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城市

近两天的天空

        一下子进入了盛夏。抹一把汗淋淋的脸颊,无所适从。季节的改变总是让我措手不及。有风的日子成了遥远。         并不一定是在怀念逝去的日子,并不期待未来。大热天里,蝉在聒噪,而狗停止了狂吠。难捱的午后,就让我躺在一处废弃仓库里的水泥地上安睡吧(睡醒后,喝一壶热热的龙井)。我知道,此时农夫正在野外劳作,工人正在炉前轧钢,桨人正在烈日下扫街,而我只想躺在一处大屋的冰凉的水泥地上,消磨一个个漫长而炎热的午后。                  夏至后的几天,气候诡谲,云朵比以往时候更多地在我头上翻滚。          前天的惊驾路,下午三点多,看上去已近黄昏。 昨天早晨,太阳照射到了我们小区。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1 Comments

人们

  01、两只对称的花框,当中的柱子;地上,树木投下的阴影。 02、阴影里,不是孤单 03、不是暮春时节的感伤   04、不是孤单,不是感伤。 05、也不是疑虑;不是春雨方歇午后的散漫。 06、只是偶然 07、只是不期然的,在树荫下的路过。 08、然后走散 09、就像开始那样空白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26 Comments

城市的影

                 宁波一直下雨,晴过一两天,又是雨。空气萧条,情绪萎顿,喉咙里似乎长出粘粘的草来。         近期的一些记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18 Comments

城市状态(之二)

        前几天一个晚上,我乘821路去公司,车上人比较多。到庆安会馆下车,甬江风迎面吹来,爽爽的。就在我跳下车没走几步,忽然感到左手被人握住既而手臂被轻轻挽住,第一感觉是否遇到扒手……马上侧头一看,是位少瑞脑消金兽妇!那位少瑞脑消金兽妇在看我到的一刹那,双眼圆睁,呀地一声惊叫,手迅速抽回捂在了嘴上,并连说对不起对不起。原来她的男人还走在后面,当我是他了。我自然回答说,没关系没关系,并继续走我的路。其实我还想说,其实你多挽一会也没事滴……呵,开玩笑了。平生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心中诧异。印象深刻的是她误认人时的惊讶及羞赧的表情。 01、通途路的朝阳 02、野渡 03、从光影老师的创作基地偷玉枕纱厨拍 04、 05 06 07 08 09 10 11、工人新村 12 13 14、天一广场的傀儡 15 16、这是秋天真正的落叶。此前我从未见过今年秋天的落叶。让我从这几片落叶开始感觉城市的秋天。 17 18、75岁的长跑爱好者,跑了50年。 19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15 Comments

玉枕纱厨

自从住到城市 早已沦为城市的灰尘 习惯于漠视 习惯于暧昧 习惯于每天在固定的马路上沉浮 我熟悉城市的气味 以及东门口的每一块广告牌 但我并不了解城市的内部构成 那些密密麻麻的纠结 或者幽深的空洞 长期行走在城市光滑的表面 恍恍惚惚 使我有了偷玉枕纱厨窥的欲望 能否找到城市最薄弱一环 撕开口子 窥到它的羞耻之处 城市太冰冷太坚固 只有偷玉枕纱厨窥 才能找到它的虚弱 我偷玉枕纱厨窥 我存在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