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夏日

夏日的若干印记

        上两个月的随手记录。 01、某试衣室的友情提示 02、夜色里 03、江南社区 04、开业前夕的和义大道 05、“和义大道,宁波的香榭丽舍大道”——大话无处不在。 06、怀念一条河 07、城市的另一条河。西瓜船昭示着河流的另一层意义。 08、重复的日子里,惟有亲情一如既往。 09、陋巷,散发着城市温情的地方。 10、鲁迅:“她……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 11、漆成绿色的公厕与挖掘机及狗及地上的纸屑等 12、长大了,就别学我的无聊。 13、的确,还是最前头一个养眼点。 14、年轻的斑马们 15、中马路的一个傍晚 16、它看出我的坏 17、回眸一笑,我不轻飘; 18、怒目相视,我不恐惧。 19、我只是向往和平, 20、向往城市一角的安静。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8 Comments

庆丰桥上看云

01、太多的云挡住了阳光 02、宁静的江景,有被驶过的船打破? 03、江北岸 04、南岸,建设中的和丰创意广场。 05、庆丰桥的中心,昨晚我拍的最后一张。             近几天的天,特别好看。蓝天是蓝天,白云是白云,以往看不见的远山、以及更遥远的地平线,忽然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极目望去,天是海洋,云朵就是冲浪的白帆。气候固然炎热,而在挥汗如雨的间隙,看一眼蓝天白云,心里依然有喜欢。如果在室内,冷气习习,从窗口观察天空,更觉得享受。无法不在意这几天的天空。它几乎一下子主宰了我的生活,它是令人心驰神往的存在。         美好的事物,也这样令人寝食不安。与 ** 们几次去奔向东钱湖,只为让镜头留住云朵。         昨天把摄影包带到了单位。五点下班。中途跳下车来,满大街的热浪。我是想拍点什么的,但不能确定拍什么。犹豫中走了好一会,相机在包里沉睡。不时抬头看天空。终于知道自己,心在天上。我看到百丈东路上空,一大片云忽而遮住了夕阳,十分之一的宁波城暗下来。而别的云依然在飘,广大的马路与大楼依然有光照射。边走边看,始终没有拍。有些好景色,只能看。拍下来反而糟蹋。         荡到6点多,T恤似已湿透。回家吧。大热天的,回家洗洗,喝杯绿茶吧。         打的,到通途路,忽然看到高耸的庆丰桥,眼看平静的心重新冲动。就对司机说,开到桥的最高处停下!司机看了看我,我拍拍摄影包解释道,我是想拍照,今天的云好看。         庆丰桥今年刚建成,横跨甬江。光影漫步老师曾几次到庆丰桥上拍日出日落。当我在桥上跳下车,预感到来对了地方。此时夕阳就要西下,满天云朵被微微衬红。城市在江畔矗立,有一点凝重,有一点别样的壮观。         我投入地拍摄。桥很宽,为了选景,翻越了好几条栏杆。旁边车来车往。         很感谢好天气,能让我暂时忘记一切,而只顾及到自己的喜爱。           云在微妙地变幻,从色泽到形状。如果有不足的话,云过于厚重,颜色不够亮丽与通透。         拍到一半,头上忽然洒下一小片雨点来,很清凉,很惊喜。想到那年乘火车去拉萨,在那曲站逗留时,晴好的天空忽然也飘下来一阵小雨点。可是庆丰桥有那样高吗。         拍了大半个小时,夕阳终于跌落高楼后面。整理好照相机,凭栏一会。我的城市正在被暮色笼罩。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29 Comments

夏日记忆——8月扫街

        天气在逐渐变凉,特别是早晚,明显感觉气温与夏天的不同。         这一组大多为8月份的宁波扫街。         下午就出发去新疆了。 01、清凉 02、以后的日子,伞只会用来挡雨了。 03、摄自余家阳台 04、别偷看 05、建造中的通途路 06、拍的时候还没开学。现在他们已被关在教室里。 07、老银泰后门。如果不是天热,拉琴者用不着准备这桶饮水。 08、好日子 09、黄昏前,二百门口。 10、吃得好吗 11、人,才是城市的主人。 12、前边是厕所 13、甬江大桥下,小男孩在照顾熟睡的婴儿(赶走婴儿身上的苍蝇)。 14、中山东路的光(久雨后,夕阳忽然从云层中露出头来)。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2 Comments

夏日的西塘

        7月5日早上5点多我被农民叫醒了。摆着雕花大床的老楼屋冷气笼罩,木格子窗下的西塘河发出微微水声。经过一夜的平静,那河水应是凉爽的。我们起来,楼下即是西街。有人在门口生煤球炉,冒出的青烟弥漫。长长的西街,人影寥寥。         行至永宁桥。晨曦给古桥涂上了金黄,来往的人多了些,从穿着看大多是本地人,有的挑着担,有的推着车。河边的长长走廊,氤氲一缕早晨才有的水气。理发店已在营业;茶馆里,老茶客一碗一碗地添着茶。狗撒欢。女人蹲在河埠头,洗衣的水纹一圈一圈直至扩散到远处的桥脚。         早晨的这一份宁静,是属于西塘本身的。在以往的1000年里,西塘拥有每一个宁静的雨天或晴天。而现在,太阳越升越高了,来寻梦的旅游者接踵而至,炎热,汗,河水的渐渐发烫,长长的廊屋喧嚣。         至少要在西塘住宿一夜,尤其是盛夏。我们五人就是4日傍晚来到西塘的,那时白天的飞尘已将落定,余晖脉脉映照老屋。迂回小巷穿过来的风。桥头酒肆开心的晚餐。河边摇扇喝茶的清凉。         经历过夏日的西塘,再去触摸秋、冬、春的西塘,也许会有更深的体味。           于是睡去。无法打开窗子,听不到幽径里的叹息,或深巷犬吠。想像中,惟有夜色的深沉穿越了古镇的每一座桥洞。         一夜无梦,迎来天明。          01、早上五点多的永宁桥 02、旅游者在永宁桥上拍摄晨曦里的西塘 03、廊屋比我想的更长 04、洗衣女人。稍远处的男人们喝着早茶。 05、西塘女人的背影 06、趟螺蛳。西塘的小酒店总是少不了螺蛳。 07、在另一根桥上的俯视 08、临河人家 09、塘东街。此时将近早上8点。 7月4日傍晚拍的西塘: 10、河边消夏 11、纵横的河流是西塘的灵魂 12、过环秀桥。自宋代至今,西塘共建桥104座。 13、斜阳老巷 14、临近黄昏,人与猫都从屋里出来透气。 15、另一只猫。它阅人多矣,非一般老练。 16、理想的家园 17、想到《雨巷》 18、抚慰 19、暮色将悄然而至 20、河面上最后的光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