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夏日生活

东钱湖居民的夏日生活

        盛夏的东钱湖是让人想往的。与其躲在城市最深处或者空调打得最冷的一间房子里,还不如拿一把竹椅,坐在绿树下的东钱湖边。举目皆山水,蝉及游泳者的嬉闹声远远近近传来。到晚些时候,清风从福泉山谷徐徐上升,徐徐地浸染大湖,那风吹向高钱、前堰头、韩岭、陶公山、殷家湾、下水、郭家峙(这些我所熟知的环湖的古村呀),世世代代的东钱湖人就住在这些村子与已经被拆佳节又重阳迁的村子里,享受着夏日的湖夏日的风。         如果我拿一把竹椅坐在东钱湖边,那么恹恹的情绪,被空调吹得崩崩的皮肤,就会在清凉的风里渐渐恢复,犹如湖中鲜活的鱼儿。         东钱湖最引我入胜的地方是什么?是人文。风景当然是好的,宁波摄影师历年来拍摄的东钱湖风光蔚为大观。然而,东钱湖的风景有杭州西湖的美丽吗?当然这样比可能不科学。我想说的是,西湖的名胜固然大名鼎鼎,然而原生态的居民生活,只有在东钱湖才保存着。东钱湖与人唇齿相依,不可或缺。东钱湖的生命,就活在勤劳智慧的东钱湖人一代一代的传承里。         宁波摄影家胡龙召在东钱湖拍了三年,无论春夏秋冬,目前还在拍。他记录着湖的变迁,湖的兴衰。他前几年拍摄的几个村庄,目前已被拆除。龙召是用业余时间,记录着东钱湖的点点滴滴的。他暗怀着强烈的使命感,要为人们保留一个美丽的真实的东钱湖。         东钱湖目前正在开发成一个高等级的旅游区。虽然已建成或规划兴建大量的别墅、度假区、饭店、球场、公路,拆佳节又重阳迁了许多村庄,但现在的东钱湖仍然是属于山野村夫的。东钱湖及鄞东一带的居民代代依赖东钱湖,反过来,也是东钱湖孕育了东钱湖文化(如外洋捕捞,东海渔场革莫道不消魂命性的大对船捕捞作业,始于东钱湖渔民,史称东钱湖渔业。如郭童岙窑址,宁波地域内仅次于慈溪上林湖窑场的第二大古代越窑窑场。如一门四宰相的南宋史氏家族)。除非把环湖的原住居民统统赶走,要不,东钱湖人仍然捕鱼种田,仍然把酒临风。唉!多少古今事,俱付笑谈中。 01、好爽,一湖清凉。 02、前几天报上曾经指出,此地(王安石庙附近)不能游泳,要到收钱的水域才可以。所以,此地游泳的人最多。 03、显然,弹吉它的这一群来自城里。 04、湖水流过陶公山建设村 05、泳衣 06、小精灵 07、相看两不厌 08、快活的 09、把艾捣碎,再掺到糯米粉里,做成青团之类的点心。竹椅上的男人正在削竹子,大约是编蒸笼。 10、被差遣的男孩 11、裸奔 12、发觉东钱湖人吃晚饭的时间比较早,这时五点不到。想到我在老家时,也常有邻居趴在窗户上跟吃饭的我们说话。 13、理发店,一家三口。 14、这一家则严肃,做作业的孩子抬头看了看我,立马遭他父亲训斥。问理发师孩子上几年级了,答,幼儿园。 15、陶公山小饭店。这个时候还早,顾客不多。再晚些,位置就不够了。另八工区附近的水上餐厅生意更火爆,然而农家菜不及这里好吃。 16、看得出,这是老爷子一天里的最好时光:洗完了澡,吃完了饭,点根烟,拿把大扇,到湖边纳凉去。 17、屋内太热,搬到门口吃饭。 18、晚风穿过的巷子 19、一群与一个。好想把饭桌上的半只西瓜吃掉。 20、大湖滋养的孩子 21、太奢侈 22、晚饭后的人们 23、闲不住的少年郎 24、湖里孩子个个都是游泳好手 25、太阳要到将近七点钟才落下山去 26、打赤膊的男人随处可见。入乡随俗,也想光着背挂个相机闯荡东钱湖。可惜我排骨多了点。 27、消闲 28、独坐 29、东钱湖骑士 30、我喜欢的一堵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3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