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城

凤凰城一夜

                 6月7日傍晚,到了湘西凤凰古城。         翌日一早,离去。         仅仅一夜的时间。我张开的手掌,刚刚触摸到古城的脉络,又不得不垂下来……然后再举起,那是与凤凰的挥别。         好感觉从泛舟沱江开始。清澈而宽阔的江水,安抚,舒畅,缠绵。路途的困顿,被雨淋湿的空虚,都落入静静流淌的江水里了。         两边密集的吊脚楼,居民各自的生活(恬静而缓慢)。过往的舟,塔;黛色的山在远处连绵。         我体验到凤凰被自然长期滋润的慈祥与安谧,就像一块温润而微露光泽的玉。         想到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想到住在城内的沈从文……如豆灯光映照他瘦削的面孔。在一个个落寞之夜,他支着自己空灵的脑袋,听沱江水的泼溅。         行舟在沱江之上,我只能这样想想。         天黄昏,江面起雾了。                   01、左边的塔叫万名塔,1987年由黄永玉倡导重建。黄老师至今健在,凤凰的骄傲之一。 02、雾是黄昏开始出现的 03、刚开始泛舟时,还有若隐若现的太阳 04、很想在吊脚楼过夜。导游则说,晚上蚊子多。煞风景呢。 05、背篓是湘西的特色 06,虹桥风雨楼,雄跨沱江之上。始建于明洪武年间。 07,江边多小吃摊 08 09 10、沱江船夫 11、沈从文故居旁的街 12、老宅的椅子 13、城之北门 14、也只有上年纪的人,才穿本族服装。凤凰的居民多为苗族与土家族。 15、这时雾开始出现 16 17 18 19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51 Comments

桃渚古城

        桃渚古城属浙江台州,离海十余里。明代嘉靖三十八年,戚继光在此指挥军民抗倭,大获全胜,史称“桃渚大捷”或“台州大捷”,桃渚一举成名。此役之后,敌方元气大伤,浙东南沿海的倭寇基本荡平。         有人对桃渚大捷的对手是否真为倭寇,提出质疑。详见钱汉江撰写的《查寻戚继光台州大捷真莫道不消魂相》 http://www.fqren.cn:81/NEWS/FUQING/20080630086300913074113743.htm         桃渚古城墙至今幸存,街道布局依然原来风貌。据称,明代在浙江东南沿海共筑有防倭卫所41个,桃渚是唯一保存完好的一个。我老家那边的大嵩所,临象山港,属41个卫所之一,现在仅在山上残留一段城墙。         01、我们在此进城,沿长街一直走至东门。 02、城门外的小桃红 03、明代的城墙,至今牢固。 04、我在拍一家理发店 05、如果让我住在那里,说不定能搞出一部新《聊斋志异》来。 06、孩子给太过安静的古城带来生气 07、长街 08、临近清明,桃渚人在做传统食品“麻如”。 08、某农家的厨房 09、木料仍是当地人主要的生活燃料 10、不时能碰到担柴人,都是从城边山上斫下来的。想到少年时,也跟父亲一起上山挑过柴。 11、仍在使用的古井。井边镶着“桃渚名泉”四字。 12、城门外有护城河,水清澈。 13、东门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15 Comments

灰色的平遥

        过了著名的摄影节,过了春天,夏天。         初冬的平遥有冻结的阴影。笔直的街道像地平线向雾茫茫的远处延伸。早晚的风凛冽。我后悔脱掉了棉衣,走在平遥手纹般干裂的街巷,我把头深深埋在茄克的领子里。没有星空,没有云朵,暗绿色的明代城墙奇幻地、突兀地高耸在晋中平原那灰蒙蒙的半空。         平遥只有灰色。天,太阳,剥落的房子,烟火,砖块铺就的路面,老槐树,甚至空气,都是灰色。         灰色将是我对平遥的终生记忆。         人们交谈。人们么喝。人们匆匆走过笔直的街道……匆匆走过以后的笔直的街道,空旷,沉默。         灰色的雾散去,又集结。                相比姣好的丽江,平遥是另一个星球的宿命与沧桑。         在这座2000余年的古城里,我张着干裂的嘴唇,仓惶地行走。 01、第一眼看到的城墙,让我以为是一个奇迹。 02、灰色的平遥 03、我们在平遥度过了一个傍晚与一个早上(住宿在新城区)。电动车是城内的主要交通工具。 04、平遥早上的太阳 05、一个人在城楼上 06、街道空旷 07、平遥老汉。去年的春联,看上去还算新。 08、历史前面 09、平遥城出现在西周。现存城墙为明代所建。按照我们胡老师的说法,从前守平遥的官都是投降派,所以整个城得以完好保存。 10、狗梅饭店。想来想去,狗梅只能是一个人的名字了。 11、城内多“公厕”标志,其实那只是居民家内“私厕”而已,上一次,5角。我想拍这户老伯的家,他却指着对面的古县衙,叫我去那儿拍。 12、我给了老伯5角,只想说上厕所,然后走进了他家,一位红衣服正在吃着极简单的早餐。我拍了照就走,老伯说,我没上厕所他打死也不能收这五角钱。推让了一番,他才收下。 13、清代县衙。解放后长期是平遥县委所在地,没遭到破坏。 14、衙门门口买大枣。穿毛衣的那位买主是我们团友,她见到大枣就买,包都快装不下。据说从前该女士是做食品批发的。 15、摊头 16、租着双人自行车,游览古城。这是我在平遥看到的两张最阳光面孔。 17、我们的浏览车被堵住,于是就看到了另两张脸。他们身边簇拥着一大群人,原来有人结婚了,他们正在等着新娘子。 18、新娘子来了,一方要抢她,一方不让抢。当然很快是被扮成日本鬼子的一方给抢走。 19、一如既往的平静 20、板壁在老去。而仅仅在板壁以外,风吹过,雨飘过,一代又一代的人走过。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