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宁波扫街

夏日的若干印记

        上两个月的随手记录。 01、某试衣室的友情提示 02、夜色里 03、江南社区 04、开业前夕的和义大道 05、“和义大道,宁波的香榭丽舍大道”——大话无处不在。 06、怀念一条河 07、城市的另一条河。西瓜船昭示着河流的另一层意义。 08、重复的日子里,惟有亲情一如既往。 09、陋巷,散发着城市温情的地方。 10、鲁迅:“她……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 11、漆成绿色的公厕与挖掘机及狗及地上的纸屑等 12、长大了,就别学我的无聊。 13、的确,还是最前头一个养眼点。 14、年轻的斑马们 15、中马路的一个傍晚 16、它看出我的坏 17、回眸一笑,我不轻飘; 18、怒目相视,我不恐惧。 19、我只是向往和平, 20、向往城市一角的安静。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18 Comments

宁波扫街

        今天一大早站在阳台,看到东边漂亮的云彩,看了好一会,想到了此刻东钱湖一定大好风光,龙召兄很可能已在湖边拍上了。终于没拿相机走出去。坐下来,铺纸,临孙过庭。近来觉得顺手了些,随意写时,也少了些拘谨。就在我埋头于纸上,阳光正在隐去,雨在酝酿。当我再一次抬头看天,云全成了灰色,疏落的雨点飘下来。40分钟后打开电脑,就在现在,雨声好大,满天空的雨水。                昨晚与文友们聚会,许多日子没在一起。热闹,亲切,但也有些许的陌生。总是这样的,起落的情绪,无端变幻的日子,亮或灰色,忧虑或梦呓。         谈到了国事。谈到了长城。谈到了军备。许多的关切与真挚。         近期的扫街作业。 01、余隘的雨天 02、解困 03、每次走过余隘,就能看到这俩位卖瓜者,这是上个月的事。昨天街上的西瓜要卖到一元六角一斤了。 04、我想他一大早就从地里拔来的,是芦笋吗?不知他能否卖出去。 05、讨厌宠物。总是不能理解养宠物者。 06、台球摊 07、 08、 09、精灵般,猫是不可思议的。 10、 11、 12、 13、 14、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23 Comments

宁波扫街

五一节前后拍的,处理成黑白。 01、天一生水 02、大河巷近况 03 04、光鲜的天一广场,捡垃圾者。 05、角落拉尿的人多了,画上“小便者王八”;抄近路的人多,则来一张“禁止通行”。门口摆满自行车,当然要贴“禁止停放”的告示了。 06 07、背影 08 09 10、余隘的街上,卖艺女子一路高歌。她固然无法站立,但无形的尊严在街上扩散着,令我动容。 11、地下道 12、说到动情处 13、看我吹的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9 Comments

宁波:五一节扫街

       今年五一节,我貌似忙里偷闲,拿G9到天一广场等场所扫街。遗憾的是,昨天没能与林中行他们一块去东钱湖拍晨景。         G9用到现在,总算顺手了些,从包包拿出它又按下快门的时间,大致与西部片里牛仔的拔枪时间相当。没事做了,就这样把G9拿出又放回,或者对着空空的墙壁,天空,卡嚓卡嚓按动快门。窗外开着花飘着云,而相机的边沿,已被我的手指磨出了亮光,不经意间婆娑这一抹金属的光亮,陡然有那么一点不忍。浮生的痕迹除了记录在我的额头,现在也刻在了小小的相机上。        当我出门,能感觉到包里硬硬的G9时不时的在我腰部磨蹭,这让我长精神。世界空空,但毕竟还有那么些微小的事物,让我恋让我疼。 01、天一广场周围人潮汹涌。天气又热,凡荫凉的地方,全坐满了人。年年节日,都这个样。 02、这玩艺,近年才出现在宁波。 03、电瓶车与小汽车 04、咖啡座前的女孩 05、男子的姿态,显示出他已不必顾忌什么。 06、楼上少人。我等了好一会才看到有人走过。 07、空的校园,假日的学生们都飞走了。 08、少年郎在品尝着什么滋味吗 09、烟 10、墙 11、我感到这样的嬉水,要比图02的玩耍有意思得多。 12、水晶池边的老人。原想问他,以前是不是这里的住户(天一广场的原址是一大片居民区)。 13、怎么了 14、中营巷的大娘 15、5月1日,最后的阳光。 16、我们小区外,正在建造的通途路。 17、昨晚与一群朋友出席了小友徐海蛟的婚礼,并给伉俪合影。在按下快门的瞬间,海蛟的胞妹忽然凑到了中间。祝小夫妻新婚甜蜜。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