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宁波

九月最后的玫瑰

       九月有点凉了,夏日的花瓣纷纷飘落,但九月依然带着夏季的意味。九月的回眸有热烈的余晖。天空开始辽阔,田野开始沉默。九月的城市打算收起翅膀,开始盘点逐渐远去的日子。 01、有些细小的爱情可以忽略 02、我站在窗口看雨景 03、雨使城市迷惘并漂泊 04、新鲜的喷泉(和义大道) 05、从鄞州农村来的陈老汉在天一广场摆摊。半小时后老汉被城半夜凉初透管赶走。 06、街道是每个人的舞台。这位表演者来自北方,打着国旗,一路宣传陈词滥调到宁波。我认为,如果寂寞了,睡觉胜于死撑。 07、窗 08、宁波要造轻轨了 09、清凉的甬江边,樟树叶依然茂密。 10、埋伏 11、我是在一个落日的黄昏,在天一广场的水晶池边,看到了城市的最后一抹阳光。 12、透明,润湿,一个盛开的吻。 13、我家的玫瑰。在它凋零的叶里,有秋的况味。 14、国庆节期间,卢千千到了咸祥外婆家(河西村),这是千千同学拍的河西景色。 15、在阳台画画的千千 16、摆渡去了趟象山。甲板上的风,远方海浪的喘息。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25 Comments

初识老庙村

        搬到新小区,离城市又远了点。原先住的地方,有余隘村,有事没事,就拿个相机去转悠,几年下来,与余隘街头的几位小贩如补鞋的、烧饼的、做青团的,混了个脸熟。走在熙熙攘攘的余隘,挺自在,雨天雪天睛天,慢慢地走,我愿意这样打发光阴。有时候我想,我的灵魂,合适安放在老式的屋檐下面,那里有陌生,有人情,有泥土与食物的芬芳。如果用电影镜头的回闪,在余隘走着的我,黑白,安详,我与众人的面孔一个个被夸张地拉近又闪过……最终定格在画面的,是700多年来一直质朴地生长在那里的余隘。         换了厚重的窗帘,一时不知天之既亮。往往醒来,听到模糊的鸟叫及秋虫的细鸣,觉得是新的一天了。打开窗帘,果然天下大白。于是想到老庙村,特别是阳光照耀的早晨。新小区属于真正的城市边缘,旁边原先有好多村,陆续拆佳节又重阳迁。听说唯有老庙村还存着原先的格局。终于起了个早(后又陆续去了两次),往东逶迤而行。看到逐渐变差的马路,工地,被城半夜凉初透管追赶的小贩,常洪隧道口的灰尘,河边玩耍的孩子。不知不觉中,老庙村到了。 01、小街。总是新奇于每一个小地方的街。 02、门口的河 03、典型的城乡结合部 04、多狗,幸好不凶。大概是出入的人太多太杂,没力气凶了。 05、在村中心位置,真的看到了一座庙宇。地名由此而来。 06、庙大门。当地老人说,此庙唐代时为祭祀东汉名士梅福而建(据传梅福曾隐到鄞州横溪修道练丹)。明嘉靖年间,庙名改为“涨浦庙”,祭祀宴公。宴公为江西人,被明太祖封为“平浪候”,民间视为平定风浪,保障江海行船的水神(老庙靠近甬江,常发大水)。清朝年间,附近村子又建了一座涨浦庙(大概位置在今颐乐园一带),因而将原来的涨浦庙称为“老涨浦庙”,简称老庙。新涨浦庙解放后拆了,老庙意外地保留了下来。从老庙大门张挂的不同时代匾额上,可以看出村子的行政变迁。现老庙属宁波国家高新区。 07、在庙跟看到一处很有规模的老屋,这也是村里仅存的一所传统大屋,被称为“新罗屋”。老住户介绍,此屋约建于清乾隆后期,过去是方圆数十里最豪华的住宅。主人姓罗,传说在福建一富人家做佣工,富人想做善事,问罗做什么善事好,罗答,他家老庙常被甬江侵蚀,可以去造海塘。于是富人给了罗许多钱,委托他代玉枕纱厨办。罗回家,拿钱盖了新罗屋。怕被主人知晓,又到梅墟造了一段海塘。 08、老屋被许多住户分割 09、租住老屋的民工的家 10、老屋的外墙仍然牢固 11、不算太古的旧物 12、桥上 13、童年无忌 14、长大后 15、女车手 16、休息中的弹花店主人 17、窗口 18、老庙菜场的侧门 19、表情 20、老庙的李家,要拆了。 21、空荡荡的李家巷子。我转了一圈,赶紧离开。 22、爱生活的胡先生。关于新罗屋的故事,就是他告诉我的,早年毕业于上海立新会计学校。 23、走进庙前理发店,与里面的人聊了一会。来这家理发店坐的,都是老庙本地人。 24、利用废弃的一角空地种菜。这位汉子告诉我,从前老庙村有田地1000多亩。 25、一周后经过他的地,菜居然长这么大了。 26、村子北边的法王寺,始建于清雍正年间。平时冷落,那天刚巧赶上做佛事。          27、今天傍晚,当我快离开老庙的街,看到一家生意兴隆的小饭馆,这老哥俩喝得欢。自带的白干,过一碗冷拌菜。我问盆内绿色的是什么菜,香菜?否,回答是什么什么菜(我没听清楚),他们老家阜阳的家常菜,然后介绍起这菜的可口来,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28、孩子的梦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9 Comments

王家弄的孩子

        王家弄,宁波出名的城中村,位于百丈东路,江南春晓小区对面。原本是郊区的一个小村子,城市扩张,四周高楼凭白涌起,唯王家弄还是旧的格局旧的房子。村中住满了外来民工。这片不足0.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本村村民1000多人,在册的外来民工达10000多, 许多民工住了十年以上,名符其实的新村民。村内有菜场,街,河流,篮球场,警务室,祠堂,小学校。2007年之前 ,还有一个庞大的屠牛场。前些天,当我走进王家弄,已看不到传说中沸腾的马路市场、沙石路的尘埃;闻不到弥漫于整个村子的屠牛场腥气。王家弄比从前卫生了许多。         我看到人们的生活,吃饭,洗衣,往公共厕所倒马桶。没有想像中的热闹。也许我多看了好莱坞电影,觉得背后总有艾尔帕西诺扮演的黑帮用大而无光的眼睛盯着我。每当我只身走入陌生的社区拍照,疏离感难免,只是王家弄更令人生疑。         遇到不少孩子。王家弄暑假的孩子,大多无所事事的样子。大人照常打工上班,孩子们三五成群,对付着他们少年人的莫名孤独,对付着他们漫长而炎热的日子。 01、早上6点多,王家弄村口。马路边的梦。 02、一进去就遇到凶狗。求助于村民,他们很同情我。 03、弄堂口:吃惊于我的闯入。 04、弄堂口:早餐。 05、垃圾与高楼 06、墙边 07、当我走进一个院落,看到他们。休息或者发呆。 08、试图叫他们一起合照,结果只来了三个。这仨孩子都来自江西,就读于王家弄小学,父母来宁波打工多年。 09、日头照进了深巷 10、家门口 11、他们躲家里搓麻将 12、他们打篮球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 16 Comments

东钱湖居民的夏日生活

        盛夏的东钱湖是让人想往的。与其躲在城市最深处或者空调打得最冷的一间房子里,还不如拿一把竹椅,坐在绿树下的东钱湖边。举目皆山水,蝉及游泳者的嬉闹声远远近近传来。到晚些时候,清风从福泉山谷徐徐上升,徐徐地浸染大湖,那风吹向高钱、前堰头、韩岭、陶公山、殷家湾、下水、郭家峙(这些我所熟知的环湖的古村呀),世世代代的东钱湖人就住在这些村子与已经被拆佳节又重阳迁的村子里,享受着夏日的湖夏日的风。         如果我拿一把竹椅坐在东钱湖边,那么恹恹的情绪,被空调吹得崩崩的皮肤,就会在清凉的风里渐渐恢复,犹如湖中鲜活的鱼儿。         东钱湖最引我入胜的地方是什么?是人文。风景当然是好的,宁波摄影师历年来拍摄的东钱湖风光蔚为大观。然而,东钱湖的风景有杭州西湖的美丽吗?当然这样比可能不科学。我想说的是,西湖的名胜固然大名鼎鼎,然而原生态的居民生活,只有在东钱湖才保存着。东钱湖与人唇齿相依,不可或缺。东钱湖的生命,就活在勤劳智慧的东钱湖人一代一代的传承里。         宁波摄影家胡龙召在东钱湖拍了三年,无论春夏秋冬,目前还在拍。他记录着湖的变迁,湖的兴衰。他前几年拍摄的几个村庄,目前已被拆除。龙召是用业余时间,记录着东钱湖的点点滴滴的。他暗怀着强烈的使命感,要为人们保留一个美丽的真实的东钱湖。         东钱湖目前正在开发成一个高等级的旅游区。虽然已建成或规划兴建大量的别墅、度假区、饭店、球场、公路,拆佳节又重阳迁了许多村庄,但现在的东钱湖仍然是属于山野村夫的。东钱湖及鄞东一带的居民代代依赖东钱湖,反过来,也是东钱湖孕育了东钱湖文化(如外洋捕捞,东海渔场革莫道不消魂命性的大对船捕捞作业,始于东钱湖渔民,史称东钱湖渔业。如郭童岙窑址,宁波地域内仅次于慈溪上林湖窑场的第二大古代越窑窑场。如一门四宰相的南宋史氏家族)。除非把环湖的原住居民统统赶走,要不,东钱湖人仍然捕鱼种田,仍然把酒临风。唉!多少古今事,俱付笑谈中。 01、好爽,一湖清凉。 02、前几天报上曾经指出,此地(王安石庙附近)不能游泳,要到收钱的水域才可以。所以,此地游泳的人最多。 03、显然,弹吉它的这一群来自城里。 04、湖水流过陶公山建设村 05、泳衣 06、小精灵 07、相看两不厌 08、快活的 09、把艾捣碎,再掺到糯米粉里,做成青团之类的点心。竹椅上的男人正在削竹子,大约是编蒸笼。 10、被差遣的男孩 11、裸奔 12、发觉东钱湖人吃晚饭的时间比较早,这时五点不到。想到我在老家时,也常有邻居趴在窗户上跟吃饭的我们说话。 13、理发店,一家三口。 14、这一家则严肃,做作业的孩子抬头看了看我,立马遭他父亲训斥。问理发师孩子上几年级了,答,幼儿园。 15、陶公山小饭店。这个时候还早,顾客不多。再晚些,位置就不够了。另八工区附近的水上餐厅生意更火爆,然而农家菜不及这里好吃。 16、看得出,这是老爷子一天里的最好时光:洗完了澡,吃完了饭,点根烟,拿把大扇,到湖边纳凉去。 17、屋内太热,搬到门口吃饭。 18、晚风穿过的巷子 19、一群与一个。好想把饭桌上的半只西瓜吃掉。 20、大湖滋养的孩子 21、太奢侈 22、晚饭后的人们 23、闲不住的少年郎 24、湖里孩子个个都是游泳好手 25、太阳要到将近七点钟才落下山去 26、打赤膊的男人随处可见。入乡随俗,也想光着背挂个相机闯荡东钱湖。可惜我排骨多了点。 27、消闲 28、独坐 29、东钱湖骑士 30、我喜欢的一堵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34 Comments

庆丰桥上看云

01、太多的云挡住了阳光 02、宁静的江景,有被驶过的船打破? 03、江北岸 04、南岸,建设中的和丰创意广场。 05、庆丰桥的中心,昨晚我拍的最后一张。             近几天的天,特别好看。蓝天是蓝天,白云是白云,以往看不见的远山、以及更遥远的地平线,忽然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极目望去,天是海洋,云朵就是冲浪的白帆。气候固然炎热,而在挥汗如雨的间隙,看一眼蓝天白云,心里依然有喜欢。如果在室内,冷气习习,从窗口观察天空,更觉得享受。无法不在意这几天的天空。它几乎一下子主宰了我的生活,它是令人心驰神往的存在。         美好的事物,也这样令人寝食不安。与 ** 们几次去奔向东钱湖,只为让镜头留住云朵。         昨天把摄影包带到了单位。五点下班。中途跳下车来,满大街的热浪。我是想拍点什么的,但不能确定拍什么。犹豫中走了好一会,相机在包里沉睡。不时抬头看天空。终于知道自己,心在天上。我看到百丈东路上空,一大片云忽而遮住了夕阳,十分之一的宁波城暗下来。而别的云依然在飘,广大的马路与大楼依然有光照射。边走边看,始终没有拍。有些好景色,只能看。拍下来反而糟蹋。         荡到6点多,T恤似已湿透。回家吧。大热天的,回家洗洗,喝杯绿茶吧。         打的,到通途路,忽然看到高耸的庆丰桥,眼看平静的心重新冲动。就对司机说,开到桥的最高处停下!司机看了看我,我拍拍摄影包解释道,我是想拍照,今天的云好看。         庆丰桥今年刚建成,横跨甬江。光影漫步老师曾几次到庆丰桥上拍日出日落。当我在桥上跳下车,预感到来对了地方。此时夕阳就要西下,满天云朵被微微衬红。城市在江畔矗立,有一点凝重,有一点别样的壮观。         我投入地拍摄。桥很宽,为了选景,翻越了好几条栏杆。旁边车来车往。         很感谢好天气,能让我暂时忘记一切,而只顾及到自己的喜爱。           云在微妙地变幻,从色泽到形状。如果有不足的话,云过于厚重,颜色不够亮丽与通透。         拍到一半,头上忽然洒下一小片雨点来,很清凉,很惊喜。想到那年乘火车去拉萨,在那曲站逗留时,晴好的天空忽然也飘下来一阵小雨点。可是庆丰桥有那样高吗。         拍了大半个小时,夕阳终于跌落高楼后面。整理好照相机,凭栏一会。我的城市正在被暮色笼罩。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29 Comments

东钱湖寻踪

毕竟钱湖六月中 白云飞翔 蓝色如烟 细细的波纹滋长喜悦 负着沉重的行囊 行走湖边 我想坦然 我想大笑着裸露 我想舍去 不必要的枝节: 复杂的水草 隐藏着一段不光彩历史的石块 或者无缘无故窜出人性的 另一个脑袋 于是把彩色把弄成了黑白 明明近日所拍 却让它泛黄 总有一些无法预知的事物 一下子改变了我照片里的理想 我只有很小心(这不像我) 努力维持镜头里的快意 但我怀疑自己 是否从此神经过敏 东钱湖! (我爱恋的大湖啊) 我依然的梦想 我终生的寻觅之地 但请允许我过滤与删节 只留下看不见的风 只留下恍若往昔的云朵 以及黑白的单纯 01、令我无故地想到史铁生“遥远的清平湾” 02、船夫笑呵呵地对桥上的我说:“拍得好点,拍得好点”。忽然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03、看不出晨昏,但总是缥缈的。 04、湖畔 05、就想说,一个人的湖。完全拥有的感觉却往往让人觉得不真实。 06、近的船 07、远了,就能想像。 08、我曾经有过的岁月 08、陶公山。传说,范蠡带着女友西施游东钱湖累了,就住在陶公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21 Comments

外滩星巴克

        上个月中旬,去宁波美术馆参加一个活动,到后,甚觉无聊。遇到几位熟人,客气,聊天。又走到一个角落坐了一会。想想不是办法,就从美术馆溜出来。走到江边,感觉好了许多。经过星巴克时,进去要了一杯饮料。翻翻杂志、报纸。拿出相机浏览以往拍的照。人不多。这个星巴克来过好几次,总体感觉,没天一广场那个热闹。不想闹哄哄的人,很适宜坐在这里清静一番。         姚江吹过来的风清凉。不明不白的心情,并没有随着手中的饮料而咽下。         无聊中拍了几张。离去。   环境安静。可以在此麻木,让脑袋空白。 窗外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1 Comments

五月的记忆

        无法否认,南方的五月是一年之中最接近美好的月份。气候适宜,水果大量上市,女孩崭新的裾裙在拂面而来的花香中摇曳。所有的晚上(晴朗的,或者有雨的),当我在陈旧的床上躺下,似乎浮在水面,慢慢地流动;远处有星光隐现,往日的风从不知道的洞穴吹来,曾经的温暖,缓慢地抵达我疲惫的身心。这时候我就想叹息。人活着,似乎就是为了在五月的一个如水之夜,平静地躺下,让慵懒的轻风吹过我逐渐衰败的身体……         唯其衰败,才让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五月的青春之美。         一声叹息里,五月已走远。 01、一个午后,俩人从上班的大楼走出来。看到这处树荫,河流,垂钓者。喜欢这漏下的的光,五月的情绪在这斑驳的光亮里滋长。 02、去卢千千的中学开家长会。适逢千千同学放学,我说,亲爱的女儿呀,你将在此学校毕业,为父帮你拍一张照留念吧。答:谁要你拍了,还不快去开你的家长会!匆忙之下我按下快门,只见到她与同学一闪而过的影子。 03、我住了12年的小区。简单的小区,安天乐命。 04、体育馆,热闹的美食节。当我侧身来到足球场,看到这位男孩的快乐。多么的自由而舒展!在夜色的掩护下,整个体育场只属于他。 05、五月的阳光开始热烈。少女的秘密无人知晓。 06、福建霞浦之行。一个人高兴的时候,可以在任何地方表露;当一个人伤心,则往往无人见到。 07、卑微而顽强的小草,那是民工孩子们游戏的乐园。 08、我在这个小巷的台阶上坐了一会。我想到病中的长城,他孤独的影子。而我只能这样徒然地坐着并垂下我的头来。 09、现世总是这样充实、生机勃勃,纵使它不干净。 10、我服务了16余年的公司的走廊。长,幽暗,金属的味道一阵一阵。我不知多少次走过它,我终于在2009年5月的最后一天里拍下了它。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9 Comments

独坐的意义

01 02 03 04 05 06 07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7 Comments

曙光路的落叶

        昨晚下班,出大门,看到下雨又刮风。欲返回取伞,又感到雨不大,犹豫一下,仍走上街头。马路稍稍淋湿,空气里飘浮看久晴后被雨突然湿润的清新,以及偶尔被风带过来的一些些春天花开的芬芳。乘上515路车。再熟悉不过的街衢,闭上眼睛,我也能知道车开到那一段。经过曙光路,忽然发现了陌生的风景:地上铺满了樟树的落叶,风中的叶子还时不时在飞舞着。         马路两旁的樟树已长出了茂密的新叶。而原来的叶子,在这美丽的季节里,谱写着最后的华美篇章。         有点坐不住。于是临时跳下车。什么时候城市没刮过风,什么时候我没看到过落叶。         但曙光路的落叶,依然如此打动我。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