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奉化

以环保的名义,游走一天。

        昨天,我们12人做了一次环保志愿者:参加宁波市生态办、东南商报社等单位组织的“环保 故乡 山江海”环杭州湾生态行探访队,探访了奉化污水处理厂、奉化柏坑村、及位于黄贤村的国家森林公园。图为昨天一早,我的朋友们在中巴上等候出发。戴墨镜穷摇两手指的帅哥为宁波老牌博友梦瑶台。前排摇两手指的美女为鄞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吕悦。          01、关于污水处理厂略过不表。却说我们走进柏杭村。柏坑位于奉化西南的山区,因为地偏,抗战时期的奉化县政府曾迁移至此地四年。村前的溪古称柏溪,为村子平添了几许灵性。 02、正是春笋上市的旺季,村里许多人家在剥笋、煮笋、晒笋干。 03、随处可见晒着的笋干 04、老屋使我们留恋 05、穿堂风 06、叶敏 07、小店门口。香烟并非环保,只能慢慢地改变了。 08、旧日的庭院,钱利娜与余余。钱利娜:“而我还是像南方的春夜一样/ 寒冷并清醒/ 过度的梦除了让自身颤抖/ 一无所用”。 09、只让我感到人生的艰辛 09、丹虹与吕悦 10、老屋的笑 11、山泉边的柏坑孩子。         柏坑多花,初迷摄影的徐海蛟对盛开的紫云英猛拍不止,不料此时有人频频催他上车。海蛟恨恨曰:“可惜,不能对一朵花停留太久。” 12、黄贤村,东祠庙。据考证,黄贤为北宋诗人林逋故乡。庙前尚存一古柏,传为林逋手植。 13、黄贤靠海,经济发达,堪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典范。无古朴气。这条崭新的人造长城(当然,长城没有野生的),是村人投入巨资兴建在村边的山上(即森林公园),当然是为了发展旅游吧。 走访结束后,应主办方要求,我们写下了一句话感言: 崔海波:长城外沧海桑田,长城内宜家宜业。 吕悦:意识造就环境。 余余:环境保护,人人有责。 叶敏:愿碧水环绕的景致离我们越来越近,无需跋涉,只在放眼间。 寒石:自然自有道理。 徐海蛟:春天只停留在小心呵护的目光里。 钱利娜:对自然的尊重,就是对人类自身的尊重。 洪定迪:保护生态环境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城区污水处理、柏坑的生态景点开发均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丹虹:我想在奉化的桃花源里耕耘。 励开刚:保护环境意识,比行动更重要。环境保护从我做起,让家乡的山更绿水更清。 青衫客:奉化之行,让我看到了环保的希望。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14 Comments

奉化萧王庙:元宵灯会

        宁波的元宵灯会,当以宁海前童最为出名,前几年,我们都跑去前童赏灯。今年,则去了奉化的萧王庙镇。提起萧王庙灯会,近些年来声名颇显。实则,萧王庙灯会历史悠久。萧王庙处于剡溪与剡江分界的萧王庙街道永丰村,为纪念北宋奉化知县萧世显的功绩而设(萧公与农民一起扑灭蝗虫时死于永丰村),南宋时名为“灵应庙”。元代顺帝追封萧公为“绥宁王”,从此称为萧王庙。每逢正月十三至十八,庙下民众在萧王庙上灯,祭祖谢祖,祈求平安。         萧王庙的灯会延续了旧时的习俗,从祭品、灯笼、吹打、各色人的服饰等,都非常讲究。百米长的龙灯更是当地特色。每年的庙会分别由庙下四堡轮流主办,这四堡是:宦江堡、潘村堡、财上堡、盐浦堡。轮流主办的习俗也是从民瑞脑消金兽国流传下来的吧。今年轮到潘村堡。据村人介绍,他们是第一次轮到主办,据此推测,萧王庙恢复元宵灯会的时间不长。         我们于正月十三(2月7日)一早赶到主办地,村民正在祠堂作着紧张准备。上灯的队伍要走三里多路,才能到达萧王庙。         图片较多,我分为“准备”、“路上”、“到达”三章,看起来方便点。    一、准备 01、暂放在祠堂的祭品。都是头天下午宰杀的。 02、指挥在作出发前的指示。近300人的队伍,各司其职。这位指挥怎么看都像是电影上的人物。 03、当地人聚集在祠堂门口等候 04、看你也不系紧点,走薄雾浓云愁永昼光了都不知道。 05、抬起来了!这头猪有200公斤,12位汉子抬它。 06、撑画船的大妈有点不好意思了 07、六个负责放炮仗的早等在路口,不断放炮造势。 08、队伍出发了!穿紫红长衫的男子为族长老头。 二、路上 09、长长的队伍沿剡江而行。来自各地的 ** 忙上忙下。 10、奉化布龙素有名气。长,精致,龙头憨态可掬。共有24名舞龙高手。 11、谁发来了短信?后面的龙哥似乎窥见内容了。 12、指点什么 13、向龙召大师致敬之作 14、沿途翘首而望的人们 15、探头探脑 16、经过萧王庙镇大街 17、终于迈上萧王庙的台阶了!擦眼睛因为(1)因激动而流下泪水;(2)眼里掉进了灰尘。 三、到达 18、龙,游进了萧王庙。 19、传说中摸一摸龙体能带来吉祥 20、神啊 21、萧公在庙内端坐。全猪全羊及二十八盆祭品都供上了。 22、一头好羊 23、膜拜。比之前童的元宵灯会,萧王庙民间的气氛更浓些。 24、龙在庙内转了一圈 25、从大门漏进的光 26、灯会之日开始,庙里要演六天六夜的戏。 27、上午的活动结束以后,我们原路返回出发的地方。看到一早热闹的祠堂,已恢复了乡村的寂静。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 23 Comments

跸驻村

        相传五代十国时,吴越王钱缪曾亲往探望隐居在奉化某村的陈殿中监,驻跸于此,此地于是被称为跸驻。村中原有钱王祠,后改庙。元代里人陈子翠诗:“二曲萦回水合流,钱王祠下碧悠悠。乘闲试读高僧传,始信长门出颂头。”         这里的“二曲”即是古人所谓“剡溪九曲”之二曲,我曾提到过的晦溪亦即剡溪其中一段。历史上的剡溪九曲集自然景色与人文遗产为一体,引人入胜。现在的九曲只存大概的意思了。         那位得到皇上眷顾的陈殿中监,大概为奉化本地人吧?殿中监为官名,魏晋以后所设,从三品,多以皇帝之亲戚、贵臣担任,掌管皇帝生活起居之事。宋代后废止。         蒋介石生母王采玉,18岁时第一次就是嫁到跸驻乡的曹家地村,结婚第二年,生下不久的儿子夭折,同年丈夫俞某也得病死去。这样,若干年后王采玉才得以嫁给溪口玉泰盐铺掌柜蒋肇聪,生下蒋介石。         我们到跸驻,已是下午。村口便是桥,桥边大樟树阴凉敝日。桥下的剡溪水,还算清澈。过桥,一条被雨淋湿的老街呈现眼前,也许是雨天,也许是下午,行人不多。沿街店铺有凋敝景象,夹杂其间的若干沧桑老屋,更透出一派自生自灭的惊心。         桨人曾来过跸驻,他带我们转了几个老墙门。在一个旧阊门避雨时,门旁的住户端竹椅,客气地请我们坐。这让我依稀感到古村的民风。         这里的旧建筑,显然比我们上午到过的几个村多且精致。         跸驻的人,也鲜活得很。 01、当我们拍她时,她受惊似地抬起头来,大而明亮的眼睛,给人以惊鸿一瞥之感。 02、一条老狗,在清代的堂檐门口打盹。 03、跸驻村的民工弟莫道不消魂子,野性与活力的一群。 04、寄托 05、本地孩子,看上去文静了许多。 06、文瑞脑消金兽革过去了那么多年,跸驻老街的红色标语却依然耀眼。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