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悼伯格曼

悼伯格曼!

       今晚在网上看到消息,电影大师伯格曼今天在瑞典去世,享年89岁。一代大师就此离我们而去。1950年代以后,他拍了不少经典电影,我只看完了他的《野草莓》,《第七印封》仅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他的隐喻与象征手法,让我感到惶惑与累。        但我在心里敬仰他!看不懂他电影,只能说明自己对他的回避。他探讨的是生命的本质、人的灵魂,那样一种诡异与艰辛,真的很难用电影语言把它诗意地表达出来,他却做到了。        也许有朝一日我会发现,伯格曼所关心的,正是象我那样的卑微的灵魂们。那时候,我会更低的垂下我的头颅,向他致敬!        愿伯格曼在天堂与布莱松、费里尼、特吕弗、塔尔可夫斯基、黑泽明、布库里克等同行们愉快谈艺。       今天8月1日,又从网上看到,另一位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7月30日逝世,94岁。悼念!     

Posted in 娱乐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