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夏至

近两天的天空

        一下子进入了盛夏。抹一把汗淋淋的脸颊,无所适从。季节的改变总是让我措手不及。有风的日子成了遥远。         并不一定是在怀念逝去的日子,并不期待未来。大热天里,蝉在聒噪,而狗停止了狂吠。难捱的午后,就让我躺在一处废弃仓库里的水泥地上安睡吧(睡醒后,喝一壶热热的龙井)。我知道,此时农夫正在野外劳作,工人正在炉前轧钢,桨人正在烈日下扫街,而我只想躺在一处大屋的冰凉的水泥地上,消磨一个个漫长而炎热的午后。                  夏至后的几天,气候诡谲,云朵比以往时候更多地在我头上翻滚。          前天的惊驾路,下午三点多,看上去已近黄昏。 昨天早晨,太阳照射到了我们小区。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