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记录

独坐的意义

01 02 03 04 05 06 07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17 Comments

城市的影

                 宁波一直下雨,晴过一两天,又是雨。空气萧条,情绪萎顿,喉咙里似乎长出粘粘的草来。         近期的一些记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Posted in 扫街 | Tagged , , , | 18 Comments

春节回顾

        春节过去了。忙忙碌碌、热热闹闹、又让我空虚无聊的春节。         贴一些春节前后记录宁波的图片。当我在节日里行走,很想天上有一片云跟着我走。但天空总是灰灰的。         今天雨水。古书上说:“东风解冻,冰雪皆散而为水,化而为雨,故名雨水。”雨水表示降雨的开始,雨量开始增多。所以这几天总是下雨,又冷,在寒风瑟瑟的街头,让我有无所适从之感。         下一个节气是惊蛰。无论怎样,春天总是越来越近了。 01、偃月街的穷人家 02、万达广场的木马(假装奔跑着、思想着)。 03、广济街孤魂 05、故乡瞻岐,闹元宵 06、中山东路 07、江南社区 08、腊月廿九,请了张忠良、石唯辉、陈孝源、杜能敢等书友到我公司写春联。 09、青石街 10、东渡路 11、江北岸,被风吹跑的气球。 12、三板桥街 13、南苑饭店 14、腊月廿八,在余隘卖艺的仨孩子。 15、余隘 16、我们小区的鞭炮,看上去孩子并不高兴。 17、中山公园,自娱的老人。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15 Comments

访凤岙

        鄞西最具有人文历史的地方,大约莫过于凤岙附近的林村。凤岙与林村现属横街镇,古属桃源乡。相传刘、阮曾采药于林村的武陵山。宁波最早的书院“桃源书院”,也在林村(北宋庆历间创办)。那天我们走过了寂静的大雷村,来到了凤岙老街。林村应当在老街的边上,但是没有去林村。我不知道,林村离凤岙究竟还有多远。         凤岙老街深藏在一大群新屋的中间,一条小溪在街头流过。按照桨人的话,外人永远想不到貌似普通的村子里面包裹着梦一样的老街。数年前曾与林中行等去过一次,印象没有这次深刻。除了石板路被浇上了水泥,街基本保持着原样。自然,老街没有了往昔的热闹。好些老住户搬到外面住了,老屋出租或空置。        走在凤岙长街,惆怅风尘,空树寒溪,一切似已尘埃落定。 01 02 03、外来妹 04 05 06、窗里的婆婆姓胡,99岁了,在老街生活了80年。 07、胡婆婆与邻居 08 09 10 11 12

Posted in 宁波的老式风景 | Tagged , , , | 2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