9月,与 ** 们第二次去嵊州,拍了华堂、黄泽、浦口三个古村。衣上征尘,杯中欢娱。相机日见斑驳,两鬓日见华发。 时间与世界渐渐远去, 最终陪我左右的,也许只有相机。   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9313553.shtml         今年8月初,三走嵊州(城关的老街,崇仁古镇,图片如下)。现在拍摄的状态与06年的刚好相反:不知道拍什么。拍了,又久久挑不出自己满意的图片。选择玩摄影,原本当成填补空虚的一种手段,作为业余的一种生活方式,以摄影的名义与朋友们到处游玩。多希望一直是这样:快乐摄影,开心第一。 01、崇仁老街 02、忽然闪出个人来 03、嵊州城隍庙入口 04、庙内办公室 05、北直街的暧昧 06、北直街的墙 07 08 09 10、崇仁玉山公祠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9 Comments

道墟老街

从前不知有道墟。世界太大,人太多,每天呆在宁波,麻木不仁,浑然不觉异乡某一地或某一人对自己的意义。 上周六, ** 团重整战鼓,去了上虞县道墟镇。于是在我的记忆里,有了道墟。我的大脑永远空虚,每增加一点记忆,  就是多一点对人世的温情与留恋。 道墟原属会稽,宋元时称为“东乡”,明代改称现名。道墟有着绍兴水乡的典型特点。设想一下,一个粉墙黑瓦的小镇,河水环绕,水岸边开满了密密的店铺,窄小的石板路,摩肩接踵的人们(从山上来,从吱吱唉唉的船上来,从每一个明亮或漆黑的村子来),交易,逛荡,或者纯粹的路过。每一家店铺的笑脸,热气,么喝,河埠头的捣衣,被廊屋隔住的雨点,入夜后店铺漏出的一盏盏灯火,如此这般,从早到晚,从古代到现代……石板路渐渐变成深蓝的颜色。 后来,人群散了,一下子就散了!数百年的积蓄在一夜之际泄尽。现在剩下的,是河与老街,是说不出的空荡荡啊。 道墟的命运,大概也是中国许许多多老街的命运。 那天下着雨。走在道墟老街,腐佳节又重阳败的气息一阵一阵弥漫。 01、雨中的道墟 02、留守者 03、好不容易逮到路人 04、道墟的繁华在她年轻的记忆里 05、狗对着拍照的我与桨人,一脸平静。 06、这是开始的街,我们走进道墟的地方。 06、理发。此时正是上午8点多,街上人来人往。道墟每一天的生活。 07、弹花店。主人七十多岁了,弹了五十年的棉花。产自民瑞脑消金兽国的金龙牌轧花机,仍然能正常工作。 08、道墟以章为大姓。从道墟走去的名人:清代史学家章学诚,民瑞脑消金兽国文学家川岛(章庭谦),及陈从周、六龄童(章金星)等。 09、新街的街景 10、沿河则全为这样的廊屋。老店铺早已歇业。 11、老街的这一段稍有人气 12、大妈一开始吃惊,然后招呼我坐一坐。 13、无数的岁月积累成幽深 几张道墟的孩子 14 15 16 17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9 Comments

东钱湖居民的夏日生活

        盛夏的东钱湖是让人想往的。与其躲在城市最深处或者空调打得最冷的一间房子里,还不如拿一把竹椅,坐在绿树下的东钱湖边。举目皆山水,蝉及游泳者的嬉闹声远远近近传来。到晚些时候,清风从福泉山谷徐徐上升,徐徐地浸染大湖,那风吹向高钱、前堰头、韩岭、陶公山、殷家湾、下水、郭家峙(这些我所熟知的环湖的古村呀),世世代代的东钱湖人就住在这些村子与已经被拆佳节又重阳迁的村子里,享受着夏日的湖夏日的风。         如果我拿一把竹椅坐在东钱湖边,那么恹恹的情绪,被空调吹得崩崩的皮肤,就会在清凉的风里渐渐恢复,犹如湖中鲜活的鱼儿。         东钱湖最引我入胜的地方是什么?是人文。风景当然是好的,宁波摄影师历年来拍摄的东钱湖风光蔚为大观。然而,东钱湖的风景有杭州西湖的美丽吗?当然这样比可能不科学。我想说的是,西湖的名胜固然大名鼎鼎,然而原生态的居民生活,只有在东钱湖才保存着。东钱湖与人唇齿相依,不可或缺。东钱湖的生命,就活在勤劳智慧的东钱湖人一代一代的传承里。         宁波摄影家胡龙召在东钱湖拍了三年,无论春夏秋冬,目前还在拍。他记录着湖的变迁,湖的兴衰。他前几年拍摄的几个村庄,目前已被拆除。龙召是用业余时间,记录着东钱湖的点点滴滴的。他暗怀着强烈的使命感,要为人们保留一个美丽的真实的东钱湖。         东钱湖目前正在开发成一个高等级的旅游区。虽然已建成或规划兴建大量的别墅、度假区、饭店、球场、公路,拆佳节又重阳迁了许多村庄,但现在的东钱湖仍然是属于山野村夫的。东钱湖及鄞东一带的居民代代依赖东钱湖,反过来,也是东钱湖孕育了东钱湖文化(如外洋捕捞,东海渔场革莫道不消魂命性的大对船捕捞作业,始于东钱湖渔民,史称东钱湖渔业。如郭童岙窑址,宁波地域内仅次于慈溪上林湖窑场的第二大古代越窑窑场。如一门四宰相的南宋史氏家族)。除非把环湖的原住居民统统赶走,要不,东钱湖人仍然捕鱼种田,仍然把酒临风。唉!多少古今事,俱付笑谈中。 01、好爽,一湖清凉。 02、前几天报上曾经指出,此地(王安石庙附近)不能游泳,要到收钱的水域才可以。所以,此地游泳的人最多。 03、显然,弹吉它的这一群来自城里。 04、湖水流过陶公山建设村 05、泳衣 06、小精灵 07、相看两不厌 08、快活的 09、把艾捣碎,再掺到糯米粉里,做成青团之类的点心。竹椅上的男人正在削竹子,大约是编蒸笼。 10、被差遣的男孩 11、裸奔 12、发觉东钱湖人吃晚饭的时间比较早,这时五点不到。想到我在老家时,也常有邻居趴在窗户上跟吃饭的我们说话。 13、理发店,一家三口。 14、这一家则严肃,做作业的孩子抬头看了看我,立马遭他父亲训斥。问理发师孩子上几年级了,答,幼儿园。 15、陶公山小饭店。这个时候还早,顾客不多。再晚些,位置就不够了。另八工区附近的水上餐厅生意更火爆,然而农家菜不及这里好吃。 16、看得出,这是老爷子一天里的最好时光:洗完了澡,吃完了饭,点根烟,拿把大扇,到湖边纳凉去。 17、屋内太热,搬到门口吃饭。 18、晚风穿过的巷子 19、一群与一个。好想把饭桌上的半只西瓜吃掉。 20、大湖滋养的孩子 21、太奢侈 22、晚饭后的人们 23、闲不住的少年郎 24、湖里孩子个个都是游泳好手 25、太阳要到将近七点钟才落下山去 26、打赤膊的男人随处可见。入乡随俗,也想光着背挂个相机闯荡东钱湖。可惜我排骨多了点。 27、消闲 28、独坐 29、东钱湖骑士 30、我喜欢的一堵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34 Comments

湘西游记

         6月6日-10日,五天。13人的团,著名作家徐剑飞女士亲自率领。长沙,张家界,凤凰,韶山。 01、张家界市貌,一个地级市。从前这里是大庸县城,历史悠久(秦始皇时代就是个行政地域了)。十数年前,改称张家界。到湘西的头个晚上,我们住张家界。宁波人看到这等陈旧的城区,大抵会长出许多自豪来,往往还不忘说一句:介落后! 02、我们下榻的宾馆不远,是个农贸市场。早晨5点多趁上车之际,我拿着G10在此流窜,无奈心急,光线又暗,拍得一团糟。 03、农贸市场是我爱去的地方。引车卖浆之流,很能反应一个地方的民情。请看高悬头顶的横幅……扒手非一般的多呀。 04、第二天来到黄石寨景区,又远远看到巨幅标语,心里一阵激动,本团阵容豪华,受此欢迎也不为过。直至走近,方知是“热烈欢迎……代表团来张家界考察”。呀呀呀,堂皇堂皇。他们叫考察,我们还叫采风呢。 05、乘揽车到山顶,遇到背石块的工人。背一趟5元,一天可背五趟。 06、导游介绍,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属喀斯特地貌。史前,这里是一片汪洋。 07、有云雾缭绕就好了。但我也知道,不如意常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活着能多看几处祖国的山河,已慰平生。 08、忽然出现了许多野猴 09、它们灵活、干净、狡黠。天地之气的养育与磨练,又使它们隐隐显露睥倪人类的气质。 10、乘小火车游览“十里画廊”。车外人不知不觉成了风景。 11、景点内的一户人家(开着小卖部) 12、沿金鞭溪步行了二个小时。过桥时,来往的人拚命摇晃,有人尖叫有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笑。 13、湘妹拉客合影,合一次十元。汪平老师在宁波成名已久,粉丝们往往哭着喊着要汪老师签名什么的。但在张家界,他只能出钱与人家合影了。 14、晚上在剧场看《魄力湘西》(类似于“印象漓江”)。印象深刻的节目是舞蹈“赶尸”。赶尸为湘西之谜,落实在具体的表演上,就是雷鸣电闪,女鬼们披头散发嘤嘤而泣,巫师挥鞭猛抽。灯光幽暗,音乐怪诞。散场时屋外下起了阵雨。 15、第三天,雨没停。照常上天子山(张家界的景点分布广)。头天愁没雾。现在雾太多,什么都看不清了。 16、从张家界坐车四个多小时,到凤凰。住了一夜。我在前一篇的《凤凰城一夜》里,提到雾。有博友评论说,我住一夜就遇到雾,运气好。是呀!许多的舍去可以忽略可以隐忍,一点的得到则让人顿生感激之心。 17、第四天,从凤凰返回张家界。中途停留芙蓉镇吃中饭。芙蓉镇一直叫王村,自谢晋在此拍了电影《芙蓉镇》后改名。 18、芙蓉镇紧靠猛洞河,盛产河鲜。地理位置不错,自宋至明一直是土司衙门的所在地。老街很长,无奈老早变味,从建筑到人情。到处打着的刘晓卿牌子就先让人腻烦。这是一条鸡肋式的街,严重名不符实。还不如我们的石浦老街呢。在此我十分吝啬我的快门。 19、老街尽头的码头,倒是让我眼睛一亮。这条河叫“酉水”,猛洞河的一段。 20、当天下午返回张家界,上天门山景区。天门山形势险峻,海拔落差巨大,索道尤其刺激,人人都乘得腰板笔直,脸色苍白。 21、鬼谷栈道 22、攀登天门洞。这个洞原本没有,公元263年,千米峭壁忽然洞开,遂成奇观。1999年,几架表演的飞机成功穿越了天门洞。 23、要走999级台阶,才能登上天门洞。走时不觉得多累,到顶时俯视群山,风起云涌,真让人神清气爽。 24、第五天早,飞长沙,乘车来到韶山。出过帝皇的地方,总有些传奇色彩吧。这块地,是毛泽东父亲攒下的,一直保留着,远处房子即是毛故居。 25、一游客在毛故居前留影 26、去年新建的韶山毛泽东铜像广场,原本这里是农田。广场非常大(铜像竖在广场的尽头),我懒得再往前走,坐在劳动者的旁边休息了许久。 27、最后安排是参观长沙市区的岳麓书院(湖南大学)。刚通过学位考试的大学生三五成群,寻找好景点拍照留念。 贴些同行的美女照: 28、我们的全陪与地陪。海客瀛州老师,前一阵也刚从湘西回,他碰到了一位侠骨柔肠的美女导游,感慨万端写下《导游袁苗》。我乍没那样的福气呢,我们的导游好冷漠哦。 30、钱诗人。她说“让我呆在凤凰水边的房子里,只要几件衣裳、一台电脑、几本书、一个相机,就可以了”。 31、竺老师问大妈买花 32、刚度完蜜月的新娘子 33、传说中的资深美女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7 Comments

凤凰城一夜

                 6月7日傍晚,到了湘西凤凰古城。         翌日一早,离去。         仅仅一夜的时间。我张开的手掌,刚刚触摸到古城的脉络,又不得不垂下来……然后再举起,那是与凤凰的挥别。         好感觉从泛舟沱江开始。清澈而宽阔的江水,安抚,舒畅,缠绵。路途的困顿,被雨淋湿的空虚,都落入静静流淌的江水里了。         两边密集的吊脚楼,居民各自的生活(恬静而缓慢)。过往的舟,塔;黛色的山在远处连绵。         我体验到凤凰被自然长期滋润的慈祥与安谧,就像一块温润而微露光泽的玉。         想到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想到住在城内的沈从文……如豆灯光映照他瘦削的面孔。在一个个落寞之夜,他支着自己空灵的脑袋,听沱江水的泼溅。         行舟在沱江之上,我只能这样想想。         天黄昏,江面起雾了。                   01、左边的塔叫万名塔,1987年由黄永玉倡导重建。黄老师至今健在,凤凰的骄傲之一。 02、雾是黄昏开始出现的 03、刚开始泛舟时,还有若隐若现的太阳 04、很想在吊脚楼过夜。导游则说,晚上蚊子多。煞风景呢。 05、背篓是湘西的特色 06,虹桥风雨楼,雄跨沱江之上。始建于明洪武年间。 07,江边多小吃摊 08 09 10、沱江船夫 11、沈从文故居旁的街 12、老宅的椅子 13、城之北门 14、也只有上年纪的人,才穿本族服装。凤凰的居民多为苗族与土家族。 15、这时雾开始出现 16 17 18 19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51 Comments

霞浦的浮光掠影

          我只能这样说,霞浦的阳光是好的。当然,宁波的阳光也好,夏天了,阳光总是好的。霞浦的阳光有区别宁波的地方吗,有的,霞浦的阳光有点散淡,在我到过的海边,那阳光固执地洒下来,然而它是散淡的,觉察不到它是仲夏的太阳,觉察不到它的热,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只有通过相机的取镜框,才会发现阳光具体地细微地照在每一颗沙子上。涵江的海边有一颗孤零零的树,它就照在这颗树的每一片叶子上。小皓的海滩有孩子走过,那接近傍晚的阳光红红地镀在孩子的脸的边缘……这些都是通过镜头观察到的。当我正常地俯视霞浦的海滩,阳光依然空洞而虚无。海水太多使阳光变得冷淡;太普遍的光,等于没有。         这样说,不代表我喜欢阴天。前年去霞浦,就遇到了阴天。行走在长长的海滨,灰灰的天,犹如鸡肋,那样的一种恨铁不成钢。不喜欢散漫的阳光,不喜欢无边际的阴天,我只喜欢个别,一束,一缕,一小片。在阴沉天空的缝隙里,忽然露出一缕耀眼的光来,灰色的大地上,被那光照耀的人、物、景,顿时异乎寻常。惊艳于那缕光与现实的偶遇与深入;纵然短短一瞬,也带给我内心无限的感动。         01、三沙的街 02、张贴对联,往往是一个地方民风尚存的体现。 03、东澳码头。休渔期,想象中的冷清。 04、阴影 05、渔闲季节,正好用来整修船只。 06、女工 07、她累了 08、大多数时候,工作着是孤独的。摄影也一样。 09、小皓海滩 10、原本以为是一对情侣。走近了,问他们,答:“上下级”,女的是上级。他们来了一大帮同事,其余的都在山上看日落。 11、新的渔家儿女 12、空空的沙滩。什么时候潮水涨满? 13、沙塘里的早晨 14、这样的路,我想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有尽头。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20 Comments

涵江,收获海带的村庄

        上周日我们走进福建霞浦县。霞浦有着中国最长的海岸线,海滩景色美不胜收。其中涵江一带养殖着数千亩海带,海滩上插着密密的竹竿,用来晾晒海带,村民凌晨出发撑船去稍远的海面上采摘海带,到中午时分满载返回,然后男女老少开始卸货并晾晒,如此往返。         五月份正是涵江收获海带的季节,辛劳的人们,处处晃动着的海带的影子与气息。 01、不是景色 02、这是涵江人劳动的场地 03、凌晨出发,中午返回,潮水正在上涨。后面的两船海带就是他们采摘回的。 04、脸上的汗水,他青春的写照。 05、一担一担地挑 06、也可以拖,然后挂上去。等下午,竹竿上应当挂满海带了(女孩读高二,周日与父母一起劳动)。 07、涵江村的屋前屋后及海滩,晒满了海带。 08、一年的汗水与希望 涵江还有一条小小的老街: 09、从这里走进去 10、热闹的一段。屋子本来是村大会堂,现在变成了街的一部份。 11、所出售的全是村民自产的小海鲜与蔬菜。我们在街上吃了早餐。 12、街边小弄。出头的地方,就是海滩。 13、双胞胎 14、抽水烟的老汉。每抽一口,就要点一次火,那么麻烦的。 15、当我再走回老街,幽暗的一角,已坐着一排老人。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47 Comments

以环保的名义,游走一天。

        昨天,我们12人做了一次环保志愿者:参加宁波市生态办、东南商报社等单位组织的“环保 故乡 山江海”环杭州湾生态行探访队,探访了奉化污水处理厂、奉化柏坑村、及位于黄贤村的国家森林公园。图为昨天一早,我的朋友们在中巴上等候出发。戴墨镜穷摇两手指的帅哥为宁波老牌博友梦瑶台。前排摇两手指的美女为鄞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吕悦。          01、关于污水处理厂略过不表。却说我们走进柏杭村。柏坑位于奉化西南的山区,因为地偏,抗战时期的奉化县政府曾迁移至此地四年。村前的溪古称柏溪,为村子平添了几许灵性。 02、正是春笋上市的旺季,村里许多人家在剥笋、煮笋、晒笋干。 03、随处可见晒着的笋干 04、老屋使我们留恋 05、穿堂风 06、叶敏 07、小店门口。香烟并非环保,只能慢慢地改变了。 08、旧日的庭院,钱利娜与余余。钱利娜:“而我还是像南方的春夜一样/ 寒冷并清醒/ 过度的梦除了让自身颤抖/ 一无所用”。 09、只让我感到人生的艰辛 09、丹虹与吕悦 10、老屋的笑 11、山泉边的柏坑孩子。         柏坑多花,初迷摄影的徐海蛟对盛开的紫云英猛拍不止,不料此时有人频频催他上车。海蛟恨恨曰:“可惜,不能对一朵花停留太久。” 12、黄贤村,东祠庙。据考证,黄贤为北宋诗人林逋故乡。庙前尚存一古柏,传为林逋手植。 13、黄贤靠海,经济发达,堪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典范。无古朴气。这条崭新的人造长城(当然,长城没有野生的),是村人投入巨资兴建在村边的山上(即森林公园),当然是为了发展旅游吧。 走访结束后,应主办方要求,我们写下了一句话感言: 崔海波:长城外沧海桑田,长城内宜家宜业。 吕悦:意识造就环境。 余余:环境保护,人人有责。 叶敏:愿碧水环绕的景致离我们越来越近,无需跋涉,只在放眼间。 寒石:自然自有道理。 徐海蛟:春天只停留在小心呵护的目光里。 钱利娜:对自然的尊重,就是对人类自身的尊重。 洪定迪:保护生态环境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城区污水处理、柏坑的生态景点开发均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丹虹:我想在奉化的桃花源里耕耘。 励开刚:保护环境意识,比行动更重要。环境保护从我做起,让家乡的山更绿水更清。 青衫客:奉化之行,让我看到了环保的希望。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4 Comments

害羞的模特

       三月份,仙居油菜花节。举办者组织了模特在油菜地表演节目。其中的一些模特是当地职高的女生,初出茅庐,看上去似初春的草儿青涩。 01、我在拍别人,别人在后面拍我。(林中行摄) 02、我拍的效果。色温没处得好,天空灰暗。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 03、我的主题,是她们刚从临时更衣室走出的害羞。 04、如果旁若无人,那只是职业,而非可爱。 05、我怀疑我是否成了狗仔队。不过,挂她身上的果实模型,确实扎眼。蹩脚的道具罢了 06、表演结束后下台,显然比刚才放松了许多。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5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