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嵊州

三走嵊州

          第一次去嵊州摄影,06年5月的假期,刚学摄影不久,兴趣极高,无知者无畏,见佛就拜,见什么就拍。万一拍到一张稍有模样的,也会高兴好一阵。     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15482188.shtml         08年9月,与 ** 们第二次去嵊州,拍了华堂、黄泽、浦口三个古村。衣上征尘,杯中欢娱。相机日见斑驳,两鬓日见华发。 时间与世界渐渐远去, 最终陪我左右的,也许只有相机。   http://000101.blogcn.com/diary,19313553.shtml         今年8月初,三走嵊州(城关的老街,崇仁古镇,图片如下)。现在拍摄的状态与06年的刚好相反:不知道拍什么。拍了,又久久挑不出自己满意的图片。选择玩摄影,原本当成填补空虚的一种手段,作为业余的一种生活方式,以摄影的名义与朋友们到处游玩。多希望一直是这样:快乐摄影,开心第一。 01、崇仁老街 02、忽然闪出个人来 03、嵊州城隍庙入口 04、庙内办公室 05、北直街的暧昧 06、北直街的墙 07 08 09 10、崇仁玉山公祠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9 Comments

嵊州之行

        上周日,多云。我们一行五人,自宁波沿甬金高速去了嵊州。嵊州以前称为嵊县,古时则称为剡县(因境内有剡溪,曹娥江上游)。嵊州以发源越剧最为著称,地处浙东,距宁波不远,县内山水优美,有“东南山水越为最,越地风光剡领先”之说,王羲之、谢灵运、李白、杜甫、陆游等古人在此吟咏忘返。嵊州本地产的名人,则有辛亥志士王金发,前北大校长马寅初,张爱玲前夫胡兰成,及围棋国手马晓春等。我们用大半天时间,走了嵊州的三个老村:华堂、黄泽、浦口。         一、华堂村建于南宋,为书圣王羲之后裔聚居地(王羲之于东晋永和十一年三月称病弃官,携子操之由会稽蕺山徙居剡县金庭,今华堂村东),村中尚存建于明正德年间的王氏宗祠。古村的总体格局未遭破坏,主要看点在两条平行的老街。可喜没搞什么“旅游开发”,村民生活平静且淳朴,对来自远方的我们保持着一份朴素的尊重。 01、村口的溪 02、老街尽头的更楼,始建于明代。 03、一村民家的厨房 04、女孩在小巷的对面看见我拿着相的架势,一个人不肯走过来。她走到旁边捉住这位小朋友抱起,这才有胆子迎面而来……汗 05、古董级 06、狗与烟叶。烟叶的低沉香味,似乎已渗透至老屋开裂的肌理。 07、叫不出这是什么花。在一户无人的庭院,它悄然开放并凋落。 08、类似的图片,在我的博上出现多次。但我仍是一次次地定格着这似曾相识的一瞬。 09、等水开 10、后面的这位等着理发。理发师曾问我来自那里,我说来自宁波。他又问是宁波的那里呢?我说是宁波的江东。唉,真是热肠人。 11、她老爹在理发。她讨厌我拍她老爹。 12、长着狗尾巴草的小巷 13、小可怜 14、离开华堂的路上,看到他们在田里腌咸菜。         二、黄泽镇,为嵊州五大镇之一,热闹,新街宽敞,而老街寂寥,沿街店铺基本保持着原样。老街边的水渠据说已流了数百年,现在仍轻快流淌着。 15、小花 16、老屋闲话。当我拍完离开,把才喝了几口的冰红茶(光影兄买给我喝的)忘记在台阶上。其中一位老人追出来提醒我落下饮料了。 17、准备做中饭 18、每个老的镇头上,似乎都有老理发店与老理发师。 19、好消息 20、囚(并不想为鸟笼唱赞歌) 21、他自称是鳏夫 22、开心         三、浦口村,马寅初(http://baike.baidu.com/view/33641.htm)的老家,两江夹峙的一个村落(南临新昌江,东傍黄泽江),唯一的一条小街,被称为“名人街”,大概是因为马寅初的故居就在这条街上的缘故了。从黄泽至浦口的路途下起了大雨,车窗外唯见茫茫一片。走进浦口,雨依然不止。我们打着伞,在这条不长的且夹杂着许多新楼的街上走了两个来回,并在马老的故居稍作逗留。 23、雨飘飘的老街 24、马寅初故居门前 25、林中行在马寅初故居 26、在雨天下棋,很适宜。 27、绿眼睛 28、此屋主人,看来也是个人物了。 29、我们将离去,而雨还在下。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