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四明山

杖锡樱花节

        昨天一早被陈云波拉去,拍四明山(杖锡)第三届樱花节。         杖锡位于四明山心,属鄞州区章水镇,从宁波开车要2个小时多,山很高,四季清凉,素有“杖锡无六月”的民谚。古时以杖锡寺出名,现代以“花旗芋艿”出名。芋艿即是宁波人对土豆的叫法。杖锡的盐烤土豆特别粉,特别香。 ** 农民的老家就在杖锡,说起他祖母亲自烤的“花旗芋艿”,农民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流出口水来。         杖锡的樱花为前几年引进,其品种非我们常看到的似漫天飞雪的那种,而且,树不大,林不密,又未到盛开的最好季节。总之昨天的樱花看上去有点让人失望。         来了许多领佳节又重阳导及嘉宾。文艺表演,烟火,礼炮。当然少不了女模特闪烁其间。原本山深人静的杖锡,一时车水马龙。看得出当地政府的重视。         中午吃了农家菜,可口。我看到,从宁波来的叶炜、沈一鸣、励军辉等十数位摄影师在人群中出没。         对的图都挑给陈云波了。不对的我自己留着贴。 01、开帘卷西风幕式在当地学校举行 02 03 04 05 06 07、舞狮的女子 08 09、背影一 10、背影二 11、茶好香…… 12 13、燕子窠村前的樱花 14、热闹归热闹,笋干还是要晒的。 15、宁波大红鹰学院的学生,表演完节目后,她们自己玩合影。 16、游园 17、返回路上所见。看到我拍照,其中的一位递给我一串烤翅。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8 Comments

大雷村点滴

        鄞州横街镇大雷村,在四明山深处。虽说是深处,从宁波乘车也就一个小时,种种的险峻与神秘根本无从谈起。山上稀有红叶。今年的秋不知去哪儿了。         中午(上周日)在大雷竹海农家乐吃的饭。惟有从竹林里吹出来的阵阵山风,才让人感到初冬的一点意思。         大雷村颇大。青壮劳力都往外头赚钱去了。村里人影幢幢。三五成群的狗在穿村公路上逛荡。 01 02 03 04 05、佛事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9 Comments

深山老村——金岙与冠佩

        离上次去柿林有多久了?十多天了。那天上午去柿林,下午,就去冠佩,都在余姚,都在四明山深处。         到了冠佩,宁波市十大文化古村,我们全走遍了,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虽然,冠佩是十个文化古村里面,最勉强的一个。         至于金岙村,与冠佩挨着,顺路看了看。这两自然村现合为一个行政村——金冠村,听着,不知有多别扭。         先看到金岙村。 01、这些年走了许多山村。看到这样的情景,近乎麻木。 02、狗开始狂吠,然后安静下来,继续守着这条无人巷。 03、夕阳,使空荡荡的家园有了一抹温暖。 04、背柴的妇女。竹枝划过水泥地的声音在村子回荡。 05、我们沿着台阶上去,离开了金岙村。 06、在去冠佩的半途,我看到了这双好看的袜子。 07、以及这对等着拍婚纱的恋人。姑娘告诉我,他们相恋五年了,来自慈溪周巷。 08、走进冠佩村。 09、石阶,行人。满眼的寂寂。 10、一代又一代的居民,与世无争。 11、我真的不希望他笑,背得辛苦!我希望他沉着脸,看着我的镜头。但他还是那样喜欢地笑了。我被他一刹那的笑而打动。 12、接近黄昏时分的一次眺望。 13、竹匠家里的猫。很乖的猫,我们围着它拍了许久。 14、一户收拾得很干净的人家。收着衣服的大婶说,她的庭院,一年四季都有花开。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