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宁波老村

桑家村,雨天或晴天

        国庆节前后,拿着佳能G10,几次探访小区南面的桑家村。问过村民,现桑家本地人约1000多名,而常住的外来民工达10000余人,走在村中,时光悄然倒退,犹如周星驰电影《功夫》里,包租婆的地盘。         桑家属宁波江东区福明社区,是一个比老庙更大、更为集中的村子。由宁波经江南公路去北仑的公共汽车,几乎每一辆都会在桑家停靠,俨然大站。         之前我网上查了桑家的资料。1949年6月间,桑家上空落下两枚炸弹,原来是败退到舟山的国民党军队轰炸宁穿公路,误落到近处的桑家,幸好无伤人记录。现在当然找不到一丝痕迹。桑家还有王墅亭,民瑞脑消金兽国五年里人李孝合等重修,亭内立碑,称“两途为鄞镇通衢,过客倘疲劳,仅可到兹歇足”。王墅亭与碑勉强可算桑家的古迹,然而原物同样已荡然无存。 01、村子前,残存的荒草地。 02、我也打着伞,与女子擦肩而过。雨天的桑家,静极了。 03、不经意中,看到一扇门的打开。 04、小街新店开张,鞭炮的硝烟一直粘到我的头发。 04、很难从她破败的伞中,推测她的感情。总之,雨天是寂寞的。 05、晴天了,桑家透出一点老村的底蕴来。 06、巷子上空 07、记忆深处 08、现在,我慢慢认同阮义忠先生拍记实的观点:不暴露黑暗,热情地肯定善良与纯朴的人性。 09、狗狗认真听讲的样子,就象小学一年级学生。我只是对它谈了一些浅显的人生道理。 10、好的,孩子,让我拍下你。 11、电线与水泥 12、别担心,我只是拍着玩。 13、孤独的早餐 14、弄堂口 15、好同学 16、在一个黄昏穿过桑家 17、附近常住人口增多,桑家的街渐成气候。村人对我说,去年就说要拆佳节又重阳迁,进行旧村改造,今年却没了一点动静。 18、我走过更晚时候的桑家,踽踽独行,回了家。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