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霞浦

霞浦的浮光掠影

          我只能这样说,霞浦的阳光是好的。当然,宁波的阳光也好,夏天了,阳光总是好的。霞浦的阳光有区别宁波的地方吗,有的,霞浦的阳光有点散淡,在我到过的海边,那阳光固执地洒下来,然而它是散淡的,觉察不到它是仲夏的太阳,觉察不到它的热,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只有通过相机的取镜框,才会发现阳光具体地细微地照在每一颗沙子上。涵江的海边有一颗孤零零的树,它就照在这颗树的每一片叶子上。小皓的海滩有孩子走过,那接近傍晚的阳光红红地镀在孩子的脸的边缘……这些都是通过镜头观察到的。当我正常地俯视霞浦的海滩,阳光依然空洞而虚无。海水太多使阳光变得冷淡;太普遍的光,等于没有。         这样说,不代表我喜欢阴天。前年去霞浦,就遇到了阴天。行走在长长的海滨,灰灰的天,犹如鸡肋,那样的一种恨铁不成钢。不喜欢散漫的阳光,不喜欢无边际的阴天,我只喜欢个别,一束,一缕,一小片。在阴沉天空的缝隙里,忽然露出一缕耀眼的光来,灰色的大地上,被那光照耀的人、物、景,顿时异乎寻常。惊艳于那缕光与现实的偶遇与深入;纵然短短一瞬,也带给我内心无限的感动。         01、三沙的街 02、张贴对联,往往是一个地方民风尚存的体现。 03、东澳码头。休渔期,想象中的冷清。 04、阴影 05、渔闲季节,正好用来整修船只。 06、女工 07、她累了 08、大多数时候,工作着是孤独的。摄影也一样。 09、小皓海滩 10、原本以为是一对情侣。走近了,问他们,答:“上下级”,女的是上级。他们来了一大帮同事,其余的都在山上看日落。 11、新的渔家儿女 12、空空的沙滩。什么时候潮水涨满? 13、沙塘里的早晨 14、这样的路,我想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有尽头。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20 Comments

涵江,收获海带的村庄

        上周日我们走进福建霞浦县。霞浦有着中国最长的海岸线,海滩景色美不胜收。其中涵江一带养殖着数千亩海带,海滩上插着密密的竹竿,用来晾晒海带,村民凌晨出发撑船去稍远的海面上采摘海带,到中午时分满载返回,然后男女老少开始卸货并晾晒,如此往返。         五月份正是涵江收获海带的季节,辛劳的人们,处处晃动着的海带的影子与气息。 01、不是景色 02、这是涵江人劳动的场地 03、凌晨出发,中午返回,潮水正在上涨。后面的两船海带就是他们采摘回的。 04、脸上的汗水,他青春的写照。 05、一担一担地挑 06、也可以拖,然后挂上去。等下午,竹竿上应当挂满海带了(女孩读高二,周日与父母一起劳动)。 07、涵江村的屋前屋后及海滩,晒满了海带。 08、一年的汗水与希望 涵江还有一条小小的老街: 09、从这里走进去 10、热闹的一段。屋子本来是村大会堂,现在变成了街的一部份。 11、所出售的全是村民自产的小海鲜与蔬菜。我们在街上吃了早餐。 12、街边小弄。出头的地方,就是海滩。 13、双胞胎 14、抽水烟的老汉。每抽一口,就要点一次火,那么麻烦的。 15、当我再走回老街,幽暗的一角,已坐着一排老人。

Posted in 行走——观察与记录 | Tagged , , , , | 47 Comments