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五月的记忆

五月的记忆

        无法否认,南方的五月是一年之中最接近美好的月份。气候适宜,水果大量上市,女孩崭新的裾裙在拂面而来的花香中摇曳。所有的晚上(晴朗的,或者有雨的),当我在陈旧的床上躺下,似乎浮在水面,慢慢地流动;远处有星光隐现,往日的风从不知道的洞穴吹来,曾经的温暖,缓慢地抵达我疲惫的身心。这时候我就想叹息。人活着,似乎就是为了在五月的一个如水之夜,平静地躺下,让慵懒的轻风吹过我逐渐衰败的身体……         唯其衰败,才让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五月的青春之美。         一声叹息里,五月已走远。 01、一个午后,俩人从上班的大楼走出来。看到这处树荫,河流,垂钓者。喜欢这漏下的的光,五月的情绪在这斑驳的光亮里滋长。 02、去卢千千的中学开家长会。适逢千千同学放学,我说,亲爱的女儿呀,你将在此学校毕业,为父帮你拍一张照留念吧。答:谁要你拍了,还不快去开你的家长会!匆忙之下我按下快门,只见到她与同学一闪而过的影子。 03、我住了12年的小区。简单的小区,安天乐命。 04、体育馆,热闹的美食节。当我侧身来到足球场,看到这位男孩的快乐。多么的自由而舒展!在夜色的掩护下,整个体育场只属于他。 05、五月的阳光开始热烈。少女的秘密无人知晓。 06、福建霞浦之行。一个人高兴的时候,可以在任何地方表露;当一个人伤心,则往往无人见到。 07、卑微而顽强的小草,那是民工孩子们游戏的乐园。 08、我在这个小巷的台阶上坐了一会。我想到病中的长城,他孤独的影子。而我只能这样徒然地坐着并垂下我的头来。 09、现世总是这样充实、生机勃勃,纵使它不干净。 10、我服务了16余年的公司的走廊。长,幽暗,金属的味道一阵一阵。我不知多少次走过它,我终于在2009年5月的最后一天里拍下了它。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