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镇

腊月里的安昌

        元月2日,我们走进了绍兴古镇安昌。安昌没有高贵华滋的宅第,没有荷叶依依的花园,安昌的特点,在于它有着江南乡村的土气,亦即人们所说的“草根”——这是近千年来安昌民众引车卖浆的地方。安昌的主要看点在于一条长长的廊街,它过去是现在仍是店铺繁华、人来人往,腊月里,几乎整条街上晾晒着现制的香肠与鱼干。安昌的香肠制作历史悠久,口味特别,反正我每次去,在小饭店吃了不够,还要带点回家。沿街的河上,乌蓬船往来。河埠头有人宰鸡杀鹅,船家则时不时地与岸上人打招呼,或者把船靠在街边,拿把小茶壶坐在船头,边喝茶边晒太阳……安昌的许多场景,让我想到鲁迅先生描绘的鲁镇风情。          元旦几天,安昌特热闹,廊街上挤满人。当地搞了个“风情节”,演戏、龙舟、扯白糖表演等。纯粹的游客少见,倒是四方摄友狂欢,老街上几乎人人长枪短炮,吓人。          值得一提的是,安昌不收门票,不收停车费。杭甬高速柯桥出口下,不到五公里即是安昌。 01、社戏 02、小茶馆,却也能吃饭。 03、饭一定简单。也能喝一杯老酒,但我看不到这位仁兄的过酒菜。记得孔乙已是用茴香豆下酒的。 04、生活在老街的人,一方面可出售土特产增加收入,另一方面,平静的生活注定被外人打扰。 05、原有的生活在持续 06、他们坐在街边。多少人在他们面前经过,或者像我停留,拍他们。 07、射入老街的第一缕阳光。寒冬的阳光好珍贵。 08、廊街边的河。现在,乌蓬船更多的用来载游客。 09、晒太阳 10、在河边吃饭时,不时有小船在身边划过。 11、正在午餐的人们,高峰时河边坐满了人。安昌的菜,比较接近宁波,以腌制的鱼、肉为特色,价格稍贵。 12、卖饰品的女子,但她无法摆脱鱼干。 13、青菜与竹篓 14、腊肠堆里的一枝百合,似乎与安昌风牛马不相及。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33 Comments

我眼里的南浔

        我们开始的目的地是乌镇。乌镇名头响亮,茅盾、林家铺子,白纸黑字印在中学课本上的,数十年过去,乌镇的名字一直在我脑子里虚幻地飘着。周五傍晚,我们四人奔向乌镇,这是我第一次去乌镇。         来到乌镇,太阳已被云层遮住,一派恹恹暮色。景点门口杂乱,车刚停稳,拉客的主接二连三出现,这种感觉是说不出的坏。乌镇人是焦灼的。走到主要景区,沿河的街古老,完整。但少原住居民,少生活。少了他们,等于少了灵魂。沿街店铺不少,店主眼巴巴只盯着为数不多的游客的钱包。         通往核心景点区有人横守着验票,因而那里更冷清,石板路倒显得很干净了。         同样的古桥,同样的流水,同样长长的老街,我走着怎么一点没感觉呀。         古镇没有了古镇的传承,徒然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乌镇想来是对付旅游团队的,看一个茅盾故居,看一个戏台,再听导游一番高谈,大致可以满足。而对于想到乌镇寻觅一份江南底蕴的人,想在乌镇让自己的灵魂自由散漫的人,会严重失望的。         于是农民提议,立即离开乌镇去南浔。一致通过。         好在路不远。天暗下来之前,走进了南浔。         到南浔的感觉,与乌镇全然不同。南浔很大,光是运河两边的百间楼就让我们流连了二个小时。何况还有小莲庄、刘氏梯号等一大批气势恢弘的名人故居。南浔既拥有江南古镇的气派与华滋,同时又是内敛的。这也许就是它的文化内涵了。         居民们一如既往地生活。从我窥探的情况来看,许多居民可能不怎么富有,但他们从容,坦然,似乎建镇700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就是这样平和地度过每一个日子。         同为开放的景点,总感到南浔比我到过的其它古镇更为安宁,更少外界的侵扰。         于是,我在南浔放下心来。         南浔,几乎就是江南古镇的终结者(用几乎,因为我尚未去过周庄、同里等名镇)。 01、7月30日一大早起来,天阴,又下了一会雨。7点多,太阳露了出来。 02、不小心拍糊了 03、运河两边连绵的旧民居,始建于明代,称为“百间楼”。我的大部份照片,都摄自这里。 04、水边的梦 05、盆景 06、河水来自太湖,可谓清洁。 07、捉小鱼 08、生记米行 09、最近我常拍到猫 10、游客 11、百间楼西岸民居,抗战时被炮火烧掉许多,后来陆续重建,但已无法恢复当年风采。 12、创作中的桨人 13、吃得香 14、唠嗑 15、我们的晚餐,南浔菜比西塘菜要好吃。住宿的旅店设施齐全,价格公道(怎么做起广告来了)。 16、从饭桌上拍对岸 最后一张,乌镇。算是到此一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25 Comments

夏日的西塘

        7月5日早上5点多我被农民叫醒了。摆着雕花大床的老楼屋冷气笼罩,木格子窗下的西塘河发出微微水声。经过一夜的平静,那河水应是凉爽的。我们起来,楼下即是西街。有人在门口生煤球炉,冒出的青烟弥漫。长长的西街,人影寥寥。         行至永宁桥。晨曦给古桥涂上了金黄,来往的人多了些,从穿着看大多是本地人,有的挑着担,有的推着车。河边的长长走廊,氤氲一缕早晨才有的水气。理发店已在营业;茶馆里,老茶客一碗一碗地添着茶。狗撒欢。女人蹲在河埠头,洗衣的水纹一圈一圈直至扩散到远处的桥脚。         早晨的这一份宁静,是属于西塘本身的。在以往的1000年里,西塘拥有每一个宁静的雨天或晴天。而现在,太阳越升越高了,来寻梦的旅游者接踵而至,炎热,汗,河水的渐渐发烫,长长的廊屋喧嚣。         至少要在西塘住宿一夜,尤其是盛夏。我们五人就是4日傍晚来到西塘的,那时白天的飞尘已将落定,余晖脉脉映照老屋。迂回小巷穿过来的风。桥头酒肆开心的晚餐。河边摇扇喝茶的清凉。         经历过夏日的西塘,再去触摸秋、冬、春的西塘,也许会有更深的体味。           于是睡去。无法打开窗子,听不到幽径里的叹息,或深巷犬吠。想像中,惟有夜色的深沉穿越了古镇的每一座桥洞。         一夜无梦,迎来天明。          01、早上五点多的永宁桥 02、旅游者在永宁桥上拍摄晨曦里的西塘 03、廊屋比我想的更长 04、洗衣女人。稍远处的男人们喝着早茶。 05、西塘女人的背影 06、趟螺蛳。西塘的小酒店总是少不了螺蛳。 07、在另一根桥上的俯视 08、临河人家 09、塘东街。此时将近早上8点。 7月4日傍晚拍的西塘: 10、河边消夏 11、纵横的河流是西塘的灵魂 12、过环秀桥。自宋代至今,西塘共建桥104座。 13、斜阳老巷 14、临近黄昏,人与猫都从屋里出来透气。 15、另一只猫。它阅人多矣,非一般老练。 16、理想的家园 17、想到《雨巷》 18、抚慰 19、暮色将悄然而至 20、河面上最后的光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19 Comments

前童古镇闹元宵

        宁海县前童古镇有近800年历史,正月十四的闹元宵(抬阁、鼓亭行会),非但历史长,规模大,而且,它是以“行会”这样一种形式,向本村治理水利的先辈童濠致敬,并祈求丰收(长长的行会队伍,都要行至村外的塔山庙向濠老爷神像礼行三拜,然后把濠老爷请到村中大祠堂接受祭祀)。元代至正年间的童濠,率族人治水,极大改善了前童的农田灌溉及周边环境,从此逐渐使前童摆脱贫瘠,变成了绿水环绕、人文氤氲、粉墙黛瓦的江浙名村。         正月十四、十五两天,前童挂满了灯笼,家家户户做汤包(前童元宵节的特有食品),还备着好菜好饭(招待亲戚朋友)。一进入前童,就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热情与淳厚。 01、行会开始前的舞狮 02、称得上万人空巷 03、抬阁 04、专注 05、行会的队伍很长,这是走在最末的大娘秧歌队。 06、鼓亭上的小演员及他们的守护。抬阁与鼓亭由各村自行保管,乐队及演员自然也是各村选派。 07、某鼓亭的领队。他很友好,与我握手,手掌大,有骨感。 08、村口,塔山庙的濠老爷 09、行会队伍来到塔山庙门口,逐个向濠老爷礼拜。从这架模仿牛的彩车,可看出前童耕读传家、祈求丰收的历史遗存。 10、昨天上午行会前,暂放在某院落的一架鼓亭。 11、鼓亭的精美细节。据主人介绍,这鼓亭有100多年历史了。前童有好几只前朝的鼓亭或抬阁,躲过了“文瑞脑消金兽革”,被完好保存下来。但也有相当一部份被捣毁。 12、三年来,我每年来前童看元宵灯会,发觉灯会的参与者大多上了年纪,有的甚至非常苍老。今年,意外地发现许多年轻人的加入,不由得高兴。 13、小看客的快乐 14、同是孩子,他可是受苦了。呆在鼓亭上的时间长,还要做动作……看上去,这孩子像是不想干了。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17 Comments

绍兴行——东浦

        东浦古镇离绍兴城不远,一个典型的江南水乡。东浦是绍兴酒的发祥地,也是宋代诗人陆游及辛亥先烈徐锡麟的故乡。 01、有诗意的村庄,多在水边。 02、沿河的老街很长,也冷落。从前这条街上酒楼林立,有诗为证:“夜市趋东浦,红灯酒户新。隔村闻犬吠,知有醉归人”。清人李慈铭作。 03、镇头上保留着许多风格各异的古桥 04、时光似水,缓慢地流走。 05、电视天线,是古镇现实的象征。 06、爱花,爱生活。 07、午餐 08、叮叮当当的打铁声,让老街稍显活力。 09、我喜欢这样的家。想起了柏桦的诗《家居》: 三日细雨 二日晴朗 门前停云落寞 院里飘满微凉 秋深了 家居的日子又临了 古朴的居室宽敞大方 祖父的肖像挂在壁上 帘子很旧但干干净净 屋里屋外都已打扫 几把竹椅还摆在老地方 仿佛去年回家时的模样 父亲,家居的日子多快乐 再让我邀二三知己 酒约黄昏 纳着晚凉 闲话好时光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