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道墟

道墟老街

从前不知有道墟。世界太大,人太多,每天呆在宁波,麻木不仁,浑然不觉异乡某一地或某一人对自己的意义。 上周六, ** 团重整战鼓,去了上虞县道墟镇。于是在我的记忆里,有了道墟。我的大脑永远空虚,每增加一点记忆,  就是多一点对人世的温情与留恋。 道墟原属会稽,宋元时称为“东乡”,明代改称现名。道墟有着绍兴水乡的典型特点。设想一下,一个粉墙黑瓦的小镇,河水环绕,水岸边开满了密密的店铺,窄小的石板路,摩肩接踵的人们(从山上来,从吱吱唉唉的船上来,从每一个明亮或漆黑的村子来),交易,逛荡,或者纯粹的路过。每一家店铺的笑脸,热气,么喝,河埠头的捣衣,被廊屋隔住的雨点,入夜后店铺漏出的一盏盏灯火,如此这般,从早到晚,从古代到现代……石板路渐渐变成深蓝的颜色。 后来,人群散了,一下子就散了!数百年的积蓄在一夜之际泄尽。现在剩下的,是河与老街,是说不出的空荡荡啊。 道墟的命运,大概也是中国许许多多老街的命运。 那天下着雨。走在道墟老街,腐佳节又重阳败的气息一阵一阵弥漫。 01、雨中的道墟 02、留守者 03、好不容易逮到路人 04、道墟的繁华在她年轻的记忆里 05、狗对着拍照的我与桨人,一脸平静。 06、这是开始的街,我们走进道墟的地方。 06、理发。此时正是上午8点多,街上人来人往。道墟每一天的生活。 07、弹花店。主人七十多岁了,弹了五十年的棉花。产自民瑞脑消金兽国的金龙牌轧花机,仍然能正常工作。 08、道墟以章为大姓。从道墟走去的名人:清代史学家章学诚,民瑞脑消金兽国文学家川岛(章庭谦),及陈从周、六龄童(章金星)等。 09、新街的街景 10、沿河则全为这样的廊屋。老店铺早已歇业。 11、老街的这一段稍有人气 12、大妈一开始吃惊,然后招呼我坐一坐。 13、无数的岁月积累成幽深 几张道墟的孩子 14 15 16 17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